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罡:中东政治生态回归本来面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78 次 更新时间:2013-10-21 20:51

进入专题: 中东  

殷罡  

 

美国支持的中东秩序正在崩溃,但新秩序并没有出现。相反,有的只是不断蔓延、可能远远溢出地区边界的混乱。叙利亚和埃及的事态还在发展,中东内部不仅持续着民族教派的冲突,极端主义的力量也被释放。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常务理事殷罡就地区大国中谁能取代美国成为秩序维持者,中东是否需要外部干预,内部再平衡又如何实现做出了解答。

 

内部博弈变得重要

《南风窗》:近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关于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的决议,打破了国际社会在叙利亚问题上长达两年半的僵持,局势似乎有所缓和,美国的态度变化起到了什么作用?

殷罡:叙利亚的问题原本是个僵局。今年5月,美国国务卿克里到莫斯科准备和俄罗斯携手政治解决,化武危机发生后,相当于把政治解决的可能性打破了。纵观这几个月的态势,美国接受俄罗斯的政治解决意向,后来接受和赞同普京的“化武换平安”,这表明美国的确希望有人帮它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两次俄罗斯都发挥了关键作用。外部大国干预、激化矛盾的力量在减弱,而中东地区国家之间、民族教派之间的博弈就变得重要了。

《南风窗》:民族教派之间的博弈在叙利亚将以何种方式上演?少数派的阿拉维人会被逊尼派统治所取代吗?

殷罡:要推翻少数派的统治,逊尼派就要成气候,有自己的方向、合法的基本组织。这是他们目前所缺乏的。而且在整个阿拉伯世界,逊尼派过于分裂。在我看来,少数派统治多数派合法性的问题是被夸大了。少数派往往是社会变革的前锋,容易接受全新的意识形态。在叙利亚,长期引导历史发展的正是阿拉维派、德鲁兹人这样的少数派。叙利亚要实现政治现代化,国际压力是必要的,要使叙利亚的政治生态更合理化,逊尼派在权力格局中必须取得更多的份额,而如果砸烂原来的体制,建立起来的肯定是混乱的大杂烩,相比于社会改良,革命的代价太大了。

《南风窗》:有消息称,美国正计划对巴沙尔?阿萨德发起审判,并且已开始收集犯罪材料。您怎么看?

殷罡:审判是很不明智的行为。伊拉克战争前,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承诺不取缔复兴觉,只针对萨达姆和他的少数随从,复兴党的问题由伊拉克人自己解决,结果战后美国防长拉姆斯菲尔德取缔复兴党,复兴党高层干部、军队中旅长以上的军官一律不得进入新政府和新体制,把大批本来可以争取和利用的萨达姆追随者赶到了基地组织那边。直到2006年,美国才明白过来,跟伊拉克新政府一起落实政策,只要承认新体制,就可以参加政治进程。所以说,对立的各方都容易犯一个同样的错误,就是热衷于出气,而不是改造社会。美国的使命已经完成

《南风窗》:美国的“新保守主义”单边行动幻灭后,逐渐调整中东政策,美国不过多插手叙利亚,是不是符合淡出中东计划的长远战略?

殷罡:自从美国有意淡出中东后,中东地区的生态恢复了本来面貌。内部的基本矛盾,阿拉伯人和波斯人之间、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突厥人和阿拉伯人之间以及伊朗核计划对阿拉伯人的威胁等等,就真正表现出来了。过去总是有外部大国的包办,冷战时期是美国和苏联各包一头,冷战之后,美国借反恐专打激进专制的逊尼派力量,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到了“阿拉伯之春”的时候,美国开始明白,不能卷入过多的地区事务。

所以,不想在叙利亚有太大作为。其实从利比亚战争就能看出端倪了,美国就打了几天,让法国和卡塔尔承担更多。如果说中东需要外部干预的话,根据这个地区千年以来固有的政治生态,应该是欧洲国家来管,这也是地缘政治的基本规则在发挥作用。美国本身就是被冷战推到了主导中东力量和格局平衡的位置,它的使命已经完成。过去的反恐过于草率鲁莽、方向不准、考虑不周全,留下了很多后患。比如,打逊尼派的激进极端组织和地区强权人物,反而成全了什叶派、成全了伊朗。

《南风窗》:未来的中东是否还离不开外部干预?欧洲国家又如何参与?比如在叙利亚问题上,谁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殷罡:叙利亚今天的局面与法国历史上的委任统治有很大关联,没有很好地引导叙利亚这个社会。一战后,叙利亚、黎巴嫩归法国委任统治,法国在叙利亚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意识,就是搞民族分离,试图把叙利亚变成5个国家,黎巴嫩基督徒国家、阿拉维国、德鲁兹人国家、逊尼派大马士革国以及北边的阿勒颇国。这激起了叙利亚人非常强烈的反抗,规模远远大于1936年巴勒斯坦人对英国的反抗。法国人实际上是摧毁了叙利亚整个社会,应该对这一地区负历史责任。国际社会也很清楚,所以2006年联合国在向黎巴嫩派遣维和部队时,就以法国人为部队司令。所以,现在叙利亚乱起来的时候,往美国身上看,就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

《南风窗》:法国能担负起这个历史使命吗?

 

叙周边局势一览

殷罡:法国掌握了一部分叙利亚上层反对派,跟战场上的自由军也有些联系。利比亚战争时,法国的国防部和退伍军人协会就在利比亚发挥了很大作用,曾试图撮合班加西和的黎波里谈判,非常活跃。在叙利亚这个问题上,法国可以提出建议,因为它对叙利亚的社会结构有很深的了解。叙利亚问题交给国际会议的话,法国方面应该提出完整的、切实可行的方案。

宗教权威和体制权威的争斗

《南风窗》:中东内部的力量角逐绕不开宗教权威和体制权威的争斗,在埃及,是不是走向了简单粗暴的路线,变成了伊斯兰革命和军队反革命之争?

殷罡:穆兄会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历史上已经有很多次了。穆兄会早年是要推翻君主和军人专制,建立伊斯兰国家,现在它知道建立不了了,因此就想在一个世俗的政权中当老大,必然要把伊斯兰的意识灌输到社会当中,试图把伊斯兰权威和世俗体制权威嫁接起来,由它来主导。

在埃及,为了保证体制权威的正常发育,必须限制宗教权威,这个使命要由军人来完成。土耳其军队、阿尔及利亚军队过去也发挥了这样的作用。如果没有军人的干预,稚嫩的世俗力量肯定斗不过深厚的宗教力量。埃及主张世俗权威的是世俗派、基督徒、中产阶级、青年群体,这些人的人数至少在目前没有伊斯兰势力的追随者多,如果把“一人一票”拿到伊斯兰世界,伊斯兰的势力肯定是占上风的,所以需要有军人的力量强扭这个方向。

历史上,穆兄会被抓被杀好几茬了。经过这一次的教训,穆见会会变得更聪明,新一代的穆兄会可能会根据现在的政治环境建立新的政党,淡化伊斯兰色彩。一方面,军人坚持原来的角色,另一方面,伊斯兰势力也会向新的规则妥协,建立一个健康的形象。

 

伊朗是另一场巨大博弈

《南风窗》:中东力量内部的平衡会产生新的地区性大国吗比如伊朗?

殷罡:阿拉伯世界可能会出现一个或者两三个盟主,比如沙特、埃及。但是不可能出现伊朗对阿拉伯世界的征服,这会促使阿拉伯世界团结起来反征服。未来,主体民族之间的征服是不存在的,他们之间可能打仗,但不是征服性的战争,而是力量的较量,寻求新的和平的角逐。

原来的地区霸主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他们都是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属于土地、资源之争。这种地区冲突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在现代社会里,出现这种情况,通过安理会的决议、制裁是可以干预的。

《南风窗》:伊朗正式接手了俄罗斯援建的核电站,联大会议上,伊朗在针对以色列的立场以及核谈判问题上,都展示出了某些不同以往的新面貌。美国也在推动同伊朗的切实接触,这会对阿拉伯世界产生怎样的冲击?

殷罡:很显然,奥巴马准备接受一个有核伊朗,跟伊朗和解,但是海合会国家肯定是不愿意看到的。对伊朗来讲,跟美国和解、放弃核武器计划,革命卫队又不情愿。所以,各自的内部阵营都有矛盾。奥巴马本人是愿意找到一条和伊朗的非战解决方式,鲁哈尼本人也在改变伊朗的国际形象。在核问题上,哈梅内伊也知道,如果真要发展核武器的话,必然挨打,而且会是以伊朗无力招架的方式。如果开战,就会把伊朗打回半个世纪以前。

所以伊朗有可能在得到相应的回报和保证之后,真的放弃核武器计划。而如果接受一个有核伊朗,阿拉伯国家、欧洲国家、以色列都会感到害怕。在以色列看来,尽管伊斯兰国家的巴基斯坦有核武器,但那是针对印度的,而且受到中国的监控,对以色列不构成威胁。尽管以色列明白,伊朗发展核武器是同美国抗衡、同阿拉伯世界抗衡,但是伊朗领导人一贯扬言要把以色列灭了,这让他们产生了很强烈的不安全感。以色列尽管很难成为伊朗核打击的目标,但也做好了准备,常年保持有一艘“海豚”级潜艇带着核反击导弹在红海值班。以色列还是认为,伊朗掌握了核武器的话,会给整个地区安全造成很大的不平衡。如果伊朗有了核武器,无疑会增加黎巴嫩真主党、什叶派的筹码。

这就是中东地区的另一场巨大的博弈,即是否承认伊朗的国家地位的博弈,是否承认伊朗可以是一个同日本相类似的拥核国家,有核工业基础,但是不制造核武器。

鲁哈尼与奥巴马没会晤成,说明双方都没有冒进,这其实是个好事,要真是激化了内部矛盾,麻烦就大了。

《南风窗》:中东的态势会促使美国加快重返亚太吗?

殷罡:无论是美国、法国还是俄罗斯,都是中东的外部势力。美国逐渐淡出中东是不可逆转的,美国的政策无非是“把罗马的谷仓还给罗马”。冷战时期,美国得支持以色列,跟苏联支持的叙利亚、埃及打仗。但现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已经完成了反恐义务。美国本来就是亚太国家,二战以来,美国在亚太受到的挑战更大,从日本偷袭珍珠海到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都是在亚太。而现在,美国要进行中东和亚太的力量再平衡。中东地区4个大种族厮杀3000年,他们以及他们的祖先一直在寻求力量平衡,冷战时期需要借助外部力量,而冷战结束之后,中东内部原生态的力量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来源: 南风窗

    进入专题: 中东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8770.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