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铭暄:关于刑法实施中若干重要问题的建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3 次 更新时间:2015-06-12 16:58:22

进入专题: 死刑   罚金刑   赦免   劳动教养   案件审批  

高铭暄 (进入专栏)  

  

   【摘要】人权保护是刑事法治理念的基础性要求,是当代刑法机能所蕴涵的重要内容。为秉承人权保障之宪法精神,进一步强化刑法对人权的全面而有效的保护,在未来5至10年内需要在以下5个方面给力:逐步减少和废除死刑;明确罚金刑数额;择期实行赦免;对劳动教养实行重大改革;对党委、政法委审批案件进行严格限制。

   【关键词】死刑|罚金刑|赦免|劳动教养|案件审批

   最近1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我国法治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刑法领域也不例外。诸如,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提出和贯彻落实;刑法典的不断修正完善;刑法司法解释的陆续出台;案例指导制度的建立和运用;死刑罪名的减少和核准数的逐年下降;量刑规范化的推进;社区矫正的试点和立法化等等,都说明刑事法治的成绩是显著的、辉煌的。2012年,《刑事诉讼法》完成大修,“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总则,从法律的高度对保障人权的原则予以贯彻已经体现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事实上,伴随着人类社会文明的全球化发展,人权已成为当今世界各国和国际社会处理政治、经济、法律等事务时必须予以考虑的问题。面对社会发展的新形势,刑法作为与人权保障密切相关的重要部门法,如何在立法和司法中进一步改革,实现与人权保障目的的全面接轨,笔者提出以下五方面的建议,希冀对我国刑事立法与司法的完善有所裨益。

一、逐步减少和废除死刑

   死刑是剥夺犯罪分子生命的刑罚。自从1764年启蒙思想家、意大利刑法学家贝卡利亚在其名著《论犯罪与刑罚》一书中倡导废除死刑以来,经过200多年的争论,至今世界上已有130多个国家在法律上或实际上(指最近10年内没有判处过一例死刑)废除了死刑。欧盟国家全部废除了死刑,连俄罗斯也宣布停止适用死刑,国际刑事法院对犯有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的罪犯也一概不适用死刑。死刑废除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当前世界各国保留死刑的国家已不到1/3,而且保留的死刑,主要是针对危害生命权的犯罪。

   从当前我国死刑问题的争论来看,主流的观点认为,从我国国情出发,死刑是同极其严重的犯罪作斗争的强大武器,有其存在的必要性,整体上废除死刑是不现实的。主要理由有以下三点:一是现实生活中还存在着极其严重的危害国家安全、危害公共安全、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破坏社会治安秩序的犯罪。死刑制度的存在有利于严厉打击和惩治这些犯罪,从而强有力地对国家和人民的重大利益给予保护。二是死刑制度的存在也有利于我国刑罚目的的实现。对于极少数罪行极其严重的各类犯罪分子,只有适用死刑(包括死缓),才可以让其不能或不敢再犯罪,从而达到刑罚特殊预防的目的。同时,死刑制度的存在也使那些试图铤而走险实施极其严重犯罪的人有所畏惧、有所收敛,不敢以身试法,从而达到刑罚一般预防的目的。三是死刑制度的存在符合我国现阶段的社会价值观念,能够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支持和接受,具有满足社会大众安全心理需要的功能。⑴

   虽然死刑在当前的存在有其必要性,但立法和司法层面必须坚持“严格控制和慎用”的政策。从立法层面看,我国刑法中规定的死刑罪名偏多,1997年刑法典原规定的死刑罪名有68种,令世界注目,2011年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废除了其中13种,迈出了死刑改革坚实的一步,反映很好,但也还有55种,仍然偏多。对于死刑罪名中属于非暴力犯罪的,在未来5至10年内可以考虑通过“刑法修正案”的方式分期分批地逐步予以废除,这不仅不会影响社会秩序的维护(《刑法修正案(八)》废除了13种罪的死刑,没有对社会秩序造成任何负面效应,就是明证),而且有利于改变国家的形象,有利于保障人权事业的发展。笔者认为,未来死刑改革的空间可以在非暴力性犯罪、经济性犯罪上拓展。对单纯的经济犯罪(贪污罪、受贿罪不在其列)原则上不应设死刑,理由是:经济犯罪的成因是多方面的,受到经济、政治、法律等各种因素的影响,靠死刑是无法有效遏制的;单纯经济犯罪的社会危害性,一般都要低于侵犯他人生命权利、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犯罪,对之适用死刑有过重之嫌。此外,由于这些犯罪适用死刑的主要依据是犯罪数额,死刑的适用无异于贬低人的生命价值,有悖于死刑的刑罚等价观念;从国家和社会的利益考虑,对经济犯罪适用死刑也是极不经济的,因为科处严重经济犯罪分子长期徒刑或无期徒刑,至少可以通过强制罪犯以无偿劳动来尽可能地弥补因其犯罪给国家、社会和人民造成的经济损失;而死刑从肉体上消灭罪犯,事实上同时也剥夺了罪犯以无偿劳动弥补其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的机会。⑵

   然而,对于同样是非暴力犯罪的贪污受贿犯罪而言,笔者认为这类犯罪死刑的废除应该是非暴力犯罪死刑废除的最后一批。因为贪污受贿犯罪尽管是非暴力犯罪,但带有渎职性、贪腐性,同时又破坏职务廉洁性。历史上,群众对贪官污吏一贯是非常痛恨的。群众对惩治这些犯罪的愿望极其强烈,如果其他非暴力犯罪还有死刑的话,把贪污受贿犯罪死刑废了,对群众不好交代。群众会满腔怒火地反弹:以后贪官污吏哪怕把国库掏空了,也不会判死罪。难道死刑专门对付老百姓犯罪?严惩这些犯罪,可以缓解社会矛盾,增强群众对社会公平的信心。贪污受贿罪暂予保留死刑,可以保持一定的威慑力。⑶

笔者建议立法机关应当站在引导社会走向文明、现代化道路发展的高度,深入调查研究我国的司法实务并参考借鉴外国立法例,对现行刑法典中的死刑罪种进行认真的甄别和考量,进一步限制和削减死刑,将死刑限制在暂时非保留不可、合乎法理情理的极其严重的犯罪上。当然,限制和减少死刑,不仅是立法的事,更重要的还是司法上的掌握。司法机关应牢固树立“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理念,严格遵守诉讼程序和证据规则,坚决落实“严格控制和慎用死刑”的政策,严格把握“罪行极其严重”这个法律标准,把死刑的锋芒主要对准极少数极其严重的暴力犯罪,在死刑范畴内尽量向死刑缓期执行倾斜,注意把酌定从宽情节纳入“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视野。只有这样,才能切实限制和减少死刑的适用。

二、罚金刑应有数额规定

   罚金属于财产刑,是指人民法院判处犯罪分子向国家缴纳一定数额金钱的刑罚。判处罚金,对于那些追求不法经济利益的犯罪分子和犯罪单位来说,既可以剥夺其继续实施犯罪的经济条件,也能起到惩罚与教育的作用。

   我国刑法中挂有罚金刑的罪名约有200多种,其中有数额(包括明示数额或倍比数额)的仅占1/3,2/3没有数额。特别是对100多种单位犯罪中单位的处罚,除了骗购外汇罪和逃汇罪外,其他一概没有数额。

   罚金刑不作数额的规定,严格说不太符合罪刑法定原则的精神,也不符合世界各国刑法中对罚金刑均有数额规定的通例。这一方面使司法实践难以掌握,广大公民难以预测,另一方面造成各地法院适用上的悬殊现象,有的法院竟然判处被告人罚金几个亿人民币,判处被告单位罚金几十个亿人民币,完全背离了罚金在我国刑罚体系中是一种轻刑的本质。罚金不等于追缴违法所得,违法所得有多少追缴多少;罚金则是针对犯罪人原来合法所有的财产,罚其向国家缴纳一定数额的金钱。滥判罚金,往往无法执行,成为空判,司法实践中罚金刑的空判率很高,这与刑法中对多数罪不作数额限定很有关系。事实上对此情况,我国也曾试图通过司法解释用以确定相应的规则和量刑幅度。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刑法没有明确罚金数额标准的,罚金的最低数额不能少于1千元。对于未成年人不能少于500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对于依法应当判处罚金刑的盗窃犯罪分子,应当在1千元以上盗窃数额的2倍以下判处罚金;对于依法应当判处罚金刑,但没有盗窃数额或者无法计算盗窃数额的犯罪分子,应当在1千元以上10万元以下判处罚金。”但这两个司法解释有其局限性:一个只规定罚金的下限,而没有规定上限;一个只是针对盗窃罪而定。以上并没有全面解决罚金的数额问题。判了罚金刑,但又不能执行,有失法律的严肃性和法院的权威。笔者建议刑法修正时对罚金的上限和下限作出明确的规定,可以根据犯罪的不同情况采取明示数额制罚金或倍数制、比例制罚金,其参照系可以是年均收入、经营数额、销售数额、应税数额等等。

三、择期实行赦免制度

   古今中外都有赦免的实践。中国历代帝王为乞求上天福佑,或遇到皇室喜丧大事、灾异病患、丰年祥瑞、祭祀典礼等特殊事件时,往往会普施恩惠、大赦天下。大陆法系的法国、德国、日本,英美法系的英国、美国,也都存在形式多样的赦免制度。我国《宪法》第67条第17项和第80条对特赦作出了原则性的规定,可以说,特赦是我国宪法规定的一项赦免制度。特赦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由国家主席发布特赦令。

   我国在建国10周年前夕,即1959年9月17日,曾对确有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实行特赦。之后在1960年1月19日和1961年12月16日,两次对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在1963年3月30日、1964年12月12日、1966年3月29日,又三次对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1975年3月17日,最后一次对经过较长时间关押和改造的全部战争罪犯实行特赦。以上7次特赦非常成功,取得圆满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但是从1975年那次特赦以后,30多年来再没有实行过特赦,仿佛宪法规定的这项制度已无声无息,这是令人难以理解的。其实,择期进行特赦实有必要:既可以鼓励罪犯改恶从善、悔罪自新,争取早日回归社会;又可以减轻监狱压力,节约国家司法资源;更重要的是施仁政、得人心,可以加速化解社会矛盾,减少对立面,有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特别是对那些在改革开放初期,因法律和规章制度不健全,误人歧途而犯了一些不太严重罪行的民营企业家,如果能给他们以宽宥赦免的机会,对经济建设和防止资金外流,无疑将是一剂良药。因此,在未来5至10年内,择机对符合条件的人实行一次特赦,这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现代赦免制度的构建应当实现赦免的法制化,可以由宪法规定赦免制度的一般原则,另外再出台专门的赦免法,对所有犯罪的赦免规定具体的种类、权限、条件和程序。此外,赦免制度的立法化要求赦免的实质条件必须具有司法上可操作的标准,这些标准必须明确、可考察、可证明。具体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犯罪人自身方面的因素,如犯罪人的性格、悔罪表现、再犯可能性等;(2)社会对犯罪人的评价,如有无社会责任感,对社会有无贡献等;(3)原处理案件的法官、检察官的建议、意见;(4)被害人及其家属的意见以及其他因素等。⑷

四、劳动教养制度宜作重大的改革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了刑事司法的基本人权准则,伴随我国国内法与国际公约交流的逐步深入,对于国内法中与之抵触的规范不得不面临被修改的命运。我国的劳动教养制度,是依据1957年8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而建立的,1979年11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又批准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从而使这一制度得到进一步发展。

劳动教养是我国特有的一种法律制度。根据现行的劳动教养法规的规定,劳动教养是对有违法和轻微犯罪行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铭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死刑   罚金刑   赦免   劳动教养   案件审批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222.html
文章来源:《法学研究》2013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