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代恒:祭奠母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2 次 更新时间:2015-03-16 21:34:09

朱代恒  

  

   准确的说,母亲离开我踽行远去已有十八个年头了,当时我正近不惑之年。在离开她的岁月里,时常夜不能寐,心隐隐作痛。于是,在漆黑漫长的夜里,辗转反侧…… 真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清明来临之际,夜依然薄凉,独坐一隅,沏杯茶,点支烟,看一树稀疏的樱花开满了岁月的轩窗。暂且将身心安然在这一处幽静,卸下红尘的浓妆,肆意的涂鸦只属于自己的残章......

   风轻扰过枝梢,也惊扰了我慢捻的碎语,徒增了几许渲染,一袭寒意凉了思绪。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我一直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含思念;我一直以为,岁月会侵蚀一切,含回忆;我一直以为,忙碌会抚平一切,含伤痛。然而,面对母亲,我才深深地知道,一切都不可能,含怀念、遗憾、愧疚……

   母亲离开我们已整整十八年了。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每年的清明前后,拙笔或随笔一些怀念、祭奠母亲的文字,可每次写到她,手中的笔,总是显得无力,往往刚下笔或写到一半时,情感的语言也总是很匮乏,眼泪会一次次将稿子打湿..... 总是因为伤感的泪水和深深的遗憾而没有结尾。而今,自己在全国各大媒体或网站发表了不少文章,但对于母亲的离去,却没有一篇真正能够寄托自己心中的哀悼和思念。我仿佛总在逃避,逃避着母亲离去的现实。可每每面对家中母亲那张神情黯然的遗像和乡野田地间那一堆黄土丘时,我才沮丧地意识到母亲已在黄泉路上走了很久且很远…… 这种感觉又使我的心灵深处堆积起一种不散的愧疚。

   有人说,母亲,是在我熟睡之时将掉在地上的被子轻轻盖在我身上的人;母亲,是将鸡蛋藏在我碗底自己却端着一碗野菜羹在我面前吃得津津乐道的人;母亲,是每年春节都给我添新衣而自己却穿着那件老蓝色,土麻布且多处补丁衣服的人;母亲,是盛夏夜里为我打扇而自己的衣服却被汗水浸湿的人;母亲,是我需要花钱的时候对我最慷慨的人;母亲,是我惹她生气而打骂我后却躲在角落里流着心疼眼泪的人;母亲,是把所有给予我却不图丝毫回报的人;母亲,是时常在我耳边叨念而我却听得不耐烦的人;母亲,是一直挂念着我而我却时常将她忘却的人。这不就是我母亲吗?回答是肯定的,这就是我的母亲。我为有这样的母亲而感到荣幸!我为有这样的母亲而感到自豪!我为有这样的母亲而感到骄傲!

   尽管母亲一生寂寥沧桑,也无大就,更谈不上浓墨重彩或卓有建树,但其勤俭持家,待人以宽,布施大众,含辛茹苦、教子有方的优良品质是值得儿子继承与宏扬光大的。

   没记错的话,母亲是在1997年5月突发疾病的,那是我父亲去世后的不久,被医院确诊为心老衰竭疾病,那年73岁。她一生没有坐过火车、轮船,更无缘乘飞机,穿着打扮极为简单,用她的话“暖和就行”。记得住院时,我曾送她一块上海牌手表,以便她看时间按时服药,略表孝子之心。没料违反忌讳,按当地习俗送表(钟)即送“终”(寓意)。儿子这番心意竟成了对母亲的送“终”之物!苍天怎么这样的不公?好心人怎么会受到如此的报应?至今忆起此事,惩难思复心焉内疚,时常自责自己怎么这样的傻!这样的不懂事!这样的拙笨!

   就在母亲生命耗尽的最后时间里,她终日卧病于床上,依靠药物来维持。当阳光透过家舍蛛丝萦绕的窗棂,照在她那布满沧桑的脸上时,我的心里十分的难过。记得母亲弥留之际,她从不提离去的话,也未曾留下任何的遗言,总相信有康复的奇迹出现,当然也许有我们作子女希望她康复的善意谎言。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是1997年10月14日(阴历九月十三),这一天特别的阴沉,老家细雨纷飞,也是母亲近半年里难得“精神”的一天,按俗话说“回光返照”。她突然提出磨豆花(豆腐),吃红烧肉,我们当子女的一一应允,满足了她的这一要求,家中的亲朋好友也都流露出了久违的笑脸。饭后,母亲那不太有神的目光锁定于我不愿移开,我读懂了那份放不下我的含义。当时,自己工作异动加之婚变,正处于人生失望彷徨的低谷。由此自己暗下决心,只要母亲能闯过这鬼门关,我定会努力工作,以自己劳动所得敬孝,让苦命的母亲安享晚年。

   然而,母亲却没能敖过当夜。在凛风暴雨的凌晨,带着一份牵挂,一份忧愁,永远地去了。那瞬间,一股酸涩悔恨的感觉在我的胸中弥漫,泪水情不自禁地溢满了双眼…… 它像一把盐,撒在我已受伤的痛处,使我彻夜难眠。母亲走了,有谁还可能在炽热的酷暑,抑或冰封的冬季,含笑伫立在荒脊的山坡上,迎送我于十里之外呢?回答是否定的。而今我终悟得,母亲健在时,“上有老”是子女一种表面的负担,母亲远离了,“亲不待”是子女一种本质上的孤单这句话的真正涵义,然而现在悔之晚矣!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两千多年前圣人发出的一番喟叹,千载轮回,依然感人肺腑,道出了所有亟亟思报者共同的伤感。如今,我早己娶妻生子,事业上小有造诣,但渐行暮年的我,每当想起这句话时,仍是黯然而泣..... 如今,我们的工作比较稳定,生活也充满阳光,而母亲却如树上的枯叶一样在悄然中飘逝......

   日月轮回,岁月匆匆,人生易逝,亲情珍贵。为了生活,我们力求抛弃那所有的忧伤和焦虑,去追逐那幸福的潮水。但母亲那慈祥而又憔悴的面容,尽管只能阴阳两界相隔遥望,却历历在目,那将是一份永远也抹不去的深深愧疚与遗憾!也许自古忠孝难全。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此刻,窗外的风声呜呜作响,似要刮尽杂乱,更刮出了我的无尽思念。人们常说,善良的人死后会升入天堂的。因此,每当夜幕降临,我常仰望星空,总是在想,天上的星星究竟哪一颗是我的母亲呢?然而没有人告诉我答案,但我却知道,母亲永远是我心中那颗恒定的 启明星。她始终照耀着我前进的方向。

   母亲离开我十八年了,您在天堂过得好吗?伫立于窗前凝视,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母爱如山,拙笔难尽。草木枯荣,十八年一瞬。独自的旅途,您一定很孤单!

   曾经多少次在梦中与您相遇,您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的眼前,但能够见到的只是您那熟悉的佝偻背影与絲絲的银发,您终究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我仍然能够感到您就在我的身边,从来就不曾走远 ...... 暮然惊醒,泪水湿枕,辗转难眠。莫非您在九泉之下,还有未了的担忧和牵挂吗?

   母亲啊,您为什么走得那么匆忙,多么希望您那匆忙的脚步能够减缓!然而,亲人的期盼和呼喊终究末能挡住您西行的步伐!

   母亲走了,音容笑貌却依然如昔,深深根植于我的脑海之中。您走了,却把思念留给了您的儿子。母亲,您感觉到了吗,儿子无时无刻对您的深情怀念! 母亲,如果,我把思念揉进文字里,不知道你能否看见,看见一抹淡淡的忧伤。

   无数次梦里的相见,您还是老样子,面带微笑,慈祥谦和。母亲,我承诺过您,不会再伤心难过。可是每当想起您,不自觉的泪流满面。假如眼泪能够打造天梯,假如思念能够铺成天路,我会不顾一切,疾步流星地步入天国,把您带回身边.....

   (原野清明前夕于重庆)

   母亲虽只是一个平凡质朴的农村女性,却是我情感世界的玉皇大帝。母亲在世时,回家探望她的次数屈指可数,即便回一趟家也要找一些托词早早的离开,原因很简单,山区条件艰苦、不习惯。故拙笔以上文字,权作对母亲的思念与悔罪?????

   自己的哀思之情同时也献给天下所有巳故的父母和亲人!

   (原野又及)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517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