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立新:我国消费者保护惩罚性赔偿的新发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20 次 更新时间:2015-10-29 20:36:54

进入专题: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违约惩罚性赔偿   侵权惩罚性赔偿  

杨立新 (进入专栏)  

  

   摘要: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订了惩罚性赔偿制度,分别规定了违约惩罚性赔偿和侵权惩罚性赔偿。就违约惩罚性赔偿而言,将“退一赔一”修改为“退一赔三”,同时增加规定了小额损害惩罚性赔偿的最低限额;就侵权惩罚性赔偿,明确了故意要件,并将计算差数确定为受害人所受损失,将倍数确定为“二倍”以下。这一规则增加了我国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可操作性,对于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违约惩罚性赔偿;侵权惩罚性赔偿;最低额赔偿

  

   在2013年修订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消保法》)中,值得重视的是有关惩罚性赔偿责任的第55条,其内容是:“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经营者明知商品或者服务存在缺陷,仍然向消费者提供,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受害人有权要求经营者依照本法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一条等法律规定赔偿损失,并有权要求所受损失二倍以下的惩罚性赔偿。”这一规定与《消保法》原第49条规定的惩罚性赔偿责任相比较,发生了重大变化,也标志着我国惩罚性赔偿责任有了新发展。本文拟对此进行评析。

  

   一、《消保法》原第49条规定的惩罚性赔偿责任的意义和存在的问题

   (一)《消保法》原第49条规定惩罚性赔偿责任的背景

   惩罚性赔偿责任并不是大陆法系民法上的制度。几百年前,英美法系也没有惩罚性赔偿责任制度。惩罚性赔偿起源于1763年英国Lord Camden法官在Huckle v. Money一案中的判决。此后,英国法院在不同的背景下作出了类似的判决,适用惩罚性赔偿金。澳大利亚、加拿大等英美法系国家接受了惩罚性赔偿金;[1]美国是在1784年的Genay v. Norris 一案确认了这一制度。[2]

   与英美法系国家的立场不同,大陆法系反对惩罚性赔偿责任,不过在基本态度上大体有三种:(1)立法上坚定地反对惩罚性赔偿责任,而且法院拒绝承认和执行国外的惩罚性赔偿判决。[3](2)立法上不承认惩罚性赔偿责任,但在理论和立法探讨上倾向于惩罚性赔偿金。[4](3)有些成文法国家或者地区的侵权法确认惩罚性赔偿责任,例如《魁北克民法典》第1621条规定:“如法律规定要判处惩罚性赔偿,此等赔偿金的数目不得超过足以实现此等措施的预防目的之数目。”“惩罚性赔偿应根据所有加权情节进行评估,尤其是债务人过错的严重程度、其财产状况、已对债务人承担的赔偿责任的范围,以及在可适用的情形,损害赔偿金已全部或部分地由第三人承担的事实。”

   海峡两岸的中国人同时在1993年制定了保护消费者的法律,并采纳了惩罚性赔偿制度。尽管两部消保法规定的惩罚性赔偿在适用范围和惩罚力度上都有区别,但作为大陆法系民法传统的两个法域同时采纳惩罚性赔偿,却是引人瞩目的。

   (二)《消保法》原第49条规定后我国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发展

   1994年《消保法》生效后,对于该法第49条规定的惩罚性赔偿制度是否正确,是否适合我国国情,一直存在不同意见。立法机关为了明确部分承认惩罚性赔偿制度的立场,在1999年制定《合同法》时,专门规定了第113条第2款,进一步强调“经营者对消费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2003年6月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商品房司法解释》)第8条和第9条,规定了新的惩罚性赔偿适用范围:一是出卖人在商品房买卖合同订立之后,擅自将该房屋抵押给第三人,或者将该房屋出卖给第三人的,买受人可以请求其承担不超过已付购房款一倍的惩罚性赔偿金;二是出卖人订立商品房买卖合同时,故意隐瞒没有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明的事实或提供虚假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明,或者故意隐瞒所售房屋已经抵押的事实,或者故意隐瞒所售房屋已经出卖给第三人或为拆迁补偿安置房屋的事实,导致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解除的,买受人可以请求其承担不超过已付购房款一倍的惩罚性赔偿金。这里规定的可以适用惩罚性赔偿的情形,都可以认定为《消保法》原第49条规定的商品欺诈行为,不属于新的规范,而是对《消保法》原第49条适用的具体解释。

   2009年2月28日通过的《食品安全法》第96条第2款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销售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的赔偿金。”就食品安全领域惩罚性赔偿的适用作了不同的规定。

   在制定《侵权责任法》过程中,究竟要不要规定惩罚性赔偿,多数学者的意见认为应当规定。

   对于《侵权责任法》怎样规定惩罚性赔偿,一种意见认为应当在《侵权责任法》的总论中加以规定。[5]另一种意见是不能在《侵权责任法》的总论中一般性地规定惩罚性赔偿,而应当在分论中适当规定某些侵权行为类型可以适用惩罚性赔偿金。[6]《侵权责任法》采纳了后一种意见,在第47条将惩罚性赔偿金适用于恶意产品侵权造成他人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场合,但是没有规定具体的计算方法。

   (三)我国规定惩罚性赔偿制度的意义

   回顾20年来我国惩罚性赔偿制度的适用及发展情况,从总体上说,并没有出现大量的惩罚性赔偿索赔案件,故意造成损害索取超出损害范围的惩罚性赔偿情形也不多见。其间,惩罚性赔偿制度的运行具有以下意义:

   第一,通过惩罚性赔偿的惩戒,制裁违法经营者的欺诈行为。惩罚性赔偿的基本功能,就是对违法经营者进行惩罚。对违法经营者的违法经营行为处以惩罚性赔偿,令其不仅承担消费者的实际损失,而且承担实际损失之外的惩罚性赔偿,其违法经营行为的实际成本是赔偿实际损失的一倍甚至更多,使其承受经济上的不利后果。20年来,《消保法》规定的惩罚性赔偿制度对于违法行为的发生起到了一定的阻吓作用,实现了惩罚性赔偿的立法目的。

   第二,通过惩罚性赔偿调动消费者维权的积极性。实际损失的赔偿具有补偿性,超出实际损失的赔偿,在理论上也可以认为属于“具有正当理由的原告的意外所得”,因为这种损害通常与无形损害有关联,且被告只有在具有故意或者轻率的情况下,才有惩罚性赔偿的适用,因而具有令人信服的合理性。[7]正因为如此,超出实际损失的赔偿对于受到侵害的消费者而言,具有激励作用,能够调动消费者维权的积极性,使那些原来不愿意进行维权的消费者,能够鼓起勇气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第三,通过惩罚性赔偿的威慑和警示作用,预防违法经营行为。惩罚性赔偿更侧重于一般预防作用,亦即通过惩罚性赔偿的威慑力,警示所有经营者必须遵纪守法,尊重消费者的权利,履行经营者的义务,不能从事商品欺诈行为或者服务欺诈行为,以避免惩罚性赔偿。惩罚性赔偿金的授予,是惩罚实施了令人不可容忍的行为的人,并预防他以及其他人在将来实施类似的行为。[8]

   第四,通过惩罚性赔偿,维护正常的市场交易秩序。20年来,随着惩罚性赔偿制度的适用,惩治了违法经营者,保护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预防和减少了交易中欺诈行为的发生。可见,惩罚性赔偿“可以用于维护整个社会的良好状态”。[9]因为被告对原告的加害行为具有暴力、压制、恶意或者欺诈性质,或者属于任意的、轻率的、恶劣的行为,法院可以判决给原告超过实际财产损失的赔偿金。[10]我国的立法和司法实践恰好说明,这样的判断是正确的。

   (四)《消保法》修订前我国惩罚性赔偿制度的主要缺点

   《消保法》修订前,我国的惩罚性赔偿制度,存在一些缺陷,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适用范围不一。《消保法》原第49条和《合同法》第113条第2款规定的是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的惩罚性赔偿,适用于消费领域中的欺诈经营行为。《商品房司法解释》规定的惩罚性赔偿适用于商品房买卖中的欺诈行为。《食品安全法》第96条规定的惩罚性赔偿适用于恶意食品侵权或者违约行为。《侵权责任法》第47条规定的是恶意产品侵权造成严重人身损害的产品责任。这些不同的规定,范围不一致,缺少统一的适用规则。

   第二,计算方法不明确。除了《消保法》原第49条规定的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统一增加1倍的惩罚性赔偿责任之外,其他的规定都不十分明确。例如,《食品安全法》第96条规定的是10倍赔偿,如果是针对食品欺诈的违约责任,10倍赔偿数额明显过高,而针对恶意食品侵权行为,价金10倍的惩罚性赔偿的惩罚力度又不够。《侵权责任法》第47条规定的适用范围明确,比《食品安全法》的规定更为宽泛,但没有规定具体计算方法,究竟是由法官自由裁量,还是不宜作出具体规定,语焉不详。

   第三,法律适用尺度不一。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于消费者的两倍赔偿请求,多数法院认为应当支持,但少数法院以赔偿应当以填补为原则否定消费者的诉讼请求。二是对知假买假者的两倍索赔主张是否支持,法院态度迥异。例如对王海打假,一部分法院予以支持,一部分法院拒绝支持,形成鲜明的对立。

   第四,消费者的反应不一。尽管惩罚性赔偿具有重要作用,但自1994年《消保法》实施以来,向法院起诉请求惩罚性赔偿的案件并不多见。在起草《侵权责任法》过程中,曾经预料第47条的规定可能引起社会的巨大反应,会有大量案件诉讼到法院,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二、修订《消保法》惩罚性赔偿制度的意见分歧与统一

   在修订《消保法》过程中,对于是否规定以及怎样规定惩罚性赔偿存在较大的分歧,主要有以下情形:

   (一)是否应当继续规定惩罚性赔偿

   在修订《消保法》过程中,反对规定惩罚性赔偿的意见并不多,起码在参与修订《消保法》的专家中几乎没有反对的声音,都支持在《消保法》中继续规定惩罚性赔偿。

   有的学者提出,学界曾固守“等价赔偿”与“填补性赔偿”立场,坚持侵权人的赔偿额应与受害人的受损程度“持平”,有失偏颇。消费者受商家欺诈所导致的损失,多为间接损失和精神损失,诸如为维权所付出的时间成本、人力成本与机会成本,以及因受欺诈所带来的心灵伤害等,这些都是“实质”的损失。如果法律只支持受欺诈的消费者可获得“等价赔偿”,无异于鼓励商家作恶。因为在维权成本高企的现状之下,愿意并敢于维权的消费者毕竟只是少数。遏制商家为恶,不光要实现真正的“等价赔偿”,更应实现“惩罚性赔偿”。只有违法成本远高于违法收益,违法预防才能在实践中真正落实。[11]这种意见尽管尖锐,但确实是有道理的。

   有的学者认为,惩罚性赔偿不宜纳入我国民法典。第一,惩罚性赔偿的目的、性质和功能与民法典的目的、性质和功能不符。第二,比较法上没有将惩罚性赔偿纳入民法典的先例。大陆法系国家至今不承认此项制度,英美法虽然承认惩罚性赔偿制度,但争议很大。第三,我国有关惩罚性赔偿的理论研究还不充分,将其纳入民法典缺少坚实的理论基础。[12]这种意见对本次修正《消保法》并未发生影响。

(二)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范围是否应当扩大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立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违约惩罚性赔偿   侵权惩罚性赔偿  

本文责编:chenp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303.html
文章来源:《法学家》2014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