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鲁赫特 韩水法:中国语境中的现代性与合理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7 次 更新时间:2014-11-16 23:52:29

进入专题: 马克斯.韦伯   中国社会   资本主义   现代性   合理性  

施鲁赫特   韩水法 (进入专栏)  

  

   主题:中国语境中的现代性与合理性

   时间:2011年3月14日 18:30

   地点:北京大学二教405教室

   嘉宾:施鲁赫特教授(Wolfgang Schluchter, 海德堡大学社会学系)  韩水法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系)

  

   内容提要:围绕"中国语境下的现代性与合理性"这一主题,韩水法教授和施鲁赫特教授就"中国当今的现代化是否可以用韦伯关于资本主义合理性与儒家文化之间兼容性的观点来解释"、"中国社会的合理化有什么动力和目标"、"经济领域的合理性是否支配着中国当代的经济制度"、"如何用更高的原则统领不同层次的合理性、调节形式上的合理性与本质上的合理性之间的张力"等内容展开讨论。

   关键词:韦伯   中国社会   资本主义   现代性   合理性

  

   主持人(陈洪捷教授):

   各位同学、老师,各位朋友,北京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特别邀请施鲁赫特教授从德国海德堡不远万里来北大举办讲座,已经举办了四场,每一场都很精彩。这是一次非常高水准的学术报告,使大家受益匪浅,为推动我们学界对韦伯的研究做出了很大贡献。而我们也会将报告内容公布出来,让更多人受益。

   借施鲁赫特教授来访之际,我们除了想听听他对韦伯的理解,还想听听他站在韦伯的角度如何来看待中国。这个有点像苛求,但是我想,他对韦伯的研究这么深入,完全可以站在韦伯的角度,甚至超越韦伯的角度来看中国。这场在北大哲学系韩水法教授和施鲁赫特教授之间展开的对话,其核心主题比较宽泛--"中国语境中的现代性与合理性"。我们知道,韦伯的研究核心涉及到人类发展进程中的核心问题,即人类社会的合理性问题,而本次谈话又提出了现代性问题。我们想从哲学家的角度和社会学家的角度--研究韦伯的社会学家角度--来对中国和相关问题进行一些探讨。我们对这次报告非常期待。大家不仅可以倾听他们两位的对话,同时也可以参与对话,这也是本次活动的重要部分。首先请台上的两位进行对话,然后我们再展开讨论。担任本次翻译的是北大哲学系的徐龙飞老师和社科院哲学所的王歌老师。

   现在有请两位!

   韩水法:

   大家好!非常高兴有这样一次机会和施鲁赫特教授进行面对面的对话。我在1996年和施鲁赫特教授通过一次信。那时我正在写一本书,书名是《韦伯》。这本书在台湾出版,现在还没有出大陆版。施鲁赫特是著名的韦伯研究专家,我给他写信是想得到他的书,因为当时在国内找不到他的书。结果他非常爽快给我寄了两本,这两本书我一直保存到现在。

   但是我们一直未曾谋面。这次能够邀请到施鲁赫特教授到北大,实在是很难得的机会。施鲁赫特教授的四次讲座让我重温了韦伯的思想,讲座内容丰富而清晰。

   韦伯研究的核心问题是合理性问题,他也曾谈到中国。汉语界关于韦伯的研究经历过波折。七八十年代以前,也就是在台湾和亚洲四小龙经济起飞之前,关于韦伯对中国的评价,很多人持批评的态度;在华人社会经济起飞之后,人们的观点开始转变,华人世界开始关注韦伯,这种关注首先是从台湾开始的。

   我要强调的是,韦伯的观点--不管是对中国具体的评价,还是理论方面的概念和学说--对于当今中国社会,依然有着现实的意义。这一点施鲁赫特教授在他的报告中也提到了。所以我们今天会围绕这样一个主题进行对话。

   施鲁赫特:

   非常高兴能够再一次来到这个教室,和韩水法教授讨论关于韦伯的一些问题。让我还感到荣幸的是,能有机会和在座各位共同进行这方面的讨论。今天讨论的主题包含两个基本的概念,对此我们可以提出一个问题:这两个概念是一致的呢,还是有区别的?我认为,它们是有区别的。现代性包括合理性,但合理性并非必然包括现代性。

   我们恰好可以将这一点用于韦伯。正如韩教授所说的那样,韦伯并没有使用"现代性"这一概念。他虽然谈到现代西方文化,但是并没有谈到"现代性"。他还谈到了与现代西方文化相关联的合理性进程,认为这种合理性进程促使了现代西方文化的产生。如同韩教授所讲,对于那些有着一定儒家文化的国家来说,韦伯是一个有意思的作者。在他的《经济与世界宗教的伦理》一书中,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观点。这个观点是:在西方诞生的合理的资本主义如果得以实现--也必会实现,在这一点上韦伯与马克思观点一致--,那么相比其他世界宗教而言,它会更容易地被那些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国家所采纳。亚洲四小龙便是很好的证明,它们的现代化也就发展得早一些。

   有趣的问题是,中国的经济是追随亚洲四小龙发展起来的吗?还是说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另外的理由?现在我向韩教授提出这个问题。

   韩水法:

   这令人开心:施鲁赫特教授的这个问题恰好也是我下面要提到的问题。亚洲四小龙国家中,数台湾最具儒家特色。我们可以说台湾是儒家社会,但却不能称大陆为儒家社会。因为在大陆,传统的文化已经中断了,我们曾经被苏联化。韦伯在《儒教和道教》这本书里列举了儒家社会对现代资本主义具有适应性的优点。就像施鲁赫特教授提到的那样,儒家社会是一个适应性很强的理性社会,没有奴隶制,宗教宽容,交换、迁徙、职业选择和生产方式都是自由的,也没有厌恶商人的传统(当然这点有所争论)。韦伯认为,中国没有封建制,没有大地主制,西方垄断在中国也不存在,并认为战争促进了商业的发展,这在中国也是存在的。

   和研究宗教社会一样,韦伯在研究一个社会及其经济状况时,首先从这个社会的精英阶层入手。比如,研究新教社会中人的观念,首先研究的是新教社会里的精英阶层,即商人和官僚。而研究中国传统的儒家社会时,韦伯首先研究的是士大夫。

   但1949年以后,这种社会精英阶层在中国已经不存在了。按照施鲁赫特教授的说法,现代性是在合理性之下的。改革开放是中国社会重新开始实现现代化的进程,它必然是一个合理化的进程。那么这个进程的主导阶层是什么?这是我们要研究的问题。因为今天的中国根本没有主流阶层,没有社会认可的、能够引导我们前进的精英阶层;我们没有主流的观念和道德,就像有些学者说的,现在是一个失范、混乱的社会。我们的社会行为是怎么进行的?社会的合理化又是以什么样的动力,向什么样的目标发展的?这个问题我们要请教施鲁赫特教授,而我们自己也应当有所反思。

   施鲁赫特:

   首先必须解释,现代性理论的内容究竟是什么,有哪些不被今天的社会所采纳。经典的现代性理论是美国的理论,被认为是美国发展进程的立足点。据此,现代化是一个在一些国家或多或少同时进行的事件,它被卷入到国家发展进程中。于是,现代化便成了工业化、城市化、个体化和通讯密集化的过程。在许多国家都是这样的进程。

   但这种模式很快就被放弃了,因为人们认识到,要实现现代化其实有着不同的道路。这恰恰是韦伯最初的想法,因为在他看来,现代资本主义是一种特殊的发展,在世界的其他领域并不发生,甚至不可能发生。因为它们的"扳道岔"和西方不同。这是韦伯的一个比喻,也就是说,人一旦选择一条道路,就有内在的驱迫感,会沿着这条道路继续前进。但也可以从中跳出来,即在不同的文化和文明之间进行交流。这同时又是一种合流,意味着一种文化能够汲取另外一种文化的内容。

   所以从一开始,人们就没有期待资本主义在所有的地方都以同样的方式贯彻执行,而是应当有不同的样式。韩教授所说的非常重要,他提到了这样一个问题:在中国是否有过传统的中断,从而去除了"扳道岔"的前提条件,进入到一个不能返回悠久传统的新境况之中?还是说情况并非如此?直到1911年,韦伯在他所知的范围内,一直都是中国文化的欣赏者。那么对他而言,中国文化中究竟什么特别具有吸引力呢?具有吸引力的是在传统文化下建立起来的官僚阶层,其基本原则和重点是:人的能力。在这样的体系之中,有一个非常智巧的考试系统,其选择人才时,并不考虑他们的社会出身,而且选人才的目的是让他们准备好做管理工作。这实际上是合理性的一个因素,甚至是现代官僚制度的原则。在这样的传统文化中就包含了合理性,这个合理性本来应该包含在现代的文化当中,而在传统的合理性中,缺乏的正是现代国家的因素。

   施鲁赫特:

   我认为存在基本原则。这个基本原则具有普世价值而不一定是因文化而异的。在各个国度里所存在的是这一原则的变种。关键的并不是各个国家所展现的不同的面貌,就像是一个人和其他人的不同之处一样。我们的出发点在于,在这些不同的特征背后的共同点,而这一共性对文化是具有决定意义的。实际上资本主义这个概念形式本身,也存在不同的变种,可是不同的变种之中,也有共同性。在不考虑文化的情况下,我们发现经济活动从根本上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进行调节,一方面是盈利的目的,另一方面是可能的成本和产出。我们可以和韦伯一样将其称之为形式上的合理性。也就是说,中国的一个企业,产生盈利的方式可能和德国美国的企业一样。在经济领域,这样的对比很容易被人接受,但是这样的对比放到其他的领域接受起来可能就比较困难了,比如法律和政治的领域。

   比如关于在西方发展起来并像资本主义一样广泛传播的某些法律原则是否在中国适用就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话题。因此我们要分清楚两个概念:一个概念是文化主义,它认为每一种文化都是独一无二的;另一个概念是文化变种,它们是从一个共同的原则下产生的。

   在这个意义上,无论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还是既有中国特色的官僚主义实际上总是涉及这样一个问题:它究竟是一个变种还是一个自成一家的事物?

   韩水法:

   这就涉及到我要进一步提出的问题,因为我们所谈论的是现代性和合理性,当然有好多不同层次的合理性,比如说我们要坐一把非常舒服的椅子跟坐一把昂贵的椅子,这两个目标不一样,会采用完全不同的行为。说得广泛一点,在现代社会,你要修一条铁路,这是一条最快的铁路,还是一条最便宜的铁路,目的不一样,合理性的意义也是不一样的。

   我们再说大一点,刚才施鲁赫特教授提到,他不怎么同意我的传统中断的说法。比如,现在还有对祖宗的崇拜。说到这一点,我想到今天上午我国总理温家宝在答记者问时提到的一点,他说了一句话,好多网站以特别大的标题标出来:最大的威胁是腐败!一般老百姓也腐败不起来,有的也就是小小的腐败,喝点小酒,当然他说的不是这些腐败,而是大的腐败,就是官员窳败,因为官员握有权力。现在我们就有两种不同的合理性。如祖宗崇拜和家族裙带关系,在中国许多人当官,就是为了光宗耀祖。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可以采取各种有利的和有效的手段,这当然是合理的。

但是我们还有另外一个观念:政治应该是清廉的。这是另一个目的,你的光宗耀祖的目的都要排除在外。这两种合理性就会起冲突。在我们的现实生活里面,不同的合理性之间的冲突非常厉害。现在的问题是,合理性是不是应该分层次,不同的目的有不同的合理性。是不是应当有最高的原则或者普遍的观念来支配不同的目的和合理性?我是指,对社会来说,在制度层面,是不是需要一些普遍的观念?人们可以有不同的资本主义,或者不同的社会主义,但是是不是有一个一般的社会主义原则,一般的资本主义原则,或者一般的市场经济原则?这些一般的原则在西方与在中国是不一样的,在德国与在美国是不一样的。这正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如果不一样,我们就会看到中国模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韩水法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马克斯.韦伯   中国社会   资本主义   现代性   合理性  

本文责编:chenjingzh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17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民权艰难 2014-11-17 03:43:30

  现代社会是讲宽容的,宽容的理由是人权也就是公民权利是否得到保障?这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基本常识。比如某个死磕的所谓现代性问题,难道古罗马的成人礼年龄就是世界现代性的根据,那如何解释唐朝的兴盛与开化啊?这让本人觉得唐朝开元盛世确定的成人礼更富有现代性,因为荷兰也非常繁荣和文明发达。甚至其后裔伟大的罗斯福奠定了二战到现在的全球民主兴盛的格局!

民权艰难 2014-11-17 03:19:17

  1948年美军随着国民党的失败而撤出大陆,实质就是中国的灾难,因为反右文革打断了中国文人在民国期间培养起来的一点点骨气,更不用说三年饥荒,饿死几千万,文革迫害死千万中国人,所以现在实在是无良的狠!

民权艰难 2014-11-17 03:12:09

  美国政治学者肯特在《民主与再分配》一书中就说到:像德国日本韩国,还有中国台湾必须军事占领进行改造,事实也是如此,否则,这些地区不知要坏到什么程度,这恐怕也是大陆因为没有被美军军事占领进行改造导致这个地区一直落后于以上几个地区的根本原因吧?德国跟中国一样对权力的崇拜和遵从,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直到现在都是如此,所以法德一直处于美国的大棒威吓之下。中国不是缺少启蒙,而是缺少美军占领后对权力的鞭挞和贬低。

民权艰难 2014-11-17 03:11:40

  美国政治学者肯特在《民主与再分配》一书中就说到:像德国日本韩国,还有中国台湾必须军事占领进行改造,事实也是如此,否则,这些地区不知要坏到什么程度,这恐怕也是大陆因为没有被美军军事占领进行改造导致这个地区一直落后于以上几个地区的根本原因吧?德国跟中国一样对权力的崇拜和遵从,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直到现在都是如此,所以法德一直处于美国的大棒威吓之下。中国不是缺少启蒙,而是缺少美军占领后对权力的鞭挞和贬低。

民权艰难 2014-11-17 03:06:44

  美国政治学者肯特在民主与在分配一书中就说到:像德国日本韩国,还有中国台湾必须军事占领进行改造,事实也是如此,否则,这些地区不知要坏到什么程度,这恐怕也是大陆因为没有被美军军事占领进行改造导致这个地区一直落后于以上几个地区的根本原因吧?德国跟中国一样对权力的崇拜和遵从,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直到现在都是如此,所以法德一直处于美国的大棒威吓之下。中国不是缺少启蒙,而是缺少美军占领后对权力的鞭挞和贬低。

民权艰难 2014-11-17 02:16:18

  所以在法律层面上人有保持沉默的权利,也有为自己辩护无罪的权利,因为法律只讲证据!

民权艰难 2014-11-17 02:13:10

  包庇学生及格也是一种关系学吧?关键打铁要自身硬,两面三刀实在令人可憎!

民权艰难 2014-11-17 02:10:35

  本人对于学者在权力面前的酸文假醋实在是看不惯!

民权艰难 2014-11-17 02:00:58

  如果不是美国是世界领导者,韩水法教授的这些宏论可能有一定的影响,正如耶利内克所说的:英国权利观念由于没有受到古罗马的统治,也就是没有全能国家的概念,使公民权利优先于国家体系,也就是公民自由权利也就是人权优先于法律得以在美国发扬光大。我倒要看看毛邓以及背后的习能掀起多大的波浪,这就像德国希特勒统治时期,宁可要死亡,也不要宽容,正如阿克顿所说:因为法律和习俗不讲宽容,所以我们要引进权利这个观念,韩水法教授应当先在未名湖畔沉思一下那些死去的北大学子,从这点来讲,几乎没有一个领导人是合格的,基本都有屠夫的行径。你先面对他们的屠刀多讲几句,然后再说说你对普通公民的看法,正如曼德拉所说的,如果一条改变我们生活甚至隔离我们的法律没有我们自己参与制定,我确实没有遵守它的道理,这也是一种人权,奥巴马在曼德拉悼念会上也强调了这一点,而且正如美国原政治学会主席罗伯特达尔在论民主一书中所说,民主有一个重要内容那就是公民有权道德自主,也就是参与制定法律,如果没有的话,法律是无效的。美国现在要做的就是对你们这些沆瀣一气的在中国觉得高人一等的学者的所谓权威进行致命的打击,因为你们安适后没有对现有的不合理的状态进行任何抗争,而是自命不凡甚至沆瀣一气,从这一点来说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对中国的态度是一致的,共和党更强硬。

民权艰难 2014-11-17 01:25:08

  德国因为马克思和希特勒成了一种毁灭世界的形象,这也是欧盟成立的根本原因,将硬邦邦的德国嵌套在一个更强大的国家体系中,那个写人权不仅仅是法理的,更是历史的德国公法学家耶利内克如果像霍姆斯活得那么长,估计会烧死在集中营,因为他是犹太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