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维:党为什么会腐化?党是做什么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56 次 更新时间:2017-04-05 23:58:20

进入专题: 腐败   共产党  

潘维 (进入专栏)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一开篇,就为我们勾勒了一个腐败官员的“两面人生”。

   人民日报评论员张凡在文章《反腐,以“人民的名义”》中写道:“得罪千百人,不负十三亿”,对于我们这个把“人民”二字铭刻于心的政党来说,反腐败永远没有剧终。

   著名政治学者、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潘维的新书《信仰人民: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政治传统》即将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潘维教授是一个颇具思想创造力和学术创新力的学人,其观点引起过思想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与热烈讨论。他的演讲稿《理想主义与大学》、《科学工作者的祖国》在网上曾广为传播,他为《大道之行》一书撰写的序言《信仰人民》在微信上的阅读量超千万次,并引发强烈共鸣。

   他的新书《信仰人民: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政治传统》都讲了些什么?让我们先读一下作者的自序。

  

  

   回顾我国的巨大成就及世界形势的迅猛变化,笔者首先感叹的是“转型期论”之浅薄和在认识论上对治国理政的误导。

   我国实力高速增长,在世界上的地位飞速蹿升,刚获得“世界工厂”称号仅十来年就因劳力和环境成本过高而放弃,向世界研发中心迈进。一夜间,看似无解的农村人多地少的矛盾居然变成劳力短缺和耕地抛荒的矛盾。鼓励生育的需求已迫在眉睫,限制生育的法规和机构却来不及清除,至今说不清生第三胎是否会被惩罚。原先对“西方极乐世界”的仰视忽然变成了平视。要大学文科与美国大学文科“对标”,要文科教授用英文在美国发表著述,在新一代人眼里已是教育界遗老遗少们的文化怪癖。世界形势也在飞快变化。千禧年后的几年,全球政学两界热议美国获得了堪比罗马帝国的地位,将长期执世界牛耳。仅十来年光景,那些曾致洛阳纸贵的著作已被遗忘得一干二净。与上世纪末期一个超级大国骤然解体类似,中国及世界的巨变也出乎世界和中国人自己的预料。这再次提醒我们,高度的不确定性是太多偶然之聚合、近代以来的常态、现代世界的必然。

   在不断的风云变幻中,流行了二十年的“转型期论”显现出与生俱来的浅薄。转型没有终结何来转型期?一个半世纪以来,中国何时不在转型?从废奴大内战开始,美国又何时不在转型?苏联东欧转型了三十年,谁曾想到转成今天这模样?非进即退,进退都是变化,变化是永恒的。“转型期论”者自己脑子里有个理想社会模型,然后就空谈转型期乃至转型期“规律”。其实人们对“理想之型”向来缺乏共识,而且各派的社会理想都在不停地变。国民党连政权都丢了,其早年昭示的“军政、训政、宪政”三阶段成了明日黄花,民进党政权更不会把自己套入国民党的“宪政阶段”。同样,共产党人在革命时描述的理想社会也肯定不是农村人民公社和城市计划经济,更不是十年“文革”,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会把“建设成熟的市场经济”当核心任务。

   热衷“转型”是因为“先知”有预判:中国势将变成他们想象中的西方社会之型——政府与市民会社两分、多党自由竞选执政、被法治严密保护的纯粹市场。但这“极乐世界”距我国的共识及现实很遥远。无论“真经”如何,中国式佛教与印度原生佛教的目标不同,演化路径更不同,差距不止十万八千里。而且,玄奘取经刚回国,“西天”自己的佛教圣殿就先坍塌成了一堆废墟。百年前我国学人翻译外国国名时反映了那时知识分子对列强的幻觉。“英吉利”大吉大利又有盖世英雄;“法兰西”有兰花般的浪漫又有孟德斯鸠的《法意》;“德意志”有钢铁意志和康德《永久和平论》阐发的德性;“美利坚”辽阔美丽,还坚强、重利益。至于其他文化类似的国度就胡乱译为这个“牙”、那个“牙”了,殊不知那些“牙”也曾执一时之牛耳。还有那个一度更神圣的弯道超车楷模,被音译成“苏维埃”,大约译者也对之莫名其妙或心情复杂。因拼命学也学不像,且有“准西方”之疑,还忽然就自杀了,今人便不提。想象全中国将“转型”成英吉利、法兰西、德意志、美利坚或苏维埃,百多年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西洋崇拜,拔着自己头发企图离开脚下老大中国的土地,替代不了大城市飞涨的房价,替代不了既患寡又患不均的小康社会主义诉求,替代不了近14亿人民靠自己的辛勤劳动养小孩、送老人。连往哪里转都不确定,何来“转型期”?

   不能学西汉王莽依照概念和理想模式治国,不能指望花一次性大代价建立一劳永逸的“制度”。明明“天理”(西人称“自然法”)昭彰,总有官员抱怨“无法可依”,那是庸、懒、贪的借口。整天忙活立法而非执法,我国离“法治”就渐行渐远。立法易、废法难,法多国必乱。不同时间对不同事情制定的法律相互矛盾,执法行政无所适从、动辄得咎,行政成本就暴涨,税费负担就激增。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制度“永动机”是鬼话而非人话。“约法三章”的汉初生机勃勃;当汉律累积到千百条,汉家天下的气数就尽了。特朗普高调宣布以“立一规须废两规”来振兴美国,大得民心,常玩破产的地产商当选了美国总统。

   治国只能是出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警觉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通过解决主要矛盾来扎扎实实地取得社会进步。邓小平同志要求“摸着石头过河”,却不定义“河”的另一侧是什么。可能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甚至不感兴趣。他认为贫困已成眼下大患,不论合不合法,先大胆操作由穷变富的变革再说。但四十年后我国的主要矛盾还是创造财富的手段落后于他国?“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往哪里变,要看决策者的主张是否实事求是,是否注重百姓的主要关切和基层涌现出的有效解决方案。因地制宜,与时俱进,才能让我国持久生机勃勃。

   一部世界史无非大国兴衰史。执政者有“两利相权取其重”之勇,致有大国之兴。但天上不掉馅饼,世上没有不付代价的成就。成就越大,成本越高,巨大的代价伴随了我国近七十年的巨大进步。国家由盛转衰往往在于因循,只重成就不看成本渐涨,成本最终压垮成就。唐朝中期以降,军权过重的痼疾持续了两百年。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开创了繁荣稳定的宋朝,却是尚文不尚武、遍地腐败、国土越来越小的小中华,终陷灭顶之灾。久安之道在于执政者有“两害相权取其轻”之明,不断发现缺点、失误,指出降低成本的方向、方法。由于降低成本的办法往往出于“为往圣继绝学”,昨非而今是,昨是而今非,社会就走向未知的前途。变革是勇敢,保守是美德,实事求是地平衡变革与保守是治国者的重任。

   若小平同志复活也会对当今的中国颇感惊讶。无论三十年后的中国变成什么模样都不会符合“转型期论”者们的预设。1919年之际,谁曾想象到三十年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军队?与政策主张不同,信誓旦旦地预言未来社会模式是自作聪明。

  

  

   回顾这些文章,第二个感叹是我国快速繁荣昌盛的代价。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就举世公认,但代价也在明显上升,最沉重的代价是执政党的质量下滑和腐败现象的增长。“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党的质量决定中国的未来。十八大以来的党中央用霹雳手段从严治党,扭转了腐败蔓延之势。我热烈支持这个政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无论坊间流传何种非议,从严治党的政策应毫不懈怠地坚持住,直到党恢复自己谦虚谨慎、廉洁自律的公众形象。

   党为什么会腐化?根本答案是人的本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因创造财富而兴,却被财富腐蚀而衰。世上没有永动机,没有哪个执政集团能永不腐化,没有哪国能永远兴旺。多党竞争制度能防腐化?没有比这更浅薄的判断了,理论上说不通,更与历史和现实不符。长寿之方是科学,但长生不老是迷信。根本答案指出最后命运,却无现实用处。长生不老不可能,但长寿之方真实存在。

   就政权的长寿之方而言,古人说的“上善若水” 颇有魅力。老子自己解释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他那神秘的、解释一切的“道”居然近似水的道理。何为水的道理?第一是利万物,而非重在利高贵;第二是趋下,总往高贵所不耻的卑下地方去,与底层群众在一起,艰苦朴素,不以琴棋书画剑、诗歌茶酒花的鉴赏力为荣;第三是不争,顺势而为,谦虚谨慎,“俏也不争春”。《吕氏春秋》有言,“流水不腐,户枢(即门轴)不蠹(即虫蛀)。”朱熹也感叹,“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江河之水藏污纳垢,却荡涤反动,能冲破一切前行路上的障碍。若我党能与百姓水乳交融,同甘共苦,时时想着为家家户户排忧解难,自然上下同心,何愁保持“先进”,何来“覆舟”之忧?但“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天之道”能敌“损不足以奉有余”,赢家通吃的“人之道”?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故有载舟覆舟的往复循环。正所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担心眼下的从严治党“治标不治本”并非无理。但那个“本”,即病根,不是什么能致政权长生不老的“制度”,而是执政党逆水而行,不复愿意“处众人之所恶”,脱离普通群众,脱离群众的情感和日常诉求。表面上,执政就是自上而下就大政方针发号施令。但那是执政的结果,不是执政的原因。执政党首先是党,没有党就谈不上执政,更谈不上长期执政。纯粹的科层体系不过是空中楼阁。

   党是做什么的?党的任务是扎根基层组织社会。什么是执政权?组织基层社会的能力、权力就是执政权。国民党丧失执政权不是在1949年10月1日,而是早就丢了,或者从未得到过。丧失了组织基层社会的能力、权力,就无以组织和领导人民自治,社会秩序就紊乱乃至大乱,群雄并起——谁有能力组织基层社会谁就取而代之。美国政府让大富之人组织“市民会社”(civil societies),即各种NGO(非政府组织),投入组织社会的钱免税。也就是说,让资本家用属于政府的税款去教育群众、组织社会。所以,美国真正的执政集团并非台面上四年换一次的政府,而是那些组织社会的资本家。但美国的NGO越来越腐败,平均行政开支占到总支出的八成以上,几乎尽入私囊。尽管有四年或几年一度的多党竞争大位,当今美欧多国政府亦陷入精英与平民的诉求之争,陷于基层社会组织相互争斗,正在两个极端中剧烈摇摆。

   无论古今中外和国家大小贫富,科层体系都不可能单独治国,人民自治向来重于科层之治。这是政治铁律。科层体系能办国家“大事”,却办不了居民社区里日常的“小事”。社区自治组织能办“小事”,却办不了国家的“大事”。然而,居民社区生活的“小事”恒定重于国家“大事”,因为“民心”主要系于“小事”而非“大事”。共产党早年无钱无枪,办不了国家“大事”,却下基层认认真真地组织村庄社区,办妥了民众的“小事”,农村包围城市,在民心上挤死了有钱有枪、内部却充斥往上投机钻营之徒的国民党。

“小事”重于“大事”、基层社区重于科层体系,我国知识界在《周易》时代就理解透彻了。三阳爻在上、三阴爻在下是“否卦”;三阴爻在上、三阳爻在下是“泰卦”。乾阳之气天然上升,官员要以政绩谋升迁;坤阴之气天然下降,百姓过日子彼此得斤斤计较。上升之阳置于上、下降之阴置于下,双方必然背道而驰;而下降之阴置于上、上升之阳置于下,双方则相会相交。于是,阳上阴下的“否卦”代表险恶,卦辞是:“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而阴上阳下的“泰卦”代表吉祥,卦辞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如此,“小事”比“大事”重要,基层社区比科层体系重要。科层体系谦虚谨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腐败   共产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875.html

2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清华乔木生 2017-04-18 22:18:44

  林枫木华 2016/12/31 7:25:42
  大爱无疆 2016/12/31 8:10:12
  
  啊。。。。。。
  一代一代新中国
  红色江山不褪色
   老骥伏枥之千里
  鲲鹏金翅宇翔惪
   雄鸡一唱天下白
  三八嘹亮唱凯歌
   国际悲歌一曲终
  寰球小小共凉热
  不学苏联滑东坡
  一带一路攀磅礴
  中华人民共和国
  
  您
  缔造者
  东方红
  在对您的思念中
  在外滩的晨曦里
  听啊
  终身再想起
  您
  伟大领袖毛泽东
  岗上坪场收新麦
  井台古磨榫尚新焉
  习习谷风觉远壑
  入夏天光丽玉米面
  
  雪山俯视金鹰旋
  旅游常行军人行哉
  习习古风粮草满
  朝圣布达拉宫山转
  
  革命承诗近尤远
  环球小小苗窜天
  明年除夕又添岁
  金穗颗颗委铁镰
  
  延 安的窑洞的灯光像苍茫大地上的一豆豆莹莹星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蜿蜒的山脉和世界上所有的血脉联系在一起,从游击战争的部署,到一个一个胜利的向前, 从容的走着,走着,一路,组织宣传,革命的真理想亿亿万万的节点,鼓动,学习,唱歌,革命是男女老少的狂欢。红星曾经照耀中国。无数的星星也会像手机屏幕 一样照耀着人民发烫的脸。眼睛会看到资本主义社会规律的丑恶,不公正,野蛮的行径,在大众的唾弃中,不必了,社交媒体的传播性,自组织性,在集结。

郑慈 2017-04-17 07:31:07

  真理探索者:潘先生的说法是有道理的,政党与个人一样都有一个诞生和死亡的过程。尤其是“近亲繁殖”领导集团,退化是不可避免的,多党政治是避免“近亲繁殖”的一个不是特别坏的途径。

xyz31 2017-04-12 23:09:22

  潘维名言:“对于我们这个把‘人民’二字铭刻于心的政党来说,反腐败永远没有剧终”。该言后半句成立,但前半句不成立,应当改为“把‘人民’二字挂在嘴上不在心头的政党”。

无限的长沙 2017-04-11 16:50:55

  西方社会组织基本上应该是信仰组织。现在党基本上已经已经沦为权力组织,所谓信仰只在权力金字塔尖供着,有一万个理由相信党搞不好社会组织。既然这样执政党就专心执政吧,社会组织由执政者画好边界,放开了由信仰组织来做吧。

无限的长沙 2017-04-11 16:50:02

  西方社会组织基本上应该是信仰组织。现在党基本上已经已经沦为权力组织,所谓信仰只在权力金字塔尖供着,有一万个理由相信党搞不好社会组织。既然这样执政党就专心执政吧,社会组织由执政者画好边界,放开了由信仰组织来做吧。

uncle sam 2017-04-10 21:42:07

  财产公有,权力私有,遍地是灾。

uncle sam 2017-04-10 21:39:20

  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

郑慈 2017-04-09 07:35:59

  对于一个“有了权便有了一切,没有权便丧失一切”“党权是权中之权”除了权什么都不要的政党能不腐败吗?过去不廉洁的党员由于得不到群众的掩护被对立面剪除了,实现一党专政后没有了对立面,换句话说没有了一定规模的有组织的监督,腐败问题当然也就突出起来了。

zxccx 2017-04-08 19:20:48

  楼下你的历史是体育老师教的吗?商朝600年、周朝800年、汉朝400年、宋朝300年、唐明清都接近300年,中华民国105年——,37年只是大陆地区。

真理探索者 2017-04-08 18:41:40

  对潘教授的“世上没有永动机,没有哪个执政集团能永不腐化,没有哪国能永远兴旺。多党竞争制度能防腐化?没有比这更浅薄的判断了,理论上说不通,更与历史和现实不符。长寿之方是科学,但长生不老是迷信。根本答案指出最后命运,却无现实用处。长生不老不可能,但长寿之方真实存在。”我感到非常疑惑。
  我非常支持习主席和王岐山同志坚定的反腐决心和行动,拥护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但是,若换届了我就不知道是否还会这样。换届是正常的,不可能永远不换。既然党可以换领导人,国家为什么不能和平理性地换执政党,让人民通过选举来监督?潘教授恐怕认为,美国执政集团的寿命只有4年最多8年,难道这个断论不浅薄?真正的选举民主制度,什么才叫寿终,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而中国的王朝更替两千年,多少个寿终是明摆着的。长的不超过300年短的几十年,短命王朝几十个,民国存活37年。在这些王朝兴衰中,老百姓没过多少好日子,饱受腐败、战乱之苦,“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zxccx 2017-04-08 16:54:47

  为人民服务,是个伪命题。就命题本身来说没有主语,既谁为人民服务?人民需要什么样的服务?服务的质量如何?人民需要支付多大的费用,人民愿意支付多大的费用?人民与服务者之间是雇佣关系吗?人民有权力更换服务者吗?人民是之全体国民吗?人民的权力通过什么机制体现与行使?服务者市场是秉持自由竞争原则吗?人民与服务者发生摩擦怎么解决纠纷?

郑慈 2017-04-08 07:11:47

  从使馆被炸到“萨德”部署,哪一次不是把群众推到第一线?挨打的老头,车主会是先锋模范吗?

zxccx 2017-04-08 02:18:18

  有人说他们都是铁腕、铁血、够种、有胆有识。相反我不这么认为。大家都知识铁血宰相俾斯麦,一生与决斗十几次;反动头子蒋介石年轻时身负炸药包冲浙江巡抚衙门,中年时武汉会战前最后一个离开(飞机在炮火中起飞)。目前没有任何资料显示,他们有这些义无反顾、不惧生死、临危不乱的事件。没有任何历史事件表明他们有足够冷静与智力应对突发事件。不仅没有还总把事情越搅越混、越弄越乱,甚至以疯狂的手段采取极端措施。国民党是输了,不错,但某些政权自身一直是达便车,达上苏联的便车得了大陆,达上美国便车发展经济。我们看看这个政权独自处理危机与突发事件的时候,基本不能自理。各种运动来看基本如此,解决问题的办法制造更大的问题!减小损失的办法就是制造更大的损失,各种救灾各种贪!维护稳定的办法是制造更大的不稳定,草木皆兵的维稳模式!苏联要核打击某些人的时候,跑去躲起,不是鹰派吗?直接打就是了。几个学生闹闹,提兵数十万,你不是有力量吗?控制住呀。反正我从来不会高估他们,我从来只会低估他们,为什么?有智商的人不会这样做,有本事的人会做到更好,没脑子没本事的人才靠小聪明解决眼前的难题。

ds 2017-04-07 12:26:27

  不就是主张全面专政嘛,用得着加那些“忧国忧民”的辞藻狗尾续貂吗?

大漠孤雁 2017-04-06 09:13:56

  一篇很好的反面教材。

郑慈 2017-04-06 07:09:21

  政党与黑社会的区别是政党是以自己的政治主张为社会服务的,政党不为自己的成员服务,即使是领袖也不例外。党不需要掌握社会资源,党员对党组织没有人身依附关系,而黑社会有自己的地盘要掌握社会资源。政党的合法权益受国家的法律和国家机器的保护。政党没有法律界定外的特别的利益。它如果有自己的不合法的特别的利益那么执政时一定会以权谋私;因此政党就没有理由要求自己的成员有党性,同样也不需要区别于国家机器的武装力量来保卫自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希特勒的纳粹党不是政党,至少不是一个健康的政党。
   党用自己的政治主张来吸引群众、组织群众,并且对自己的政治主张承担政治责任和组织责任。而不是遇事时将群众推到第一线,自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