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九霖:石油变局下的中国能源安全战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3 次 更新时间:2015-05-21 20:44:52

进入专题: 石油   能源安全  

陈九霖  

  
  战略与管理系列演讲会第四讲
  主讲:陈九霖,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主持:厉克奥博,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主管
  时间:5月15日(星期五)晚7:00-9:00
  地点:清华大学经管学院舜德401
  主办: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  战略与管理杂志社  海南出版社

  
  主持人: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欢迎来到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以及《战略与管理》杂志、海南出版社共同举办的活动。今天的题目是"石油变局下的中国能源安全战略",我们十分有幸请到中国石油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家以及资本运作大师--陈九霖先生。陈九霖先生作为一位明星级的企业家,在中国石油对外战略,以及中国石油的战略部署方面,有着非常深刻的洞见和思考。下面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校友陈九霖先生回归母校,为大家带来精彩演讲。


  陈九霖: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晚上好!在我正式讲到"石油变局下的中国能源安全战略"这个话题之前,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个心想事成的故事:最近我一直在想,能不能够有机会见到世界级的投资大师巴菲特先生?去年6月23日,在北大的安排下,我和世界另外一个投资大师罗杰斯在上海进行了一场二人对话,效果非常好。后来,又在中央电视台做过一次,二台和四台都做过转播。我很想见一见世界顶尖的巴菲特先生,想了很久。上海有一个人跟我说,陈先生你放心,我会给你安排的。但是,他安排了很久,都没有安排到。结果,今年就有了一个机会,有人问我巴菲特先生的伯克希尔·哈撒韦50周年股东大会要不要去?我一听就表态要去。但到中途的时候原本想去的很多人就犹豫了,因为5万多人的股东大会,中国去了2000多人,要私下见到巴菲特恐怕更加不容易。但是,我就遵从我内心的想法,非常有信心。我认为,我可能心想事成。果不其然,最终我还是如愿以偿见到了巴菲特先生。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我把刚刚出版的《地狱归来》送给巴菲特先生时,他当着众人和记者的面,跟我签了一封信,说陈博士恭喜你的新书出版,期待着你的这本书的英文版尽快问世,当场的很多人都大吃一惊。很多人去跟巴菲特先生谈话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个环节,就是他的一个黄金搭档,现年91岁的芒格先生,被人冷落。我觉得没有芒格先生,就不会有今天的巴菲特。所以,我和巴菲特先生交流后,赶紧和芒格先生进行交流。他非常激动,当我把《地狱归来》这本书送给他的时候,他摆好姿势主动跟我说,陈先生咱们照一个相。等到别人缓过劲儿来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消失在人群之中了。
  我今天到这里来,也是我早有的梦想,因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是举世有名的一个学院,我曾经想,哪一天我一定要到这个地方来,跟大家来分享我的人生经历,分享我的一些想法。那么,今天我又如愿以偿了。感谢大家!
  现在谈谈石油。国际石油最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已经足以引起全球的关注。大家看一下油价:2014年6月20日,布伦特油价达到114.8美元/桶,美国WTI的原油达到了107.62美元/桶。但是,到了12月26日的时候,油价就下降到了布伦特的59.45美元/桶和WTI54.72美元/桶。下降的幅度非常大,以致当时的市场出现一片恐慌,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情况,而且,走势在何方,甚至有人预测会走到30美元一桶。油价到了2015年又开始回升,到5月14日,布伦特油价达到了66.59美元/桶,WTI达到59.88美元/桶。
  这么一个忽起忽落的市场格局,对中国市场有什么样的影响?在国际市场上会有什么影响?未来的走势如何?这是值得我们大家共同探讨的一个问题。油价在历史上波动也是非常厉害的:从1973年石油危机说起。当年美国还是世界上最大产油国的时候,在12月26日,油价从3美元/桶一下子冲高了11.65美元/桶。到了2001年,油价又冲高到了24美元一桶,到了2008年7月14日,出现了有史以来最高的油价,达到了每桶147美元。油价并不只是关系到石油本身的问题,它实际上牵涉到经济的各个方面,甚至于与我们日常生活也都息息相关,只不过我们有时候没有朝这个方向想而已。
  2007年年中,在油价高于每桶70美元的时候,全球的商品和服务价格都出现了增长。到2008年油价继续大幅度攀升的时候,大豆、大麦的涨价分别超过一倍,小麦涨了两倍,大米涨了四倍。当年国际有关组织分析说,随着油价的上涨,全球有十亿人口处于饥饿的状态。到2008年7月,全球经济突然减速,9月出现市场的崩溃。当时,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信用危机,或者是一个债务危机。但是,也有很多的专家,尤其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作者杰里米?里夫金认为,所谓的信用危机和债务危机只是一个表象,而实质上跟油价有着密切的关系。到2010年,石油进口费在34个OECD成员国中间,增加了5900亿美元。其中,欧盟增加了700亿美元,等于希腊+葡萄牙两个国家的赤字;美国增加了720亿美元。OECD成员国GDP因为油价的上涨,下降了0.5%。所以,油价跟我们经济是密切相关的。由此,我们有必要对石油的走势进行充分的探讨。
  对于石油、对于包括石油在内的整个能源结构的探讨,《第三次工业革命》这本书阐述得比较全面。书中提到,应对石油这种变局的措施,最重要的是要采取另外一种措施,也就是说新能源的措施。本书作者认为,世界已经发生了三次工业革命:第一次是以煤炭来取代木炭,这次工业革命成就了英国,使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第二次是石油取代煤炭,成为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成就了美国,使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霸主;《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作者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一定是互联网+新能源的革命,如果亚洲尤其是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把握得好,中国可能崛起成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国家。
  总而言之,在当今石油价格不断波动,而且,毫无方向的情况下,我们对石油价格变动所引起的一系列的变化如何看以及要做哪些预防措施等,我觉得很有必要做深入思考与研究。
  在讲了以上内容之后,现在从我跟能源的关系,谈一点看法,这其中也包括了我对能源的一些思考。坦率来说,我不是能源领域的专家,也不完全是石油领域的专家,但是,在石油战略方面我是做过一些思考的。我从1993年开始,一直在中国航油集团公司,该集团现在已经发展到海陆空供油三个方面。我是中国航油集团第一届领导班子的成员。我在新加坡工作、生活了11年,回国之后再一次被安排到另外一个跟能源有关的企业,也就是中国能源建设集团下面的葛洲坝公司,在葛洲坝国际公司担任了三年的副总。
  我过去在能源行业工作的时候,陆陆续续发表过一些文章,其中,2004年在《求是》杂志第16期发表的文章,获得了当年《求是》杂志的特别奖。在那篇《关于我国的石油安全战略》的文章中,我提出了四个观点:一个是要贯彻开发与节约并重,把节约放在首位的方针。第二个观点就是,要努力使用多种能源,有效开发替代能源,这是2004年写的内容。第三个观点,尽快建立石油安全储备战略体系,增加安全系数。第四,要充分利用国际石油市场,建立多元化的海外石油供应体系。我当年就提出来,要依托国家足够的外汇储备,去海外抢占能源资源,包括在亚洲和非洲,我本人也切身去实现我的战略想法和思路。2004年8月18日,就把当时的新加坡国家控股77%的石油公司,叫新加坡石油(SPC),并购了过来。新加坡石油在印度尼西亚有两个油田,在越南有一个海上钻井平台,还有两条365公里的战略石油输油管线,还有一个炼油厂,还有海上、地面、空中的加油。
  后来,我在香港《成报》也发表过另外一篇文章,叫做《珠海应建世界级石油集散中心》。这个观点到现在为止还是很有必要的。全球目前有三个石油集散基地,第一个是荷兰的鹿特丹,第二个是美国的纽约,第三个是新加坡。新加坡只有500万的人口,它的石油消耗量跟中国比起来是九牛一毛。但是,它能够建立成为世界三大石油集散基地之一。我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石油消耗国,是第一大石油进口国,我们去年进口量达到3亿1千万吨。但是,我们没有集散基地。我本人经过充分的调研之后,认为珠海大小万山岛,可以成为取代新加坡的石油集散基地,因为这里土地价格比新加坡便宜六倍,又位于马六甲海峡通往美国西海岸的国际运输线这个关节点上,还有周边的一系列的炼油厂。而且,吃水深度是负24米,新加坡是负13米,条件也比新加坡好。我觉得中国在珠海大小万山岛建设世界级的石油集散基地,是比较行得通的。
  今年在油价大幅下跌的时候,在别人还不敢去购买石油的时候,我发表了一篇文章,而且,得到了中央高层的批示。在这篇文章中,我认为看石油价格固然很重要,但是,套用巴菲特(包括他的导师格雷厄姆)的价值投资理论来看,在考虑到我国自身需求,考虑了过去若干年的通货膨胀等因素,考虑到美元的升值因素来看,石油合理的价格应该在51.74美元一桶,换句话说,只要油价低于或者是达到51.74美元一桶(布伦特原油价格)的时候,中国就要加大战略石油储备。当时这个观点得到了各个方面的支持,现在看起来也是对的。
  我还写过一篇文章,叫《支持开通克拉运河》。我国去年进口3.1亿吨原油,而且,80%通过马六甲海峡运输到国内,而在马六甲海峡,美国花了上千亿美元建立了军事基地,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对我们是极其不利的。在泰国的南部有一个克拉地峡,适合于开通变成运输通道。所以,我当时写过一篇文章,认为中国应该组织或者支持泰国方面来开通地峡,使我们的油品直接通过那里运输到中国,有了这个运河至少可以增加另外一个石油运输通道。有关战略意义的问题,我在这篇文章中也做了比较充分的分析,这篇文章也得到了不少方面的重视。
  我还在《中国企业家》杂志写了一篇文章《如何扩大石油话语权》。中国目前在世界上是第二大石油消耗国,是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原来美国是最大的进口国,但是,在美国页岩油和页岩气技术运用之后,我们成为了最大的石油进口国,美国成了石油的出口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国家话语权又非常小,甚至有预测和分析说,中国在世界石油的话语权还赶不上印度尼西亚。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样扩大我国的石油话语权呢?我提了三个观点,一个是针对世界上一个叫做石油出口国的组织-欧佩克(OPEC),我们要相应地建立一个石油输入国组织叫OPIC。我的这个观点发表之后,引起了国际上的反应,尤其是韩国的一个总统特使专门到中国来跟我交流这个事情。他对我说,如果你能够促使中国政府支持,我可以促使韩国政府来给予极大的支持。第二个我所提到的扩大话语权的观点是,加强与产油国特别是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也就是说中亚这边的联系。第三,加强与非洲地区产油国的石油外交。
  在《中国企业家》杂志上,我还发表了另外一篇文章,叫做《中国需要建立完善的石油金融体系》。石油金融体系的问题特别值得我们重视,中国有如此大的石油需求,然而,中国的石油金融体系却极不发达,我们还没有一个像样的石油期货交易所。新加坡是一个弹丸之地,但亚洲地区有1千多家石油公司来使用新加坡普斯石油价格。我们曾经一度建立起"中国石油价格",但是,没有坚持下来,非常可惜。最近,我的约瑟投资公司搞了一个约瑟石化,利用深圳石油石化交易所的两个交易席位,做了一系列的工作。深圳石化交易所现在搞得很成功,我们也准备跟他们合作,在华中地区建立一个华中石油石化交易中心。等到政策一旦放松,如果能够拿到石油期货牌照的时候,我相信约瑟投资公司在这个方面会发挥一定的作用。
  我在清华大学的法学博士论文也设计石油领域,题目是《石油衍生品监管的法律问题研究》。清华大学的博士学位不是那么容易拿到手的!我从新加坡回来之后,因为有了当年的石油期货,石油衍生品,石油期权交易失败的教训,经过大的波折之后,我开始准备把这个题目写得大一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石油   能源安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14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