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志强:俏丽妈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38 次 更新时间:2024-07-08 10:25

进入专题: 百姓记事  

白志强 (进入专栏)  

昨夜凌晨3点10分我家的电话铃声响起来。一准有急事。

接听了,是尼克的姥姥极不好意思地打来的,说尼克病了,半夜真得麻烦我了。

紧急起床。这样的帮忙得快速。

妻子知道了,也起来了。她也不放心尼克。

我和妻子匆匆地赶往尼克家。

尼克是个小洋娃娃,混血儿,九岁多了。他长得异常漂亮,一头黑色透着微黄的头发有些自来卷儿,大眼睛下凹进去,眼珠是半黑半蓝,高挑的鼻梁,小嘴唇细嫩,皮肤也细腻如柔瓷般闪着光泽。

尼克这个混血儿,父亲是个止目前谁也不知道在哪儿的美国小伙。

尼克的姥姥刚过了六十岁生日。

这个小混血儿和姥姥一起生活,他和他的姥姥相依为命。

尼克的妈妈叫丽丽,是我的好朋友,这个美少妇太忙,几乎以小车和办公室为家,她只在家里有了大事急事才匆匆回家一趟。

匆匆到了尼克家,这是一套公寓房,极敞亮也装修豪华的公寓。

我妻子一摸尼克的额头,脸色沉下来,说,烫的吓人,赶紧去医院!

尼克已经晕晕乎乎的。

他姥姥说,刚给孩子吃了退烧药,想着烧能退下去就睡了。可是刚才拿体温表一量,快40度了我的老天爷呀!

再不敢说闲话了,我抱上尼克就往外走。但尼克极懂事儿,仍是挣扎着自己走路,也好我真抱不动他了,近七八十斤重的儿童了。尼克的个头也一米五几了,他将来一准是一米八几的身材。

他姥姥紧着收拾了尼克的衣服和饮料什么的也紧跟着出来了。

拦了出租车直奔一家著名医院。

往医院急驶的路上,我妻子说得给丽丽打个电话。

尼克的姥姥立即附合说,对对对,他年轻奶奶,你用你的电话打,丽丽不接我的电话噢。

尼克的姥姥总是称呼我妻子是年轻奶奶。

我妻子刚要打电话,尼克偎依着我似睡非睡的昏沉样子,对着我闪出一笑,那是迷人的一笑,哎呀,这个小混血儿长一张笑脸,他就是刚刚在哭闹但一转眼只要笑了,就太为迷人。

尼克看着我说,麻烦白爷爷了。

我在尼克脸上轻吻了一下,说,宝贝儿,咱得打针了。

尼克咕哝了一声,白爷爷只要你在我家,我就开心。

我立即制止了妻子的电话,不让她打了,怕丽丽听见了这事儿慌神儿。

我们一家和尼克这一家人的称呼乱套。我是尼克的爷爷,妻子是尼克的年轻奶奶,我又是丽丽的大哥,妻子称呼丽丽是妹妹,但却叫她妈为大嫂。

好在今天就是个胡叫乱答应的年头。我在小区院子里散步,见到学生们相互称爷,见面是晚清礼节,右肩膀耸下来往前一耷拉,左手往上一抬,爷,刚出来啊?对方也会以相同礼节回答,爷你去哪儿了?这全是把演绎出来的大清帝国的电视剧看多了。

而冯小刚会在颁奖直播现场称呼陈凯歌为凯爷,葛优的官称是葛大爷。

但京腔愤怒的骂声却是操你大爷。乱套。

我把和尼克一家这样的称呼定性了,说全是符号,叫什么全无所谓,只要开心就好。

进了医院直奔急诊部。只见人群乌乌泱泱的,不妙,怎么这么多的儿童得了病?换季了,气温有问题,联合国年年要召开国际气候大会。可这些国际巨头们聚一起能解决气候问题么?前天29度,今天11度了,忽冷忽热,成年人没什么感觉,孩子们怎么如此娇嫩?

现在的孩子们个个是一个家庭的小皇帝,他们太娇嫩。

不行,候诊大厅成了春运的火车站候车大厅了。急着撤出来了。我紧抓着尼克的手,他的小手也有些烫。

候诊大厅外也到处站满了人群。

尼克的姥姥立即慌神儿,挤坐在急诊部外的水泥台阶上,呼天喊地。他姥姥从来如此,有了不大的事儿也急,绝对不是去想怎么解决这难题,是立即想着老天爷呀,这可咋办?哎呀我的老天爷呀……

我的妻子在这类时刻有她的办法,她的活动能量不小,只要我一使眼色或者发出指示说去想办法塞钱,赶紧加塞儿插队!

尼克得赶紧让医生治疗,把孩子发烧再转到脑子上的病,那可就毁啦!

妻子立即行动。

我拉着尼克也挤坐在了水泥台阶上,让小家伙仍是偎依着我,也吻着小宝贝儿的额头,仍是太烫。

尼克的姥姥仍是呼天喊地唏嘘叹气。我得同时安慰这一老一小。

片刻后妻子匆匆地过来了,小声说,可以挂个国际号,600块钱,立即有专家给尼克看病。

他姥姥听了,立即同意说,钱不是事儿,挂吧,国际号行啊!管它什么号呐?

这两个年龄没差几岁的女人一拍即合,立即去挂号。我拉着尼克的手跟着走去。

挂了号,立即有一个穿着像是大宾馆前台服务员模样的导诊小姐热情四溢地引领我们上了贵宾电梯。嘿,这年头有了导诊小姐?什么时候变的全得用钱开路了?别想了,早就这样了!

我们现在只要“路不顺”再或者遇到了难题,立即想到了钱!国人的思维全在钱上转圈儿呐。

钱能通路,通一切地方?其他的想法全成了行不通,我们早就让钱弄成脑残了?

我长嘘一口气,觉得尼克宝贝儿今天运气不错。同时也在叹息,钱钱钱,钞票的威力真是万能的了?

妻子说,给丽丽打个电话吧?

他姥姥说,打吧,这个孩子是丽丽的命根儿,我每次给丽丽打电话她就烦,很少接听我的电话喽,他年轻奶奶,你打了电话我家的丽丽一准接听。

电话立即通了,妻子会说话,是笑呵呵地说丽丽你家的宝贝儿发烧了,你别慌啊我们已经在医院了,你大哥这会儿领着尼克呐。

丽丽立即感叹地说了她马上赶过来。

医院的国际部气派一些,布置得像是一座二级城市的贵宾候机大厅。

这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外宾及穿着气质全是大款的男士女士们坐着。

迅即让导诊小姐安排坐在一个隔档间里了,也立即有人用托盘端来了各类饮料,饮料瓶子上标明了可乐雪碧橙汁什么的,服务员热情地笑着说免费的。再一打量,这里有极为漂亮的座椅空着,竟然也可以抽烟?有漂亮的烟灰缸但要坐在靠窗子位置抽烟,那里有排风设置还有几把不锈钢座椅供抽烟人坐着。

导诊小姐只捺了一下隔档间小桌下的按铃,立即匆匆地跑过来了两个医生。

接下去的程序是开单子化验,医生态度太为热情,总是呵呵地笑着问着尼克一些简单问题,也连着说没事儿,小朋友得打针哦?你的问题是吃东西不对劲儿了,噢,肺部没事儿,但也得拍张片子才确诊哦。

医生说了问着尼克的姥姥,也立即核实了,尼克是睡前吃了五个烤肉串,是从超市买来的精制袋装烤肉串,放在微波炉里加工后吃了。又之后尼克吃了一大盒冰淇淋。

我和妻子立即想到了我们的女儿。女儿小时候总得病,大多数是发烧肠炎什么的,全是因为吃。孩子们总是贪吃。

尼克的姥姥恭敬地听着医生说话,也立即小声关照我们夫妻此事不能告诉丽丽。千万别给丽丽说啊,说了她又该训我啦!我们家的这个小祖宗丽丽训我跟训孙子一样的!

我和妻子立即答应了绝对不告诉丽丽。这事儿么会替尼克的姥姥保密的。

嗐,每家人全有各的难处。

快速安顿妥当。我们几个成年人这时全在休息了。而尼克的化验拍片全是那位导诊小姐领着他,尼克的姥姥只是划卡交费。

尼克以出人意料之外的速度打上了吊针。还是以小隔档设置的打吊针小空间。这里异常豪华了。这里是带着万向轮能推来推去的病床,小茶几,长沙发,处处是鲜花束和盆景,而这里的颜色全是粉红色,雅静舒适。

但尼克的姥姥对我妻子嘀咕说,说老天爷呀,这一小会儿就划卡花了四千多了啊?还没加挂号费六百块!加上了就五千多了呀!

我和妻子交流神态,看着四周的布置一片迷人的粉色,也立即觉得如坠粉色迷雾中。

五千多了?就是挂了个号来了两个医生,导诊小姐领着尼克的姥姥不停点儿的划卡,验血拍了片子,这就来打针了。

就这么点儿事儿,搁在贫民草根们的家里,吃药,扛到天亮到社区医疗服务站打针,花上几百块封顶了。

但这里是国际部!

在这里享受的是国际贵宾待遇。

你划卡吧?这真的无奈。

尼克打着点滴,咕哝说,姥姥,我还想吃冰淇淋,浑身难受发热。

他姥姥立即又是呼天喊地,说小祖宗啊,还吃?一会儿别给你妈说吃冰淇淋的事儿啊?说了我又该让你妈训我啦!

护士立即笑着对尼克说,小朋友你只能喝矿泉水啊。

也对,花的这些钱也包括了享受微笑。这里的医生和护士全是微笑服务。

丽丽极快来了,她竟然给我打电话,她不敢进来说话。我听着丽丽是醉酒没醒。

和妻子出来了,见丽丽在外面坐着,真的迷迷糊糊,眼睛布满血丝,一脸憔悴还是微醉的神态。

她焦虑地说,大哥大姐,麻烦你们了,尼克没事儿吧?

给她说了没事儿。她紧着坐在窗边抽烟。

妻子说你不进去看看尼克?

丽丽苦笑着说,这会儿不行,不能让这个小崽子知道我喝酒了,他要知道了和我没完。这小崽子现在训我跟训孙子一样,小嘴叭叭叭地一通抡下来,我说不过他!

嚯,这一家人?全倒过来了,尼克训他妈,丽丽再训她妈。这还真是得逆向思维,这更是中国的逻辑。一切全是反着来。

尼克太聪明,急的时候和他妈理论,他妈听了只有哭的份儿,他妈压根说不过这个才九岁多读四年级的儿子。

一次我眼见着尼克和丽丽理论,丽丽那天情绪不对,不让尼克玩电脑,语气急躁。但尼克非玩不可,母子俩一时要爆发战争。但是尼克突然坐直了身体对着他妈说,为什么不能玩电脑?说出道理?丽丽说不让你玩就是不能玩!尼克说我要是非玩呐?打我么?你神经质啊?暴力啊?脑子进水啦?智障啊?这么对待我是不公平的!

而丽丽吼叫着说,你真没有礼貌!

尼克笑着说,礼貌好像不包括吼叫吧妈妈?好了我不想吵架了有些累,妈妈你得平静下来,要想说过我不是压倒我你得明白。你要是不冷静我不会和你吵架!整天吵架烦不烦呐?说完了尼克转身继续玩电脑。

我当即以手势制止了丽丽,她不吼了,对我做着鬼脸儿。

这个混血儿太聪明,他的思维有些奇异。他能说英语更能说国语,丽丽有时候兴奋了和儿子说英语,两人的英语对话贼溜。

而这个混血儿才九岁多,却把他妈妈治住了。好事。

我说丽丽,这么忙?半夜不着家,还是稳定不下来啊?

丽丽苦笑说,稳定?去太平间一准稳定了。

我笑她也笑。

丽丽豪爽也霸气,精明也漂亮。

丽丽说晚饭谈一桩生意,陪客户喝酒,他妈的五个人喝了四瓶五粮液。丽丽现在折腾得什么生意我也没问,总归她一年四季忙,一天到晚的忙,也从来没有什么双休日。

丽丽更是个苦命女人,上蹿下跳地折腾挣钱,忙得跟高速旋转的陀螺一样停不下来了。

过来了一个国际部的女士三十来岁,也是极漂亮的女士。女士开始说话,想让丽丽办张卡八千元,只能用一年,是国际部贵宾卡,给孩子看病用的。

我妻子插话说,八千块?一张卡就八千?!

女士开始了游说,诗朗诵一样的口齿但语言节奏极快,说了数名儿科方面的国内顶尖级专家的名字之后才做出手势解说这家医院国际部办了贵宾卡的人士的名字,只介绍了十来位我们立即能感觉到全是国内知名的大亨大牌大腕及大家。那名字全有些如雷贯耳。

而有了这张卡,如果尼克再有病了,可以专车接送也可以电话咨询更不用再挂号直接就来看病了,当然看病的费用另外计算。但这张卡是为一个孩子的“生命保值”什么的,那个办卡的女士就这么得巴得巴地说了下去……

丽丽不想听了,对她做了个打住的手势,也对她妈吩咐说,去办吧妈,我和我大哥大姐说会儿话。

丽丽她妈一脸急躁头凑过来说,丽丽,要是真办了我这一小会儿就花了一万三千多啦!

丽丽总是和她妈说话也急躁,说,办吧办吧办吧,老妈我求你了,钱钱钱,用不着你操一丁点闲心,钱的事儿是我操心,你快去办吧快去!

那女士达到了目的有些想搀扶着丽丽她妈的样子,一路欢快走去了。

我妻子说,丽丽,八千块办张卡?看病另外再计算?这有些敲诈的意思了?

丽丽利索地说,敲诈吧,这个小崽子只要不让我操心。大姐他们不是只要钱么,又不要命?

也对。这年头没人要命,命不值钱。

妻子不语。进去看尼克了。

我摇头叹气。丽丽苦笑着说,大哥,又给你们两口子添麻烦了,我一会儿先送你们回去。

我说,妹妹,你手太大,这八千块钱应该考虑一下。不过无所谓,你为尼克可以玩命,不在乎钱的。

丽丽仍是苦笑,说,大哥,我手不敢大,还真不是富婆,我为我自己就不敢花钱,我还是窝在办公室睡,吃方便面,看看我这件衣服才一百二十块。

也对。丽丽无论穿什么衣服全显得时髦,她实际也只敢在秀水街买名牌时装全是假的,但她穿着就跟真品一模一样没人认为是假的。

这个美少妇拼了八年多了,把商场当了战场。

妻子出来了,说尼克睡着了。

我们立即进了那间小隔档。

丽丽见尼克真睡着了,趴上去吻了一下尼克额头。

尼克睁开了眼睛,咕哝了一句说,妈妈,知道你来了,一身酒气。

丽丽立即慌神儿,说妈妈没喝酒,这半夜了我跟谁喝啊?

尼克却是一脸鄙视说,不说你了妈妈,撒谎吧。等我醒了咱们再算账。

丽丽越发慌神地趴在儿子身上吻着亲着也撒娇地语气嗔怪说着儿子,他们母子俩片刻间就咯咯咯地全笑了。

尼克的笑容真是迷人。他妈妈的笑容也迷人。

但尼克的姥姥缓过了神儿,立即叨叨了起来,说咋办呀老天爷?来北京上学一把交了赞助费六万,这一年的学费还要收三万,只尼克一人的开销不敢算呐,年年得十来万还是正常开销,要是算上旅游算上看病算上什么什么的开销……

得得得,丽丽利索地打断了她妈的叨叨,说老太太没让你操一点闲心你不能看我高兴一会儿?只要我和尼克开心地大笑你老人家一准让我扫兴,哎呀老妈我不想说你了……

我妻子紧急制止了这对母女,要不制止立即开始了战争状态。丽丽对她妈真是不耐烦了,但老太太也不容易,她活的这辈子哪儿见过这样的大把花钱的?

让丽丽送回来了。她坚持要送。丽丽开车很野很狂,压根不像是个漂亮女士开车。

躺下想着丽丽和尼克。

我是大约十年前采访了丽丽。那时候我们全在西安。报纸上登了一篇极短的通讯,把丽丽和她的混血私生子的事儿捅了出来。且使用的语言是嘲笑及攻击。我从这样的狗仔队语言中捕捉到了对我极为有价值的信息。我找到了丽丽。

丽丽是生下了尼克,离婚了。她是导游,学的英语旅游专业。采访她的那一年她二十八岁,参加工作已经四年。她是一位出色的导游。

但是她犯了个小小的又是不可被这个社会饶恕的错误,是一不小心,和一个风流美国帅小伙艳遇了,有了一夜情。

她为这一夜情,付出了沉重代价。

她在西安待不下去了,她成了无业游民。而她的丈夫是个大学讲师。

她生下了尼克,她的丈夫和公公婆婆一下傻眼了,她的父母也傻眼了。觉得这孩子要么是个妖精要么是她婚前有了这个杂种混血儿,这还用再做什么DNA么?

她极快离婚了。也让单位除名了。

之后她自杀了一次,让她家发现,抢救了过来。

再之后她猛地振作起来,她变了,她成了另一个她自己。

她去了昆明闯荡。当不了导游了,带着才几个月大的尼克还得雇保姆,她下海做生意,什么全干。

再之后我来了北京,和丽丽失去了联系有三年多。一次接到了她的电话,我刚说了我在北京定居了,她在电话另一头“噢”地一声大叫,说大哥我也要去北京了,我已经让朋友买好了房子,咱们又会在一块儿啦。

丽丽买的房子几乎和我是邻居,我们两家的小区散步二十来分钟就到,不想走路坐公交车只有三站路。

丽丽来到北京,仍是什么全干。我们又成了好朋友。

她先后选择了数不清的男人,想结婚有个家。但是男人们谁和谁也没商量,全都不能容忍尼克这个私生子。尤其是个混血儿杂种。

而愿意和她成家的男人,她一个也看不上。像丽丽如此俏丽的单身美少妇,她肯定无疑成了高不攀低不就的单身贵族。

她已经发展成女强人了,她单身习惯了,她今年已经过了三十八周岁。

尼克实际是和妈妈相依为命。尼克出生后她就迅速办了离婚。

而丽丽的爸爸因为院子里有人见他抱着外孙出来溜,悄声说他抱了个小杂种,她爸当即倒地,一气之下竟然突发脑溢血去世。

有人劝过她,让她找一下那个风流一夜的美国小伙子父亲。且当年的导游姐妹们也会帮她查出来这个美国小帅哥的行踪,查出来就一定能找到这个男人,美国的电话也好查的,因为这样的来中国旅游全有电话记录。她坚决不找这个美国小伙子,她说面对现实,她的这一夜情孽债,就是让她用一生来偿还的。

再说了找到了又如何面对?做亲子鉴定?那是如何尴尬?如果那个美国小伙子无论如何不承认,又怎么办?

丽丽不想为她自己惹上这么多的尴尬和麻烦。

她总是说,她的上辈子一准欠了尼克的债了,她想不还赖账,那是不行的!这是命,是命就得认……

丽丽长相迷人,她真漂亮!她因为尼克受累,她成了一个漂泊者,成了一个不缺钱花也能挣钱的商界一分子了。她要不是一夜情了,她是个小女人,她会生活得幸福也平静,她当年嫁的是丈夫疼爱她,公公婆婆全是教授,而那个前夫听说现在又进修了博士评上了教授。

但是,也因为尼克她倒是成了强势女人,她这一生一准是大起大落,她活得累也辛苦,但活出了女人的优雅及自尊,活出了一个美少妇的霸气和游刃有余。

孙周导演当年拍出了电影《漂亮妈妈》。那是巩丽出演的美少妇,带着一个残疾儿子勇猛地活了下去。那是一部经典片子。

我写出来了《俏丽妈妈》,就是这样的故事内核。她更具有人类性。一男一女在青春骚动期有了一夜情,这一生就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但我这样的电影剧本被审查官员认为:这部剧本吃不准。有点低俗,有点不符合国人的审美。

这是剧本被“枪毙”的信息。

我只能苦笑。我想有的电影剧本会沉寂二十年之后再拍,如《一九四二》。也有的会沉寂近四十年甚至六十年后再拍,如《色戒》。

我在等待一个时机。我想我这样的故事应为:高贵和尊严。一个俏丽妈妈的一生大起大落及一位美少妇的漂泊者生涯。

她没有追悔莫及,她的振奋及变成了一个强势女人的一生,值得我等待。

今天是中秋。万家团圆,月光如此迷人,我为丽丽和她的混血儿宝贝儿献上祝福。

强人似水,柔能克刚。

丽丽的一生就是如此!

2009、10、3

写于北京中秋之夜、没发!

2013、7、改

进入 白志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百姓记事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586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