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迪:现代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中的马克思及其经济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2 次 更新时间:2014-06-03 17:32:51

进入专题: 西方经济思想史   马克思经济学  

郭广迪  

  
英国经济学家罗尔在其代表作《经济思想史》中说,“在每一部经济思想史著作中都给予马克思一席领地并为他专设一章,这是一个合理的传统”[1]。在20世纪初出版的法国经济学家季德与利斯特和美国经济学家韩讷的经济思想史著作中,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一传统[2][3],而且,这个传统一直保持至今[4]。西方学者所编著的经济思想史著作或教科书,为什么一直保持着这样一个“合理的传统”,或者说,他们保持这个传统的理由何在呢?这是一个值得我们认真研究的问题。显然,他们的理由不是从马克思主义角度看的理由,而是从西方经济学[5]角度看的理由。因此,对于这一问题的研究将有助于我们了解马克思经济学对西方经济学的发展所产生的影响,从而进一步深化对马克思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之间关系的认识。

   本文拟分别介绍并简要评述现代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介绍马克思及其经济学的基本模式、对马克思及其影响的评价和对马克思经济学的评价,进而说明现代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对待马克思及其经济学的态度给予我们的启示。

    

   一、现代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对马克思及其经济学的介绍

   在现代西方经济学者编著的经济思想史著作中,有关马克思及其经济学的内容一般由三个部分组成:[1]介绍马克思的生平、主要思想及其渊源(这一部分有时也包含对马克思本人及其经济学说的总体评价);[2]先不加评论地介绍马克思的主要经济学说,然后再进行评论(也有的是介绍与评论穿插进行,但基本上没有仅有评论或批判而无介绍的);[3]对马克思经济学及其影响进行总结性的评论。

   关于马克思的生平,西方经济学者可谓“各显神通”,充分施展出其“猎奇”的才能。如,马克思的父亲对正在上大学的儿子感到“失望”时在信中对他的“指责”,马克思年青时写给燕妮的“浪漫的诗篇”,“马克思写了一出希腊悲剧”,“一名普鲁士政治间谍”1853年在伦敦写回的关于马克思家庭生活的“细致的报告”[6];马克思在自己的孩子夭折后“肝肠寸断、悲痛欲绝”时所说的话[7]。不过,虽然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介绍马克思生平的篇幅长短不一,在形式和侧重点等方面也存在很大差异,但在以下几个方面却是一致的:马克思所受的政治迫害、与燕妮的爱情、(成家后)贫困的家庭生活、与恩格斯的友谊等。马克思坚忍不拔的钻研精神和一丝不苟的学术态度在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中也得到了充分肯定:熊彼特称马克思是“贪婪的读者”,“不知疲倦的工作者”,“他很少遗漏重要文献”[8];海尔布罗纳则认为,马克思“读尽了在他之前的每个经济学家的作品”,而且“对于写脚注有强烈爱好”[9];巴克霍尔兹不仅认为“他几乎浏览了经济学方面可利用的所有资料”,而且还指出“《资本论》一书多达2500页,引文出自1500多本著作”[10]。

   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在介绍马克思的主要经济学说时,并不是断章取义对他的某些论断进行评价或批判,而是尽可能地简要介绍其基本概念、假设前提和逻辑推导。以西方经济学者基本上持否定态度的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论为例,斯皮格尔在介绍时强调,“马克思把劳动和劳动力明确地区分开来”,并指出“马克思的分析使用了三个比率”,即资本有机构成、剥削率和利润率[11];巴克豪斯也强调,“马克思关于剥削的论点建立在劳动和劳动力之间的区别的基础上”[12];布鲁不仅强调“我们必须仔细区别马克思的劳动力与劳动时间的概念”,并且举例甚至用图示加以说明[13]。有人在介绍马克思的剥削理论时还举了一些非常通俗易懂的例子来加以说明[14]。

   当然,也有人在介绍马克思的经济理论时出现误解,如斯考森在介绍剩余价值理论时就混同了马克思的利润率和剥削率这两个概念[15],但还不属于恶意歪曲。不少西方经济学者在介绍马克思时和我们一样也将他与空想社会主义者严格区分开,例如,布鲁在“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这一章的开头就明确指出,以前的“社会主义批评家们鼓吹激进的改革”,“他们对资本主义以及所谓的资本主义邪恶的反对都是道义上的”,而马克思“放弃了这一方法”,“他揭示了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将导致其最终消亡”[16];巴克霍尔兹也强调, “马克思蔑视乌托邦社会主义”,“蔑视那些渴望对收人进行公平分配或者对财富进行大规模再分配的念头”,他“曾被反科学的浪漫主义者们深恶痛绝,因为在他们看来资本主义仅仅是由一群邪恶的人们制造的邪恶的意外”[17]。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有这样一句名言:“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 ”[18]

   不少西方经济学者在介绍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或“历史的经济解释”时,也和我们一样引用了这句话[19][20][21][22][23]。另外,还有人比较客观地指出了马克思经济学与古典经济学的区别:“马克思批评经济学以不考察工人同生产的直接关系来掩盖劳动本质的异化”,他“如此深刻分析的这个关系是马克思经济学区别于古典经济学的分水岭”[24];“在古典经济学家看来,生产规律是自然规律”,马克思则认为“生产规律的基础是处于特定的历史阶段的资本主义规律和制度”[25]。

    

   二、现代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对马克思及其影响的评价

   不管作者对马克思经济学的具体评价如何,现代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一般都认为,马克思是经济思想发展史中最重要的经济学家之一,而且是一位集哲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学家、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于一身的伟大思想家。

   (一)经济思想发展史中最重要的经济学家之一

   普雷斯曼明确表示,“马克思、凯恩斯、斯密是经济学发展史中最重要的三位经济学家”[26]。福斯菲尔德也表达了类似看法,他将斯密的《国富论》、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称为“经济学发展过程中3部关键性的著作”[27]。斯考森2007年又出版了一部经济思想史著作,书名就是《三大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卡尔·马克思,约翰·梅纳德·凯恩斯》[28]。

   在其他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中,马克思也被视为经济思想史中的重要经济学家之一。萨缪尔森认为,经济思想史方面“标准的高深著作”当属熊彼特的《经济分析史》[29],熊彼特正是在这一著作中将马克思称之为“第一流经济学家”[30]。在海尔布罗纳的《几位著名经济思想家的生平、时代和思想》中,马克思就是“少数几位博得奇特声誉的人物”之一,并独占了一章[31]。坎特伯雷的《经济学简史:沉闷科学中的巧妙方法》一书封面上排列了四位经济学家的头像,其中就有马克思[32]。甚至连台湾出版的《西方经济学简史——世界五大经济学家》,也将马克思和斯密、李斯特、马歇尔、凯恩斯并称为“世界五大经济学家”[33]。

   (二)集哲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学家、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为一身的伟大思想家

   熊彼特主张,“把伟大和生命力联系在一起”,并表示,按照这个标准,“伟大这个词无疑适用于马克思的学说”[34]。海尔布罗纳认为,“马克思这一名字和弗洛伊德及柏拉图一样长存人间”[35]。亨特称,“在理论和实践方面都有建树、且能与考尔·马克思媲美的思想家,历史上寥寥无几”[36]。布劳格说,“现在正普遍认为马克思不仅是一位经济学家,他还是一位把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历史学甚至人类学有机结合起来的社会科学家”[37]。就连自称在课堂上“尽全力批驳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斯考森也认为,“极少有经济学家像马克思一样旁及其他各学科”,“我们可以把马克思称为哲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学家、社会学家和文学批评家”[38]。

   (三)马克思的影响

   对于马克思的影响,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者是有分歧的。这种分歧主要表现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马克思的影响是否仅仅局限于对激进经济学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影响。

   巴克霍尔兹认为,“马克思给现代经济学留下”的仅仅局限于对“现代激进主义者”或“马克思主义者”经济思想的影响[39]。斯皮格尔在谈到“马克思的影响”时,也认为他主要是对资本主义的批评者还有影响,而对“资产阶级”本身的“影响”只不过是促使其“做了让步和改革”,以“回避”“革命的威胁”[40]。但是,巴克豪斯认为,“马克思的经济学即使对非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而言,也是重要的”[41]。埃克伦德和赫伯特也明确表示,“甚至在经济学科内,马克思的影响也已远远超出了严格意义的马克思主义团体”[42]。布劳格则认为,“三卷《资本论》尤其是后两卷包含着大量的精辟分析,这些都是值得现代经济学家学习的”[43]。

   第二,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预言尚未实现,以及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变色的事实,是否使马克思的影响被削弱。

   斯考森从5个方面强调“马克思的预测没有实现”,并认为“随着苏联和中央计划的社会主义范式的解体,马克思主义的魅力也消失了,至少在经济学界是如此”[44]。不少西方学者却对此持有不同的看法。例如,埃克伦德和赫伯特表示,“尽管在今天世界各地富有灵感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衰落了,但马克思和他的思想体系却仍然对整个知识界保留着魅力”[45]。又如,亨特认为,前苏联和东欧所发生的事变“丝毫不可能贬损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本质及其运动规律所作的天才般的洞见”,因为马克思并不是对这一类国家的经济“作了预测并论述它们的本质及其运动规律”,“他讨论的是资本主义,那么只有在资本主义经济中的事件才能证明他错了”或“过时了”,“但是,那样的事件至今还未发生”;他还预言:“马克思的思想毫无疑问将战胜这种或那种在未来贬损其影响的企图,只要资本主义继续像马克思描述的那样运行”[46]。值得注意的是,有的西方经济学者还对“一般人都抱有以马克思为一个革命者的成见”提出异议,认为“马克思和恩格斯真正的和持久的影响,并不是他们的革命活动”,“资本主义必须最后勉力对付的,是作为经济学家的马克思”[47]。

    

   三、现代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对马克思经济学的评价

   现代西方经济思想史的著作家们虽然从不同的角度、或多时少地对马克思经济学进行了批判,但对马克思的经济学方法和一些具体的经济理论还是给予了不少肯定性评价。

   (一)马克思经济学的方法

   斯考森说,“马克思也许是第一个建立有自己方法论和语词系统的思想派别的主要经济学家”[48]。亨特认为,马克思“像古希腊迄今的大多数理论天才一样”“构建了一个严密的、有机的理论体系,这个体系包括的复杂精细概念有:本体论与方法论、人性、社会本质、个人同社会整体关系以及社会历史过程的本质”[49]。在西方经济思想史著作中,对马克思经济学方法论的评价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对历史的经济解释和对经济的历史分析

熊彼特认为,马克思所获得的“一个有关经济学的基本的方法论”表现在两个方面:对历史的经济解释和对经济的历史分析。在马克思之前,经济学理论研究和经济史研究之间只存在一种“机械”的结合,即经济史学家专门研究经济史,经济学家则“仅仅是为了举例”或“证明某一结论”而利用经济史学家的研究成果;马克思则实现了二者之间的“化学”结合——“把历史引入产生结论的论证中”,“他在一流经济学家中第一个懂得并系统地教授经济学理论如何进入历史分析、历史的叙述怎样转变为历史论证”[50]。(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西方经济思想史   马克思经济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201.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