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非:涂尔干著作的中译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6 次 更新时间:2014-10-17 13:49:57

进入专题: 中国社会学   涂尔干  

梅非  

   汉语学术界对涂尔干及其学说本来并不陌生,甚至与许多其他著名社会学家相比,学术前辈对涂尔干的认识还要更早。自从严复等人把斯宾塞等社会学家的作品译介过来以后,二、三十年代的社会学者逐渐认识到,若要进一步培植社会学这门新兴学科,光靠社会学创始人的零星著作还不够,必须把当时已经成为西方社会学主流思想的代表作品引入汉语学界,以寻找社会学的立身之本,并掀起广泛而深入的学术之争。

   1929年,商务印书馆首次出版了由许德珩先生翻译的《社会学方法论》(即《社会学方法的准则》),收入王云五先生主编的“万有文库”,编号0112。蔡元培先生在“序”中指出:“我们现在既窥视欧洲科学的美备,自然不能不竭力介绍;但是,介绍他们的科学结论,决不如介绍科学的方法为重要;因为得了结论,不过趁他人的现成;得了方法,总可以引起研究的兴趣”。紧接着,蔡元培先生评价了涂尔干社会学方法的独到之处:“他创造了一种共变方法。共变方法,是选取几件可靠的事实来研究,若两种事实,甲变乙而乙亦与之俱变,就可以说获得事物的公例。这真得执简御繁的巧法,而且甚便于分别研求;这在社会学上可以算空前的发现。”尽管蔡先生的此番品评今天看来不甚明准,但也足以说明当时社会学界对涂尔干社会学方法的态度和需要了。许德珩也在“译者序言”中说:人若读此书,“能晓得社会学究竟是些什么?想研究社会学,下手的方法,究竟是要怎么?……现在中国研究社会学的人很多,而关于这类的著述不常见,又在巴黎大学及法国各大学课堂里,无人不先读这本书,我因此感其有译述之必要……”当然,许先生也觉得译书不是件容易事,最困难的莫过于“名词之解释不定”,“中国译西洋名词,多半是借用日本的翻译,而日本的翻译,用来只有令人感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苦痛”。

   7年后,涂尔干的另一部重要著作《社会分工论》在商务印书馆问世了,译者是著名学者王了一先生。了一先生本不从此业,却以“奉国人之珍品,开国人之眼界”为指针,孜孜工作。这部著作长达40万言,按“万有文库”的传统,分五册出版,前后无任何序跋,读起来琅琅上口,通达流畅。不过,由于当时研究条件所限,概念资源匮乏,特别是有关法学的译名尚无统一标准,所以译文对概念的处理依然有某些值得商榷之处。譬如,译者把“法团”(corporation)译成“职业集团”(后者涂尔干另有称谓,如profession?algroup),不免会造成读者理解上的困惑。尽管如此,随着涂尔干两部著作汉译本的出版,当时的社会学界掀起了涂尔干社会理论的热潮,涂尔干所主张的社会学主义俨然成为了社会学的主流思想。这种情形,我们可从孙本文、吴文藻等社会学家的著述中得到确认,而且,当时诸多带有实证色彩的社会学调查也多少显露出了涂尔干思想的痕迹。

   后来,由于社会学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打入冷宫,其“下场”当然不言而喻,涂尔干自然也随之杳无踪迹了。直到80年代,涂尔干才以人们似曾相识的“形象”重新出现。不过,学术界的反应也并不很积极,仅有零星的译作出版,如《自杀论》,钟旭辉等译,浙江人民出版社1988年,收入“现代社会学比较研究丛书”;“教育及其性质与作用”,张人杰译,收入《国外教育社会学基本文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选自《教育与社会学》第一章)。90年代以后,社会转型时期的急剧变化,学者们对基本理论问题的重新反思,再次把经典理论推上前台,涂尔干著作的大量译介工作也由此展开了,并出现了多译本并存的局面,其中包括《自杀论》,冯韵文译,商务印书馆1996年;《社会学方法的准则》,狄玉明译,商务印书馆1995年,1999年收入“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芮传明、赵学元译,台湾桂冠图书出版公司1992年;《社会分工论》,渠东译,北京三联书店2000年,收入“现代西方学术文库”。

   值得庆幸的是,从1999年起,上海人民出版社邀请国内专业学者展开《涂尔干文选》的整理、编选和翻译工作。全篇文选共分六卷,共计250余万字。第一卷为《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单本著作,渠东、汲吉吉译,已于1999年11月出版;第二卷为道德社会学卷,收入《职业伦理与公民道德》、《伦理学与道德社会学》及多篇专题论文;第三卷为政治哲学卷,收入《孟德斯鸠与卢梭》、《社会主义与圣西门》及政治学论文;第四卷为教育社会学卷,收入《教育与社会学》、《道德教育》及讨论教育问题的文章;第五卷为《教育思想的演进》单本著作,为社会史的代表性作品;第六卷收入《乱伦禁忌及其起源》等大量论文、书评、讨论、访谈、书信和笔记。此外,涂尔干其他三本著作《原始分类》、《实用主义与社会学》和《社会学与哲学》也将收入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袖珍经典”。可以说,这项规模浩大的工程,连同此前出版的译作一起,几乎涵盖了涂尔干的所有重要作品,涂尔干社会理论也将以完整清晰的面貌呈现在广大读者和学者面前。除此之外,《涂尔干文选》还精心编排了牛津大学涂尔干研究中心提供的各类图片,每卷结尾分别附有“涂尔干基本著作目录”、“涂尔干生平著作年表”、“涂尔干研究著作目录”以及包括概念、人名、专名、地名和民族名在内的“分类索引”,堪称是汉语学界有关涂尔干研究的最完整、最翔实、最准确的文献,从而为今后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社会理论的普及和研究奠定了扎实深厚的基础。

    进入专题: 中国社会学   涂尔干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006.html
文章来源:天睿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