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光:日本政治的变化及其内外政策走向:以民主党政权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81 次 更新时间:2015-06-21 15:17:18

进入专题: 日本政治   日本外交政策   中日关系  

林晓光 (进入专栏)  

  

   第一节、2009年日本众议院选举及其政局变动和政策走向

   2009年8月30日,日本举行了国会众议院第45届选举。民主党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获得执政权力。9月16日,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当选日本内阁首相,与社民党、国民新党合作组成三党联合内阁。这是战后日本政治史上第一次具备较完整意义上的两大政党轮替,这一历史性的变化,对日本政府的内外政策,国内政治的结构、格局和生态,以及国家发展战略和发展模式的选择,必将产生重大的影响。一方面,日本政治将进入以两大政党为中心进行博弈和角逐的格局,另一方面,其发展变化还有很多非确定性,究竟能否就此形成两大政党轮流执政的制度化机制?值得我们密切关注。

   一、自民党为何惨败

   通过选举,将一直长期执政的自民党拉下马来,实现政权更迭,无疑是战后日本政治史上一场历史性的政坛“大地震”,不仅改写了日本国内政治版图,也预示着今后的日本政局将可能进一步向着以两大政党为中心的格局转变。

   1955年建党以来,日本自民党成功地领导日本实现了经济的快速增长,并于20世纪60年代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其间除1993年到1994年的10个月时间在野之外,连续执政长达54年。但这一“百年老店”为何在这一次众议院选举中一败涂地,而且失败得如此之惨呢?主要原因有内外两大方面。

   从国际大背景看,冷战结束后,世界格局进入转型期,世界经济全球化、国际政治多极化、民主化;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长期化,使“单边主义”强权政治失败,传统保守主义逐渐弱化和改变;金融危机不仅宣告自由主义经济模式不是万能灵药,也导致美国霸权实力和掌控国际事务的能力下降;这一时代潮流自外向内地从政治、外交、经济等多个方面推进了日本国内的变革。

   从自民党自身看,第一,政策僵化、理念陈旧、应对失误。

   冷战结束后,日本老龄人口增加、少子现象出现,说明日本正从传统的生产型社会向消费型社会转变,国民越来越重视社会福利保障、消费者权益等民生问题,在经济高速增长基础上形成的“高工资、高利率、高消费”的社会发展模式已不能适应经济零增长的社会现实环境。这对支持基础在农村和企业,因而历来代表生产者利益的自民党构成了新的问题和巨大的挑战。自民党陶醉于经济高速增长时期的成就,未能与时俱进调整执政策略,仍然推出通过增加公共开支维持高投入、以刺激经济增长的方案。小泉的“结构改革”在鼓励自由竞争的同时,加大了社会贫富差距,国际金融危机和海外市场的萎缩更使过度依赖出口的日本经济遭受致命打击。经济恶化、失业增加、收入减少、生活越来越糟,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建立起来的社会信任迅速解体。国民的不满全部指向政策错误、应对无方的自民党。连自民党的传统政治基础,如:农协、医师协会、邮政局长会等,也因为小泉的改革而利益受损,与自民党渐行渐远。

   而民主党则提出发放儿童和农民补贴、改善医疗体系,重新评估邮政民营化等政策,通过主打“民生”牌,将自民党的地盘釜底抽薪、不断蚕食。使得民主党在此次众议院选举中如风卷残云一般,不仅在8个历史上的空白县实现了“零”的突破,而且在44个都道府县所在地的“第一区”拿下了36个区;在小选区选举中,民主党在东京都的25个中夺得23席,在千叶县的13个中赢得11席,神奈川县的18个中斩获14席,爱知县的15个通吃,甚至在自民党垄断多年的94个小选区中,也横扫57席,[1]从而奠定了历史性的选举胜利的基础。日本政治学者早在2007年参议院后就指出:“在迄今为止一直被认为是自民党的金城汤池的农村,民主党也取得了压倒性胜利。仅从政党支持基础这一点来看,就是意义非凡的。”[2]

   第二、制度疲劳、政治世袭、腐败严重。

   自民党的世袭问题严重,金权政治盛行,阻碍政治新生力量的流入与活力,是其制度疲劳的表现之一。目前,日本国会480名众议员中,119人为世袭议员,其中自民党101人,约占该党众议员总数的1/3,如将参议员包括在内,则38%的自民党议员为世袭。麻生内阁的17名阁僚中,有11人为“太子党”。世袭议员大多生长于“温室”,受到老一辈政治家的呵护与提拔,缺乏对国情民情的了解和对国内外大局的把握,缺乏政治博弈的经验和技巧。这就导致自民党政治家队伍总体素质的下降,以及人才危机的出现。反对政治世袭制度成为民主党攻击自民党、赢得民意支持的重要法宝之一。此次众议院选举民主党当选众议员143人、平均年龄49.4岁,加上参议员66人,初次当选者占民主党全部议员的50以上。同时,近年来日本经济的转型导致“终身雇佣制”解体,非正规就业者比例增高,其中多为20—29岁的年轻人,经济衰退来临之际他们首先被解雇。这使得以年轻人居多的“无党派阶层”在本次众议院选举中积极投票以表达政治意思和对自民党政策的不满,投票率高达69.28%,[3]而且大多把票投给了高呼“变革”的民主党。这是自民党选举失利的一个主要原因。

   二、众议院选举后日本政治结构与政治生态的变化

   日本媒体普遍以“政治大地震”来形容这一次众议院选举结果的震撼力之大。这一震撼力突出表现为日本国内政治生态的结构性变化。

   从选举结果看,各种让人们大跌眼镜的数据,再一次表明了日本政治的戏剧性和不确定性。首先,民主党获得众议院全部480个议席中的308席(选举前为105席),超过了控制众议院各常任委员会所需要的绝对稳定多数的269席。而自民党则从选举前的300个议席遽降为119席,降辐高达60%,这一大起大落的逆转为战后以来历次选举所罕见。其次,许多重量级的资深议员,如:前首相海部俊树、前自民党副总裁山崎拓、前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前国土交通大臣中山成彬等22名前阁僚,均被无名小卒挑落马下、名落孙山。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也受到牵连,议席数从原来的31席降为21席。共产党、社民党维持了选举前的议席数,分别为9席、7席。国民新党从原来的4席减为3席,大家的党获得5席,无党派人士仍为8席。[4]第三,历来被认为是“保守王国”的自民党传统“票田”“城头变换大王旗”,改写了日本国内政治版图。第四,上次众议院选举时不可一世的“小泉近卫军”83人中只有10人当选,几乎溃不成军。而“小泽近卫军”却异军突起,令人刮目相看,其未来命运如何,是否也昙花一现?除了两大政党力量的此消彼涨之外,各小党议席数进一步下降,生存越发困难,也是日本政治力量对比结构上的重要变化。

   从政治生态看,有助于推进日本政治的大众广泛参与的民主化进程。1、对民主党顺利运营政治较为有利。民主党联合社民党、国民新党联合执政,三党在众议院占有318席,只比2/3多数的320席少2席;在参议院,三党占有119席,也比过半数只少3席。这不仅改变了以往日本国会众、参两院自民党、民主党分别主导的“扭曲”局面,也将有利于民主党利用国会多数席位通过议案和法案、贯彻政治理念、推行政策措施。2、选举中广泛利用网络。日本各大媒体在自己的网页上都登载了各党的政权公约,并逐条加以对比;早稻田大学政权公约研究所和日本因特网新闻会社共同创办“e国政”网站,一天的最高点击率达50万次;自民党用网络广告讽刺民主党,10天内点击率超30多万次;民主党网页的浏览量7天内达600万次以上;其他政党也都在各自的主页上提供了视频宣传资料。[5]网络技术对选举活动的渗透,既有利于各政党将政策纲领广泛宣传,也有利于选民了解政党和选择投票,增加了政治的透明度和公开性,进而有利于日本政党政治的大众民主化进程。

   从选举制度看,目前占主导地位的制度设计方向将有助于形成以自民党、民主党两大政党为中心的政治格局。1994年日本国会通过了政治改革四法案(《公职选举法修正案》、《政治资金规正法修正案》、《政党助成法案》、《众议院议员选区划分审议会设置法案》)。1996年开始实施新的选举制度,即众议院500席(2000年以后减为480席),其中300个小选区实行“赢者通吃”的原则,即只能一名获相对多数票的候选人胜出,投给其他候选人的票则全部无效,是为“多数决定”的政治原则的典型表现;另外200个议席(2000年以后为180个)由11个比例选区选出,得票数居前几位的候选人共同当选,以照顾中小政党。按照政治学理论,“相对多数”、“赢者通吃”的选举制度安排,对大型政党获得多数议席极为有利,鼓励形成两党制,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命题,而且在日本的政治实践中也已经得到了证明。与此相反,比例代表制和两轮投票制则有助于产生多党制。在日本1996年新选举制度实施以来的5次众议院选举中,两大政党所占议席比重合计为:79%、75%、86.25%、85.21%、88.96%;而公明党、社民党、共产党三党的众议院议席占有率不断下降(2000年为14.58%、2003年为10.21%、2005年为9.79%、2009年为7.71%);即使在多党可以胜出的比例代表选区,两大政党合计的议席比重也从2005年的77%增加为2009年的79%,也出现了选票向两大政党集中的趋势。[6]而民主党的相关政策将加强这一发展趋势。民主党在政权公约里明确提出要削减比例代表选区80个。选举获胜后的9月7日,冈田克也再次公开表示,削减比例代表定数的方针不会改变。[7]如果达成这一政治目标和制度安排,必将进一步推进日本政坛上以自民党、民主党两大政党为中心的政治格局逐渐形成,传统革新政党的生存空间将可能进一步萎缩,政界整体保守化的倾向将可能进一步加强。

   从社会政治思潮看,面对20世纪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长达10年的“滞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冲击,以及日本社会老龄化、少子化的问题,自民党政府政策疲劳、人才老化、应对无方的弊病暴露无遗。国民在对自民党政府失望的同时,也不再信服自民党强化意识形态、操弄价值冲突,标榜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的政治说教,不再关注必须仰仗美国安全保护的“国家安全保障”,而是更加关心社会福祉、生活质量和自身的“生活保障”。民主党敏锐地抓住了国民心态和社会潮流的变化,提出了适应国民诉求、向国民利益倾斜的“重生活、重消费、重民生”的政策纲领。民主党在政治和外交上强调平衡兼顾、重视协调对话的偏好,就是上述国内政治发展趋势在国际事务方面的反映。

从未来政局发展趋势看,日本是否会形成两大政党体制已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焦点。如何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形成了两大政党体制?学者萨托利在《政党和政党制:一个分析的框架》(1976年)中指出:只要某一个第三党或若干个第三党的存在无碍于两个政党轮流单独执政,就具备了两大政党体制的形态。根据这一判断,两大政党体制在运作过程中应具备以下行为特征:1、两大政党均以获得议会的绝对多数议席为政治目标;2、其中某一政党实际上成功赢得足以组阁的多数议席;3、该党愿意并有能力单独执政;4、两大政党轮流执政是一个可以确信的预期。[8]从日本政治的现实情况看,上述四个特征的前三项均已具备,惟有第四项仍然具有非确定性,而这正是一个国家是否具备了稳定的机制化的两大政党体制的关键性要素。冷战结束后,日本政局在1993年发生变动,自民党一度失去执政权达10个月,当时“两党制”就在日本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但10几年来日本政界几经分化组合,小泽屡次纵横捭阖,仍然未能形成两大政党你下我上、轮流执政的稳定机制。民主党上台执政可以说日本政治将进入以两大政党为中心进行博弈和角逐的格局,也许还只是新一轮政治力量分化组合开始,究竟能否就此形成两大政党制度化轮流执政的稳定机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林晓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政治   日本外交政策   中日关系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61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