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纪苏:就毛泽东与“国家社会主义”答邱真网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2 次 更新时间:2013-09-21 22:59:30

进入专题: 毛泽东   国家社会主义  

黄纪苏  

  

  先说说“国家社会主义”吧。简单说,就是中苏那样的体制。哪样呢?我在2005年的《观八集政论片居安思危》中简单说到过:

  中国历史至1840年陡然改道,被迫并入以资本主义全球扩张为核心的世界近现代史,中华民族的基本任务由此发生根本转变。能否在世界资本主义的等级-竞争体系中死地求生乃至后来居上,便成为一切政党、制度、路线、政策、理论、文化、人格、审美等等的首要试金石。在这一点上,中俄两国的经历如出一辙。两国都是扶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旗杆,从民族危亡的险境中爬起身来;都是以高度军事化的政治手段森严壁垒,抗衡虎伺狼环的外部环境;都是以高度政治化的经济手段集中人力物力,在工业化道路上昼夜兼程;后来,又都因集权体制的积重难返而逐渐丧失活力,陷入深刻的危机;最后,又都在危机中左突右冲,改弦易辙,经历了山河巨变。

  这种国家社会主义体制跟德国的纳粹体制有相似之处但并非一事,虽然有些人认为就是一回事,虽然纳粹党也这么叫过或也被这么翻译过——汪兆铭也叫过“精卫”呢。

  至于毛的不满于这种体制但又维护这种体制,我去年在《看电视剧知青》中也说到过:

  知识青年大规模的上山下乡始于文革由盛转衰的1968年底。那一年,文化大革命陷入了泥潭:造反派把当权派打倒在地之后,彼此间的大打出手向着真枪实弹步步升级,清亡后近四十年国家分裂、社会动荡的局面隐然再现。对此,毛泽东从最大的造反派泫然转身为最大的当权派,派出了军队这个尚未被“砸烂”的国家机器去恢复国家秩序。而曾经被赋予“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重任的造反青年,也随之变身为“知识青年”,前往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去了。

  其实通观新中国近三十年的历史,毛充满了这种造反派/当权派、或反思者/维护者的矛盾。他的晚年思想之所以极富张力,其重要原因也正是在这里。毛曾对戚本禹等“年轻人”讲过: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如果搞不好就会变成法西斯德国或斯大林的苏联,与其那样,我们还不如要英美民主呢。这样的反思,今天那些光扎堆儿不读书的“左”派只怕是做梦也想不到,想到也难以面对吧。毛就是毛,与挂他像章背他语录的众人有天壤之别。他希望“六亿神州尽舜尧”,希望群众创造历史,结果创造出的却是无数应声虫。这说来也是他、以及他想超越又无法超越的那个体制的失败和教训。我2006年在《中国革命和阴谋史学》中也感慨过:

  毛泽东带领中华民族经九曲九折,一雪百年屈辱,崛起于世界的东方;他后期对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制度探讨,具有浓重的悲剧色彩。这样一位开天辟地又掀翻天地的人物,无论功过,都属于不世出的巨人。只是,“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他并没有大过他的时代,也无须笼罩不属于他的历史。丑化毛固然可鄙,重新神化他也不可取。无论是用毛时代的失败掩饰今天的失败,还是用今天的苦难抵消毛时代的苦难,两种异曲同工的态度都不能持之久远。他的全部遗产包括成败得失,都应成为今天我们强身免疫的补品,成为我们面对现实问题、探讨未来道路的参照。但营养而已,参照而已,毛的理论与实践毕竟是他那个时代许多特定环境下的产物。把老路标重新树立起来,能否将酒吧一条街还原为工农大道,天算非我所知,人算则以为不能。两次进入同一条河流在古希腊时代都不容易,今天就更难了。对于重新出发的社会正义,毛不必是当头的红日了,人民群众的旗帜应是人民群众自己。其实,毛的精神最夺目之处,恰恰是为了源头通浚、活水长流而敢教天大的主义退居二线。毛的真正传人,或真正呼吸到他灵魂的人,应具有超越他的志气。来源: 共识网

    进入专题: 毛泽东   国家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851.html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Francois 2013-09-29 02:21:43

  不错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