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治:中国苏维埃革命的民众动员之路——鄂豫皖苏区史论析(1920-1932)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00 次 更新时间:2013-07-11 23:50:51

进入专题: 鄂豫皖苏区   动员进程   军事全能主义   革命畸变   革命正义道德  

黄文治  

  

  

  原载《二十一世纪》双月刊(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2013年6月号,总第137期

  

  【提要】:鄂豫皖苏区革命,是中共推展苏维埃革命的产物。在该革命场域,中共民众动员大体历经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由仇恨驱动的;第二阶段是由土改型塑的;第三阶段重点是反富农的再动员。这三阶段民众动员进程中,中共革命在克服与适应内在困境中发生着关键性的革命理想、革命目的及革命手段之间的异化与畸变。因此,本文从政治社会史维度重点对中共革命的动员进程、革命畸变及其革命正义道德的消解几个层面进行解读与剖析,探讨中共革命的历史社会基础、内在困境及其衍生的当代意义与价值。

  

  【关键词】:鄂豫皖苏区;动员进程;军事全能主义;革命畸变;革命正义道德

  

  中共在成立之初及国共合作时期,都未提出建立苏维埃政权的口号。1国共合作破裂后,在苏联及共产国际主导下,中共中央才将苏维埃作为工农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形式接受下来,并把建立苏维埃政权作为革命的中心任务来抓。2就“苏维埃”一词而言,它属于俄文совет(soviet)汉语音译外来词,原意即“代表会议”或“会议”的意思。随着它的强力传入,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大地的多处角落爆发了轰轰烈烈的苏维埃革命,也建立了颇多革命根据地,即“苏区”,比如中央苏区、鄂豫皖苏区、湘鄂西苏区、湘鄂川黔苏区、鄂豫陕苏区、川陕苏区、陕甘苏区等大小不同的十几块苏区。笔者无意论述所有苏区,这里只以鄂豫皖苏区史为中心,进行重点阐释。就鄂豫皖苏区而言,它是中共推展苏维埃革命的产物。考虑前缘的连续性,其持续的时间段大概从1920年一直持续到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反围剿不利不得不远走他乡为止。其主导地域空间主要是大别山区,但演变极为频繁,它最初是在中共领导下,风起云涌,先后由黄麻暴动、商南暴动、六霍暴动烈火燎原而成的一块优越地带的革命根据地,战争状态下,其大小变化不定。直到1931年鄂豫皖特区苏维埃政府由河口迁入新集,定新集为省会,它已包括光山、罗山、商城、新县、固始、六安、霍山、霍邱、金寨、英山、黄安、麻城、黄陂、罗田、孝感、黄冈、黄梅、广济、蕲春、蕲水等县,全区行政区划共有二十余县,苏区四周各县均为不完整地区,各县城曾被红军占领过,有七个县全境为苏区中心巩固的根据地。3

  

  在这个苏维埃革命场域里,中共党人领导、推行了一场通盘性的政治、社会革命,它是包括权力体系、阶级体系、话语体系及社会地位体系等在内的社会结构的、旨在于促成整体性、暴力性社会变动的一场革命运动,它以共产主义理想社会图景为指归,以阶级斗争暴力行为形式来进行反帝、反封建及反国民党,以取得政权为最终目标的综合性变革,反映的是不可调和的暴力性阶级颠覆活动。

  

  那么,这种特性的苏维埃革命在鄂豫皖苏区是怎样被动员起来的?经历了怎样的动员过程?其间泛起了怎样的动员困境?统合结果如何?本文拟作探讨。

  

  一、动员进程

  

  以往中共党史视域内的党史及地方革命史研究,一般都认为苏维埃革命的缘起,多半是因为军阀、帝国主义在乡村的基础——土豪劣绅、贪官污吏——等旧恶势力对乡村的盘剥及农民的绝对穷困而招致的,然后中共党人一来到乡村,通过宣教自己的理念及斗争方式,农民就会顺其自然地汇入革命洪流。应该说,这种庸俗经济决定论的历史叙事模式,一直以来,都被固化为标准模式来教化后革命年代的芸芸众生。现在比照真实的历史来看,有些研究值得进一步推敲、审视。

  

  笔者结合这几年的实证研究,先就苏维埃革命之民众动员进程谈点看法,历史的本相其实非常吊诡。

  

  大概辛亥革命已降,中国即进入传统的王朝体制逐步向民族国家体制转型的大转型时代。但是,这个大转型时代依然未改变中国强政府、弱社会式极权样态,且带来颇多加剧性的碎片化阵痛——列强强盗化、军阀土匪化、土匪军阀化、基层官员武劣化、国家四分五裂。中国式大极权虽已式微,而区域小极权却在加强。这种碎片化的阵痛在乡村加剧造成的既有结构性的矛盾及仇恨,也有私怨性的矛盾及仇恨,比如官民矛盾及仇恨、贫富矛盾及仇恨,等等。这些矛盾及仇恨大小不一、形式多样,并以各种方式散落在乡村各个角落。与此同时的是,科举制度已被取消,但是乡村人们通过读书来改善自身及自家处境的心态却未改变。因此那些后进的地富家庭的子弟由于上述原因,他们被自家长辈送到更加开放的大中小城市去读书。处在内忧外患危机氛围中的他们,在读书求学的过程中也变的更易于接受新概念,他们的国民身份意识及国族意识得到进一步启蒙,他们的道德激情与优越感得到进一步提升,而这种提升的道德激情与超越感,又促使他们总是在谋求一种更为完满的理想社会。于是,处在青春期的他们,就普遍怀有某种浪漫主义心态,开始读书不忘救国,并谋求现实社会的急切改良。其中的颇多人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从读书不忘救国走向读书不忘革命,开始接触激进主义新组织与新思想,比如中共组织及观念。他们最初在城市践行艰辛的城市运动,这包括利用比如师徒、同学、同乡、同宗关系等传统“社会资本”进行串党、串团活动等。当然,这期间,也因各种因素,比如放假、毕业、军阀镇压及受中共上级委派等因素的综合主导下,他们开始回到乡村推展乡村农民运动。总体来说,国共合作破裂、国民党清党运动之前,乡村运动还是涓涓细流,但是国共合作破裂、国民党清党运动之后,在城市,他们已无存活的安全保障,于是,他们大批量转入乡村,在自己的家乡进行乡村革命运动。前期偏向联络地方精英,后期专注联络农民。4

  

  值得一提的是,当这些革命知识分子回乡革命,有着自身的地缘优势,他们熟稔当地的人文社会生态。他们经过一番试错、调整后,没有过多传播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及共产主义理想社会图景,而是捡拾中共不断激进化的农运政策,通过这些乡村长久积淀的“日常行为轨制”,这包括先验既存的“串亲戚”、“交朋友”、“谈天”、“唱山歌”等方式不断深入乡村。在乡村,这些回乡革命知识分子,最为厉害的地方就是使农民组织化而成立农民协会,并用阶级矛盾及仇恨去整合前文所言的乡村散落的各式各样的矛盾及仇恨。这样,这些矛盾与仇恨不管是结构性的,还是私怨性的,都被整合到阶级矛盾及仇恨的框架内。一旦各式各样的矛盾及仇恨被整合成阶级矛盾及仇恨之后,乡村豪绅地主及贪官污吏等旧恶势力,也就成了农民近在咫尺的阶级敌人,下乡革命知识分子领导的乡村斗争也就具有阶级斗争的深刻含义。不过,乡村大规模的政治斗争却是由日常斗争引导而来的,这些日常斗争包括借粮运动、减租减息运动及五抗运动等。最初,这些日常斗争,很多是以和平方式解决的,但是难免擦枪走火,最后却走向了群体性武装斗争的境地。一旦进入此种群体性武装斗争境地,颇多土豪劣绅及贪官污吏即开始逃跑。有的逃到大城市,有的逃到中小城市。因此,为了制止土豪劣绅及贪官污吏的逃跑,革命知识分子领导的农民协会就会进行清算运动,这种清算运动是从镇压名副其实的土豪劣绅及贪官污吏开始的,随后即步入专横与扩大化的狂欢。他们在清算的过程中,土豪劣绅及贪官污吏在乡村的威风被打压下去,而农民在镇压土豪劣绅、贪官污吏的立威肉刑之中抒发、释放了无以复加的仇恨感,同时也赢得实实在在的包括浮财在内的物质利益。但是,逃跑的土豪劣绅及贪官污吏亦不是等闲之辈,他们也会组织起来进行报复与反报复、复仇与反复仇。职是之故,乡村阶级界限及仇恨意识毫无疑问已在敌对阶级血泪四溅之中夯实。如此乡村阶级革命,就难免不异化为乡村地域性的械斗。因此,这个时期,民众动员更多的是情感驱动的,仇恨及愤怒是革命暴动的真正动力源泉。而平分土地并非革命缘起的充分必要条件。鄂豫皖苏区最早暴动的鄂豫边黄麻地区,此地农民国共分裂前即暴动,但是平分土地却是1929年春之事。可见,土改并非革命暴动之充分必要条件。正因为是情感和仇恨的驱动,这个时期,暴动难免带有半自发性特征,同时也更多地兼具无序性。这是第一阶段的动员情况。第二阶段是土改的型塑。我们都知道,维持革命的绩效需要一个稳定的后方提供人力、物力、财力资源支持,于是中共开始在暴动区域努力恢复秩序,并建立一个非同寻常的苏维埃及中共党政军群组织,农民之所以愿意加入苏维埃政府及中共党政军群组织,土改是第二阶段民众动员运作的标志性动作。土改立竿见影性地满足了农民土地农有的物质利益,因此农民都愿意加入中共党政军群组织,而他们一旦加入中共的党政军群组织,同时又带来社会地位的升抬。因此,中共通过组织化动员,达到组织资源的一元化。笔者把中共建立的这套组织资源一元化的体制称为“军事全能主义体制”。在这套体制里,农民逐步党国化,即使大刀会等民间组织及妇女群体,中共也会通过各种途径,将其纳入革命阵营之中。农民一旦在物质利益及社会地位上升机会的激励之下进入中共党政军群组织,就会成为中共政治、经济、话语垄断的追随者,中共及苏维埃政权指向哪里,底层那些农民就会将阶级对立的怒火喷射到哪里。但革命毕竟是大规模的暴力性集体行动,随着国民党围剿的加剧,这种民众动员的强度也会水涨船高,而一些既得利益同时又因长期革命让其失去既得利益的农民,就会对中共及苏维埃政权产生并非全推心置腹的了解与信任,这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中共民众动员就会以自己已经掌握的一套组织系统,以动员的技艺来弥补,这种情况越是到苏维埃革命后期越是明显。5另外,中共对异类的惩罚也一直在警示着民众,激情背后是无处不在的凝视与恐惧,不服从组织动员的目的,随时就有被划为富农成分的“反动分子”、“反革命分子”的危险。至于革命组织内被划为富农成分的“反动分子”、“反革命分子”的异类,中共也会进行肃反等方式来达到民众再动员的目的。

  

  第三阶段是反富农的再动员。在“军事全能主义”的苏区封闭环境里,土豪劣绅及贪官污吏已在初期革命运动中基本扫光殆尽,而孔急的反围剿战争状态下,中共又必须强力动员,而强力动员是必须动员更多的财力、人力、物力投入革命洪流来维持革命的绩效。这样,中共为继续推进动员贫雇农革命,就不得不确立另一种贱民成分——富农——作为革命组织的敌人,剥夺他们的一切权力,甚至生命权,来适应民众再动员的需要。不过,至少1929年10月之前,土豪劣绅及贪官污吏等乡村旧恶势力还是中共乡村革命不共戴天的仇敌,而富农还是中共革命的同路人。但是,在苏俄召开的中共六大充分吸收了苏俄的反富农经验之后,随着中共六大相关政策在鄂豫皖苏区的传播,反富农之风在该苏区风起云涌。因此,在不忽略中共革命策略理论及其阶级分析逻辑的主导作用下,也应充分注意中共民众动员现实需要及柔性层面。就该苏区的民众再动员而言,反富农又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立三时期即开始反富农,但因地方地富出身的地方领导群体及富农的抵制,招致宣传不到位,也并未强力执行,因此并未起到民众再动员的效果。但是,张国焘六届四中全完毕来到该苏区之后,即面临国民党的迭次围剿,为动员广大贫雇农激情投入中共革命的洪流,反富农就成为必然选择。张国焘很厉害,他深谙苏俄肃反经验,并有自己的手段及独到见解。他为动员广大贫雇农投身革命,就采取民粹式群众路线及肃反强力战略,基本而言,手段既有中国小传统及法家传统式的,也有马列主义式的,不但达到加强一元化领导、控制该苏区,使原先富农及富农出身的地方领导群体惨烈性被边缘化,而且也达到了通过反富农来驱动民众动员机器的目的,这在前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在没有相关刹车机制的制衡下,不得不说的是,这种民众动员最终走向的只能是“过度动员”之泥潭而不可自拔,因此某种程度而言,也可见苏维埃革命本身注定是不可持续的。6

  

  这样,中共革命及其民众动员大体有这样的轮廓过程,可以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由仇恨驱动的;第二阶段是由土改型塑的;第三阶段重点是反富农的再动员。这个过程,是经过不断试错性整合而成的,并不是先期预定的轻而易举与一蹴而就的道路,这种道路充分展现了中共革命从城市转入乡村、从联络地方精英到专注民众动员的实践过程。当然这样的民众动员实践,夺取政权及建立苏维埃政府是其围绕旋转的真正轴心。

  

  如此,革命因期望建立共产主义理想社会图景而起,但在革命理想与现实行为处境调适与试错性实践过程中,角力政权及权力目标导向渐逐明确且首要,要想成功攫取这一首要目标,就必须不断提升自身组织力、动员力、凝聚力及控制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鄂豫皖苏区   动员进程   军事全能主义   革命畸变   革命正义道德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563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