宕子:阅读——翘起文化的支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70 次 更新时间:2011-11-03 21:23

进入专题: 阅读  

宕子  

对人类来说,阅读到底意味着什么?虽然人们每天都在进行着各种各样的阅读活动,但很少有人思考过这个问题。

远在印刷术发明以前,就有了阅读。严格地说,在人类开始用符号的方式来表征这个世界时,就有了阅读。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易经》云,“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圣经.创世纪》云,“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现象界)即产生于人类用作为符号的思想或语言对混沌的分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阅读是和人类文明同时诞生的创造性活动,说到底,即是人类通过符号中介的对他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的建构和阐释。正因为如此,美国著名的人类学家L·A·怀特认为,文化的实质在于符号或符号能力: “全部文化(文明)依赖于符号。正是由于符号能力的产生和运用才使得文化得以产生和存在;正是由于符号的使用,才使得文化有可能永存不朽。没有符号,就没有文化,人也就仅仅是动物而不会成其为人类。”

然而,现代意义上的阅读却离人类生活于其中的世界越来越远了。卡西尔将人定义为“符号的动物”,他说, “人不可能逃避他自己的成就,而只能接受他自己的生活状况。人不可能生活在一个单纯的物理宇宙之中,而是生活在一个符号宇宙之中。语言、神话、艺术和宗教则是这个符号宇宙的各部分,它们是织成符号之网的不同丝线,是人类经验的交织之网。人类在思想和经验之中取得的一切进步都使这符号之网更力精巧和牢固。人不再能直接地面对实在,他不可能仿佛是面对面地直观实在了。人的符号活动能力进展多少,物理实在似乎也就相应地退却多少。在某种意义上说,人是在不断地与自身打交道而不是在应付事物本身。他是如此地使自己被包固在语言的形式,艺术的想象、神话的符号以及宗教的仪式之中,以致除非凭借这些人力媒介物的中介,他就不可能看见或认识任何东西。”在此意义上,现代意义上的阅读其实是对阅读的再阅读,即是对符号的阅读,而不是对世界本身的阅读。

由此可见,存在两种形式的阅读,一是对符号的阅读,一是对由符号中介的世界本身的阅读。而且,阅读是人类创造力与全部人类文明(文化)得以产生的源泉。是故,人类文明(文化)自阅读始,亦必在阅读中进化与发展。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翘起地球。”而阅读则是整个人类文明(文化)的支点。在此意义上,深圳市委市政府于2000年创立并举办“深圳读书月”活动,以及本届读书月活动的主题“文化深圳,从阅读开始”,可以算得上正好抓住了文化发展与培育的关键点。

古人云,“腹有诗书气自华”。读书既能改变个体的气质,同样也能改变一个城市的气质——城市气质的改变正是由市民们个体气质的改变而引发的。读书为什么书能使个体的生命状态发生质的变化呢?因为,人类与阅读的关系即是人类与世界的关系,而阅读世界与认识自我则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通过阅读,人类不断地调整人与人、人与自我、人与自然、人与社会这四种关系。人类的生命并非孤立存在的,而存在于人与人、人与自我、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错综复杂地交织而成的网络之中。在很大程度上,整个世界是一个超生命体,是人类身体的延伸。阅读的过程即是人类生命个体与他或她生活于其中的世界进行对话与交流的过程——这一过程既改变着世界,又改变着人本身。也就是说,阅读在创造世界的同时,创造了人本身。

人类总是生活在不确定性之中,因为他们上一刻不知道下一刻将发生什么,在这个复杂性不断增加的瞬息万变的现代社会中尤其如此——与不确定性游戏是人类的宿命。然而,人却是一种追求确定性的动物——人正是通过文化的创造来降低世界的复杂性,增加世界的确定性,以应对人生的不确定性。一切书籍都是通过符号化凝固的人类经验,然而,这些过去的经验对于解决当下的问题则未必有效,只有通过人类的理性思考处理后,创造性地置于新的社会语境中,过去的经验对人来说才是有用的——读书,既是对符号阅读,又必须超越对符号的阅读,上升到对通过符号表征的世界的阅读,才能成为人类个体应对其所面对的各种不确定性和创造新文化的有效工具。

刘向云,“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 其反面即是,不善读则足以致愚。因此,开卷未必有益,甚至有害。然而,善与不善、有益与有害的分界何在?答曰:“在于读者是否具有足够的反思能力。” 在此意义上,不能不说,“深圳读书月”活动虽抓住了城市文化培育的关键点,但对于“文化深圳”的建设所能起到的作用毕竟还是非常有限——这一活动功效的大与小、善与不善、有益与有害取决于它所植根的社会土壤是否有利于思想的自由生长。

法国作家邦雅曼·贡斯当在《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一书里说: “思想乃万事之本:工业,兵法,以及所有的科学和艺术,都需要运用思想。它是它们进步的原因,通过对这种进步的分析,它也开阔了自己的眼界。如果专横权力试图束缚它,道德观念就不会再健康,实用知识就不会再精确,科学发展就不会再活跃,兵法就不会再进步,工业就不会再有新的发现而繁荣。人类生活最高尚的部分如果受到攻击,很快就会感觉到这种毒害作用逐渐向最遥远的地方蔓延。你以为你只是剥夺了它某些多余的自由,或者删除了某些无用的虚饰,实际上你那有毒的武器正好戳到了它的心脏。”

有鉴于此,要达到“文化深圳,从阅读开始”,却又不仅仅止于阅读,而是促进深圳的经济、社会、文化的全面发展的效果,更应该在放慢生活的步伐以拓展市民进行自由阅读与思考的时间与空间、进行社会结构的变革以促进社会的多元化与网络化、增加社会的透明度与宽容度以促进信息的自由流动等方面下功夫,构建有利于城市文化健康发展的社会支持系统。否则,读书月活动很可能成为“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的又一典型样本。

    进入专题: 阅读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4601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