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弘:俄国为何比中国更腐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5 次 更新时间:2014-04-10 23:18:34

进入专题: 俄国   腐败  

何家弘 (进入专栏)  

  
在透明国际公布的2011年“腐败感指数排行榜”上,俄罗斯排名第143位,得分2.4;中国大陆地区排名第75位,得分3.6。另据媒体报道,俄罗斯的领导人曾公开承认,80%的俄罗斯官员都有腐败行为;而中国的官方说法是,我党的绝大多数干部都是好的,腐败分子只是少数人。两相比较,俄罗斯显然比中国更腐败。然而,我对此却颇感困惑。根据政治通说,民主是遏制腐败的有效路径。俄罗斯现有反对党,还有总统和国会(杜马)的大选,即使按照西方国家的标准,也算是相当民主了。另外,俄罗斯还有官员财产公开申报制度。2009年,梅德韦杰夫总统就和普京总理亲率联邦政府的副总理和部长们在政府网站上“晒”出了各自的家庭财产。但是,俄罗斯竟然比中国更腐败!为什么呢?2012年5月底,我带着这个问题到莫斯科去参加了关于反腐败的国际研讨会。

   这次研讨会由俄罗斯立法与比较法研究所和联邦财政监察院共同举办。前者是当下俄国最具影响力的法学研究机构,直属于联邦政府。后者是俄罗斯重要的反腐败机构,主要职能是对政府的预算和开支进行稽核与审计。研讨会就在财政监察院大厦内举行,主题是“反腐败的法律创新机制”,又称为“第一届欧亚反腐败论坛”。研讨会的规格很高,在出席第一天大会并发言的人员中,除了上述两个主办机构的领导人(据说都是部级干部)外,还有俄罗斯联邦杜马主席、联邦宪法法院院长、联邦司法部部长等高级官员和一些来自其他欧亚国家的官员。我和同事张志铭教授应邀参加了这次研讨会,并在次日的“俄中圆桌论坛”上作了主题发言。在发言中,我向在座专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同时声明,透明国际的排行榜是一种主观评价指数,不一定能准确反映中俄两国的实际情况。但问题是,谁又能客观地说出一个国家的腐败状况呢?其实,一个国家很腐败,抑或不很腐败,都是人们的感觉。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莫斯科。会议期间,东道主热情地安排我们走马观花地游览了克里姆林宫和红场、圣瓦西里大教堂和基督救世主大教堂、无名烈士墓和胜利广场、古母百货大楼和莫斯科大学等景点。我感觉,莫斯科是一座美丽古老的城市,但是有点乱,主要是道路老旧,交通拥堵,路边停车杂乱无章。据说,在诺大的莫斯科市区,停车场寥寥无几。人们随意把汽车停放在街道两边,包括人行道上。虽然有些路段是明令禁止停车的,但依然停满了汽车,基本上没人管。偶尔有交警开个罚单,也就100卢布(约合20元人民币),没有威慑作用。

   陪同我们的保尔是莫斯科大学的汉语教师。他说,莫斯科人都挺有钱的。在大街上跑的汽车多为外国名牌轿车,基本上没有俄罗斯生产的拉达牌和伏尔加牌轿车。因此有人说,莫斯科不属于俄罗斯。他还说,俄罗斯的交警最腐败。如果有人开车违章被交警抓住,一般都能花钱了事。他们称之为“社会腐败”,比政府高层官员的腐败更严重。对此,我也有了亲身的体验。

   6月1日上午,我们来到位于莫斯科西南山坡上的“新莫斯科大学”。该校旧址在城市中心的克里姆林宫附近,即“老莫”。而“新莫”建于1953年,主楼总高240米,尖顶上是一个五角星徽标,两侧的副楼上各装有一个直径9米的大钟,整个建筑堪称气势恢宏。我们走进主楼的大门,想到里面去参观,但是坐在安检门边的警卫不许我们进入。保尔没带教师工作证,解释了半天也无济于事。我们不无遗憾地走出大门后,保尔小声问我身上有没有100卢布的钞票。我说有,便掏出钱包。他取了两张,攥在手中,向站在门外的另一名警卫走去。他小声向警卫说了几句话,并把手中的钱塞进警卫的手中。那名警卫若无其事地看了我们一眼,转身向大门走去。我们跟着他来到安检门,只见他向那个坐着的警卫做了个手势,就让我们进去了。我们高兴地走进主楼,观看一番,并且在斯大林曾经演讲的大礼堂中照相留念。

   保尔说,俄罗斯人非常重视关系,也很时兴送礼。老话说,你有100个卢布,不如有100个朋友。在俄罗斯,上学看病都是公费,但是给老师和医生送“红包”的现象屡见不鲜。莫斯科人的工资不太高,平均月薪为六七千人民币,而莫斯科大学一般教师的工资只有三千多元!不过,很多人都有额外收入。他本人在莫斯科大学任教,同时在立法与比较法研究所和俄罗斯科学院的东亚研究所兼职。他很感谢普京总统,因为普京总统强调要加强俄中关系。他说,只要俄中关系好,他就很容易赚钱,因为汉语是他的主要技能。莫斯科人也确实需要“外快”。要知道,莫斯科的平均房价为1平米3万元人民币。

   由于普京总统重视俄中关系,所以我们这两位来自中国的代表也颇受礼遇。大会之前,我们被请到贵宾室与领导交谈。会议期间,该研究所东亚中心的主任娜丽和保尔全程陪同。闭幕式后,我们又被请到贵宾小餐厅,与研究所领导和几位外国官员共进晚餐。席间,各国代表纷纷起身祝酒,志铭教授就怂恿我致词。犹豫片刻,我起身用汉语说:“在我们中国祝酒的时候,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干杯’。但是,我们所说的‘干杯’并不是真的要喝完杯中酒,而是浅饮即可。在这次研讨会上,人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反腐败’。我在想,人们所说的‘反腐败’是不是等于我们中国人说的‘干杯’呢?”随后,许多外国人都一起高呼“干杯”!

   其实,俄罗斯现任领导人反腐败还是很认真的。2008年3月,梅德韦杰夫就任总统10天后便宣称:“我们不能再等了,腐败已变成一个制度性问题,我们应该用制度性的对策来应对这个问题。”同年12月,俄罗斯出台了《反腐败法》,其中规定国家公务员及其配偶、子女必须向税务机关提交收入和财产等信息。梅德韦杰夫表示,在不涉及国家机密的基础上,申报资料将在媒体上公开。2009年5月,梅德韦杰夫发布了第557号总统令,批准了必须公开申报家庭财产的联邦政府职位。不过,这些法律规定在执行中被大打折扣。目前,俄罗斯实行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主要适用于政府高级官员,包括联邦总统、总理、部长、国会议员等。据说,这些年来,在俄罗斯被查办的腐败官员中部级以上的官员很少,大概也与此有关。2012年3月,梅德韦杰夫总统在俄罗斯反腐败委员会上又宣布了一项新的法案,要求俄罗斯所有公职官员都必须申报其大额收入以及购买住房、汽车、股票的相关信息。该法案还坚持“信息透明”的原则,规定任何社会团体和个人都可以和执法机构、政党、媒体同样获得上述信息。如果该法案在年内获得杜马通过,就将从2013年起生效。

   研讨会结束了。娜丽送我们到机场,且久久不肯离去。机场的办事效率确实很低。旅客心急如火,工作人员却慢条斯理。不过,我们也目睹了几位“走后门”的旅客。这大概也可看作俄罗斯政府管理工作的缩影了。

   飞机终于离开跑道,飞向蓝天。我坐在舷窗旁,看着下面大片的森林和草地,三日来的思考在我的脑海中凝聚。反腐败需要民主,也需要法治。对于防范上层腐败来说,民主似乎比法治更有用。对于防范下层腐败来说,法治大概比民主更有用。对于那些具有清廉传统的国家来说,反腐败可以按部就班。对于那些腐败积重难返的国家来说,反腐败必须采取特殊手段。于是,我又想到了那部即将由群众出版社推出的犯罪悬疑小说《无罪贪官》,因为在该书中,我讲述了一个从高度腐败转向高度清廉的故事。当然,那是我编的。

  

进入 何家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俄国   腐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3818.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