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齐勇:近年来中国大陆儒学的新进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5 次 更新时间:2015-07-19 23:16:33

进入专题: 民间儒学   大众儒学   儒学新系统   新仁学   本体论  

郭齐勇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近年来儒学在中国本土回归、复兴,除了学术研究极为繁荣之外,更在两方面有了长足发展,一为立地的面向,二为顶天的面向。前者为大众或民間儒学在各地的城市社区、企业与乡村落地生根,很有生命力,老百姓有了受用。儒学重新走进老百姓的日常生活,通过耳濡目染,其精神价值慢慢地内在化,重新化为中国人的内在的心灵。后者为学者们不仅仅局限于研究儒学史,更是用心创建了自己的儒学系统,如李泽厚、汤一介、张立文、蒙培元、牟钟鉴、陈来等学者的新思考与新建构。他们面对时代问题的挑战,融合中西,以儒学为主,构建了新的哲学体系,极有价值与意义。

  

   关键词:民间儒学、大众儒学、儒学新系统、新仁学、本体论

  

   近20年来,中国儒学在本土回归、复兴,儒学的学术研究在中国大陆得到全面深入地发展,尤其是在儒家的政治哲学、伦理哲学、生态环保思想、经学的复兴、新出土简帛研究、宋明理学研究、现代新儒学研究等方面成果丰富。我已在有关论著中介绍[1],兹不赘。除此之外,更在两方面有了长足发展,一为民间儒学的兴起,二为儒学新系统的建构。这两个面向的新发展象征着儒学在现代社会的自我更新,本文拟就此情况予以述评,敬请方家指教。

  

   一、   民间儒学的兴起

  

   儒学扎根于民间,儒学的生命力在民间,所谓“礼失而求诸野”。由于民间自发的需求,国学热、儿童读经运动应运而生。在其持续推进的过程中,民间儒学逐步由自发转向自觉。

   近20年来,中国大陆各地自发形成了草根民间社会与民间儒学的再生运动。民间儒学是儒学灵根自新、重返社会人间的文化思想形态,它使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等核心价值进入寻常百姓之家,成为老百姓的生活指南与安身立命之道,使世道人心得以安立。也可以将民间儒学理解为,在民间、在日常生活世界里的儒学,或民间办儒学,即民间组织推动的儒学。现代民间儒学既包括乡村儒学的重振,又包括城市儒学的建设,即是使中国文化中最基本的做人做事之正道,亦即儒家仁义之道,透过广大城乡的家庭、学校、小区、企业、机关等现代公民社会的组织形式,通过冠婚丧祭之家礼等具有宗教性的仪式,在每个国民的心中扎根。民间儒学是多样的,它既与各宗教包括外来宗教思想形成健康的互动,亦能保持自身的文化主体性与文化生态平衡。一些儒家学者亦认识到民间儒学的重要性,他们主动参与到民间儒学的建设之中,尝试着把会议儒学、书本儒学转化为契合现代民间社会的民间儒学、生命儒学。

   民间儒学的发展首先表现为城市企业儒学、小区儒学的可喜发展[2]。四川成都融信恒业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在企业文化建设中重视儒学的引领作用,融信员工每周二、周四集体诵读儒学经典著作,每周举行一次国学培训,学习儒学相关音像资料等,每季度邀请儒学专家对公司员工进行文化培训,并开展一次以儒学为主题的企业文化活动。融信并与四川大学形成战略合作关系,将其开发的西贵堂小区作为四川大学在现代生活中应用儒学的试验基地,聘请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院长舒大刚教授等组成专家组指导基地建设,以期重建中国传统小区文明。西贵堂儒家生活试验基地建设主要包括景观文化和小区文化两个部分,其中景观文化建设分为以“君子”为主题的园林景观文化建设和以“学”为主题的国学讲堂建设,小区文化则以建设“君子文化”为核心。该基地以“君子之居”为主题,以“孝、恕、礼、信”为核心理念,编制西贵堂《小区行为公约》,形成小区行为准则,建立小区道德行为规范,奠定小区文化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同时建立西贵堂《小区礼仪标准》,当业主有婚、丧、嫁、娶,以及传统节日等,结合传统礼仪设计标准仪式进行恭贺、慰问及组织小区活动。并且通过小区选举,推举小区文化骨干,成立小区文化指导委员会“知行学社”,通过“知行学社”的感染和影响,使业主逐渐认同“君子文化”的价值体系和道德规范。

   河南省建业集团在郑州市天明路建业森林半岛(楼盘名)内建了一个“本源小区书院”,其理念是“感恩、尊重、给予”。他们聘有专职人员,并招募、培养义工,让儒学走进小区。该集团设基金会拟在郑州及各地所建楼盘都建立社区书院,以推广儒学小区建设。朱高正、曾昭旭、郭齐勇等教授曾去讲学并指导,武汉大学国学院与基金会社区书院项目建立了互动联系,并拟合作嵩阳书院文化复建项目。[3]

   民间儒学的另一个重要发展在于乡村儒学的复兴。乡村儒学重建,始于尼山圣源书院的一些学者们,及北京的牟钟鉴、赵法生教授、山东大学颜炳罡教授等发起的,泗水县夫子洞村的儒学推广活动。因为孝道的缺失,村里老人们的处境普遍不佳,重建活动选择通过学习《弟子规》重育孝道,学习一年后,已有显著成效。开展《弟子规》教育的同时,乡村儒学建设引入礼仪教育,请礼仪专家来给老百姓讲授和演示一些儒家礼仪,比如成童礼、开笔礼、冠礼、婚礼、射礼、释奠礼等等,并在课堂上教导乡亲们行礼如仪,给孔子和讲课的老师行拜师礼,青少年还要给在座的长辈们行敬长礼。孔子故里的礼让之风就在这些生活化的礼仪熏陶之中逐渐归来。此外,学者们还依托书院探索建立专业性的乡村儒学推广组织,每月中与月末,定期开设两次乡村儒学课堂。颜炳罡教授倡导每一村建立自己的孔子学堂,学堂中有孔子像与对联,定期讲习、诵读蒙学读物与《四书》的内容,学习前给孔子像鞠躬行礼。又如,浙江省的民间儒学重建活动亦具有典型性,台州市路桥区峒屿村林筠珍女士作为一位普通农民,自筹资金,建成“路桥黄绾纪念馆”,该馆建设得到浙江省儒学学会执行会长吴光教授、副会长钱明教授的支持。馆内祭学合一,以祭带学,“祭”礼兼具当地民间信仰中儒、佛、道三家合一的特色,“学”则突出文化、教育的内涵,立足于纪念馆的民间性、乡村性、通俗性和普及性的宗旨,通过路桥区政府的适当引导和规范,把纪念馆真正建设成一个符合路桥区文化建设的总体规划,对乡村和谐社会建设有益的文化教育场所。[4]

   如上所述,通过如重建书院与文庙,恢复祠堂与民间慈善会,组织儿童读经与唱持活动,复兴并改革冠婚丧祭家礼,恢复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并举行相应礼仪,乃至组成合法的儒学或儒教团体参与社会活动,儒学以各种形式更加深入地走进我国广大城乡的家庭、小区、学校、企业、机关,走进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在耳濡目染之间,使儒家精神价值慢慢地内在化,重新成为中国人的内在的心灵。这些自发的民间儒学建设活动也逐步上升到自觉的儒家文化重建层面,越来越得到学界与政府的大力支持。这一方面的显例有:贵阳孔学堂(贵州省文明委与贵阳市文明委主办),厦门筼筜书院(厦门市政府规划指导)与厦门白鹿书院(民间),武汉市问津国学讲坛(武汉市政协与武汉大学国学院合办)等。其中贵阳孔学堂规模宏大,规制长远,第一期重在以道德讲坛为中心,为市民提供一个儒学浸染的文化环境,第二期拟与十五所世界名校合作,师生驻学堂做研究。为推动儒学的大众化,孔学堂书局已出版了舒大刚教授等主编的“大众儒学”丛书。[5]

  

   二、  儒学新系统的建构

  

   中国大陆儒学复兴的另一个面向体现为儒家学者对儒学理论的哲学建构,这些学者均是富于创新性的国际、国内知名的哲学家与中国哲学史家。其间以李泽厚、汤一介、张立文、蒙培元、牟钟鉴、陈来的新思考与新建构最令人瞩目。[6]他们的研究代表了儒学对现代社会的最新回应。

   1、李泽厚(1930-- ),湖南长沙人,1991年后旅居美国,主要著作有《批判哲学的批判:康德述评》、《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中国近代思想史论》、《中国现代思想史论》、《美的历程》、《华夏美学》、《美学四讲》、《走我自己的路》、《世纪新梦》、《论语今读》、《己卯五说》、《历史本体论》、《实用理性与乐感文化》、《哲学纲要》、《说巫史传统》等。

   李泽厚先生无疑是中国大陆最具影响力的哲学家。他很敏锐,论域很宽广。李泽厚先生于20世纪50年代与美学家朱光潜、蔡仪辩论,认为美是客观性与社会性的统一。1979年出版《批判哲学的批判:康德述评》[7],认为康德的认识论与伦理学使现象与本体、自由与必然、认识与伦理两相分裂,而康德的美学著作《判断力批判》一书,则是沟通上述对峙的“反思判断力”。该书还突出了主体能动性的思想,附录中提出了关于主体性问题的论纲。以后,李先生出版了一系列的美学著作与中国哲学思想史的三部曲,在海内外有较大影响。改革开放初,他是最早给孔子平反的学者,标志着哲学思想史界拨乱反正的开始。他的《孔子再评价》[8]发表后,冯友兰先生给他写信,建议他接下来顺理成章地给宋明理学平反。此外,关于中国文化发展的问题,李先生提出“西体中用”说,引起了广泛关注与争论。

   李先生在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进一步完善了自己独特的人类学历史本体论、内在自然人化说、乐感文化、实用理性、“度”的本体性、情感本体说等。其晚年的《哲学纲要》[9]一书,集中自己的主要创见,展示为伦理学、认识论与存在论纲要,试图三位一体地对应真、善、美,自成一家之言。《伦理学纲要》在中国传统情本体的人类学历史本体论哲学视角下,从“人之所以为人”出发,将道德、伦理作内外二分,其中道德进一步作宗教性、社会性二分,人性亦作能力、情感、观念三分,以讨论伦理学的一些根本问题。《认识论纲要》认为中国实用理性忽视逻辑与思辨而有待自行改善。另一方面,作者以实用理性来反对后现代主义,主张重建理性(但非先验理性)权威,以乐感文化来反对虚无主义,主张重建人生信仰。《存在论纲要》围绕“人活着”及相关之宗教----美学问题,为本无形而上学存在论传统的中国哲学开创一条普世性的“后哲学”之路。纲要探究作为生存智慧的中国哲学的优长待传和缺失待补以及如何补等问题,认为“转化性创造”是关键。李先生用孔子来消化康德、马克思、海德格尔,并希望这个方向对人类的未来有所补益,他想要展示的是,中国传统的特殊性经过转换性的创造,可以具有普遍性和普世的理想性。

   在《说巫史传统》[10]一文中,作者讨论“实用理性”、“乐感文化”等的基础,认为在孔子之前,有一个悠久的巫史传统。“巫”的基本特质通由“巫君合一”、“政教合一”途径,直接理性化而成为中国思想大传统的根本特色。巫的特质在中国大传统中,以理性化的形式坚固保存、延续下来,成为了解中国思想和文化的钥匙所在。巫术活动中的非理性成份日益消减,现实的、人间的、历史的成份日益增多和增强,使各种神秘的情感、感知和认识日益取得理性化的解说方向。中国思想历史的进程“由巫而史”,日益走向理性化,而终于达到不必卜筮而能言吉凶,有如荀子所讲“善为易者不占”的阶段。作者认为,原始社会的人们对主体实践活动的同一性的要求,首先表现为一种巫术礼仪,进而走向道德伦理的社会指令,表现为礼仪、道德的必要性。

总之,李先生以“人类如何可能”来响应康德的“认识如何可能”,认为社会性的物质生产活动是人类的本质和基础,只有把认识论放入本体论(关于人的存在论)中才能有合理的解释。他把自己的哲学归结为历史本体论和人类学历史本体论,认定历史为人之根本,通过人类的历史实践,人从生物变成人,自然人性化。他主张以历史的人为本,人是历史的存在,人类是历史的结果。他强调“度”,重视先秦儒家经典的中和、中庸、阴阳互补。他认为这个中道不是概念、语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齐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间儒学   大众儒学   儒学新系统   新仁学   本体论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57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季子 2015-07-27 15:49:15

  最后 我只想说 诸子百家之学无论哪家兴起 与国人来讲都是大好的 为什么呢 因为现在真正关注学问的有几个呢 所以无论是哪家兴起 与民众中流行 我都高兴 然而作用于政治的理论恰恰是我国文化历来的问题和短处所在,你可以看到到现在还有人说三纲的好处 所以 郭先生 用儒家之说劝言 审慎之 慎思之 然后行。

季子 2015-07-27 15:28:13

  其次要考虑的问题就是 为什么到现在还会有这么多人去求儒学的“门路”,不外其他原因 中国自由主义不成气候,别的主义 比如西马思想和那个实践哲学没有市场。 故政府之策略自然逐渐改弦,以期稳固人心 ,自由主义不成气候 乃是因为具备极强的动员能 自然危险之极 别的主义没有市场是因为无法解决问题,提倡国学我不反对 但绝不是现在 毛泽东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提倡 为什么不写文章,那时候有反对意见的为什么不是这些人呢 所以一切问题的本质不是我们的需要 而是权力的需要

季子 2015-07-27 15:13:44

  首先 我们在看待国学时候 要搞清楚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无论是先秦时代还是帝制时代,我们的那么多的子 到底对普通人的影响是什么样子的,古代世界里到底是不是有一个温情脉脉的文化社会,那么这个社会仅仅是对士子而言还是包括老百姓了,我们的历史其实已经告诉我们,在2000多年来 我们的社会,或者说将穷人纳入期间之后的基本社会场景就是杜甫先生说的 朱门酒肉臭 路有冻死骨。与今日之社会完全是天差地别的,现在虽然老百姓依旧深受控制 然最起码不会饿死,但是过去呢 普通穷人只要没有饿死 我们的社会就稳定和谐了 孟子愤然言 春秋无义战 孔子言苛政猛于虎 数千年来 谁人不知,然后辈士子 又有多少人说过,天道可在 天道从来不在 万千尸体也抵不过窃盗之君一席之谈

棍棒打 2015-07-26 22:00:04

  中国历史上有三种专制形式导致了中国与西方历史的分道扬镳,1秦始皇的郡县制,实行社会专制。2汉董仲舒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实行文化专制。3宋明理学的“三纲五常”,实行伦理专制。由此奠定了中国的社会制度,文化现象,人际关系。这三种专制不破除,中国就永远是过去的中国,破除这三种专制的办法:用联邦制否定郡县制,用百家争鸣否定一家之儒,用天赋人权否定三纲五常。中国才可能走向现代中国,才能称的上名符其实的新中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实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本质就是三个专制,是过去中国的继续。

银河系315 2015-07-26 20:10:17

  因为马恩列斯毛不行了,所以求救于儒学,岂不知“罢黜百家 独尊儒术”的危害有多大?!

棍棒打 2015-07-25 13:50:30

  不要把民俗当作儒学,儒家文化只流行于士大夫阶层,在中国历史上有三种文化并行发展,统治阶级奉行王霸之术,士大夫奉行儒道之术,百姓生活于民俗之中,不要一谈传统就是儒家文化,先弄清三种文化的差异再论儒家文化。一些文人总喜欢把自己的信仰普及于全民,仿佛他的思想就代表了全民意识,也才有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民粹派出现,其实人民和民粹派毫无瓜葛,孔子在世被民众追打如丧家之犬,足以说明民众对儒家思想的态度,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