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礼庭:请看极左理论家的愚昧无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39 次 更新时间:2014-07-23 01:37:21

进入专题: 1、饿死五百万和饿死三千万没有本质区别、只是数量区别,     2、渎职罪的法律规范  

丁礼庭  

  

   请看极左理论家的愚昧无知

  

   我曾经反复说过:“我一般不读极左派的理论文章,因为我认为这是浪费时间。”我曾经在2008年3月就批判过极左教授左大培《坚持私有化到叛国》的文章,这位极左理论的领军人物以中国各大银行上市给购买我国银行股票的外国资本家赚了多少、多少为理由,来谴责中国银行上市的改革开放政策是叛国,我就问他,上市以后,占10%到20%的外资就赚了这么多,中国国资占80%到90%到底赚了多少?第二,在股市中,即使外资确实赚了过多的钱,赚的也不是中国政府、中国老百姓和中国银行的钱,是赚的外国股民的钱,这是基本的金融常识。

  

   无独有偶,另一位极左教授曾经统计了中国引进外资以来,外国资本家总计赚了多少、多少利润为理由来谴责中国的对外开放政策。我当时就指出,您为什么不全面地统计一下这些外资在中国获取这些利润的同时,给中国的劳动者发了多少工资、交纳了多少税款?外资不进来,能有这些工资和税款吗?这些极左“教授”实在是愚昧无知到连市场经济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交易双方必须实现“双赢”的基本道理都不懂,我真不知道这“教授”是怎么当的!

  

   最近,我又读到了著名左派理论家巩献田先生《坚决清除泼向中国共产党的这盆污水》的文章,实在是愚昧无知到惨不忍睹的程度。

  

   这位巩献田先生列举了无数资料来论证了一个结果,就是想推翻最近出版的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的著作《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中确认的一个事实结论:“  由于出生率大幅度大面积降低,死亡率显著增高。据正式统计,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1]而根据巩献田先生研究得出的结论是:“……那么(1960年——原文本意)充其量称为饿死或营养不良引起死亡的为529.8万人。 ……这两年确实存在饿死人的问题,尤其在我的家乡——安徽部分农村,这与当时粮食生产浮夸风和随后的高征购政策有关,……”[2]

  

   在这里,这位巩先生承认了二大事实:一是,虽然否认和推翻了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在大跃进时期非正常死亡3755万人的事实结论,但巩献田先生承认了1960年一年实际“饿死或营养不良引起死亡的为529.8万人”的事实;二是,巩先生承认了饿死这么多人的根本原因是“与当时粮食生产浮夸风和随后的高征购政策有关,”

  

   我实在是无法想象,这位权威的左派理论家是不是认为一年中不是饿1000多万,“只是”饿死529.8万人就可以为毛泽东的错误政策开脱责任了?饿死529.8万人和饿死1000多万有本质区别吗?我实在是看不出这位巩献田先生的这篇文章到底是在为毛泽东开脱罪责呢?还是在为毛泽东“定罪”!定什么罪?如果不是故意杀人罪,和“见死不救”罪,最起码,拿今天中国的法律条纹来对照衡量,以巩献田先生上面承认的事实为依据,定毛泽东一个“渎职罪”是绰绰有余的!

  

   我们先从法律角度认识一下“渎职罪”的概念:“渎职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公务活动中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妨害国家管理活动,致使公共财产或者国家与人民的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3]请读者注意“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八个字。

  

   再来理解一下刑法分则第九章第三百九十七条的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说毛泽东玩忽职守的事实依据是:

  

   一是:在1960年因饥饿死亡事实已经大规模存在的事实中,按这位巩献田先生的文字就是已经存在“饿死529.8万人”的事实情况下,中国还出口了250万吨以上的粮食:“1960年上半年,国内粮食短缺的困难已很突出,但是,由于当时的政治高压,农村灾情的上报严重滞后,1960年,国家粮食净出口达250万吨以上,加重了灾情。”[4]要知道,按每人每年500斤口粮就足够的话,250万吨可供1000万人口的全年口粮。还会饿死529.8万人吗?更何况“1959年出口粮食416万吨,相当于1958年的1.45倍。”[5]还有资料显示,当时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稼祥就是因为提出减少对外粮食援助,用于国内救济的意见而遭到毛泽东的迫害致死的!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王稼祥同志是在遵义会议力挺恢复毛泽东军事指挥权的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可以说,当时没有王稼祥的支持,毛泽东根本不可能复出!

  

   二是:根据丁学良教授的文章指出:“ 1960年4月,全国库存粮400多亿斤,按照当时的标准,相当于1亿4千万人一年的口粮。如果拿出一半救灾,也不会那样饿死人。”[6]甚至有学者指出,当时许多人用尽最后的力气爬到国家粮库门口要求救济,都得不到同情而活活饿死在国家粮库门口。为什么不救人?是粮库的管理人员没有“人性”吗?了解历史事实的人都知道:要是谁胆敢没有批准自作主张开库救人,不要说自己“最该万死”,而且必然会“株连”全家亲人!如果有人有勇气牺牲自己而承救别人的生命,那么他面对“株连家属”的政治高压时,还会有勇气救人吗?

  

   三是:当时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主动提出对中国粮食援助,但被毛泽东拒绝了:“ 一九六二年二月,美方提出了一份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的方案:允许中方用硬通货向美国购买500万吨小麦。……肯尼迪利用中美华沙大使级会谈的时机,指示美国驻波兰大使比姆与中国特使王炳南进行沟通。肯尼迪明确说道,如果中方表示,人民的生活受到影响,美国将从人道主义立场给予尽可能的帮助,美国甚至可以给中国的穷人送救济包。不过,在中美双方的沟通中,王炳南传达了毛泽东的立场:虽然中国受到了连续几年的自然灾害的影响,但是,中国人民有信心战胜困难,赢得胜利,绝不会依靠别人、尤其美国人的施舍过日子,更不会拿原则做交宜。美国人再三表示,他们的500万吨小麦的援助计划,是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的,甚至硬通货的支付方式,也可以在情况好转后再兑现。中方仍然断然拒绝,并以幽默的口吻转达了毛泽东的建议:如果美方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也愿意勒紧裤带援助一些大米和小麦。美国代表顿现窘态,中国代表哈哈大笑。中国再一次展现了她的骨气。”[7]要知道毛泽东的骨气是以巩献田先生说的529.8万人的生命为代价的。

  

   四是:这种因错误政策引起的大规模饥荒和死人的事实,持续了三年之久!在世界历史上,这种饥荒,不但在规模上,而且在持续的时间上,也是空前的。更不要说完全是因为一项造成这么严重错误的政策可以延续这么长久而不允许纠正!

  

   以上四大事实已经足够证明中国在并不缺粮食的事实环境中饿死了本不应该死的这么多人,我们退一万步说,就算不是中央党史中说的三年非正常死亡3755万人,就算是巩献田所说的60年非正常死亡529.8万人,难道还不符合“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指控吗?还不足以定“渎职罪”吗?

  

   巩献田先生文章的含义非常明白:“三年非正常死亡3755万人”就是泼向中国共产党的污水,而巩献田所说的“59年非正常死亡529.8万人”,就应该是事实!我实在是不明白,那么这到底是在为毛泽东开脱呢?还是在给毛泽东“定罪”!这个问题也充分地证明了极左理论家的愚昧和无知!我实在是不知道这位巩先生到底是否明白和理解“529.8万”生命,这个数字的分量!

  

                                            2011年5月2日星期一

  

   [1]: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下册,中共党史出版社,第563页

   [2]:巩献田先生《坚决清除泼向中国共产党的这盆污水》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lsjd/lccz/article_2011033032521_2.html

   [3]:《百度知道》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23061241.html

   [4]:原栽《百年潮》杂志《三年困难时期中国粮食进口实情》http://news.qq.com/a/20110311/000781.htm

   [5]:杨继绳:《1958-1962:中国大饥荒》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86864

   [6]:http://q.sohu.com/forum/6/topic/46571187

   [7]:中华网论坛:《三年大饥荒时,毛泽东拒绝接受美国粮食援助 》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681/44/97/2_1.html

    进入专题: 1、饿死五百万和饿死三千万没有本质区别、只是数量区别,     2、渎职罪的法律规范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650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3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