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楚:镇坪事件就是残杀人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9 次 更新时间:2012-06-14 00:14:12

进入专题: 镇坪事件   计划生育  

赵楚  

  

   曾以周老虎闻名的陕西镇平县又成了全球关注的焦点,这一次,是因为微博上的两张照片,在照片背后的事件初步证实后,公共舆论再次哗然,然而,正如有的网友所说,这样的惨剧绝不仅仅是首例,在全国执行计划生育法规的名义下,这样的惨剧是常见的。这实际上给全社会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这是执行法规问题,还是公然杀人?

  法规、法律是文明社会的产物,任何执法或法律活动都不能违背文明社会的基本法则。人类之有今日,有赖于社会的存续,而组成社会的是人,人不仅仅是什么抽象的生产力、户口、劳动者、官吏或公民,首先和归根结底,人是生命,离开生命而谈论人,那是不知所云;离开人而谈法律和法规也是胡说八道。尤其是,当人们联系到,这个国家的政府经常是以生存权来作为人权的基本定义的,生存,是什么生存?难道不是活生生的、真实的生命的生存吗?严格说来,这么多年以来,在执行所谓计生法规的过程中,千百万计计的此类生命虐杀,与在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或者奥斯维辛、日军毒气室发生的残杀有本质区别吗?我们的社会怎么能一边安享日新月异的现代生活,一边对如此大规模的惨剧保持缄默?

  所以,当《新闻1+1》节目以”陕西镇坪强制引产事件“要写一则简单的评语时,我写道:”这不是计划生育执行法规的问题,而是剥夺生命的问题,而对人的生命的态度是一个社会得以维系和存在的底线下的底线。当我们使用‘强制引产’这种医学术语来描绘此事,我们实际上是在回避此事的实质,对生命的惨剧闭上眼睛,从而也体现了对生命本身的极度冷漠。“语言作为话语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我们身处其中的现实,当我们用”强制引产“这种词汇,我们正在公开表明我们社会和时代对生命的残忍态度。

  曾有人虐杀动物,网络和媒体闻风而动,热心人前去进行救助,为什么?不是因为对宠物的偏好,而是因为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而脱离了这种对生命的爱惜和爱护,则任何宗教、说教、社会理论和政治理想也就失去了立足之点,成为反人类和生命灭绝的思想黑洞。被称为现代社会的制度和观念渊源都直接和主要地来自伟大的启蒙运动,启蒙思想的最大特征是把人的价值和人类生命的珍贵再次放到一切文明思考的首要与核心位置。推而广之,在更古老的东西文明历史源头,那些被称颂千古的圣贤,其基本教诲没有哪个不是以人本和人道作为精神的支柱。

  一句话,人伦天理,天日昭昭,爱生命是文明和光明的,而灭绝生命则是蒙昧和黑暗的。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镇坪发生的这一事件的实质,那就是我们的社会对生命的态度已经到了如此残忍和无视的程度。这不是什么社会管理问题、法规执行问题,甚至关于人口政策与理论的讨论,在这一血淋淋的现实面前,都显得无比虚伪和无聊。相反,每一个稍有良知和理智的人都应该驻足思考:是什么使中国社会沉沦到如此蒙昧、残忍、不道德和反文明的境地?是什么使这些以国家和政策之名残杀生命的人可以如此下手?

  长期以来,计划生育彷佛是一件与同胞和人类生命无关的事情,彷佛是挖矿和采蘑菇,人的生命成了没有任何生命特征的工作指标,一些冰冷的、彷佛彻底无意义的数字!而计生部门,正如城管、警察和其他部门一样,视不择手段、无限暴力为理所当然的所谓执法理念,同时,在罚款这种掠夺性的经济动力推动之下,这一本来存有理论争议的政策,在现实中,已经变成了唯利是图、毫无人性、天怒人怨、比一切历史上的野蛮征服还要野蛮的活动。而其中受害最深和最烈的还是底层毫无社会表达能力与抗争能力的普通乡村人民。因为受害者总是个案,所以,在严格的舆论和社会控制之下,这种残害所带来的滔天血泪和震撼哭泣,不被所谓主流社会听到,而被残害者成了贱民都不如的不可接触者!

  二战后对纳粹屠杀和日本军国主义屠杀的心理学研究表明,对生命的漠视源于一种自我隔离的心理机制的培养:把另一部分人类不当人,当成可以随意处置的无机物体,这在个人,是一种人格的分裂,在社会,则是一种毁灭性的撕裂。它在运行中的社会后果就是,完整的社会解体了,变成了两个阶级:一个是吃人的、猎杀的阶级,另一是被吃的、被无情追逐和猎杀的阶级。在这样的社会中,谈政策、谈公共道德,都是完全不可能的,因为,人不再为人,生命失去了被珍视的价值,除了猎杀者的杀人游戏,就是被猎杀者的绝望反抗,这种反抗也必定是血腥和暴烈的。在此双重血腥逻辑之下,政治本身也成为不可能之物,法律、伦理,以及一切文明的事物都会销声匿迹,换言之,直接地,就是国家失败,或者说,诞生一个完全失序的失败国家。

  在如此赤裸裸的暴虐之前,人们关于计划生育的理论争论在逻辑上再完美、论据上再充足又有什么意义?不要跟我说什么经说服同意,天下人不是瞎子,在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高压之下,被抓住的孕妇及其家庭,除了”同意“还能有什么其他选择吗?这不是一个政策要不要继续或怎样修订的问题,镇坪的最新鲜血最清楚不过地告诉中国人:这是一个要生命,还是忍受残杀的问题,是一个要维持我们的社会基本存续的最低条件,还是眼看社会沉沦到率兽食人、命命相搏地步的问题。对此,没有人是局外人,每个人,不论你今日端居庙堂之高,还是身处江湖之远,都必须对此作出明确的的抉择与回答。

  镇坪的惨剧面前,我对上述问题的答案是:要生命, 不要残杀;拒绝任何暴力行政。要改变,必须改变。就是现在。

    进入专题: 镇坪事件   计划生育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3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1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