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鸿寅:远山的震撼

——谨以此文献给我深爱着的勤劳善良却苦难深重的父老乡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61 次 更新时间:2013-11-20 21:43:34

进入专题: 知青  

牛鸿寅  

  


   1969年3月底,我们奉大队之命上山扛木头,说是给学校盖房。那时的中条山春寒料峭,乍暖还寒。依仗着年轻,又充满对神秘大山的向往,我们几个男知青卷起几件厚一点的衣服,带着干粮,跟社员一行九人踏上征程,向大山深处开跋。漫山遍野的小草已经张开小嘴,吐出一点点嫩绿,把大山染的绿蒙蒙的,象罩上一层绿色的雾。我们问队长:走到目的地需要多长时间,他说,一天吧。我们又问:一天走多少路?他说,一百二吧。说的漫不经心。啊?一天要走一百二?山路?我们有点见傻。没办法,硬起头皮走吧。哼,那几个女生还哭着喊着要跟来呢,要真来了,就该真哭了!

   一路上,看不见树,甚至于连像样的灌木丛都没有,队长说要走出三十里外才能见到柴禾,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所说的柴禾是可以打成捆,插在扁担两头担起来的那种大的灌木。三十里之内的已经被砍光了,而且短期内休想恢复。说得人不由一阵心寒。我们不时地问这问那,队长和乡亲们也不厌其烦的讲解。

   我们转过弯弯的马鞍桥,爬过高低不平,满是青石的风葫芦岭,绕过蜿蜒的大洼小洼,在凉水泉边吃馍馍。那凉水泉是几块青石围起来的,面积大概只有40cm见方。水深约30cm,水面挺高,距石面大约3cm,清澈见底,里面有一个黑色的长着长长的几条腿的昆虫在游动。队长说不怕,那是水蝎子,没有毒,也不咬人。于是队长带头,俯下身,趴在青石上,用嘴对着水面,唏溜唏溜喝起来。

   我们第一次见到人是这样喝水的,都不敢喝。乡亲们依次喝着水,吃着馍,鼓励我们:这水最好,不管天多么旱,有多少人喝,这水面永远这么高;而且不管你身体强弱,天气冷热,任你喝多少这水,决不会害肚子!终于,我们也不管自己是人,还是别的什么动物,都趴在这水面上喝起来。果然,清冽甘甜!

   我们穿过一道石门,二道石门,三道石门,又走了不知多少路,总算到了一个小山村,这时天已经黑了。队长说,今天就在这里歇了,明天早上进原始森林。这个村只有三四户人家,村里人见了我们,非常热情,让我们进他们的窑洞。但是,队长只跟他们借了一口大锅,谢绝了人家的盛情。

   那天晚上,我们吃着自己带的馍馍,喝着队长用借来的大锅熬的白面浆糊,在一个存放草料的窑洞里享用了我们有生以来最难忘的一顿晚餐。真是走累了,仗着人多,说说笑笑,脚上打了泡都没感觉。吃完饭,一个个东倒西歪,顷刻,鼾声四起。第二天,我们几个知青几乎同时跳了起来----每个人都被跳蚤叮了一身红红的包!奇痒无比!好像这跳蚤也欺生,同来的乡亲们都没挨咬!或者,----知青的肉嫩?有可能。

   当我们真正走进原始森林的时候,我们忘记了一切!高大的数不清的参天大树耸立在我们面前,它们伸出无数长长的手臂,为我们撑起一个巨大的伞,诠释着我们上学时学过的所谓"遮天蔽日"。看不见太阳,只有那从树叶的缝隙中射下来温柔的光柱告诉我们今天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地下软绵绵的,到处是落叶,一层一层的,不知道有多少层,也不知道有多厚,干净极了,一尘不染,我们甚至想躺在上面打滚。扒开树叶,到处可以见到不知从何处流过来的泉水,同样的干净,同样的一尘不染。队长说,这水是好水,渴了随便喝,也不会害病的。但是没有人喝,因为谁也不渴。

   空气是湿润的,弥漫着绿色植物的芳香,沁人心肺,这天然的等离子,天然的氧吧,谁到了这里,都会变得贪婪!我们使劲的做着深呼吸,企图把一辈子的新鲜空气吸进肺里储存起来慢慢享用!啊----,我们忘情的喊着;啊---,啊---,啊---,大山和森林多情的回应着。我们激动,我们感动,这就是大自然!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这就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强烈震撼:人啊,你是多么的渺小!

   在这人迹罕至的大森林里,我们居然遇到了一户人家。说是一户人家,其实只有一个人。在沟底一块稍稍平坦的地上有一幢黑乎乎的用石块垒成的低矮的房屋。我们弯着腰,钻进一扇同样黑乎乎的木头钉成的门。在昏暗的油灯下,我们看到一个安详的老婆婆。老婆婆见到来了这么多人,高兴地几乎从凳子上跳起来。老婆婆脸色奇白,与周围环境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可能是长期生活在黑暗里的缘故。但是老婆婆很健康,头发乌黑,动作敏捷,而且穿得非常利索整洁。好一阵,我们才看清屋里的东西。一张低矮的床,一口大锅卧在一个土灶上,一个木头搭起的台台,上面摆着一些盆盆罐罐,房屋的一角还有一台木制的织布机。我们和老婆婆一见如故,没有任何客套就攀谈起来。

   原来老婆婆还有一个老伴,去年过世了。她们是日本鬼子来后逃到大山里的,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男耕女织,相依为命,这样过了几十年。忽然,老婆婆问:圣人涧(县城所在地)的日本人走了吗?我们大笑起来,告诉她,日本人早被打跑了,现在已经解放二十年了!老婆婆哭了,泣不成声。她说,自打日本人来以后,她和她的丈夫就跑到这深山老林来了。从那时起,他们再没有出过山,也再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和任何亲戚!

   刹那间,一切都凝固了。再没有人笑,没有人说话,甚至没有人呼吸。这黑暗的小屋仿佛像一块巨石压在我们的心上。过了一会,队长问:你还回老家吗?老婆婆擦擦眼泪,喃喃地说:回啥哩,我谁也不认识,人家也不认识我;再说我不能离开我老汉啊……

   后来,老婆婆给我们每人盛了一碗她煮的牛肉,非让我们吃不可。她说前几天下大雪,牛被冻死了,只好煮来吃。我们每人吃了一点。临走时,队长把我们带来的白面送给她。老婆婆十分高兴,因为山里只能种玉米,她已经三十多年没吃过白面了!

   又一个三十多年过去了,估计老婆婆已经不在人世,当年和我们一起扛木头的人有的已作古。每每想起此事,便思绪万千。中国人民终于打败了万恶的日本鬼子,保卫了自己的国家。无数抗日英雄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永远让我们敬重和怀念。那么老婆婆和她的丈夫呢?我仍然对他们充满敬意。他们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可能他们很懦弱,但是他们成功的逃脱了魔爪,没有让鬼子的罪恶企图得逞。他们活了下来,并且白头到老。我没有理由指责他们软弱,没有血性,不敢拿起武器抗暴--但至少他们还敢于逃离,仅此就让我钦佩不已。

   三十多年来,我一直被深深地感动着,而且,我不只一次地问自己:当你失去自由,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你能做到他们那样吗?

   2005.5

  

  

  

    进入专题: 知青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吾乡吾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750.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