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晓芸:医患关系中的媒体终于失去话语霸权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56 次 更新时间:2015-01-12 19:36:23

进入专题: 医患关系   话语霸权  

彭晓芸  

   2009年写给《南方传媒研究》的文章中,我还在审慎地要求自己不要轻易使用“民粹”这个词。但此后数年持续发生的杀医事件,让今天的我觉得这种审慎有点多余。

   那个时候,我还在乐观地期待,通过同行评议,新闻界有望建立一种职业伦理的价值共同体。何况,这样的同行评议还是发生这被批评者的同一集团旗下刊物,说明,业界有相当强烈的业务自省精神和容忍同行评议的胸襟。

   但之后事态的发展,说明我的判断大概是过于天真的。

   被批评的记者的业务不仅没有受到怀疑,还大大地重用,一篇又一篇错谬百出的医疗报道持续出街,还成为报社专栏评论家,专门发表关于医疗方面的评论文章。也就是说,除了继续写报道,还得到“专家”待遇,成为医疗报道领域权威,发表调查报道的同时,还写医疗时评。此外,记者还获得集团“年度记者”的奖励(这是集团一个相当有份量的奖,比小单位内部的优秀员工奖要重得多,是整个集团的评选,而不是一家报纸内部的)。

   到了这个程度,那一篇篇错谬百出还引发官司的医疗报道的出台(诸如震惊社会的“缝肛门”报道),似乎已不能归咎记者一个人了。这已经不是一个人的迷失,而是传统媒体行业在业务面前的自我溃败。

   那个时候,有些医生尽管满腹委屈,但惧怕“无所不能”的媒体,几位与事件毫无厉害关系的妇产科主任医生,竟然连提供正确的医疗知识,也请求我不要具名,他们说,怕了媒体,一旦被媒体记者知道名字,有缠不完的麻烦,真可谓是“防火防盗防记者”。

   那个时候,尽管法院判决朝阳医院无责任,仍然出于维稳考虑,判决医院赔偿李丽云家属十万元。

   那个时候,媒体就是无数患者和患者家属(包括医闹)的“包青天”,只要媒体出动,医院就是那墙,患者就是鸡蛋,墙总是要为鸡蛋的破碎买单的。

   官方的“维稳焦虑症”,加上媒体中的柴氏记者们的推波助澜,医患关系处于一种极为畸形的形态,民粹的发酵,最终是以暴力杀戮爆发的。多起杀医事件,以及医生流失,医学院不再像过去那样受到考生青睐,医生,成为了又累又危险的行当。

   民粹的危害,似乎总是在出了很多人命以后,才引起真正的警惕。从多起患者杀戮医生的事件之后,医生群体不再沉默了,他们发起了舆论上的“自卫战”。医生们开始拿起自己的自媒体麦克风,开始发言了。尤其是有了微博这样便利而传播有力的公共舆论工具,医生们开始意识到,与其防记者,不如积极争夺话语权。

   何况,医生们还有专业优势,一篇篇医学知识普及长文出现在他们的自办论坛中,出现在长微博中,每逢医疗纠纷发生,就有第三方的非涉事医生出来分析病情和治疗方案有无失当,比如不久前湖南湘潭那桩“羊水栓塞”(amnioticfluidembolism)的案例,医生们的医学常识普及,让民众及部分媒体终于意识到——生孩子是会死人的,而且还有极其难防和危险的高危急症。

   舆论没有再现柴会群笔下的李丽云事件中的愚昧。那个时候,李丽云丈夫竟然认为“我们是来看感冒的,不是来生孩子的”,而柴会群竟然试图论证李丽云的丈夫比医生脑子更清醒,只有急于给孕妇剖腹的医院才是“谋杀”。

   可以说,医生们的奋起反抗,是被舆论的民粹激起的,是被媒体的歪曲报道激怒的。如果说今天的医生们把愤怒的矛头指向了错误报道最多的柴会群有些炮轰个人的火药味的话,这种舆情的大逆转背后,是媒体行业的业务失范所致的。

   尽管有王志安这样去做推翻柴会群报道的校正报道,尽管早在2009年我也已经批评过柴会群医疗报道的谬误及其可能的长久危害和危险。但是,就舆论的规律而言,耸人听闻的传播力远远大于温和而又枯燥的校正报道。显而易见,写出惊天耸人听闻的柴会群才会是新闻业嗜血性格的“宠儿”,才会成为“风云记者”、“年度记者”。

   事到如今,我不再像2009年那样期待同行评议能够改进媒体的业务了,我倒是开始认为,一个新的“媒体–受众”格局形成了。

   在这个新格局中,媒体无论业务上有无长进,都不复往日威风了,不再享有一呼百应的舆论优势,不再得到公众那般无条件的信任了。也就是说,媒体的地位式微了,专家意见、网民意见不再被机构媒体所垄断,他们拥有了自己的麦克风和用脚投票的权利。

   就这个角度而言,再多的柴会群也没那么可怕了。

   因为,无论是医生的防御能力、反抗能力,还是公众的辨识力,都比过去大大提升了,医患关系中,医生–媒体–患者–观众,这几方的力量对比已然发生了变化,其中,媒体是最多余的一方了。患者,有自媒体,医生,也有自媒体,他们完全可能抛开媒体进行直接的交锋,再交由“观众”评判。

   附文:

   截取自当年的图文版面

   南方传媒研究  2009-06-23 15:29:50  作者:彭晓芸

   道德优越感的危险与媒体人自省

   ——以一则医疗纠纷报道的舆论影响为例

   彭晓芸

   这里不用“民粹主义的危险”这类概念,是基于当下处于焦灼状态的中国语境,当慎用任何更加容易激发痛感的词汇。但无可否认的事实是,

   关于民粹主义与专业主义的争论,早已成为新闻报道话语策略的争论。

   4 月 30 日发表于南方周末头版头条、署名为柴会群的一篇报道——《谁

   杀死了李丽云?——“丈夫拒签手术致孕妇死亡案“再调查》(以下简称”柴 文“)行将这一争论推至极致。

   不仅仅是医学常识的争论

   因“孕妇李丽云之死”事件是发生于2007年的旧闻,如今为何成为头条新闻?这就首先留下了悬念。一般来讲,按照传播效应的规律,媒体都会讲究时效性,而南方周末将有关猪流感的报道“屈居”二版,把孕妇死亡案的再调查报道放置到头版头条的核心位置,莫非是有惊人大发现?有核心的独家报道?

   2007年大量的媒体记者通过与肖志军的直接对话和面对面接触,甚至于追踪至肖志军的家乡,无不试图探寻肖志军在手术签字问题上的“反常表现”的社会根源、个人性格原因,而如今南方周末的记者柴会群却在报道中一再提示:“在媒体的眼中,肖志军成为一个无可争议的愚昧者,一个不负责任到宁可放弃老婆孩子程度的冷血丈夫。人们先将他定性为一个魔鬼,然后全力搜集他是魔鬼的证据,并探究背后的原因。最后,肖志军成了一个不切实际的自大狂,一个没有生存能力的精神病患者。而今,一位采访过此事的记者承认:在那种情况下坚持不签字,或许真的表明,肖志军可能才成了这场悲剧加闹剧中的那个明白人……”

   这样一个结论的确很有“震撼效应”,网络媒体将其命名为“惊天大逆转”。从传播效果来说,该报道几乎达到了为当年被指责为愚昧自私的丈夫肖志军翻案的预期。连不少资深媒体人也真诚地表示阅读了南方周末该报道之后,要对肖志军“道歉”,称自己曾经误解了这位农民好兄弟。

   截然相反的结论,需要过硬的事实来支撑,但遗憾的是,柴文出现了多处医学常识的硬伤——本文只是在论述过程中对涉及到的至为关键的几条试着追问一番,希望获得权威的医疗界人士指正。

   报道原文指“尸检鉴定意见用语极为考究,显得经过了深思熟虑。如对所怀胎儿是否足月问题,鉴定意见巧妙作答:李丽云腹内胎儿胎龄在36周左右。对于孕妇而言,胎龄是个很少使用的概念,医学更多使用的是‘妊娠期’,胎龄36周的胎儿,对应的是妊娠34周的孕妇。”

   “李丽云腹内胎儿胎龄在36周左右”一句指出,尸检报告鉴定,胎儿的发育情况相当于36周左右,后面一句则是柴会群自己的判断:“对于孕妇而言,胎龄是个很少使用的概念,医学更多使用的是”妊娠期“,胎龄36周的胎儿,对应的是妊娠34周的孕妇。”

   据医学常识的咨询可以得知,妊娠平均期限为266天,从末次月经第一天算起约为280天,共计40个孕周。孕期的时间一般以孕周表示,对胎儿来说则孕周数即为胎龄周数。常用的胎龄计算仍以孕周为主要依据。由于妇女月经周期有长有短,排卵和受孕的准确日期难以确定,而妊娠期限的个人差异也很大,所以妊娠满37周以上都定义为足月。而胚胎学则从受精卵之日为起点,计算受精龄,受精龄倒真的是一个少用的概念,临床上一般以月经龄来计算胎龄。受精一般发生在末次月经第一天之后的2周左右,故从受精到胎儿分娩出约38周。也就是说即便以受精龄来计算胎龄,也应该是受精龄36周的胎儿对应孕周为38周的孕妇,无论如何也算不出柴会群所说的“胎龄36周的胎儿,对应的是妊娠34周的孕妇“。

   然而,就是这个简单的医学常识,柴会群记者在大量网民提出质疑以及时代周报记者求证了产科专家之后,依然坚持原来的观点,在《回应时代周报:先学点知识再质疑》的文章中,柴记者再次坚称他的算法无错,他认为:“胎龄则是衡量胎儿发育的一个概念。它是指从受精卵形成到胎儿出生这段时间,一般正常足月胎儿的胎龄是40周左右。也就是说,胎龄减两周才代表妊娠周数,所以本人报道中将李丽云妇内胎儿胎龄36周对应妊娠34周并没有错。”

   为何要纠缠于这个胎龄与孕周数之争,因为这是柴文论证的关键一笔,在接下来的篇幅中,《谁杀死了李丽云》文中论证出:”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因为李丽云正是因为被医生诊断为‘孕足月’方要求其做剖腹产手术。”

   而在回应网民”平儿医师“的《驳〈也谈谁杀死了李丽云〉》(见腾讯网:http://view.news.qq.com/a/20090515/000040_1.htm)一文中,柴会群更是鲜明地亮出他的推断:”产科医生将李诊断为‘孕足月’‘孕41周’毫无道理且违背常识,这样的明显违背常识的目的不言自明:产科医生给李丽云实施剖腹产的目的根本不是通过终止妊娠缓解病情,而就是为剖腹产而剖腹产。”

   该文进一步指出:”将李丽云由呼吸科转到妇产科,绝不是什么常识,如果非说是常识,那也只能理解为是被利益扭曲了的常识。因为治个‘咳嗽’收费再多也比不了做一个剖腹产手术来钱快。”

   到了这里,可以清晰地理出柴文的思路:医院为了多收个剖腹产的钱,非要把本来只是来看咳嗽而不是来生孩子的孕妇拉去剖腹产,而肖志军的拒绝签字恰恰是由于他的“清醒”和自行掌握了预产期还有“两个月”的产科知识。

   这个思路,是柴文遭受质疑的根本原因,也可以说是作为媒体同行的我们最终决定在以评论为主的《声音》版予以追踪报道和评论的根本原因。

   这种对肖志军无条件“同情”的立场导致了记者对医生无条件的“怀疑”,医学的科学性、专业性遭遇了民粹主义的解读,结论自然带有极其强烈的道德优越感:弱者正确却无奈的抗争,强势群体图“来钱快”而无视弱者的声音乃至于生命。然而,在一个急速断裂的社会,我们实际上不得不痛苦地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在生存生态恶化背景下的底层沦陷或底层堕落,底层更加容易突破道德底线。2007年肖志军的大量矛盾的行为和语言证实了这一点,他自然不是故意害死李丽云,但怀揣100元的肖志军始终惦念着那个承诺他2000元顺产包干的上地医院,顾虑着剖腹产就不能生二胎(当然,他的这个医学认知也有误),而无法接受也无法理解已经病重的李丽云急需通过“终止妊娠”来缓解病情或者是另外一种情况:李丽云已经生命垂危,快速的剖腹产也许可以给胎儿一线生机。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医患关系   话语霸权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467.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