侯子君:纯爷们儿贾凫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1 次 更新时间:2014-12-28 20:47

侯子君  

要说纯爷们儿,起码那得是雄性激素发达,从杀人放火为职业的人中更加好找一些,比如距离俺们家不远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梁山108将,都爷们得可以,还有关羽啦、张飞啦,杀人跟杀小鸡似的,而且长了一副纯爷们儿的体魄,没的说,那就是纯爷们儿。不过俺就奇了怪了,天生就排斥这类杀人不眨眼的人,感觉要说爷们儿这首先应该是人的事儿,这些人离兽更近一些。就中国来说,俺感觉孔子,孟子、墨子(知识有限,思想狭隘,首先拣离兖州近的说)那一个个才都是纯爷们儿,远一点屈原、司马迁也很猛,非得说几个外国的,我觉得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差不多,在我们中国历史上,自从司马迁那作为纯爷们的生理标志被雄才大略的刘彻咔嚓掉之后,中国文人中的纯爷们就像计划经济时代供销社卖的酱油,已经稀释的差不多了,少的可怜!文天祥啦、谭嗣同啦、近代的鲁迅啦算是可以,不多。

但是,贾凫西应该算一个,虽然他的名气不算大,许多人不了解他。

1、贾凫西是当过大官滴

一只蝴蝶

亲爱的,你慢慢飞,

小心前面恶臭的狗屎堆,

亲爱的,你闭上嘴,

风中臭气会毁了你的肺,

亲爱的,来喝点酒,

让酒精把你的心灵来麻醉,

你一个人跌跌撞撞往前飞,

一路上遇到的不是魔就是鬼,

……  ……

俺这里唱的不是嘴占脸部三分之二的庞龙《两只蝴蝶》中卿卿我我的爱情,俺说的是贾凫西所处的时代明末的官场和贾凫西初涉官场的命运,要说明末的官场,经过几个昏庸的帝王和贪婪的奸臣前仆后继的努力,那真是比张飞的脸还要黑,比陈冠希的私生活还要乱,如果比的话,有点像电视剧《潜伏》中国民党的政权的那个政治环境,内忧外患,气息奄奄,能人倒不是没有,只不过大多都像吴敬忠那样混蛋了,自幼博闻强记的贾凫西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经过科举,弄了个贡生,于崇祯九年(1636)48岁时到河北易州任副职,两年后任固安县令,最后于崇祯十四年(1641)进京任户部主事,他这次为官弄了六年,据记载是颇有建树,但是贾凫西生不逢时啊,他生活在明王朝风雨飘摇,摇摇欲坠的时期,他不是余则成,更像那个才干非凡,有点一根筋的李涯先生,周围的余则成们、陆什么什么们是容不下他滴,即使是吴敬中也不是真的喜欢他,不是说贾凫西是个纯爷们儿吗?纯爷们儿往往嫉恶如仇,对有些事情看不大贯,而且还有点脾气,——爷们都难免有点脾气,终于在余则成们的挤兑下引病告退啦。

由于俺才疏学浅,能找到资料有限,没有找到贾凫西的画像,纯爷们贾凫西长什么模样弄不大清楚,贾凫西虽然当过官,但还是以从事的民间艺人的行当——说和唱闻名遐迩的,不过应该和现在娘娘腔极重同样能说能唱、自称是纯爷们的小沈阳不是一个类型的人,别看小沈阳现在炙手可热,要论实力,小沈阳不行,就是他老师赵本山和贾凫西也比不了,“贾凫西”三个字,不仅仅是“人名”,那是货真价实的“名人”,鲁迅先生曾经赞赏贾凫西鼓词:几年家软刀子割头不觉死,只等得太白旗悬才知道命有差写得深刻,您想想,古今中外,能入他老人家法眼的哪一个不是了不得人物?民国时著名相声艺人 李德钖,绰号“万人迷”,卖艺时他有四句定场诗自赞说:滑稽昔说东方朔,后世遗传贾凫西,由清末迨及民国,称王唯我万人迷。说明贾凫西就是现在的民间曲艺的主要源头之一,前几年有一帮省内的曲艺家来到兖州,我们当地的人提到贾凫西时,他们竟不知何许人也,那是典型的数典忘祖!民间艺术家一抓一大把,有思想的民间艺术家就不多了,有独到的思想,思想能振聋发聩的就更寥寥无几了,从贾凫西留下的鼓词看,那不仅是似匕首似投枪的问题,那简直就是万箭齐发、飞沙走石、泥石流、沙尘暴、搅得周天寒彻,让所谓的正人君子头上冒汗,脊背发凉,如坐针毡啊。贾凫西那才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后来还真的粪土当年万户侯。他的水准,罗大佑、崔健勉强递上招,柏杨、李敖风格有相似的地方。

要说贾凫西,之所以有后来的成就,首先是因为他基本功扎实啊。出身书香门第,史书上说他是自幼读书博闻强记,科举不算顺利,但是48岁前贡生到手了,已有了做官的资格,在那个年代也算了不得了。后来的“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木三分”,与他有异曲同工之处的蒲松龄,直至71岁时才成岁贡生,还是补的,——当然,这说明老蒲学习更加扎实,上补习班的时间长啊!所以名气更大一些!贾凫西艺术成就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应该是他做官的经历有关,明末官场的黑暗肯定是深深伤害刺激了他这位纯爷们儿的心,也使他对社会和人生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但是依俺对贾凫西的揣测,贾凫西不会有“爱大了,就受伤了吧?就让你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吧!”,“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之类的感觉,纯爷们儿应该是豁达的,从后来他的鼓词中可以明显地看出来,他当时的心情应该和当年的陶渊明是一样一样滴。

陶渊明说: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好几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馀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馀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贾凫西说:

那汉陵唐寝埋荒草,

楚殿吴宫起暮烟。

倒不如淡饭粗茶茅屋下,

和风冷露一蒲团。

科头跣足剜野菜,

醉卧狂歌号酒仙。

正是那:“日上三竿眠不起,

算来名利不如闲。”

贾凫西的家应该就在我们的泗河边上,风景秀丽,空气新鲜。那真

一条大河 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老贾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贯了船上的白帆.........

但是,贾凫西想平平静静过那种淡泊宁静的田园生活是不大可能的,之后不久,明朝灭亡。接着清世祖福临在北京即位,纯爷们当然不能随随便便低下高贵的头颅,贾凫西和其他明遗民一样,避居乡里,拒绝和新朝合作。同时又秘密地谋求着反清复明的活动,不过,这方面他好像没弄出什么道道,否则,就不会在有以后再次出仕的机会。

还有一个叫贾凫西一直不得安生的事情,是由于之前当过大官,所以一些的官吏非常关照他,关照的方法是把贾凫西不当外人,把贾凫西的钱当做自己的钱用,把贾凫西的东西当做自己的东西用,恐怕有的时候还间或锻炼一下贾凫西精神和身体的承受能力,这其中有一个最可恶的县尉,三番五次欺侮他,搞不清楚这个家伙是在曲阜或在兖州,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恩怨的始末详情;从贾凫西后来的作为可以想见,这个家伙对贾凫西伤害的那是相当相当的厉害,以贾凫西那样的性格,第一,是绝对不会奴颜婢膝地去巴结祈求那个胸无点墨的地方恶吏;第二,也不能像白云大妈说的那样:忍着!或者像水浒中王进对付高俅用的办法,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逃跑!是纯爷们儿那是决不能生的伟大,活的憋屈,贾凫西不仅是爷们,而且是有头脑的爷们儿,所以他也没有像鲁智深拳打镇关西,或者学武松血溅鸳鸯楼,当然真正的原因,可能是他毕竟还是读书人,虽然身体不错,最后活了87岁,但是没有资料显示他是个武林高手,学习施恩同志雇凶来个醉打蒋门神这招也没有用,贾凫西用了一个独特的爷们方式,——63岁的时候,一改初衷,又做了清朝的官。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报复那个狗娘养的王八三孙子县尉。在那个时代,对付这样谄上欺下媚强凌弱的小人,这个办法也许最有效。

贾凫西应召进京任了刑部郎中。接着受命到福建的汀州一带巡视。顺路经过故乡,此时的他已经对封建官吏那一套非常熟稔,找了个理由----------这样的贪官污吏,要想修理他们,理由应该是好找的,令人把那个家伙绑在自己面前,贾凫西看着他,气不打一处来:

你为虎作伥真的心太坏

你为非作歹真的不应该

一阵阵暴雨随狂风吹过来

我左右摇摆差点就倒头栽

幸好我仍然有一点功力在

你触碰不到我致命的要害

卯上你只好自认倒霉活该

揣揣的样子你真的心太坏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呜呜呜

你下手狠歹毒

我被折磨得很苦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呜呜呜

打死不肯认输

还假装不在乎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呜呜呜

你给我说清楚

我要啃掉你的骨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呜呜呜

每次都被欺侮这次我一定报复

紧接着将这个家伙掷于阶下,噼里啪啦揍了一顿。看着那县尉磕头如捣蒜连连求饶的样子,贾凫西大叫“痛快”!贾凫西这一叫,虽有点睚眦必报之嫌,但叫出了贾凫西的爷们儿性格,他不是传统意义读书人那种不阴不阳、唯唯诺诺、逆来顺受的主儿,他是敢爱敢恨,表里如一,不平则鸣,他不会恪守什么忍为高之类的屁话,他不屑于“君子不念旧恶”的假惺惺的“恕道”,而是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贾凫西对待那些势利小人,那些对百姓如狼似虎的恶吏,是要摆谱的,是要证实一下自己是个有身份的人的,十足地端起自己官员的身份架子,使他们不敢狐假虎威;其实贾凫西是个性情中人,并不是那种极迂腐地讲究封建礼法的人。见了老朋友,他甚至是可以披头散发、光着大脚丫子,披着衣服,连打拱作揖这样的常礼都可以满不在乎。

但是,贾凫西如果沉迷于此,对此上了瘾,用这样方法对付其他人,那他纯爷们儿的形象就会大打折扣。贾凫西就是贾凫西,纯爷们儿就是纯爷们!不到一年,大约是恶气已出,目的达到,贾凫西又开始考虑撂挑子走人了。贾凫西深知,像他这样长期囿于官场,久而久之,就会泯了人性,丧了良知,雄性激素慢慢减少,真正变成现在流行的选秀场上不男不女的人物。他必须忠于自己的生命,忠于自己的情感,忠于自己的精神,因为本质上贾凫西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不为俗世牵累,没有奴性,觉少扭曲的人。但他一开始请求辞官,并未获得朝廷批准。他就来到上司面前,一本正经地说,我恳请大人弹劾我!上司奇怪地问,为什么呢?你没什么大错,我为什么要弹劾你呢?我怎么能弹劾你呢?后来央视春节晚会上的白云大妈恳求崔永元封杀她,那是在作秀,贾凫西不一样,那是来真的。接下来的贾凫西估计应该是有点嬉皮笑脸,这样说,我整天在衙门里唱鼓词,一点正行没有,哪能不耽误政务?你就以这罪名来弹劾吧!上司没办法,看来贾凫西并不是真的开玩笑,只好按照贾凫西的安排玩了一把,贾凫西如愿以偿,再度辞官回乡。

这回贾凫西那个高兴啊,那个爽啊:

我光着膀子我迎着风行

跑在那逃出官场的道路上

别拦着我我也不要衣裳

因为这一刻我感觉特别快乐

给我点儿肉给我点儿血

换掉我的志如钢和毅如铁

快让我哭快让我笑哇

快让我在这泗河堤上撒点儿野

yi ye yi ye

因为这一刻我感觉特别快乐

yi ye yi ye

快让我在泗河堤上撒点儿野

2、贾凫西鼓词像一把刀子

红彤彤的皮鼓它放着光辉

照得我这双手红得发黑

手中的醒木就象一把刀子

它要割下我的脸皮只剩下张嘴

不管你谁我的宝贝

我要用我的血换你的泪

不管你是老头子还是姑娘

我要剥下你的虚伪看看真的

jin jin jin......

光秃秃的刀子它放着光辉

照得那个老头子露出恨悔

他紧皱着眉他还撅着嘴不知是愤怒还是受罪

不要着急我的宝贝

我们天生就不是为了作对

可我身上的权力就象一把刀子

它要牢牢地插在这块土地

jin jin jin......

你光溜溜的身子放着光辉

照得你那祖宗三代露出羞愧

你张开了胸怀你还伸出了手

你说你要的就是我的尖锐

你在流泪我的宝贝

不知是脆弱还是坚强的美

这时我的心就象一把刀子

它要穿过你的嘴去吻你的肺

jin jin jin.....

列为看官,一看就明白,上面是俺引用当代另一个纯爷们崔健的歌词,只是略加改动而已,就俺的认知范围,形容贾凫西鼓词鲜明的战斗性和离经叛道精神,那种出了枪膛的子弹一般的穿透力和黄河之水天上来一般的震撼力,没有比老崔的这段歌词再准确、贴切的了。

贾凫西从64岁第二次辞官之后,直到他87岁去世的二十多年,都把全部精力都用于了木皮鼓词的创作演唱。

贾凫西的木皮鼓词是一种流行于民间的说唱艺术。木是醒木,皮是鼓,演唱者以这两种乐器为伴奏,大概类似于今天的大鼓或者渔鼓之类。可惜当时没有录音设备,无法欣赏到贾凫西原汁原味的演唱,不知什么原因他的那种演唱形式也没保留下来,俺们这里现在比较流行的地方戏曲是河南豫剧,不管大人小孩都会哼哼两句:自从银环到俺家,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俺展开想象的翅膀,感觉贾凫西的音色应该是哑喉咙破嗓,沧桑悲凉的那种感觉,绝对不会是甜美高亢如李双江蒋大为,应该和现在早期的摇滚歌手崔健或者台湾的罗大佑差不多。如果拿食物做比方,不应该是鲁菜,更不是淮扬菜,应该和麻辣火锅极为类似。从伴奏效果上看,醒木、皮鼓之类当然不能和电吉他、架子鼓相比较,后者显然更具冲击力和震撼力,但是贾凫西的家什儿显然更加具有民族特色,因此更有味道。

贾凫西的优势在于他的鼓词,他的鼓词明白如话,通俗晓畅,虽然是所谓的下里巴人的艺术,放在中华民族的文学宝库中绝对是光芒四射,独放异彩。套用一个伟人的名言,贾凫西的鼓词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没有那样温良恭俭让,但就是做文章,他的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封建王朝的虚伪冷漠,他的愤世嫉俗,尖锐泼辣,振聋发聩令人想到伟大的鲁迅先生,我个人瞎琢磨,鲁迅先生《狂人日记》中对中国历史吃人的感悟可能受贾凫西的影响,鲁迅先生显然认真读过并非常喜欢贾凫西的作品。不过,我读贾凫西的作品常常想到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名气曾经非常大,也是一个响当当的爷们儿——北岛。不信,您读一下他的这首诗,再对照一下贾凫西的鼓词,是不是有精神本质上一致的感觉?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诗中展现了悲愤之极的冷峻,以坚定的口吻表达了对暴力世界的怀疑。诗篇揭露了黑白混淆、是非颠倒的现实,对矛盾重重、险恶丛生的社会发出了愤怒的质疑,并庄严地向世界宣告了“我不相信”的回答。诗中既有直接的抒情和充满哲理的警句,又有大量语意曲折的象征、隐喻、比喻等,使诗作既明快、晓畅,又含蕴丰厚,具有强烈的震撼力,——和贾凫西的鼓词如出一辙。

列位看官,想读贾凫西的话,可以从网上搜一搜,看看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

3、贾凫西为人是很洒脱的

前两段写的是贾凫西为官和为文,本段该说他老人家的为人了,贾凫西为人,从他的鼓词上应该看个差不大离儿,那是相当地洒脱,一点不错就是纯爷们儿。我想,人生在世,最难得的是既能看得透还能看得开,看得透是深刻,看得开是豁达,看得透看不开虽然深刻但是流于狭隘,看得开看不透看起来豁达但有点浅薄。前者如屈原,如嵇康,一不留神把自己逼上了绝路;后者就不用举具体的例子,一抓一大把,不管什么事都像沙哑嗓子,脚不停捻烟头的杨坤唱词说的那样——无所谓,活一天算一天,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死了拉倒;既看不透也看不开的人也多的是,这样的人基本上是枉来人世走一遭,说他傻蛋也行,二百五也中。既能看得透还能看得开的人就寥寥无几了,陶渊明当然是这类人,范蠡、张良也是这类人,我觉得贾凫西毫无疑问也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一个共同点就是---------洒脱、纯爷们儿!

贾凫西深刻:“忠臣孝子是冤家,杀人放火享荣华,太仓里的老鼠吃得撑撑饱,老牛耕地倒把皮来剥!”看起来好像贾凫西偏偏和别人拧着来,大多数人司空见惯的东西,思想上已经接受的东西,贾凫西偏偏要问一问为什么,其实这正是他的深刻所在,人们可以一眼看出他对享荣华的杀人放火者不是在歌功颂德,对吃得撑撑饱的太仓老鼠也不像二千多年以前的李斯那样羡慕得了不得,贾凫西是对他们的态度显然是厌恶,对耕地的老牛却是充满了同情之心。对所谓的“天理”、“来世”,贾凫西也毫不留情地指出这些东西就像当今著名电视主持人老赵的头发,看起来好看得不得了,其实都是假的:“有几个持斋行善的遭天火,有几个做贼当龟的中了高科。有几个老老实实的挨打骂,有几个凶神恶煞的抢些牛骡。纵然是天老爷面前是不容讲理,但仗着拳头大的是哥哥!”“春秋时的那个孔子,难道他不是积善之家?只生下一个伯鱼,还落得老来无子;三国时的曹操,岂不是积不善之家?倒生下二十三个儿子,大儿子做了皇帝,好不兴头!”“可见半空中的天理原没处捉摸,来世的因果也无处对照。”道貌岸然、神圣不可亵渎的皇帝,贾凫西也要揭开他们的虚伪看看真的:汉高祖是“挺腰大肚装好汉”,曹操父子是“如狼似虎”、“老贼”,隋炀帝“灭绝人伦”;唐太宗“比鳖不如”,元顺帝是“不爱好窝的癞蛤蟆”。他们“要制服天下,不知经了多少险阻,干了多少杀人放火没要紧的勾当,费了多少心机,教导坏了多少后人”。“总之弱肉强食,尽之乎矣”。也许有人会说,贾凫西整那些没用的干啥?有些事情还就得往深里追问,追问他个百孔千疮,这样的人就是我们尊崇的思想家,科学家什么的,没这样的人,大家浑浑噩噩地活着,那还真的毁啦。想当年,释迦牟尼就是对大家习以为常的生老病死深入思考,才成了大家顶礼膜拜的佛祖;瓦特对壶盖为什么会动深入思考进而发明了蒸汽机;牛顿对苹果往地上落而不往天上飞深入思考发明了万有引力学说,所以,贾凫西的思考是不可多得的财富,他想不明白的事情我们应该接着想。

贾凫西豁达: 樊英民先生说他的思想并没有从根本上背离儒家道德范畴。斯言信也,他骨子里其实既是一个坚决彻底的儒学信徒,也是一个拥抱世俗的人。他“亦婚亦宦,亦治生产;婚必美妻妾,宦必显,生产必良田广宅,肥牛骏马;蔬果鸡豚之属,俱非常种”。他公开宣称:“吾好利,能自生之,不夺窃;夺窃,盗也;吾好势,吾竞使之,不谬为谦恭,不仗人;谬谦恭,娼也;仗人,犬也。”我们不能像电影《孔子》的编导那样,把历史上实际上是个傻大个,相貌比俺还要丑、简直丑的一塌糊涂的孔子鼓捣成帅哥、武林高手,把贾凫西也鼓捣得乱七八糟,面目全非,但有理由相信贾凫西是有着健康的体魄、健全的人格和自由开放的心态的,虽然不会杀人,本质却有点像百里外的曾经叱咤风云的梁山好汉,那是相当的豁达啊,和那个醉打山门的鲁智深很像。

贾凫西既深刻,又豁达,那就是既深又宽,那就是大海的感觉,肯定就有相当多的人不太适应,如同看到小沈阳的那位姑娘,晕船,所以,许多人认为他是离经叛道,“闻者咋舌,以为怪物”。但贾凫西不在乎,“行年八十,笑骂不倦;夫笑骂人者,人必笑骂之,遂不容于乡”,最后竟于大约康熙十四年(1678)左右客死于滋阳(就是兖州,他的老家与兖州隔河相望,属于曲阜的地界)。活了87岁,也算是高寿了。

关于贾凫西,我知道的和了解的也就这些,偏颇之处,在所难免,还请高手们给我多多指教。(本文中贾凫西的生平资料来自樊英民先生《兖州史话》,特向樊先生致谢)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小说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8191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