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尼特·兰伯格:伊朗的核困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5 次 更新时间:2013-11-11 17:07

进入专题: 伊朗  

本尼特·兰伯格  


11月7日和8日,美国及其盟友重新开启了关于伊朗核计划的对话,认真地开始完成将伊朗最新的提议落实为永久性协议的艰巨任务。通往协议之路障碍甚多,但被人们研究最少的是利比亚和朝鲜去核努力的后果。这两个国家所出现的问题是伊朗和美国都不愿意重复的,但要避免也绝非易事。

对美国来说,朝鲜显示了一个野心勃勃的穷国是如何通过玩弄对话把戏、争取时间开发核弹的。对伊朗来说,2003年卡扎菲交出利比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表明,一个政权在外交关系正常化后仍然会被国际社会视为不受欢迎者,卡扎菲之所以在2011年被推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放弃了建立核威慑的机会。深入挖掘这两个例子就可以发现伊朗及其国际对话者所面临的挑战。

让朝鲜先例变得特别棘手的是伊朗在多大程度上模仿着平壤政权。这自然而然的衍生出一个问题:伊朗是否在利用当前谈判回合为掩护继续开发核武器。

想想再十年前的先例。1993年6月,在与美国对华和威胁退出核不扩散条约(NPT)后,朝鲜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进行有限度的“保障活动”。接着,在1994年10月,美国和朝鲜进入冻结朝鲜核计划的协议框架。

类似地,2003年12月,在对IAEA隐藏了纳坦兹铀浓缩设施和其他核项目后,伊朗同意签署——但并未批准——所谓的附加协议,允许更广范围的IAEA监督保障。接着,在2004年11月与欧洲代表的谈判中,伊朗同意暂停核浓缩。

这两个协定均没有维持太长时间。1996年3月,IAEA报告说朝鲜并未遵守规定配合对宁边核设施钚元素的检查。2006年10月9日,朝鲜引爆了第一个核武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1718号决议要求朝鲜放弃核计划并重新加入去核化谈判。自此以后,朝鲜对日渐紧迫的国际制裁的应对措施是两次新的核试验,其中最后一次是在新领袖金正恩的领导下在今年进行的。

类似地,2006年1月,在与欧洲使节谈判破裂后,伊朗撕毁了IAEA对纳坦兹核设施设备和储存区的封条。2月,IAEA向安理会报告伊朗没有坦白其核计划。自此以后,伊朗对日渐紧迫的国际制裁的应对措施是建设更多的离心机。现在的问题是朝鲜-伊朗的亦步亦趋模式是否会在伊朗新总统鲁哈尼手中结束。

利比亚先例也是伊朗所面临的难题。与伊朗一样,在试图开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期间,卡扎菲的利比亚经受了多年的经济和政治孤立。20世纪90年代末,利比亚已经支撑不住了。

英国和美国谈判员秘密会晤了利比亚人员,商讨如何解决1988年泛美航空103航班在苏格兰洛克比上空的爆炸事件以及其他恐怖主义事件。在随后达成的让步条件中,卡扎菲同意取消其尚在雏形中的核计划以换取不再受到歧视待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关键性要求:美国必须承诺不寻求推翻卡扎菲政权。2003年12月9日,利比亚正式宣布放弃所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八年后,在美国掠食者无人机和法国空军的打击下,卡扎菲倒台。由于没有核威慑力,他的政权对美国撕毁协议毫无办法——朝鲜没有重蹈这一覆辙。

考虑到这段历史,伊朗有强大的激励至少保留核突围的选择权(这意味着完成所有除武器化之外的步骤)。当然,伊朗领导人也许认为经济孤立是政权的最大危险。但利比亚的下场让他们担心,如果没有足够的威慑,他们也难逃卡扎菲的命运。事实上,2011年在评论卡扎菲的困境时,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说:“卡扎菲先生把所有核设施一股脑儿打包装船运往西方人,对他们说:‘拿走吧!’看看我们,再看看他们现在的状况。”

但在两年后的今天,伊朗必须再一次看看自己。只要严厉的经济制裁保持下去,伊朗政府最终无法拥有核武器并享受核武器带来的好处。允许伊朗保有一些低层次浓缩能力或许是可行的让步——也能让伊朗领导人保住颜面——但伊朗必须实打实地向IAEA披露所有核活动并确认停止所有有利于武器化的设施。此外,考虑到兹事体大,与伊朗的国际协定必须有白纸黑字的作弊应对措施,包括采取军事行动。

伊朗领导人没有多少回旋余地,只有两个选择。他们可以效仿朝鲜,牺牲经济繁荣换取核突破,然后寄希望于美国和以色列要求把“所有选择”摆上台面以阻止他们的动作是纸老虎;或者他们可以追求经济繁荣,放弃核武器能力,然后寄希望于利比亚式的叛乱不会席卷全国、让政权重蹈卡扎菲覆辙。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但伊朗领导人无法将这一选择拖延多久。

    进入专题: 伊朗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9448.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