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文波:1987年中印边界危机回顾与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6 次 更新时间:2020-09-26 19:22:36

进入专题: 旺东事件   “874”演习   桑多洛河谷   克节朗   拉吉夫·甘地  

姬文波  

1987年中印边界危机回顾与反思

 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

姬文波

   摘要:20世纪80年代初,随着印军在印中边境的军力增强,自认为已居于“强有力的优势”地位,重施尼赫鲁时期的“前进政策”,先是派军队渗透到桑多洛河谷(旺东地区),随后又进入到克节朗地区,并展开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对中国进行挑衅。拉吉夫·甘地政府受国内政治因素影响,有意加剧边境危机以转移国内矛盾,巩固政权。为遏制印军对中国领土的蚕食和渗透,中国军队展开针锋相对的军事斗争,即“874”演习,西藏边防部队进入旺东和克节朗河谷北岸设点驻防。中国和印度发生了自1962年边界战争以来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军事对峙。中印边界局势再次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由于中印两国政治领袖的理性和克制,以及两国军事力量有效的威慑和国际政治的制约,中印两国政府都没有选择以战争手段来解决边界纠纷。在中印双方的外交努力下,中印边界危机在1987年8月后逐步平息。此后较长时间,中印边界东段的局势保持了相对平稳。

   关键词:旺东事件;“874”演习;桑多洛河谷;克节朗;拉吉夫·甘地

  

   1987年,由桑多洛河谷事件(即旺东事件)所引发,中国和印度发生了自1962年边界战争以来最严重的领土纠纷。桑多洛河谷(旺东)位于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北,娘姆江曲以东、康格多山以西。属于西藏错那县勒布乡太宗山。这个地区不仅远在中印传统习惯边界以北,而且也在中印边界东段双方实际控制线中方一侧,一直是中国的领土。20世纪80年代初,印度政府重施尼赫鲁时期的“前进政策”(Forward Policy) [1],派军队渗透到桑多洛河谷,导致1986年6月旺东事件的发生。1987年,印军进一步越过哈东山脊,进入到克节朗河谷(印方称为南姆卡曲河谷),并展开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对中国进行挑衅。为遏制印军对中国领土的蚕食和渗透,中国军队展开针锋相对的军事斗争,即“874”演习。中国军队越过拉则拉山脊(印方称塔格拉山脊),在克节朗河谷北岸设点驻防,与印军形成军事对峙。“中印边界局势再次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2]。对于这段历史,由于各种原因,除了英国著名学者内维尔·马克斯韦尔在著述中有所涉及之外,相关的专题研究很少,而有关这方面的非学术文章多有谬误。本文将散见于文章著述、回忆传记等中的相关资料加以搜集整理,对这个历史事件进行分析和探讨,希望能对中印边界问题的研究有所帮助。

  

   一、旺东事件的发生。

   1962年6月,在印度当局“前进政策”主导下,印军越过“麦克马洪线”对西藏山南地区错那县克节朗河谷以及拉则拉山脊(即塔格拉山脊)的冒险入侵,成为1962年10月中印边界战争的导火索。在取得自卫反击作战重大胜利后,中国政府于1962 年11 月21 日出人意料地发表声明,决定单方面主动停火和主动后撤。中国边防部队“从1959年11月7日存在于中印双方之间的实际控制线,后撤20公里。”并在实际控制线本侧的若干地点设立民警检查站。[3]在中国军队撤退后,1963年5月6日,印军再次占领了麦克马洪线以北克节朗河谷(印方称为南姆卡曲河谷)东端的兼则马尼(沙则)据点。距离北面中国军队设立的得芒边防点约有1000米。中方未采取行动予以阻止。此后很长时间,印度未敢再越过哈东山脊向克节朗地区推进。中印双方在克节朗地区基本脱离接触。中国方面一度停止了在这个地区的巡逻。

   进入 20世纪80年代,随着印军在印中边境的军力增强,自认为已居于“强有力的优势”地位,印军的战略思想也由70年代的纵深防御发展为强调进攻性的“攻势防御”。[4]在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的主导下,印度政府重拾尼赫鲁时期的“前进政策”。1981年,英迪拉•甘地内阁作出决定,将“保卫”达旺地区作为印军的一项基本任务,强调印军必须使达旺地区得到有效“保卫”。按照印度军方一贯的占居战略制高点的思想,这意味着必须把其防线再次推进到麦克马洪线以北的所谓分水岭,“理想”阵地是其1962年遭受挫败的克节朗河以北的塔格拉山脊,至少也要在哈东山脊占领居高临下的阵地。1982年-1983年间,英迪拉•甘地正式要求印度军方对印度的安全形势进行重新审议。印度陆军参谋长克里希纳•拉奥上将提交了军事计划,建议在与中国接壤的实际控制线上加快速度部署军队,并大力进行国防基础设施建设。英迪拉•甘地批准了该计划。在上述“前进政策”主导下,从1983年夏季开始,印军每年都派出情报小组,渗透到“麦克马洪线”以北的桑多洛河谷地区进行侦察和试探。英·甘地总理1984年10月被刺身亡后,继任的拉吉夫·甘地政府并未停止该政策。1985年8月26日,印军深入到中国西藏境内松多地区的旺东(桑多洛河谷),并设立季节性据点。[5]这个据点可以侦测到中国军队在拉则拉山脊(塔格拉山脊)背后的军事部署,位置特别敏感、重要。[6] 1986年2月3日,所谓“鹰派”将领K•森德吉上将继任印度陆军参谋长,他明确提出,一旦开战要把战争推向别国领土。“在我们选择的时间和地点向侵略者本土发动反攻”。印度对华军事战略思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发生质的变化。[7]

   1986年,印军在旺东地区的渗透被中国军民发现。1986年6月,为捍卫主权,制止印军的蚕食,西藏边防部队受命在旺东地区设点。[8]西藏军区山南军分区某边防团先遣连在原始森林地带边寻路边推进,翻山趆岭,长途爬涉,到达目的地,立即組织部队宿营、构筑简易防御体系。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整体防御工事构筑、阵地建设、营区道路、开辟直升机场,形成正面与印军对待。[9]为加强对旺东边防点的控制,6月底7月初,西藏军区某边防团团长高明诚带领一个巡逻分队在桑多洛河源头“无名湖”高地一带勘定建连地点,突发重病牺牲。[10]印军则迅速增兵设点,向北推进,对西藏边防军旺东守点分队形成包围态势。在旺东哨所,中国军队只有一个连,处于三面受敌。当面印军有三个连,且居高临下。两军前沿阵地相距只有七八米。[11]

   在军事上采取对抗措施的同时,印度外交部向中国方面也提出抗议,指责中国入侵印度领土。不久,印度媒体对桑多洛河谷发生的事件进行了渲染报道,在印度国内掀起轩然大波。7月15日,印度官方公开指责中国入侵印度领土。印度外交部官员说,将近40名中国人,其中有些穿着军装,在中印东部边界地区麦克马洪线以南侵入印度领土六七公里,这是中国自1962年战争以来最严重的入侵行动。[12]7月16日,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召开新闻发布会驳斥了印度向中国方面提出的抗议。发言人说,即使从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原图看,桑多洛河谷地区也在该线以北。印方完全把事实搞颠倒了。中方理所当然地拒绝了印方的无理抗议。[13]7月16日晚间,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在议会会见反对党领导人时表示:将在下一轮在北京举行的印中边界谈判中提出桑多洛河谷这件事。他说,自1974年以来,“这种边界争端就一直不断,印度政府除1977年至1980年这段时间外,一直在注视着这类事件。”拉吉夫·甘地并解释说,中印边界并未发生什么反常事件,只不过中国的这次入侵的深度比以前深了些。7月17日,印度的各大报纸都报道了拉吉夫•甘地的讲话。[14]

   7月19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吴学谦会见了由印度外交部外事秘书文卡特斯瓦兰率领的前来参加中印第七轮官员会谈的印度代表团。吴学谦说,你们把一些事情公诸于舆论,印度报纸发表了一些文章,我们的新闻界也不得不作出反应,这样不利于会谈,这是我们不希望发生的。他希望双方平心静气地摆事实,讲道理。文卡特斯瓦兰说,印度报纸的报道有的是事实,有的不是事实。解决印中两国的边界问题是印中双方所希望建设的友谊大厦的基石。[15]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在接见印度谈判代表时说,谈判桌上可以吵,但在边境上不要动武。[16]7月21日至23日,中国和印度第七轮官员会谈在北京举行。双方的会谈气氛友好、坦率,但没有在边界问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双方商定下一轮会谈在新德里举行。

   但中印第七轮官员会谈后,印度领导人又多次指责中国方面人员越过了中印边界东段的所谓“合法”国际边界“麦克马洪线”,在桑多洛河谷地区“入侵了印度的领土”,一些印度报刊也对此连篇累牍地大肆渲染。8月8日,印度政府正式声明谴责中国故意派兵越过麦克马洪线。

   此时,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尚能保持理性和克制。8月11日,从国外访问回来的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对记者表示,中印边界问题很混乱。麦克马洪线划得“相当粗”,“对于这条线所处的地区是可以谈判的”。拉吉夫·甘地表示,“目前的状况是,我们双方都已后撤了一定的距离。(中国人)肯定是违背了这一点。我们正在同他们联系,希望我们能够解决这个问题。”[17]拉吉夫·甘地召集阿萨姆邦和“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18]藏南情报分局的官员商讨边界局势。[19]

   中印两国边防部队都加强了在桑多洛河谷地区的巡逻。两军巡逻队不时相遇,距离很近,有时达到面对面的程度。为避免擦枪走火,使事态升级,8月中旬,中印双方派出军事和谈代表举行了边界维稳军事会唔。[20]

   8月23日,中国政府以“中国新闻社答读者问”的形式,公布“中印边界东段桑多洛河谷地区问题的真相”,表明了中国在这次边界问题上的原则和立场。文章说:关于桑多洛河谷地区(即旺东地区)的问题,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已于7月16日讲清楚了。这一地区历来是中国的领土。它不仅远在中印传统习惯边界以北,而且也在中印双方实际控制线中方一侧。中国不承认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但即使按照“麦克马洪线”原图,桑多洛河谷地区也在该原图线所标示的纬度以北。这是无法篡改的。因此,印方指责中方人员“入侵”印度领土是毫无道理的。中国边防人员完全是在自己的领土上巡逻和值勤,根本没有越过实际控制线一步。尽管目前中印边界东段的实际控制线极不合理,但是在中印边界问题谈判解决之前,中方是严守这一条实际控制线的。问题是,印度方面利用中国方面一度停止巡逻的空隙,在一些地段越过双方实际控制线,企图进一步蚕食中国领土,制造新的争议地区。文章强调:对于印方飞机和军事人员不时越线的行为,多年来中方采取了十分克制的态度,一再劝告印方不要这样做。但是,印方的越线活动有增无已。更有甚者,印方还企图扩张到哪里,就把那里的中国领土说成是印度的。桑多洛河谷地区的问题就是一例。我已经占的就是我的,没有占的还想占,天下哪有这个道理。中国方面对此当然不能听之任之。中国政府重申,互谅互让是解决边界问题的关键。只要求一方作让步是绝对不可能解决问题的。[21]从《人民日报》这篇文章中可以看出,印度在旺东地区的蚕食扩张,已严重挑战了中国政府的底线。中国政府已是忍无可忍,立场绝无松动。

看到中国政府这次在边界问题上的坚定态度,印度政府内部也在探讨“采取一种新的外交立场”。考虑中的建议之一是,拉吉夫·甘地总理应该致函中国总理,强调有必要达成一项对双方都具有约束力的谅解,并使边界沿线的所有地方保持现状,这样不会损害中印各自的领土要求。[22] 8月30日,拉吉夫·甘地在接见《阿尔及利亚现实》杂志记者时,再次排除了以军事冲突来解决中印边界争端的可能性。拉吉夫·甘地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旺东事件   “874”演习   桑多洛河谷   克节朗   拉吉夫·甘地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01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