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凤武:辩证法与形而上学是相互对立的吗?

——当代思潮系列评说之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4 次 更新时间:2015-08-26 11:08:17

进入专题: 辩证法   形而上学  

孙凤武 (进入专栏)  

    

   (一)静止与运动是事物存在的两种状态,静止不是运动,运动也不是静止,这一点,自伽利略以来,就已为自然科学详细说明了.而这种观点扩展至社会生活领域时,更显出了它的真确性.那么,把握静止状态与把握运动状态,何者更为重要呢?应当说,两者同样重要,不存在把握运动状态更为重要的问题.人们认识事物,总是从静态开始的.恩格斯指出:"必须先研究事物,然后才能研究过程.必须先知道一个事物是什么,而后才能觉察这个事物中所发生的变化."(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338页)这就是说,人们首先应当树立的是静止观,贬低乃至否定静止观,是片面的和错误的.当然,树立静止观是比较直接、容易的,因为人在面对大千世界的各种具体事物时,最容易和最先感到的就是事物是什么样子的,而这是离不开"静止观"的.但正因此,人们便容易将其固定下来,以致在事物发生变化时,仍不能察觉.由是,思想家和理论家们很自然地强调易被忽视的"运动观".这种运动观,要求人们在事物还没有显出变化的状态时,就能加以预测,以便未雨绸缪.不过,恩格斯在强调这一点时还是比较慎重的,他既讲到了“只有运动才具有绝对普遍的意义”, "一切平衡都只是相对的和暂时的",又讲到了"物体相对静止的可能性,暂时的平衡状态的可能性,是物质分化的根本条件,因而也是生命的根本条件".(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人民出版社1971年版第582、589页)但到了列宁那里,便成了"对立面统一(一致、同一、均势)是有条件的、暂时的、易逝的、相对的.相互排斥的对立面的斗争则是绝对的,正如发展、运动是绝对的一样".(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712页)这种说法,深深影响了原苏联的哲学界。将运动观绝对化,排斥乃至否定静止观的运动观,既违反生活常识,又缺乏科学依据.大科学家爱因斯坦就不承认有所谓"绝对运动",因为没有科学实验依据.(爱因斯坦文集第1卷,商务印书馆1977年版第117页)在毛泽东那里和在流行的中国哲学教材中,更是将排斥静止观的运动观,做为指导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哲学武器,以致出现了用频繁的政治运动来代替扎实的工作实践的弊病,造成了众所周知的危害.遗憾的是,这种哲学信条至今未受到认真地清理,对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仍在发生着消极的影响。

   (二)静止观是否属于形而上学的观点呢?形而上学(英文metaphysic,俄文МЕтАфИзИКа)的原义是研究具有最高普遍性、抽象性东西的学问.古希腊亚里士多德论著中的哲学部分,后来被他的学生们整理为"物理学的后篇",计十四卷,取名为<形而上学>,以与象物理学这类"形而下"的学问相区别.可见,从源头上看,形而上学的本义就是哲学.在中世纪后期——近代初期哲学家笛卡尔那里,"哲学的第一部分就是形而上学,……第二部分就是物理学"(哲学原理,商务印书馆1958年版PV11)后来在著名哲学家黑格尔那里,形而上学的含义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他曾指出:"一方面是一种形而上学,一方面是各种特殊科学".(哲学史讲演录第4卷,商务印书馆1978年版第60页)"真正的问题,不是我们用不用形而上学,而是我们所用的形而上学是不是一种正当的形而上学."(小逻辑,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216页)他指出:洛克的哲学是"形而上学","它研究普遍规定".(哲学史讲演录第4卷,商务印书馆1978年版第153页)但他批评洛克等经验主义者在"作形而上学的思考"时,"总是把有限与无限、原因与结果、肯定与否定分裂开."(同上书,第348页)与此同时,黑格尔批评了这种形而上学是“旧形而上学”。由上可见,从古代到近代的欧洲哲学,都没有把“静止观”说成是形而上学。至于包括中国哲学在内的东方哲学,就更不用说了.马克思也没有认为形而上学有什么不对,更不认为它同"静止观"有什么必然联系,他曾说过:"哲学的形而上学的真理不知道政治地理的界限."(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116页)只是在恩格斯那里,事情才发生了重要变化.他把黑格尔对旧形而上学的批评引申为:"旧的研究方法和思维方法,黑格尔称之为'形而上学'的方法,主要是把事物当成一成不变的东西去研究".(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338页)"在形而上学者看来,事物及其在思想上的反映,即概念,是孤立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人民出版社1963年版第220页)但恩格斯还是认为这种形而上学的方法,"有重大的历史根据".列宁在他的哲学著作中很少谈到形而上学,只是偶尔批评它忽视对"认识的过程和发展"的研究.然而,到了斯大林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和毛泽东的<矛盾论>那里,形而上学不但不是它在古代和近代所具有的本来含义,而且成了完全应当否定的哲学观点和方法.他们对于形而上学的批判,深深影响了原苏联和中国的哲学界,至今中国哲学界的主流还在那里抬高"运动观"的地位和意义,而否定"静止观"的地位和意义,并把"静止观"说成是完全错误的,甚至是"反动的形而上学观点".人们还轻率地说:"形而上学家认为,世界上各种不同事物和事物的特性,从它们一开始存在的时候就是如此.后来的变化,不过是数量的扩大或缩小.他们认为一种事物永远只能反复地产生为同样的事物,而不能变为另一种不同的事物"(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66年版横排本第275——276页)但人们却举不出这样的"形而上学家"的代表人物来,因为这样的“形而上学家”无论在学界,还是在政界,是不存在的.不过,值得指出的是,今天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哲学家们,还是在形而上学的本来意义上使用着这一概念,中国的一些哲学学者,也正在这样做.二十世纪以来一些逻辑实证主义者和逻辑经验主义者对形而上学的发难,以致提出"拒斥形而上学"的口号,针对的并不是一般的哲学,也不是什么“静止观”,而是那种追问"第一性"、"本原"、"存在"这些在他们看来并无意义的哲学.

   (三)辩证法(英语dialectica,俄语ДИОЛЕКТИКА)是与形而上学截然相反的吗?辩证法在古希腊哲学中的含义是,在争论中揭露对方论点中的自相矛盾之处,并用克服这些矛盾来求得真理的艺术,后来扩展为研究自然界的事物及其规律的方法.它既不与形而上学的本意即哲学或追寻"本原"的方法相对立,又不与后来某些人赋予形而上学以静止观这种转义相对立.黑格尔说过:"辩证法是现实世界中一切运动、一切生命、一切事业的推动原则.同样,辩证法又是知识范围一切真正科学知识的灵魂."(小逻辑,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177页)他在这里强调了运动和生命,但讲到了"一切真正科学的知识".他不认为静止观就注定与辩证法不相容,曾把宣称"飞矢不动"的古希腊哲学家芝诺称为"辩证法的创始者"(哲学史讲演录第1卷,商务印书馆1959年版第272页),并认为芝诺的"这种辩证法我们可以叫做形而上学的抽象论证".(同上书,第276页)黑格尔的逻辑学(大逻辑,小逻辑)讲的就是辩证法,只不过是如马克思后来说的那样是倒立着的唯心主义辩证法.恩格斯依据黑格尔的论述,将其概括为三个规律.黑格尔在第一部分"存在论"中,就讲到了"量转化为质和质转化为量的规律",在第二部分"本质论"中,就讲到了"对立的相互渗透的规律",在第三部分"概念论"中,就讲到了"否定的否定的规律".黑格尔喜欢用恩格斯后来说的"第三个规律",来构造自己的庞大的哲学体系乃至其下属的子系,但黑格尔还是把恩格斯所说的"第二个规律",看成是最重要的规律,曾说过"客观存在本身所具有的矛盾"是"真正的辩证法".(哲学史讲演录第1卷,商务印书馆1959年版第253页)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除了强调辩证法是"关于联系的科学"之外,较详细论述的是诸多范畴的对立统一和相互转化这种现象.列宁在读了黑格尔的逻辑学之后,甚至把"观察的客观性",也算做"辩证法的要素".(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607页)可见,人们越来越把辩证法做为一种全面的、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来对待,而不只是当成关于联系和发展的科学来对待的.自黑格尔以来,人们认识到,除了数量增减和位置移动之外,就事物自身来说,大体上是从量变开始,到一定的关节点上,即发生质变.黑格尔还注意到,在多次质变的过程中,出现了被他称为"否定的否定"的现象,即第一次质变是否定,第二次质变就是否定的否定,而由于经过两次否定,使第二次否定带有与两次否定之前的"肯定"的某种相同或相似之处.但是,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对于"质量互变规律"提出了质疑.在现代系统科学的发展中,出现了数学家托姆创立的"突变论",打破了"量变引起质变"的固有模式,所谓“蝴蝶效应”的比喻,就是对这种突变的一种形象说明。近年来,在中国理论界乃至政界,出现了否定事物发展过程中的质变乃至突变,甚至否定社会革命的思潮,但这种思潮的信奉者至今似未能对自己的论点做出有力地论证。至于否定的否定规律,在黑格尔时代和恩格斯时代,哲学家和科学家们就提出过质疑:何以在第二次否定之后会出现重复肯定阶段中的特征呢?划分三段的逻辑根据在那里呢?的确,"种子――植株――大量种子"是三段,其中第三段与第一段有重复之处,但是,"昆虫――卵――幼虫――大量昆虫"是四段,而第四段才与第一段有重复之处.有什么理由认为前例比后例更具有普遍性呢?读过恩格斯<反杜林论>的斯大林,在三十年代讲到辩证法的"四个特征"时,并未提到"否定的否定",毛泽东在六十年代甚至认为辩证法只有一个规律,即矛盾规律或对立统一规律,而不应包括"质量互变规律"和"否定的否定规律",两人的论断,都是有一定道理的.看来,辩证法作为越来越要深化的世界观与方法论,是一个变动的、开放的科学体系。把辩证法说成是由一个或几个规律组成的,并对其中的每个"规律"做出越来越细地规定,未必是对辩证法的科学理解和解释,这样做甚至有可能走向将辩证哲学实证化和僵硬化、浅薄化、繁琐化的歧途.至于将辩证法与特定的阶级、政党、群体联系起来,并贴上固定的标签,称只有无产阶级政党才能掌握辩证法,资产阶级政党不能掌握辩证法的观点与做法,不但不能解释社会生活中大量的事实,而且已被社会历史证明为是错误的和有害的。

    

进入 孙凤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辩证法   形而上学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69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