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国滢:“争点论”探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5 次 更新时间:2015-04-27 22:55:35

进入专题: 争点   赫玛戈拉斯   逻辑问题   修辞学   裁判点  

舒国滢 (进入专栏)  
摘要:“争点论”是公元前2世纪的希腊修辞学家赫玛戈拉斯系统论述的一种修辞学理论。为了对“个案”或“确定的问题”的实际解决,赫玛戈拉斯提出了四个所谓的“逻辑问题”,即:事实争点(或推测性争点);定义争点;性质争点;程序争点(或转移争点)。与这四种争点并列的是所谓“法律问题”,它们包括:条文的字面含义与(立法)意义或意图的争议;法律冲突;“(法律或文件表述)歧义”的争议;“基于类比推理”的争议,等等。赫玛戈拉斯身后直到公元2世纪,除了西塞罗、昆体良等人介绍他的“争点论”之外,还有学者提出了与他的学说不同的争点论,另有学者沿着他的思想继续拓进,使他的理论得到丰富和发展。对此做出贡献最大的,也最为后世所知的,是公元2世纪的希腊修辞学家、“第二波智者派”的代表人物赫摩根尼斯。他系统地论述了对后世影响较大的13争点体系,其理论在中世纪被奉为修辞学上的最重要的权威。

   关键词:争点;赫玛戈拉斯;逻辑问题;修辞学;裁判点

  

一、作为修辞学理论的“争点论”之渊源

   “争点”和“争点论” 当代修辞学家们大多认为,“争点论”(die Statuslehre,Stasis-theory)是公元前2世纪的希腊修辞学家赫玛戈拉斯(Hermagoras)系统论述的一种修辞学理论。该理论旨在根据所涉及的每一个争点结构而将修辞问题(特别是实际的法庭辩题)加以归类,这种归类令实践的修辞者感兴趣,因为它可以帮助修辞者辨别相应的论辩策略,比如,适合于事实问题(被告人是否从事了所指控的行为?)的论证型式(patterns of argument)在评价性论辩中(被告人是否有理由从事那个行为?)可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它们分属于不同的问题争点。

   “争点”一词来自希腊文στáσι?(stasis),拉丁文写作status或constitutio,汉语学者有的将它译为“争议点”,也有学者将它译作“争端”或“争论点”。这里,词根sta来自动词stare,意思是“站立”。stasis或status本意是指拳击手攻击对手时“站立的位置”,后来可能被转用来指演说者针对对手所采取的站位。这最早表现在古代的司法(法庭)辩论当中。在司法(法庭)辩论中,特别是在刑事诉讼中,控辩的双方必须首先要找到司法辩论的着眼点(起点),这就是στáσι? (stasis)或status,也就是“争论的起点”或者“辩论者双方对立的观点所引起的停顿之处”,可简称为“争点”(德语为strittige Punkten,英语译作Issue)。不过,应当指出,“争点”不完全等于(法官的)“裁判(要)点”(κρινóμενον,krinomenon)。此为后话,参见下文有关“赫玛戈拉斯的争点学说”的论述。

   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教授戴维?古德温( David Goodwin) 在其《元争议之争辩与新修辞学》 一文中认为,古代“争点论”源于古希腊法律制度中的三个基本的论辩需求:第一,确定是否存在真正的法律冲突或僵局( impasse);第二,确定控方之确切的指控或原告的诉讼;第三,确定反驳被告的成功策略。

   事实上,古往今来,在法庭辩论中,控辩双方或者他们各自的代理人(律师)经常就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争执不下。比如,案件中所指控的行为是否发生?所被指控的行为是否属于违法行为或犯罪行为?对于违法或犯罪行为的指控、认定是否有合法的证成理由?法庭对案件的审判是否有管辖(审判)权?如此等等。对于这些争执不下的问题,必须在理论上找到一种可以解决的方法,否则案件就不可能形成任何具有可接受性的、达成“共识”的判决结果。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争点论可以作为一种理论工具,帮助人们在法庭辩论中首先鉴别什么是控辩双方的真正“争点”,判断它们是属于什么类别的“争点”,并且根据这些“争点”,寻找到确证自己的辩护理由、反驳对方辩护理由的论证策略。不仅如此,争点论也可以应用于更为广泛的领域,适用于诉讼(法庭或司法)演说之外的政治(议事或审议性)演说和赞礼性(仪典) 演说,比如,我们曾经谈到,西塞罗在《论题术》第24-26章中将“争点论”延伸讨论审议性演说和赞礼性演说中的“争点”,最后还以此来分析法律解释的“争点”。

   在修辞学上,问题争点的鉴别显然与“开题”( inventio) 活动相关。在修辞开题过程中,人们有时并不是径直可以直接运用一套现成的论题法则或“恩梯墨玛”论证-说服策略来进行修辞说服活动的。毋宁说,论辩的双方(比如法庭中的控辩双方)首先面对的是包含着某种或一系列的具体争点的问题,即,西塞罗在《论题术》第21-26章中所论述的“涉及具体的人、地点、时间、行动或事务”之“确定的问题”( causa,其复数形式为causae)。在此情形下,修辞开题的任务与其说是(像论题学那样)在论题中寻找论题法则或“恩梯墨玛”论证 -说服策略,不如说首先在于确定引起辩论双方的争论的起因,辨识双方的问题及其争点。故此,争点才是修辞开题(发明或发现)的真正动力。

   那么,争点论到底如何进行作业呢? 对此,英国利兹大学希腊语言文学教授马尔科姆?希思( Mal-colm Heath) 在其所著的《赫摩根尼斯 <论争点>:晚期希腊修辞学中的论证策略》 一书中曾经举例说:假如我被指控犯有殴击罪,那么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点可以成为争议的焦点。我可以否认曾经打过别的当事人;或者,假如我承认打过他,我可以否认这样做构成殴击罪;或者,虽然承认犯有殴击罪,但我可以就归于该罪的过错程度进行辩解。就最后一点而言,还有若干进一步的选择可能性:我可以否认殴击那个人是错误的;或者,承认行为表面上看起来有错,但我可以辩解其结果证明是正当的;或者,如果用那种方式不可能证明正当,我可以尝试把过错转嫁给受害人或第三人,或归咎于(客观)环境(条件)。假如其他的一切办法均不成功,我还可以挑战指控的程序有效性。假如这一点也不成功,我就没有任何可以提供的辩解了:也就是说,已经没有了任何争点。希思进一步指出,在争点论中,鉴别案件的争点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一步所进行的是对争点的区分( division),即,将争点区分为各种标准的“题头”(heads)。每个争点均带有预先准备的最为有效的(应对它的)策略纲要,可以指导人们采取相应的辩护策略。有关这些内容,将在后文中逐步展开,兹不赘述。

   由此可以看出,争点论与我们已经讨论过的论题学有一定的联系,但它们的理论出发点和强调的重点还有所不同。这就要求我们应当对该理论予以细致探讨,而且与论题学(术)思想相互比较。可以相信,这种探讨对论题学研究本身亦不无裨益。

   争点论的思想渊源 在历史上,争点论并非是突然之间被“发明”出来的,它的形成和发展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

   学者们认为,争点论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至前苏格拉底哲学。比如,公元前5 世纪的智者们就曾经实践过一种涉及“对立决断”( the resolution of opposites)的推理。当时被称为“双重论证”( dissoi logoi)或“双重逻辑”( double-logic)的推理类型也反映在高尔吉亚( Gorgias)的著述当中,他曾经使用过修辞学上的对偶法( antithesis),让正相反对的句子形成对偶,以显示它们的相反。例如,在《海伦颂》( Encomium to Helen) 中,高尔吉亚就利用这种方法将海伦同其掳掠者进行对照:

   但即便她被暴力打败,她被非法对待,而正义分赏于她,很清楚,其强掠者不仁;另一方面,她被转移和强掠,却又不幸。故此,在法律上、言辞上和实际上企图尝试横蛮企图的蛮人理应遭受言辞上的指控、法律上的谴责以及实际上的鞭挞。对海伦而言,她被强掠,与故国分离,与亲朋诀别,恰恰应当受到同情怜悯而不是诽谤中伤。因为他是胜利者( victor),而她是受害者( victim)。正因如此,要同情后者,要诅咒前者。

   而且,高尔吉亚在其所著的哲学论著《论不存在》( On Not -Being)中也尝试使用过类似的论证策略,他嘲笑当时有关实在之性质的激烈争论,把争论双方相互对立起来,然后同时对双方加以反驳。高尔吉亚考察了“什么是真正存在”、“什么仅仅是现象”,并针对爱利亚派创始人巴门尼德的“存在者存在”这个命题提出三个反命题:第一、无物存在(存在者不存在,不存在者亦不存在);第二、即使有某物存在,人们也无法认识;第三、即使这个存在物可以被认识,也无法说出来告诉他人。这是运用“双重论证”反驳对手的典型范例。

   柏拉图在其对话录中也描绘过与“双重论证”( dissoi logoi) 类似的方法,即,二律背反意义上的“辩证”推理形式或推理方法,这种推理以运用对偶法(或二律背反方法)为基础,将矛盾成对排列( pairing),以展示在它们之间进行选择的必然性。在柏拉图所著的《巴门尼德篇》(,Parmenides) 中,巴门尼德对青年苏格拉底说的一段话很清楚地说明了上述方法的重要性:

   热心论证诚然是美好的、高尚的事,但是你必须趁着还年轻的时候用那种看起来无用的、被许多人斥为空谈的办法磨练自己,训练自己,否则真理就会躲开你。……不过除此以外你还要做一件事,就是不仅要假定如果是某个样子,看看从这个假定会得出什么结果,而且要假定如果不是这个样子,这样做你才能得到更好的训练。

   柏拉图借巴门尼德之口在此所强调的辩证法训练实质上就是二律背反式的假设。他把古希腊伊奥尼亚的哲学家赫拉克利特( Heraclitus,约公元前530 年—前470 年) 所讲的“变”和巴门尼德所谈的“不变的存在”理解为对立统一的关系,并且在自己的哲学体系中涉及到“感性”和“理性”、“意见”和“真理”、“物质”和“精神”、“肉体”和“灵魂”、“个别”和“一般”、“一”和“多”、“部分”和“整体”、“有限”和“无限”等等一系列对立统一的矛盾关系。在其晚期的对话之“通种论”中,他还讨论过“存在”和“非存在”、“动”和“静”、“同”和“异”等范畴的联系。这种二律背反式的思想体系尽管不能径直理解为“争点论”的哲学基础,但它们的思考方式之间有暗通之处。

   亚里士多德在其《修辞学》中曾强调从反面进行推理的方法。他指出:“我们应该能够根据一个问题的反面进行说服,就像可以进行三段论推理一样,这并不是为了我们可以实际上在两方面进行说服(因为我们不应劝人相信错误的东西) ,而是为了我们清楚地看到事实是什么,并且,假如另外一个人不正当地争论,我们本身就能够驳倒他。没有任何其他的技术得出反面的结论: 惟独辩证法和修辞学才这样做。这两门技术都同样得出反面的结论。”

   而且,据认为,亚里士多德也是历史上最早于修辞学中专门论述过类似于争点理论的哲学家。他在《修辞学》第1卷第3章第1358b29-1359a 段区分了两种问题情形,一个涉及事实问题(某个人做了某事吗?) ,另一个涉及法律问题(行为是非法的吗?) 。亚里士多德是这样说的:“被告有时并不否认他做了某件事情,也不否认他已造成了伤害。但他从不会承认其不当行为有罪,否则就用不着审判了。”在《修辞学》第3卷第17章第1417b22-1417b30 段, 亚里士多德更明确地指出,争论的问题( amphisbētēsis) 有四种(它们涉及“事实”[行为是否做出]、“伤害”[行为是否导致伤害]、“严重性”[行为是否严重]和“正当”[行为是否正当]等4个题头),证明者的证明必须直接针对这些问题。其原话是这样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舒国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争点   赫玛戈拉斯   逻辑问题   修辞学   裁判点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243.html
文章来源:《政法论坛》2012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