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南生:外国政要怎样过生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6 次 更新时间:2013-04-26 18:40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袁南生 (进入专栏)  

在中国,做寿和拜寿司空见惯,形形色色的生日庆典,足可透视出主人公和宾客的某种社会心态。有权有势者借生日大摆寿宴,乘机敛财的现象也屡见不鲜。我在国外工作多年,多次参加国外政要们的生日庆祝活动,亲身感受了国内外过生日的异同。应当说,了解外国政要怎样过生日,衡量其得失,对于我们净化过生日的社会环境,加强党风与廉政建设,无疑会有所帮助。

总统生日那天,跟贫困黑人在一起

2011年9月29日,我在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举行国庆招待会,苏里南总统鲍特瑟应邀出席。10月13日是鲍特瑟的生日,我对他说:“离总统阁下生日只有14天了,中国大使馆如果能为阁下表示一点心意,那将深以为幸。”我列举了体现心意的几个方式:或送一个有中国文化特色的艺术品;或使馆派中国厨师上门为总统全家做生日饭;或为总统选择的某种祝寿活动提供服务。总统回答我:谢谢大使,10月10日到15日他将外出,不在首都帕拉马里博。他称赞使馆厨师为国庆招待会准备的中国饭菜味道鲜美。我建议,可在10月10日前,提前安排中国厨师为他专门做一次饭,总统点了点头。于是,我对总统夫人和夫人秘书表示,请她们在总统外出前尽早定下具体时间,使馆礼宾秘书也会主动与她们联系。

接下来,使馆连续几天国庆长假,但使馆官员不敢怠慢,隔二、三天就跟总统府打个电话,每次回答都是:“会尽快定下来,一旦定下来,会在第一时间告知使馆。”但始终没有具体的消息。

10月6日晚上,苏里南外交部长拉金夫妇为即将离任的中国驻苏里南使馆政务参赞兰崇信和刚刚到任的政务参赞陈绪峰举行欢送、欢迎晚宴,我应邀出席。席间,我问外长:总统是否在生日期间要出访外国,外长是否陪同出访?外长说总统生日期间将前往内地,到最落后的地方与马龙人,即丛林黑人一起过“马龙人节”,也一起过自己的生日。鲍特瑟去年8月就任总统后,为体现对弱势群体的关心,提升丛林黑人的社会地位,通过立法程序,确定每年10月10日为“马龙人节”,该节也为苏里南的国家节日和公共假日。2011年是第一个“马龙人节”,鲍特瑟决定在此期间和丛林黑人在一起。原来,总统府一直没有就总统生日活动给使馆来电话,是表示不打算麻烦我们了。

10月13日,总统生日这一天,当地报纸报道说,鲍特瑟不在首都,而是在内地与马龙人一起过生日,因而不会举行任何生日庆祝活动。所谓内地,就是原始部落,那里一切都是原生态,没有工厂,没有污染,没有超市,没有学校,没有电视,没有抽水马桶,同时也没有自来水。当地人住在原始森林,与野生动物为伍。鲍特瑟此行,意味着他在向马龙人送“礼”,而不是马龙人向他送礼。

总统夫人的生日礼金“变”成扶贫款

苏里南总统夫人英格丽德2011年刚好50岁,她为此专门举行了一个生日晚会,使节们也早就收到了她的请柬。请柬上写得明明白白:生日晚会是一个慈善晚会,总统夫人不收任何礼物,如果想向夫人献花,请把买花的钱省下来,投到一个箱子里,夫人将用这笔钱资助孤儿院。那天,我捐了1000苏元(约2000元人民币),陪同我出席生日晚会的使馆政治处主任和秘书也各捐了100苏元。捐的钱投到一个类似于投票箱的箱子里,箱子搁在晚会入口处。出席晚会的约有400人左右,总统和夫人出席了晚会,但没有讲话,苏里南国家电视台的一个著名主持人主持晚会,他代表与会人员表达了对总统夫人生日的祝福。

晚会并不是在星级酒店举行,也不是在总统府或总统官邸举行,而是选择在临近首都的郊外一个休闲中心举行,看得出来,主人的用意显然是想降低费用和避免张扬。晚会完全是私人性质的,虽然出席的人多,但达官显贵并不多,议长、多数内阁部长都没有出席。晚会先是吃饭,不是酒席,而是自助餐,吃的东西装在食盘里,有烤鸡块、黄焖牛肉、红烧猪肉、酸黄瓜、泡红椒等。从总统开始,客人都拿一个大碟子,自己将食物夹到盘子里,找一个地方坐下吃,还可以端上一杯红酒或其他饮料。

大家用餐后,开始跳舞。所谓生日晚会,说白了,实际上是生日舞会。苏里南当地人都是跳桑巴、探戈的高手,谁都可以和总统或总统夫人对舞。我也“抓住机遇”,和总统夫人对舞一曲,当地电视节目还特别播出了这个细节。这次生日晚会很有些“狂欢”。后来,媒体就那天晚会上的募捐款去向作了报道,果然,总统夫人把它全部用到了善举上。

给副总统夫人的生日“惊喜”

苏里南副总统阿梅拉里和夫人的生日在同一个月,夫人生日是7月28日,比副总统早几天。副总统想给夫人一个惊喜。他对外宣称他政务繁忙,没有时间举行两个生日晚会,决定合在一块庆祝。

我早就知道副总统夫人的生日,几天前使馆秘书就打电话给副总统夫人,说中国大使夫人将上门祝贺生日。对方答复:非常感谢,只是根据副总统意见,夫人在生日这天不举行生日晚会,因此也不方便接待中国大使夫人登门造访。

到了副总统夫人生日的前一天,使馆接到副总统秘书电话,说是副总统要给夫人一个惊喜,将在迎宾阁中餐馆为夫人举行一个生日晚会,特邀请大使夫妇参加,但详情秘不透露,请务必配合,对副总统夫人暂时保密。

迎宾阁中餐馆是一个离使馆不远的沿街大众餐馆,可同时开席15桌,副总统在这样一个最普通的餐馆为夫人举行生日晚会,确实出于我意料之外。餐桌上面铺的是白色塑料桌套,而不是白色桌布,餐馆的档次由此可见一斑。

出于我意料之外的远远不止这一点,老实说,有五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菜的品种非常简单,鸡腿、猪肉、牛肉、西兰花、酸黄瓜,总共三荤两素;二是没想到生日宴会虽然采取自助的方式,但并不是你想吃多少就取多少,而是有两个服务员拿着勺子,定量把菜打到你的盘子里,你可以不要某个菜,但不可以多要点什么;三是没有烟,没有名酒,也没有白酒,只有普通红酒和啤酒;四是有不少内阁部长和使馆官员到场,但基本上没有人送礼,更没有人送红包。一场晚会下来,总共有三、四个人送了鲜花、小工艺品之类的东西,我估计加起来不到200元人民币。我考虑到副总统夫人有华人血统,特意送她一套中国茶具,这居然成为晚会上最突出的生日礼物;五是没有现场持枪警卫人员(我相信有便衣保镖),没有戒严,不凭证出入。跟平常不同的是,撤掉了几张桌子,以便腾出地方跳舞并安置一个小型电声乐队。

而总统秘书所说的“惊喜”也颇有点戏剧性。事先,副总统说是请夫人陪同出席一个什么活动,只字不提举行生日庆祝。夫妇俩来到酒店前,酒店大厅熄灯,他们一走进大门,突然灯光大开,到场的约80位客人齐声高唱“祝你生日快乐”,确确实实给了副总统夫人一个惊喜。这次副总统夫人的生日晚会,也是我一生中出席过的最节俭但又是最开心、最热闹的晚会。

“我愿送给你一张印有十个人头像的照片”

2007年的一天,我作为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应邀参加了两场生日庆祝活动,按中国人的说法,也就是吃了两顿寿酒。两位津巴布韦朋友在同一天生日:津著名的反对殖民主义的老战士、津众议院副议长、津民盟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外事书记坎盖七十大寿;津巴布韦外交部负责政策和培训事务的副常秘曼格五十岁生日。这两场活动使我有机会亲身感受非洲人的亲情。

坎盖的祝寿活动于那天上午11时在彩虹酒店举行,我被安排坐在主席台上的坎盖夫妇中间,可以近距离了解和观察祝寿活动的细节。前来祝寿的有十几桌客人,政府部长、外国大使、大学教授、亲朋戚友……开宴前,一些来宾(包括我)上台讲了话,有的赞颂坎盖对民族解放运动的贡献,有的肯定他担任农业部长、土地部长等政府高官期间的政绩,我当然特别指出他作为津中友协会长顾问,作为几十年来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的老朋友对促进两国政府、人民之间的友好往来和合作所作出的突出贡献。使我心弦为之一动的不是上述发言者的美丽辞藻,而是坎盖家人的动人亲情。

坎盖先后娶过两个妻子,现在的妻子年纪比他小将近二十岁。两个妻子给他生下了十几个小孩。轮到坎盖家人发言时,一个看上去比坎盖夫人不会年轻的妇女上台了。她是坎盖的长女,前妻所生。与别的发言者在主席台上对着麦克风、对着来宾讲话不同,她面对坎盖夫妇、背对来宾,也不用麦克风。我没有想到的是,她叫了一声亲爱的爸爸,也叫了一声亲爱的妈妈,然后讲到坎盖是一位优秀的父亲,回忆起和父亲在一起度过的难忘的愉快岁月,谢谢后母对坎盖的爱,对家中所有孩子的关心。然后,母女俩紧紧拥抱,互相亲吻。那一刻,我非常激动,真想象不出,她对后母有那么深的感情。

坎盖的孙子很多,多到他自己都数不过来,记不清名字。一位十岁左右的孙女代表孙辈讲话。几个孙女面对爷爷奶奶,跳起了专门排练的祝寿舞蹈。坎盖的家在津巴布韦应该是“钟鸣鼎食之家,诗礼簪缨之族”了,他的后代们却不摆谱,知书识礼,温文尔雅,毫无衙内习气。他们是孝顺之辈,而不是现在国内司空见惯的那样:孝子孝子,是父母孝顺儿子。

坎盖和来自于欧洲、南非和其他地方的所有亲人一起,排成一个方块队形,和全体来宾一起,唱起了《祝你生日快乐》。虽然没有任何人送红包,很少有人送其他礼物,没有人劝酒,没有人敬烟,但是,这个令寿星高兴,令亲人高兴,令客人高兴的寿宴,凸显的是亲情、友情和温馨之情。相对于国内的某些寿宴,送红包成为一种负担,更有人借机受贿和行贿,许多非洲政要的生日聚会,其品位应该不输于我们这样的文明礼仪之邦吧?

晚上,我应邀出席曼格的家庭生日聚会。曼格职务相当于中国的部长助理,官没有坎盖大,可能是没钱在宾馆搞生日聚会,所以寿宴安排在家里举行。约有20位亲朋戚友应邀出席,大家坐在客厅里等曼格的父亲到来。他父亲八十岁了,住在他自己的农场里,农场离曼格家近100公里,他自己开车赶来。我们到达后,他父亲还在路上。曼格的父亲曾在苏联接受培训,追随津巴布韦国父恩科莫参加独立战争。

生日聚会就在客厅开始了。津巴布韦前驻中国大使穆茨万格瓦作为曼格的私人朋友,先介绍寿星曼格的简历,然后曼格的父亲讲话。

曼父在讲话中说,曼格生下来后一个月时,他给曼格拍了一张头像照片,十岁生日时又拍了一张头像照片,以后二十岁生日、三十岁生日、四十岁生日、五十岁生日都拍了头像,他送给儿子五十岁生日的礼物是将每一个十年的生日头像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冲印到一张大照片上,照片上写着一句话,“我愿送给你一张印有10个头像的照片”。这张照片凝聚了他对儿子的爱,且独具匠心,很有创意。这一礼物既隐含着祝愿儿子百年长寿之意,又委婉地表达了愿与儿子再一起继续享受天伦之乐五十年之意,这样的话,他将享一百三十岁高寿的快乐。

曼格夫人是首都中央医院的护士长。她在讲话中说:亲爱的曼格,我这辈子三生有幸,有幸遇到你,有幸认识你,有幸了解你,有幸爱上你,有幸嫁给你。我睡在你的身边,感受到你心跳的韵律,感受到你呼吸的声音,我充满了幸福感、安全感和满足感,我愿百年之后也永远睡在你的身边,愿来世也能睡在你的身边。

曼格夫人讲完后,给丈夫一个很大的礼物,礼物包装得很精美,曼格当着大家的面打开。当包装纸撕开、纸箱子打开后,曼格从中拿出一个小一点的箱子,把小一点的箱子打开后,出现一个更小一点的箱子,当这个微型箱子打开后,一个只有一包烟大的小纸盒出现在众人面前。再打开,曼格拿出一个白金戒指。大家情不自禁地发出赞叹的笑声。

曼格的儿子在讲话中表示他生为曼格的儿子感到幸福,他说曼格是爷爷的好儿子,母亲的好丈夫,儿女们的好爸爸。他特别提到他姐姐正在中国武汉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读研究生,她特地从中国打来电话,祝父亲生日快乐。

曼格生性幽默,讲话中妙语迭出,常令人捧腹大笑。而这次生日晚会的亲情温暖,更是长久令人回味。

原载清风杂志2012年第1期

进入 袁南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33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