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丰:共享经济该如何管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3 次 更新时间:2015-10-23 11:02:20

进入专题: 共享经济  

王元丰 (进入专栏)  

  

   中国交通运输部发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试图对于通过网络约车服务这个新现象予以规范和管理。然而,这个文件刚刚发布征求意见,就在中国国内引起很大争议。10月15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就此举行政策研讨会,一些专家对“网络约车新政”提出了意见,很多甚至是尖锐批评。在此,我更愿意从更宏观的背景来看待“网络约车”,也就是从第三次或者第四次工业革命(究竟是第三次还是第四次目前叫法不统一,以下简称新工业革命)的角度,来看待中国交通运输部出台的新政策。

   为什么要从新工业革命的角度来看待?因为现在新的互联网、数据处理和3D打印等技术,正在给世界带来深刻的变化。“网络约车”正是因为新一代的移动互联网技术、云计算等技术而产生。“网络约车”这样的新技术产品,不仅仅将对传统的出租汽车行业产生影响,甚至可能引发出租车行业,乃至交通行业革命性的改变。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对于科技革命对未来的影响,用了美国“网络约车”公司Uber(优步)的名字,造了一个词“uberization”,就是“优步化”。他说:没有一个行业不受这种“优步化”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是革命性的。

   为什么说“网络约车”影响是革命性的?现在中国的政府部门在制定网络约车新政时,考虑的是网络约车对传统出租车的影响,考虑网络约车可能对交通拥堵的影响,以及网络约车服务的质量和安全等方面的问题,基本上是从交通管理的角度,或者大一点说是从城市管理的角度来分析,社会上和专家们的意见也是围绕出租车和交通。

   但是,从新工业革命的角度来考虑,如果由于网络约车服务出现,使得如《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作者吉米里·里夫金(Jeremy Rifkin)所预言:我们的子孙后代未来不会买私家车了,这是与现在完全不同的对私家车的拥有形态,这是不是革命性的?或许有人说那是未来很久的事,现在没必要考虑。但是美国有研究预测,由于网络约车,未来十年私家车的拥有数量可能会降低一半。这不是很久的事情,出台“网络约车”管理政策时应该考虑吧。所以现在的很多政策制定,应该站在更高的高度,从新科技革命、新工业革命所带来的冲击角度入手,考虑未来新的经济形态,这样才能更主动。

   未来有怎样的新的经济形态?具体到“网络约车”上,“优步化”首先带来人们交通行为和交通消费模式的变化,同时它也会带来人的商业模式的变化,这种交通消费更多地将通过手机,在移动互联网上开始和完成。另外,它还会带来工作模式的变化,很多人愿意在固定工作之外当“网络约车”司机,或者就是做“网络约车”司机这种半固定、半自由的工作。这就是一些经济学家所说的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

   共享经济扩大了交易主体的可选择空间和提升福利空间,改变人们的产权观念(我不一定非得拥有车,但可以与人分享车),培育了合作意识,改变了传统产业的运行环境,形成了一种新的供给模式和交易关系。另外,共享经济对社会就业的影响不可忽视。以“网络约车”为例,由于社会对“网络约车”服务需求的巨大增加,“网络约车”司机的岗位就会大量增加,这对于正在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的中国,很可能是新的就业增长点,很值得重视。政府在制定政策时,应该深入研究借鉴。

   由于“网络约车”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和欧洲,都还是新生事物,站在不同立场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该怎样发展,社会还没有共识,社会有争议。在美国、在欧洲对于“网络约车”这种新生事物,也都发生过传统出租车司机抵制、甚至打砸网络约车的事件。美国有的城市,为了适应“网络约车”发展,修改了本地的法律;欧洲一些法院判决“网络约车”违法,禁止优步运营,并开出罚单。

   据媒体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严格审查优步、Airbnb及其他“分享经济”的先锋企业,希望弄清楚它们对个人数据的使用及伤害问责机制,是否会对用户造成风险。与此相反,欧盟负责数字议程的专员尼莉·克罗斯(Neelie Kroes)谴责了比利时法院禁止优步在比利时运营的决定,并说这是保护布鲁塞尔出租车的垄断联盟(cartel)。新工业革命、共享经济新形态,对政府的管理提出了新的挑战。中国政府或者法律制定部门该怎样工作,才能制定出具有远见、符合新工业革命发展规律,社会各方接纳度高的政策或者法律法规呢?

   面对“网络约车”这样的新生事物,要像中国总理李克强最近在《求是》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说: “必须有新的理念,既包括技术方面的新理念,也包括政府管理的新理念”“不断加深对新一轮经济技术革命和生产力发展的宏观思考”。“网络约车”这些共享经济的新生事物,由于是在新技术革命下催生的全新业态,发展非常快。因此,政府部门在做管理的时候,首先要深入研究问题:对于网络约车,美国和欧洲是怎么管理的?相类比,对于网上购物这个几年前的新生事物,中国的有关政府部门又是怎样管理的?对于监管他们的平台和电商又是怎样做的?这对于“网络约车”管理将非常有益。还有特别需要对未来中国“网络约车”发展的可能情景进行研究。这样在制定政策时才会更有远见,更能适应新工业革命的要求。

   作者是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联合早报

  

进入 王元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共享经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13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