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子君:一首诗的诞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6 次 更新时间:2019-02-27 21:29:03

侯子君  

  

   张若虚(660年-约720年),唐代诗人。扬州人。官兖州兵曹。诗以《春江花月夜》著名。

  

   太阳刚刚落山,夕阳的余晖给兖州城内鳞次栉比的官署馆舍、庙宇道馆、达官府第、歌楼酒肆涂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色,城内龙兴寺内的宝塔巍然耸立,高耸入云,更增加整座城市的威仪。

  

   一个细瘦的身影缓缓走出了位于龙兴寺前方的都督府兵营。这是个二十岁岁左右的年轻人,此人生的眉目俊朗,相貌不俗。身着丝绸长袍,头戴天方巾软帽,不像军人,更像一位贵公子。此刻,他眉头紧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年轻人低着头,倒背着手,走出城门,沿着护城河也就是丰兖渠边细石铺就的小道,由西向东行走,穿过一条宽阔的古驿道,在兖州城东的泗河河畔黑风口附近停下了。

  

   他叫张若虚,扬州人,是兖州都督府的一名兵曹,管理军械的。

  

   正是暮春时节,泗河河面宽阔,河水由北向南浩浩荡荡奔涌而来,漫过气势恢宏横跨东西两岸若长虹卧波的金口坝后,水流变得更加湍急,在一片火焰般灼灼盛开的桃林附近气势汹汹地折向西南。泗河边绿草如茵,繁花似锦。这时晚霞已快褪尽,天空一片灰暗,成群的乌鸦灰暗中穿梭飞翔,发出“哇哇”的凄厉鸣叫。

  

   年轻人开始沿着河堤踽踽而行,时而抬头看看天空,时而低头想着什么。一阵冷冷的风迎面吹来,把他的衣袂吹得瑟瑟乱颤,他的身体禁不住趔趄了一下。

  

   肯定是最近吃不好睡不好体重下降了,当然更可能是刚才在兵营里自己独自喝了几两烧酒的原因。这兖州的酒还真给劲儿,比扬州的烈多了。他想。

  

   光阴似箭呀,转眼,来兖州已经两年了,自己的言谈举止已经是看起来是个标准的兖州人了,刚才低着头、倒背着手行走的姿势就是典型的兖州人的做派。望着滚滚奔流的河水,他叹息了一声。

  

   东方,红盘乍涌,月亮出来了,又圆又大,一霎间,清光四射,天空皎洁,月光均匀地洒在河面上,河面波光闪烁,如梦一般迷离。河堤上松柏参天,柳树成行,清光从树间筛洒而下,地上阴影斑斓,宛如一幅幅淡雅的中国水墨画。空气中散发这青草和嫩柳沁人心脾的清香,令人神清气爽。

  

   月亮忽然变成了一个女人姣好的面孔,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这个女人不是那个他朝思暮想的妻子吗?

  

   来到兖州不久,就发生了李敬业在扬州造反的事情,扬州回不去了,兖州和扬州之间仍然音书断绝,张若虚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家人和的安危。

  

   他抬起头,看着月亮,一种前所未有的寂寞的感觉从他内心升起,一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苍茫顿时壅塞了他的胸怀。这是属于诗人的寂寞,与在汨罗江边批发行吟的屈子、长江边横槊赋诗的曹孟德相像得一塌糊涂。

  

   自从来到兖州之后,张若虚就感觉有一首诗就蛰伏在他的内心深处了,如同一株幽兰隐藏在深山里,他只能顺应她,在她面前保持一颗客观虔诚之心,慢慢地养护她,今天这首诗歌终于可以抽丝剥茧蛹化蝶飞般从他的肉体中摆脱出来了。

  

   此时此刻,他想起了,三年前和妻子月下在长江边漫步的情景。月下的长江,恬淡安静,江风徐缓,浪涛延绵,江畔行人络绎不绝,大江两岸,阡陌桑田,房舍俨然,不远处的扬州城火树银花,一派祥和之象。

  

   啊,长江,充满了原始活力和勃勃野性的长江,你以怒而飞的气势、奔如电的速度,挟千军万马而来,当你流经这片鲜艳,细腻的的扬州地界上,却变得如此多情而且婉转。千百年来,你蕴藏了多少幻想、神话、浪漫、激情,多少如梦的诗,如诗的梦在这里滋生、蓬勃、吐艳、翱翔……。

  

   张若虚翘首凝眸,向着天空高喊,醒来吧,那沉睡的诗魂!他相信那位妻子也在和他一样,在遥远的扬州呼唤这首诗。

  

   他忽然有了天地通透,万象清澈的感觉,眼前的泗河变成波涛滚滚的长江,不远处的兖州也和扬州的形象重叠在了一起了,他的躯体开始透明,并随着江月一同浮升,一同俯瞰这片广博而温馨的大地,一个波光滟滟的梦幻世界。于是,仿佛江水的自然流泻一般,诗句从他的胸中汨汨而出,他对着月亮,高声诵读,他相信,远在扬州的妻子正侧身聆听。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四野无声,微闻犬吠。他继续把目光投向前方,看到的是一幅壮丽画面,不远处蓊郁的花林,大水曲曲弯弯地绕过花草遍生的春之原野,月色泻在花树上,像撒上了一层洁白的雪,月光荡涤了世间万物的五光十色,将大千世界浸染成梦幻一样的银色。他继续吟道: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月亮升入高空,颜色变成银白,月光把泗河两岸照得如同白昼一般。他感觉自己越长越高,他的额头高耸到天上,他与月亮面孔相对,他以一种星星般的声音讲话,带着宇宙的共鸣,同时他感到来自星空的风掠过他的胸口。他从自然的永恒、无限,联想到人生的短促、无常,他开始发问然后自问自答,带着无可奈何的伤感和迷惘的况味,同时又哀而不伤地表达着青春的梦幻和人生的绚烂。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他感觉自己的躯体缩回了原形,变成一片白云、一抹月光,被潮水的韵律推涌着,在水天一色的月光里,载着人间的情爱,思念,期待,飘向了远在扬州的妻子的窗前,飘向一个永恒的境界。又 一气呵成吟出了以下的诗句。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他把这首诗歌起了个名字,《春江花月夜》。命中注定,这是一首不同凡响的诗歌,一首像如高悬在天空中的明月般值得大家仰头观看的诗歌。

  

   作者附注:《春江花月夜》作者张若虚的生平情况,历史上的记载很少,从有限的记载大概知道张若虚(660年-约720年),唐代诗人。扬州人。官兖州兵曹。他的诗流传下来的现仅存二首《代答闺梦还》、《春江花月夜》。

  

   但是他的名字把扬州和兖州两个都是古九州之一的城市联系在一起是肯定的。

  

   初唐朝时的兖州,治所在暇丘(就是现在的兖州),领有任城、曲阜、金乡、龚丘等十个县,军事上是管领兖、海、沂三州的上都督府,既是一方的政治中心,又是北连齐州、南达徐州、西通郓州、东接沂州交通枢纽。

  

   扬州当时是全国水陆交通的中心,北达中原关中,南至吴越湘广。是全国经济最繁荣富庶的地方,扬州不仅是中国“富甲天下”的大城市,而且还是闻名世界的国际大都会,是各国商品的聚居地,经济地位超过了长安、洛阳,

  

   这首诗沿用陈隋乐府旧题从春江月夜的宁静美景入笔,书写了对于似水年华的追忆和思索。作者的落脚点是叙写男女主人公的离愁和相思之苦。可以推想,作者这首诗歌写作地点不是扬州,设想为兖州是靠谱的。“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这些充满宇宙意识的追问,是在月光下泗河边获得的灵感是极有可能的。

  

   另外一个重要诗人骆宾王(约公元619年—约公元687年),比张若虚大40岁左右,他生活的轨迹和张若虚相反,年轻时在兖州生活,晚年辞官到了扬州并跟随李敬业造反, 作了《为徐敬业讨武曌檄》一文。骆宾王晚年应该就是张若虚青少年时期,二人是否有交集史料上没有记载,给我们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26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