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文波:奇怪的“时间差”——陈云对高岗“阴谋”的揭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553 次 更新时间:2014-01-13 14:46

进入专题: 陈云   高岗  

姬文波  


1953年发生的高岗事件,是中国共产党在全国执政以后,在党内高层发生的一次严重权力斗争。这次事件影响深远。陈云作为第一个揭发高岗“非组织”活动的领导人,在高岗事件中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在陈云揭发高岗的具体时间上,目前有一些不太准确的表述。以下两篇有关杨尚昆回忆高岗事件的文章最有代表性。

20001年,杨尚昆在《回忆高饶事件》一文里说:1953年秋后,高岗竟去邓小平、陈云处“煽风点火”。在邓面前他说,在中国谁是列宁的问题解决了,但谁是斯大林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你看是谁呀?小平同志看穿了高岗的用意,故意指着墙上挂的几张中央书记像说,就在这中间嘛!并向高指出,刘少奇同志在党内的地位是历史自然形成的,不能轻易更动。10月间,高岗又去找陈云,说要向毛主席建议中央多设几个副主席,提出“你一个,我一个”。小平和陈云同志都感到这个问题很严重,及时报告了毛主席。[1]按照杨尚昆的回忆,陈云、邓小平揭发了高岗是在1953年“10月间”。

但是,《炎黄春秋》2009年第3期发表的《杨尚昆1986年谈张闻天与毛泽东的关系演变》(根据录音整理)一文中,杨尚昆说:“高岗事件已经要发生了,这时毛主席要到杭州去,走之前在怀仁堂开了个会,……。那个会开完以后,高岗就找到陈云,说你为什么反对“轮流做庄”?你应该赞成呵。陈云就说,这个不行嘛!你看哪一个够呵?高岗就说,你一个,我一个。陈云就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就报告了主席。” [2]杨尚昆这次谈话里所讲的会就是1953年12月15日书记处扩大会议,按照这个说法,会后高岗游说陈云“你一个,我一个”,陈云随即揭发了高岗,显然,这个时间和他上篇的回忆文章出现矛盾!

为什么杨尚昆的回忆会出现前后矛盾呢,是因为他把高岗陈云“你一个,我一个”的谈话与陈云对高岗的揭发这两件事的时间搞错了,这两件事有“时间差”,而且时间差的还不短,并非在同一时间段。由于当事人的故意含糊,这个“时间差”一直被人为抹去了!

 

一、“搞几个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的谈话是啥时候发生的。

“搞几个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这个问题是促使毛泽东对高岗态度极剧转变的根本原因之一。张聿温记述说:1953年12月的一天,毛泽东对罗瑞卿点破说:搞阴谋的,组织地下司令部的,就是高岗,他要在我退居二线时当党的副主席。他对陈云说,党的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你认为他拥护林彪吗?他不只要打倒刘少奇,还要打倒我,也会打倒林彪。[3] 可见这个事情对毛泽东的刺激之深。毛泽东据此认定高岗背着他搞阴谋活动,对他失去信任。

对这件事,在高岗事件发生一年后的1955年3月,陈云作了这样的叙述:“毛泽东同志提出他退居第二线的时候,这个时候,高岗匆匆忙忙来找我,他估计党的书记处对党的总书记或副主席的人选就会讨论,他估计少奇同志可能被任总书记或者副主席,因此高岗提出他要任副主席。为了找个陪客,他对我说:‘多搞几个副主席,你也搞一个,我也搞一个。’这件事情是最本质地暴露了高岗反对少奇同志的目的。我向中央揭发了高岗的阴谋。”[4]

邓小平回忆说:“这个事情,我知道得很清楚。毛泽东同志在1953年底提出中央分一线、二线之后,高岗活动得非常积极。……对西南,他用拉拢的办法,正式和我谈判,说刘少奇同志不成熟,要争取我和他一起拱倒刘少奇同志。我明确表示态度,说刘少奇同志在党内的地位是历史形成的,从总的方面讲,刘少奇同志是好的,改变这样一种历史形成的地位不适当。高岗也找陈云同志谈判,他说:搞几个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这样一来,陈云同志和我才觉得问题严重,立即向毛泽东同志反映,引起他的注意。高岗想把少奇同志推倒,采取搞交易、搞阴谋诡计的办法,是很不正常的。所以反对高岗的斗争还要肯定。”[5]

按照陈云、邓小平本人的陈述,在高岗向陈云提出“搞几个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之后,由于“这件事情是最本质地暴露了高岗反对少奇同志的目的”,陈云觉得问题严重,立即向毛泽东揭发了高岗的阴谋。但具体时间,他们都没有讲,仅说明发生在1953年底。要搞清楚高岗与陈云的这个谈话是啥时候发生的呢?首先必须搞清“毛泽东同志提出他退居第二线”的时间。

1953年10月3日到11月2日,高岗在南方休假,与林彪、陈正人、陶铸等多次接触,主要谈的是鼓动由林彪出任将来的部长会议主席,他们的谈话并没有涉及党的总书记、副主席人选问题。

而在11月下旬和12月初,高岗与一些同志谈到了“二线问题”。

罗荣桓在1955年3月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期间发言说:“同高岗在东北开始接触,对他的认识凭着一些印象,认为他在西北和东北是站在正确的方面。高岗调来北京后虽然曾来看望两次,但因为我在病中不能不说话,他也没有同我谈过反对中央个别同志的问题。一次他来谈见到主席说主席同他谈了第二线问题。我丝毫没有察觉他的用意。而我同他谈了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当时军委高干会议报告的修改,同时我还为了这件事去见主席一次。当主席提出二线问题时。我推荐过高岗。”[6]11月下旬,高岗遵照毛泽东的指示,正参与修改彭德怀军委高干会议报告。这个谈话透露出的信息表明,在11月下旬(或者更早一点),毛泽东已对高岗个别谈了“第二线问题”。

王鹤寿事后揭发说,1953年12月,高岗对他说:主席的身体不好,要退到二线,现在酝酿第一线谁当家。并说,少奇如果当家就很偏,你到杭州林总(指林彪----笔者注)处讲讲这个情形,希望他能和主席讲一讲。……王鹤寿确实感到高岗的行为太超出了范围。因而就将此事报告了陈云。[7]

考虑到高岗与陈云的密切关系,可以比较肯定地说,在11月下旬,在毛泽东与高岗谈了关于“第二线问题”后,高岗马上找了陈云交换看法。

关于高岗与陈云的谈话内容,张聿温在《死亡联盟——高饶事件始末》一书中写到:高岗对陈云说:“宁可搞副主席,也不要搞总书记。要搞副主席的话,就多搞几个,你一个,我一个。”“我赞成林总搞部长会议,反对少奇当总书记。要设副主席的话,就多设几个,你一个,我一个。请你把我的意见,向毛主席转达。”[8]

但高岗夫人李力群对此事有不同的讲述。高岗夫人李力群回忆说:“像陈云讲的,‘你一个,我一个’,是毛主席说将来他到二线,是不是中央可以轮流值班。高岗回来就跟陈云商量,陈云问,可以你一个,我一个,林彪也可以算一个,陈云表示支持这个轮流,支持‘你一个,我一个’。结果,座谈会上不准高岗讲话,四中全会以后,只准他们揭发。陈云就起来说,‘你一个,我一个’是你说的。高岗说,.....是你说的,怎么能说是我说的?……1954年2月16日,陈云来到家里和高岗谈话,这次两个人彻底谈崩了。陈云要高岗承认”你一个,我一个“是高岗说的,高岗质问陈云,”你一个,我一个“明明是你说的,为什么你要说是我说的,你是在出卖我。高岗连”主席说你鹰鼻子,会看形势,我高岗还不相信,上了你的当“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两个人吵得脸红脖子粗的,气氛很紧张,陈云走时,高岗也不去送他,是我和秘书赵家梁送他下的楼。

关于谈话的真实情况,我们已无从知晓。

但是,如果真的是高岗主动找陈云“谈判”并提出‘你一个,我一个’的建议,那这个问题太严重了,按照陈云本人的话来说:“这件事情是最本质地暴露了高岗反对少奇同志的目的。”那么,政治原则性极强的陈云同志为何要拖了近1个月,在12月15日后才向毛泽东汇报呢。

奇怪的时间差!!

为了弄清陈云“向中央揭发了高岗的阴谋”确切时间和真实原因,有必要还原1953年12月15日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上以及会后发生的历史事实。

 

二、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上出现的情况

《陈云年谱》记述:12月15日下午,出席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彭德怀、高岗、邓小平、杨尚昆、胡乔木列席会议。会上,毛泽东提议在他外出休假期间,由刘少奇临时主持中央工作。刘少奇表示由书记处同志轮流主持为好,书记处其他同志都同意由刘少奇主持,不赞成轮流,唯独高岗一再坚持说“轮流吧,搞轮流好。”会后,高岗又分别找陈云、邓小平、动员他们也赞成轮流主持。[9]

《邓小平年谱》里的记述与此基本相同: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提出在他外出休假期间,由刘少奇临时主持中央工作。刘少奇表示由书记处同志轮流主持为好。会后,高岗又分别找陈云、邓小平,动员他们也赞成轮流主持。[10]

杨尚昆回忆:高岗事件已经要发生了,这时毛主席要到杭州去,走之前在怀仁堂开了个会,就提出“轮流做庄”问题,结果没有人赞成,都不赞成这个东西。……。[11]

但是,曾列席这次会议的彭德怀回忆说:主席在会上提出,他外出后谁人主持日常工作?少奇同志首先提出:“主席外出后的日常工作由书记处同志轮流主持。”并提议由周恩来同志主持。周恩来同志再三推辞。高岗赞成“由书记处同志轮流主持。”朱德同志也说“由书记处同志轮流主持。”[12]

显然,这些权威文献和回忆文字有矛盾。

1.唯独高岗赞成轮流主持?

《陈云年谱》、《邓小平年谱》里对这次会议的主要记述基本相同,即:是毛泽东提议在他外出休假期间,由刘少奇临时主持中央工作。但《陈云年谱》和杨尚昆回忆都说,书记处其他同志都同意由刘少奇主持,不赞成轮流,唯独高岗赞成轮流主持。《邓小平年谱》回避了这个问题。而据彭德怀的回忆,会上高岗和朱德两人赞成轮流主持。这与《陈云年谱》所记述的有出入。而《朱德年谱》记载,朱德在会议上的确表示赞成轮流主持。[13]高岗秘书赵家梁也回忆说,朱德也表示赞成高岗轮流主持的意见。看来,在这一问题上还需要做进一步研究。

2.毛泽东是否曾提议在他外出休假期间,由刘少奇临时主持中央工作。

《陈云年谱》、《邓小平年谱》里对这次会议的主要记述基本相同:毛泽东提议在他外出休假期间,由刘少奇临时主持中央工作。

彭德怀回忆说:主席在会上提出,他外出后谁人主持日常工作?杨尚昆回忆:毛主席要到杭州去,走之前在怀仁堂开了个会,就提出“轮流做庄”问题,结果没有人赞成,都不赞成这个东西。……。[14]按照彭德怀、杨尚昆的回忆,毛泽东在会上并没有直接提议在他外出休假期间,由刘少奇临时主持中央工作。特别是杨尚昆的回忆,“轮流做庄”的问题是毛泽东先提出来的,而不是高岗。

另据赵家梁也回忆:会上,毛泽东提出,他要到南方休息一段时间,他不在北京时,是由刘少奇代理主持日常工作,还是由中央几个同志轮流主持,请大家考虑。刘少奇首先表示,还是大家轮流好。周恩来说,还是按照过去的惯例,由少奇同志代理。高岗则表示可以由大家轮流。朱德也表示赞成高岗的意见;邓小平、陈云赞成由刘少奇代理。毛泽东说,此事以后再议。[15]

笔者认为,综合几个人的说法,赵家梁的记述比较符合事实,与彭德怀、杨尚昆的回忆基本符合。《邓小平年谱》记述:12月24日,下午,出席毛泽东主持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决定,在毛泽东去杭州休假并主持起草宪法草案期间,由刘少奇代理主持中央工作。如果“毛泽东提议在他外出休假期间,由刘少奇临时主持中央工作”是事实的话,那在当天的会上就会作出决定了,不会拖到12月24日才定下来。因为由“少奇同志代理”,是“按照过去的惯例”的,高岗并不敢坚持提出违背毛泽东意志的反对意见。而毛泽东为何一反惯例,提出“轮流主持”的建议让大家考虑,这一点是值得深思的。

 

三、会后发生的情况

《陈云年谱》、《邓小平年谱》均记述说:会后,高岗又分别找陈云、邓小平、动员他们也赞成轮流主持。

杨尚昆1986年回忆说:那个会开完以后,高岗就找到陈云,说你为什么反对“轮流做庄”?你应该赞成呵。陈云就说,这个不行嘛!你看哪一个够呵?高岗就说,你一个,我一个。[16]

高岗秘书赵家梁回忆:高岗从会议室出来,在去停车场的路上,和邓小平边走边谈,高岗说:少奇不怎么稳,还是轮流好。邓小平说:还是少奇代理好。当时高岗没有回东交民巷的家,而是去了陈云处,对陈云在会上没有支持他的意见,发了脾气。[17]

高岗对陈云具体讲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可参考彭德怀的回忆:“第二天(指16日----引者注)晚饭后,高岗来到我处,他的脸色很难看,似乎在生气。他先问了问高干会议的情况,然后就转到了昨天在主席处开会的上面来,他说:“你昨天为什么赞成由刘少奇代理,而不同意我的意见呢?”他说这话的时候,看来是责问我的样子。我当时就冒火了,突然说:“这是我个人的认识!”他见当时没有什么便宜可得,也气势汹汹地走了。我当时想,这次得罪了他,以后不会再来了……。[18]可以推断的是,高岗去了陈云处,极可能也是对陈云说了类似的话,而且发了脾气(第二天,16日,高岗见彭德怀时仍然余怒未息)。……双方不欢而散。在这样的情形下,高岗是不可能说,“你一个,我一个”这样的话的。

高岗夫人李立群回忆说:会议结束后,发生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从主席家到停车场,在等车的时候,高岗对邓小平讲:主席去南方后,中央的工作轮流主持比较好。邓小平说:还是少奇主持好。高岗又说:总理主持好一些。邓小平说:总理事务性工作多,还是由少奇主持好(当时高岗的警卫员也在场)。另一件事,是高岗没有坐自己的车,而是搭陈云的车去了陈云家,到陈云家后,高岗问陈云:“你怎么在会议上又是另一个态度?我高岗对你陈云是真心实意地交换意见,将主席给我说的话都告诉你,你也表示同意主席的意见。今天,你在会议上跟着同意由少奇主持。你跟我是怎么说的,你也同意轮流嘛!你说这样可以体现集体领导,避免片面和错误。可你到会议上就变了,你和我讲的话都忘了吗?你还让我在主席面前给你说好话,你让我怎么交待!”陈云讲:“我怎么知道老毛是怎么想的。”两个人争的不欢而散。高岗回到家中显得非常激动,他对我说:“主席从1942年开始就对陈云不信任,说他是老牌机会主义,关键时候,他就拉稀(生病),我还老给他在主席面前说好话。”

据《陈云年谱》记述:(1953年)12月份,当他(高岗)听说毛泽东提出中央分一线二线时,估计刘少奇可能被任命为党的总书记或副主席,于是活动得更加厉害,他一方面找邓小平,说刘少奇不成熟,企图争取邓小平和他一起拱倒刘少奇,另一方面找陈云,提出他要当副主席,说,搞几个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陈云和邓小平觉得问题严重,立即向毛泽东反映了高岗的活动。《陈云年谱》进一步记述:(1953年)12月17日下午五点,同邓小平前往毛泽东住所谈话,至晚八点,毛泽东请周恩来前来一起谈话。12月18日晚,同周恩来、邓小平、彭德怀前往毛泽东住所谈话。12月19日晚,同邓小平前往毛泽东住所谈话。当日晚,陈云“受毛泽东委托,离开北京到上海、杭州、广州、武汉等地,向当地大区、中央局、中央分局负责同志通报高岗用阴谋手段反对刘少奇、分裂党的问题〉。”[19]《邓小平年谱》记述与《陈云年谱》相同,表明12月17日前,已发生了非常重要的事件。逄先知、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披露:从1953年12月17日以来,毛泽东进行了十分紧张的工作。与陈云、邓小平、周恩来等先后进行了密集的谈话,这一系列谈话,都是专门谈高、饶问题。[20]

--------------------------------------------------------------------------------

[1]杨尚昆《回忆高饶事件》,《党的文献》2001年第1、2期。

[2]张培森(整理):《杨尚昆1986年谈张闻天与毛泽东的关系演变》,《炎黄春秋》2009年第3期。

[3]张聿温:《林彪在“高饶事件”中》,《党史博览》2005年第12期。

[4] 陈云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发言记录,1955年3月28日。转引金冲及、陈群主编:《陈云传》(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第885页。

[5]邓小平:《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1980年3月~1981年6月,《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93页。

[6]《罗荣桓年谱》,第760页。

[7]林蕴晖:《国史札记》,第128页。

[8]张聿温:《死亡联盟——高饶事件始末》,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8月出版。

[9] 朱佳木主编:《陈云年谱》(中),第191页。

[10]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邓小平年谱1904-1974》(中),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1150页,注释一。

[11]张培森(整理):《杨尚昆1986年谈张闻天与毛泽东的关系演变》,《炎黄春秋》2009年第3期

[12]林蕴晖:《彭德怀对“高彭联盟”的申诉》,《炎黄春秋》2009年第6期。

[1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朱德年谱(新编本)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第1462页。

[14]张培森(整理):《杨尚昆1986年谈张闻天与毛泽东的关系演变》,《炎黄春秋》2009年第3期。

[15]高岗秘书赵家梁谈高岗问题,林蕴晖、沈志华2005年2月2日访问赵家梁记录。转引自林蕴晖:《国史札记》,东方出版中心2008年版,第128页。

[16]杨尚昆《回忆高饶事件》,《党的文献》2001年第1、2期。

[17]林蕴晖:《国史札记》,第128页。

[18]林蕴晖《彭德怀对“高彭联盟”的申诉》,《炎黄春秋》2009年第6期。

[19]朱佳木主编:《陈云年谱》(中),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年版,第191页。

[20]逄先知、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949-1976(上),第280-281页。


    进入专题: 陈云   高岗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71420.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