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绍先:中东百年不遇大乱局来了,中国如何应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06 次 更新时间:2020-01-07 08:15

进入专题: 中东   一带一路  

李绍先  

以下文章来源于人民大学国政评论 ,作者李绍先


中东大乱局及“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中国应对

非常高兴能有这么个机会在岁末年初给大家介绍一下当前的中东形势。我讲的题目是中东乱局以及中国的应对,特别是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的应对。

中东简介

首先我简单介绍一下中东。中东号称三洲五海之地,自古以来有两个非常鲜明的特点,一个是至关重要,一个是异常复杂。

欧洲和亚洲我们都知道是博斯普鲁斯海峡、达达尼尔海峡。亚洲和非洲苏伊士运河、曼德海峡。所谓五海,里海、黑海、地中海、红海、阿拉伯海。现在一般来讲把北非也视为中东的一部分。为什么现在把北非和西亚放在一起,因为北非这些国家毫无例外都是阿拉伯国家,虽然也可以说是非洲国家,但是清一色都是阿拉伯。所以,传统上来讲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各种各样的关联,更多的是和西亚、和阿拉伯和中东连在一起,和非洲地理位置上的南部隔着撒哈拉大沙漠,所以我们传统意义上讲的非洲是撒哈拉大沙漠以南的非洲。我今天讲的中东的概念实际上就是西亚和北非这两部分,但是传统上讲的中东就是三洲五海之地。

两个突出的特点,一个是至关重要。这个地方过去几百年来无数的名人,包括现代的基辛格,包括“二战”时候的丘吉尔,再往前菲斯麦斯,无数名人都讲过类似的话来形容中东。哪个国家控制中东,哪个国家掌握世界。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在中国,我们讲中东是大国的竞技场,是大国必争必夺之地,也有的形容中东是大国的试验场、试金石。你这个国家强不强,就看你在中东有没有作用。

第二个特点是非常复杂,这是世界上地缘政治最复杂的地方。这个地方不仅是地理位置上的十字路口,欧、亚、非三大洲结合部,地球的十字路口在中东,更重要的它还是人类文明的十字路口。东西方文明的界面,冲突点或者说十字路口在中东,地中海东岸。无论是欧洲人历史上所讲的“黄祸”,还是西方基督教文明,特别是中世纪东征,向东扩张,东西方文明激烈冲突拉锯的地方也在中东。由于这些作用,这个地方积淀下了世界上我认为任何地方没有的复杂的底色。

举两个例子,一个是从宗教上讲,现在世界上有三大神教,只信仰一个真神,比如最古老的犹太教,犹太教只信仰上帝;比如在犹太教基础上创立发展出来的基督教,基督教信仰上帝也信仰耶稣。基督教是没有经典的,实际上是照搬犹太教的《圣经》,一直到现在《圣经》依然是基督教主要的经典。以及在犹太教、基督教很大很大影响下,创立发展起来的伊斯兰教。三大神教一脉相承,伊斯兰教承认所有的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先知,认为穆罕默德是最后的先知,他叫封印先知。从民族上来讲,中东是五大规模古老的民族,阿拉伯民族、波斯民族、突厥民族、犹太民族、库尔德民族。所以这个地方地缘政治非常复杂。

搞国际政治约定俗成的都认为往往是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但是在中东,就像基辛格所讲的说在中东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这个地方特别复杂,从地缘政治来讲,中东本地区四大力量,阿拉伯、波斯伊朗、突厥人国家土耳其以及犹太人为主的以色列,四大力量互为仇敌。

中国与中东的关联性的日益加强

对于中国来讲,最近20多年中国和中东的关联性越来越密切。实际上研究这么多年,至少10年前中国引进阿拉伯产油国石油美元都是一句空话,他不会到你这儿来的,当然现在情况有所变化了。最近十多年来,特别是“9·11”事件以后,中国和中东的关联度越来越密切。中东之于中国我觉得利益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中国和中东的经济联系、经济利益越来越密切。理所当然的我们就会想到能源,中国是能源非常短缺的。以石油为例,2016年我们进口的石油占石油总消耗超过60%。据这个发展的趋势,估计2020年我们进口石油要占到总需求的超过70%。进口石油最大的一块在中东,大概50%,而且这是我们在刻意的控制的情况下,所谓来源多样化,因为有安全方面的考虑。所以我们进口石油要分散。天然气也是如此,天然气的储量最集中的地方也是在中东,甚至比石油的储量还要集中。世界三大天然气的储量国,两大在波斯湾,一个伊朗,一个是卡塔尔,大家不要小瞧卡塔尔弹丸之地,天然气储量世界第三。中东市场的份额对中国的重要性在不断的增加,特别是现在在推进“一带一路”。中东是“一带一路”的交汇点。

第二,越来越关联大的就是安全越来越紧密。中东是伊斯兰教的核心地区,本源地区。这个地方最近一些年来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发展造成了全球性的影响,对于中国的影响也非常之大。在中国的西北部有2000多万穆斯林兄弟。新疆最近几年,至少最近七八年新疆的形势还是比较严峻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当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是外部的影响非常重要。所以,这几年围绕着新疆,包括围绕着内地,像“昆明火车站事件”,“北京金水桥事件”,安全度关联越来越大,容不得我们不关注中东。

第三,从战略上来讲影响越来越直接。我刚才讲中东是世界战略地位非常重要的地区,有的国际政治上介绍中东是世界地缘政治的战略高地。所以,中东这个地方地缘政治的发展和影响是有全局性的影响的,同样是影响到中国的。我们改革开放前20年,从中央的政策来讲,中央政府来讲,不太把中东放在一个很突出的位置,当时讲我们的外交大国是关键,周边是首要,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实际上把中东是作为发展中国家这样一个范畴的,但是这并不等于改革开放这40年中东的形势对中国没有战略性的影响。

中东就是这样的地方,到现在更直接了,这个直接就是“一带一路”。我们要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关联度就更加密切了。之前可以说阿拉伯兄弟虽然不是主动的策应我们,但是客观上造成了这样的效果,现在战略的关联度是更加直接了。这是我介绍的第一个方面。

中东局势分析——“大乱局”

第二个方面介绍一下中东现在怎么了。大家可能都能感觉到最近这些年中东越来越乱,可以说是大乱局、大变局。2017年更是如此,也门危机不断深化,去年(2017年——编者注,下同)中期卡塔尔爆发外交风波,现在沙特阿拉伯反而是摆出一副永久性封闭陆路边界的姿态,卡塔尔陆路边界只有沙特阿拉伯。去年9月份伊拉克的库尔德自治区还实现了独立公投,当然这个独立公投也引起了周围国家强烈的反应。伊拉克政府出兵,现在独立公投的结果自治区又宣布收回了,库尔德问题达到了一个高潮。(直到2019年土耳其出兵库尔德控制区,这一问题仍在胶着——编者注)

10月份、11月份,伊拉克、叙利亚宣布消灭伊斯兰国。临近年中又是大事不断,黎巴嫩的总理就是一场闹剧,11月4号宣布辞职,而且是“被辞职”,是在沙特阿拉伯言不由衷念的一份辞职声明。20多天以后回到国内,又宣布收回辞职。年底的时候,特朗普又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马上到岁末伊朗又演出了一出戏,国内又出现了一次风波。除此以外还有,比如去年沙特阿拉伯换了王储,现在小萨勒曼去年6月份被正式命名为王储。我形容他是80后搅动中东,2017年中东的很多局势是跟这个80后有关的。

中东到底怎么了?有的人讲中东主要的问题是教派冲突,以沙特阿拉伯为代表的逊尼派和以伊朗为代表的什叶派对立冲突。有的人说与国际恐怖主义在这个地方肆虐有关,有的人说“阿拉伯之春”之后这个地区国家的政治、经济过渡,社会治理出现了大的问题,有的也从伊斯兰教里面找原因。讲的都有道理,但是不是中东问题的症结所在,最大的问题是旧的秩序崩溃了,旧的格局崩溃了,但新的格局建立不起来。

为什么说旧的格局崩溃了,新的格局建立不起来,这是现在中东最大的问题。中东从本地区来讲是四大地缘政治力量,阿拉伯世界是一大块,波斯人国家伊朗是一大块,土耳其突厥人,以及犹太人为主的以色列。中东这个地方和平稳定或者说一个相对稳定的格局的出现必须内外必须平衡,一个是内部力量要大致平衡,四大力量互为敌人,但是形成相互制约的局面。虽然看着非常危险,很脆弱,就像把鸡蛋摞起来一样,但是还能够平衡稳定。外部也得平衡,因为它是个十字路口,大国必争之地。什么时候外部和内部都达成平衡了,这个地方才能大致平衡起来。

现在的中东旧的秩序崩溃了,崩溃之前是什么样的秩序、什么样的格局?就是“冷战”后确立了格局。1991年苏联解体,美国一家主导着中东,在这样一种局面下,我们当时形容克林顿政府在中东西边促和谈,促进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和谈,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和谈,东遏两夷,在中东的东边同时遏制伊朗和伊拉克,而且让在海湾战争中被削弱的伊拉克和伊朗相互制衡。所以,中东在1991年“冷战”结束后,在美国大力干预下出现了一个平衡的格局。所以上个世纪最后10年中东出现了历史上比较少见的和平稳定的局面。

旧的格局开始崩溃是从2001年“9·11”事件以后,2001年“9·11”事件发生,美国迅速地宣布进入反恐战争期间。在这个地方发动了两场战争,2001年美国时间10月6号发动了阿富汗战争,2003年3月20号发动了伊拉克战争。这两场战争,特别是伊拉克战争,严重地颠覆了中东地缘政治的平衡。两场战争实际上客观上是为伊朗消灭了两个死敌,一个是阿富汗塔利班政权。2001年美国10月份打阿富汗战争,2000年12月份伊朗陈兵10多万在伊朗和阿富汗的边界,和塔利班一触即发,要爆发战争,但是一年之后美国就把塔利班干掉了,伊朗人不费吹灰之力东部的一个死敌被美国打掉了。更重要的是2003年伊拉克战争,把萨达姆打掉了。

最近的一次战争就是“两伊战争”,1980年到1988年萨达姆发动“两伊战争”,号称是代表阿拉伯世界抵御波斯人伊朗的入侵,所以阿拉伯国家都得出血。战争结束的时候,伊拉克欠科威特500亿美元的战争债务,后来为什么萨达姆要入侵科威特,科威特有一点不识趣,没有主动的消掉战争的债务,而且还跃跃欲试,拿这个东西说事。萨达姆说我忙着为你打仗,你偷采我的石油,当时有一个鲁迈拉油田,横亘在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边界上。科威特是地势低的这一边,萨达姆说他偷采伊拉克的石油,所以后来萨达姆入侵科威特。

中东主要是伊斯兰教,但是伊斯兰教有两大派,逊尼派和什叶派。全世界逊尼派是绝对主流派别,90%以上穆斯林是逊尼派。沙特阿拉伯什叶派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所以沙特王室不承认境内有什叶派,他认为那是邪教,多年来持续在打压。在这种情况下,可想而知,周围制衡伊朗的力量打掉以后,伊朗地位坐大了。但是2003年伊拉克战争之后,整个格局并没有迅速的坍塌下来,就是因为伊拉克战争之后,美国在中东保持巨大的干预。

2003年天平倾斜了,但并没有马上崩溃,原因就是美国在干预。但是2011年两大事件,一个是所谓的“阿拉伯之春”,阿拉伯世界普遍革命,每个政权都处于危险之中,很多政权都更迭了,像利比亚、突尼斯、也门,到了叙利亚。第二个事件,2011年美国从伊拉克大规模的撤军,撤军以后美国在伊拉克的武装力量,包括正规的军队,还有安保,可以使用的力量1万多人。从2011年开始,伊拉克战争给伊朗带来的红利就在逐渐兑现了。到2014年,伊斯兰国出现。伊斯兰国的出现和伊拉克战争是直接相关的,伊斯兰国的前身叫伊拉克伊斯曼,当年叫扎卡维的一个人宣誓效忠基地组织。他首先在伊拉克建立了伊拉克伊斯兰国,作为伊拉克战争后在伊拉克逊尼派地区抵抗力量中的一支。

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伊朗开始正式地逐渐地回归世界。在这样的背景下,中东的天平原有的格局彻底垮塌下来了。这是中东现在最大的问题。所以为什么后来形成所谓的教派两大集团。一方面原有的格局崩溃了,新的格局建立不起来,新的格局建立不起来有多方面的原因,比如内外平衡不了。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中东现在的秩序崩塌的局面是百年不遇的。

为什么说崩溃了?今天的叙利亚要再回到原来那个领土完整统一的局面已经很难了,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可能,我认为可能性极小。现在的叙利亚是什么局面?叙利亚政府毫无疑问在国内是一支最强的力量,占领的领土面积55%左右,大约25%到30%是叙利亚民主军,也就是库尔德武装,剩下还有15%是伊德利普所谓的反政府武装。现在我们说消灭了伊斯兰国,叙利亚春天来了,要重建国家了,这是胡扯。因为一场新的大的厮杀正在等着,当然国际社会正在努力,在日内瓦正在解决。(2017年对抗双方的谈判无果而终,2019年12月的叙利亚宪法谈判也缺乏共识。——编者注)

表面上大家比较好,因为从现有的情况来看谁也吃不掉谁,所以大家在谈,但是事实上不是这样,近段时间叙利亚政府暗中较劲,在地面上不断的蚕食这些反政府武装,因为反政府武装一片散沙。今天在这儿敲一点,明天再那儿敲一点。其实巴沙尔还没有想恢复一个世界,但是很明显,俄罗斯不会帮他收复旧河山。

中东从现在的政治生态来讲,伊拉克的南部主要族群是什叶派,中间的一大片主要生活的族群是逊尼派阿拉伯人。中东秩序建立起来的最大难题就是横跨伊拉克、叙利亚两国交界的这块地方,生活着逊尼派穆斯林的地方,将来怎么安排这是最大的难题。

伊朗人当然不能让其再恢复到逊尼派去,因为2003年以后我的红利被风吹了,而且现在伊朗的势头也很难有力量遏制住。阿拉伯人不答应,还有以色列,如果让伊朗人的力量过来,那我就和伊朗接壤了。这就是为什么以色列的力量在叙利亚频繁活动的原因。

土耳其也不是等闲之辈,也不能眼看着这个地方出现一个库尔德国,国家的核心利益会受到影响。所以这个地方很多人虎视眈眈,很难达成平衡。

1914年到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奥斯曼帝国站在了同盟国一边。在“一战”结束后,打败奥斯曼帝国以后,要把奥斯曼帝国“肢解”。

奥斯曼最北边连同黑海划给了沙皇俄国,现在土耳其的南部和叙利亚、黎巴嫩划给法国,黎巴嫩其余的地方划分英国,一分为三。1916年塞克斯—皮科草图变成了协定,在圣彼得堡沙皇俄国和英法签署的。“一战”结束之后1917年苏维埃革命退出了战争,不参与瓜分。更重要的是奥斯曼帝国内部爆发了凯末尔革命,改写了历史。凯末尔革命以后,奥斯曼帝国本土独立,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将来的叙利亚和伊拉克怎么摆布,现在是未定事件,当然从国际社会的倾向来看,大家还在努力,要恢复叙利亚的统一、领土完整,但是谈何容易。

现在中东最大的问题是旧的秩序和旧的格局在崩塌,但新的格局、新的秩序“难产”,建立不起来,内外平衡难以达到。从中东内部来讲伊朗独大,在奥巴马的后期,当时美国人的思路是用伊核协议,把伊朗约束住。同时用沙特阿拉伯当地的力量和伊朗利益置换。2013年我去黎巴嫩、埃及访问,美国在黎巴嫩研究中心的人员设想,最后这个地方还是要平衡。

美国对中东的政策经过两个反复,克林顿时期是维持平衡,前提是美国大力的干预,利用本地的力量维持平衡。小布什上台以后,他放弃了所谓的离岸平衡,过去是第三力量在外边,小布什插进来以后打破了平衡。到奥巴马时期又想返回到克林顿的时候,想搞平衡,把两大力量之间的利益相互置换。现在的局面是伊朗打不下去,这是最大的难题。

伊朗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国家,为什么?幅员辽阔,160多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新疆那么大。人口适中,将近8000万,而且人口素质是相对比较高的。伊朗这个国家一个是很稳定,伊朗的民风,社会治安是特别好的。再一个说伊朗得天独厚是他的资源非常丰富,不仅仅是石油天然气。他说虽然我们石油不是第一,天然气不是第一,但是加起来是第一。除了这个以外,伊朗拥有非常丰富的其他战略资源,60多种重要的战略资源,包括浓缩铀。

伊朗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后陷入了内政外交的恶性循环,一直到现在没走出来。内政就是霍梅尼革命,比较极端,之后四面树敌。四面树敌反过来又造成外交恶化。到2012年的时候,在鲁哈尼第一任期,伊朗面临崩溃的局面。伊朗虽然表现得很民主,但是高层影响力非常大。现在说领袖不喜欢鲁哈尼,不是的,现在鲁哈尼执行的这个政策,对外要突破封锁,伊朗要摆脱困境,这是统治集团高层达成的一致意见。鲁哈尼一任以来伊朗的局面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了,现在不是最困难的,有人说民生,主要的不是这个,现在比2012年好多了,比2015年也好多了。(当然2017年特朗普重新制裁之后有所下滑——编者注)我认为伊朗潜力非常大,这是我们合作非常重要的国家,这个国家不仅政治上有战略意义。

美国现在要重塑中东,已经表露出来一些迹象了。什么叫做重塑中东?包括耶路撒冷的问题,它不是单一的。实际上是拉住沙特阿拉伯这些国家,比如埃及,沙特要想抗衡伊朗,要想在阿拉伯世界领头,背后没有美国是不行的,特朗普是投其所好。但是作为回报,你得配合我,和以色列和解,然后共同要巴勒斯坦吞下这个苦果。最终巴勒斯坦可以建国,但建国的面积很小,完全被以色列包围,然后结成所谓的抗衡伊朗的轴心。我觉得太带有特朗普的色彩了。大家多希望美国人流尽最后一滴血,他又不想滴血,他希望赚沙特阿拉伯的钱,要保护以色列。

当年美国组织多国部队,本地区主要是八个国家,六个是所谓海湾六国,本地区另外两个国家一个是埃及,一个是叙利亚。阿拉伯世界传统上三个强国,埃及、伊拉克、叙利亚,伊拉克被打掉了,叙利亚现在国已经不国了,埃及自顾不暇。

阿拉伯世界群龙无首就推选出沙特阿拉伯,但是沙特阿拉伯能力太有限。钱多,其实人也够傻的。武器先进,每年都几百亿美元买那么多武器都在晒太阳。毫不夸张,沙特阿拉伯的战斗机飞行员一个人平均可以飞好几架最先进的战斗机,人不缺,但是素质太差。再一个,沙特还有一个致命的威胁,社会太封闭。一直到今天,沙特阿拉伯妇女仍然没有权利单独出现在公开的场合,必须有丈夫陪同或者直系的男性青年亲属,否则马上拉出去关在监狱。(沙特女性的地位在逐步提高。2019年8月,沙特公布新的法令,成年沙特女性不再需要“男性监护人”的同意,就能获取护照和外出旅游了。《时代》周刊称,这些改变“逆转了”沙特女性在该国的权利。——编者注)

王室内部形成两大派,一派是萨勒曼。王室家族内部都是利益,怎么反腐。比如石油利益掌握在这几家手里,电信掌握在这几家手里。所以不存在反腐,反腐只是个名,主要是为了收权。

另外一个大国俄罗斯,俄罗斯在中东蠢蠢欲动,他们是有意愿但没有能力。2016年的GDP俄罗斯又落在韩国之后了,怎么支撑起他跟美国争取主导地位。普京玩战术玩的特别好,四两拨千斤,但战略上这几年俄罗斯让普京给玩坏了,战略上这两年越来越难。本来我形容他在叙利亚是炒股,结果炒股炒成股东了,但是不堪重负,所以不撤军是不可能的。

内部结构是难以平衡的,外部结构是美国有力无心,俄罗斯有心无力。这就是中东最尴尬的局面。

如何应对

最后讲一下我们怎么办?三个思路。中国在中东没法支撑起来了,我在网上回答问题也好,或者出来讲课,特别是在大学里,同学们说起来,我们中国就是要到中东去主持公道、主持正义,我说可不敢,在中东没有什么正义和公道可言。欧洲、美国都是胡扯,都是要占据道义制高点,我们也要占据道义制高点,所以我们为什么设立那么多特使?我们就是要发声,说好听话谁不会说,我们也要说好听话。

习主席访问中东,说中国要加大对中东事务的干预呼声也越来越高,常年的人道主义是要给的,但是短时间之内中国还不具备在中东发挥实质性作用的能力。

第一,“一带一路”的推进,非阿拉伯国家,特别是伊朗和土耳其是有巨大的潜力国家。习主席访问伊朗效果是非常好的,表现上看好象不像在沙特和埃及那么风光,沙特四架战机护航,到了埃及八架,伊朗没有,但实质性的收获在伊朗是最大的。伊朗可以说百废待兴,这个国家如果内外环境调整过来,从恶性循环进入良性循环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国家。

土耳其也是,土耳其这个国家是中东第一大经济体,GDP七八千亿美元,经济实力各方面都是最强的。特别是这个国家有需求。我形容土耳其不是东西,他把自己定义为欧洲国家,特别是上个世纪80年代、90年代孜孜以求要加入欧盟。一直到现在,前两天他又表示了,这是我们不变的战略目标,就是要加入欧盟,但是欧洲可能接纳他吗?大家想一想,七八千万的穆斯林,欧洲现在是“谈穆色变”。他西去去不了,最近十多年他开始东下,重返中东,重返东方,但是2011年之前可以说他很享受,重返东方带来一系列的利益,包括东南部的开发,但是2011年,特别是叙利亚危机以后,错误叠加,现在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非常困难,而且境内面临库尔德的危机。

这样西去去不了,东回回不来。他非常希望借助中国,所以中、土从战略方面还是有共同利益的,但是中、土之间最大的问是东突问题。东突最大的国外基地是在伊斯坦布尔,在土耳其。这么多年来我们给土耳其压力也好,交涉也好,希望他压制东突,但是效果不是很好。当然在他的促进下也开始有了一些变化,比如去年我们签署了一个引渡协议。“一带一路”很符合土耳其的利益,它也是一个桥梁和战略通道。

第二,我们搞中阿合作是2004年,到2014年中阿合作进入第二个10年的时候,就像中非合作进入第二个10年,我们把合作上升到了一个层次。实际上中央的设计也是要把中阿合作提高一个层次,所以2014年开中阿论坛第六届部长会议的时候,中央高度重视,习主席也是亲自出席发表讲话,甚至对中阿合作提出了具体的指标性建议“1+2+3”,任务合作是主轴,投资贸易是两轮驱动,还有高新领域。2014年6月5号我们在北京开中阿论坛部长会议,6月10号伊斯兰国就出现了,然后是整个地区性崩溃的局面。

中阿合作整体性系统性的合作没有,不存在这种机会,中阿合作要注重双边和区域。所谓“双边”就是要一个国家一个对策,因为差别太大了。区域就是海湾,一个是他稳定,再一个是有钱,而且有需求。特别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后,沙特阿拉伯为什么自己感受到了危机?因为2014年以后油价大跌,但是国内老百姓的福利开支又很难削减。2014年外汇储备最高的时候7000多亿美元到2016年底已经4800亿美元,今年勉强能够达到4000亿美元。因为下降的很厉害,所以他要进行变革。不管怎么说,这个地方有民生发展的需求,也有资金。

第三,在中东风险是巨大的,但是不是没有机会。中东现在的局面,恰恰是我们在三洲五海之地进行战略性长远部署的最好时机。巴基斯坦有瓜达尔,瓜达尔附近有一个小半岛,我们正在搞一个军事基地。这两个都是战略要点,一个靠近波斯湾,一个扼守曼德海峡。

阿曼在这里搞了一个杜古姆经济特区,位置特别好,处于印度洋北边。在这个地方我们在搞产业园,有战略眼光的大企业可以去谋划这个港口。在军方讲课的时候,我也鼓励他们到卡塔尔搞一块免费的地方,哪怕不叫军事基地,搞一所学校。卡塔尔各国都有,英国有、澳大利亚有,甚至土耳其都有。现在它面临的危机,实际上驻扎的各国越多他越安全。

地中海东岸出于长远利益的考虑,中国应该到这里谋一块地方。俄罗斯唯一海外的军港在塔尔图斯,在塔尔图斯的南边叙利亚都有非常好的港口。我觉得企业应该先行。地中海东岸我一直认为是世界的王府井,寸土尺金,别看现在卖的是白菜价。现在我们反而在这个地方存在着长远性的战略布局的良机。

我今天主要讲这些,谢谢大家!



    进入专题: 中东   一带一路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19746.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