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中华:现代性与“人之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9 次 更新时间:2011-07-04 09:10:53

进入专题: 现代性   “人之死”   辩证法  

何中华 (进入专栏)  

  

  摘 要:从历史上看,以启蒙精神为代表的现代性既拯救了“人”,又葬送了“人”。“人之生”和“人之死”均源自同一个基础、同一个事件。这一悖谬正是启蒙的辩证法。现代性对“人”的解构,无疑是一个多层面协同的历史进程,它体现在世俗基础、制度安排和学理依据等不同维度。

  

  关键词:现代性;“人之死”;辩证法

  

  

  

  西方文化和历史的近现代发展,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巨大的吊诡,那就是以启蒙精神为代表的现代性既拯救了“人”,又葬送了“人”。从历史上看,“人的发现”无疑是使现代性赢得重大声誉的文化事件。人本主义替代神本主义,被人们普遍地视做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社会进步和历史解放。然而,当我们“从后思索”历史的时候,却蓦然发现,“解放的目标”沦为“解放的陷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那个大写的“人”恰恰以“解放”的名义被“解构”掉了。从“人”的发现到“人”的丧失、从“人”的确立到“人”的剥夺、从对“人”的肯定到对“人”的否定……使启蒙现代性充满了内在的紧张与乖戾。问题的深刻性和尖锐性在于,“人之生”和“人之死”均源自同一个基础、同一个事件。这一悖谬正是启蒙的辩证法。作为一种人格的存在,“人”绝不是一个生物学事实。“人之死”当然不是作为生物学事实的人的死亡,不是人的肉体生命的终结,而是“人”作为人格意义上的规定的被解构、被颠覆。作为人的一种无可逃避的现代命运,“人之死”不过是现代性的一个历史后果。但必须追问的是,在现代性所建构的历史语境中,“人”究竟“死”于什么?现代性对“人”的解构,无疑是一个多层面协同的历史进程,它体现在世俗基础、制度安排和学理依据等不同维度。

  

  从经济-技术特征的角度看,工业化和市场化分别构成现代化的工艺学基础和社会学基础。两者都不是手段性的规定,而是与现代化相适应的人的存在方式本身的实际建构。因此,关于科学技术的工具性定义,仅仅是现代人基于狭隘的功利主义生存格局所得出的一种修辞,它遮蔽了科学技术的存在论含义。商品经济及其市场逻辑是以资源稀缺性为绝对前提的,由此决定了它在本性上必然依赖于需求的人为制造。市场逻辑对于现代社会的全面宰制,极大地诱发并放大了人的欲望。诚然,任何时代的人都有贪欲,但是在传统社会,人的贪欲无论在道德上还是在制度安排上得到的都是负面评价,处于被抑制状态。到了现代社会,人的贪欲却得到了道德和制度的双重肯定。在一定意义上,贪婪的欲望就是占有关系的主观诉求和表征。有学者指出:“这种统治、征服、控制、支配自然的欲望是现代精神的中心特征之一。”[1](P5)人类对于自然界的非自然的占有,不仅使人游离了大自然,并且使人同大自然之间的关系具有了敌对的性质,其历史后果就像有人所说的那样,“在启蒙运动之前,部分人把自然视为慈善的母亲,但在这之后,它却逐渐仅被视为应遭惩戒的女巫或应遭强暴的处女。现代科学方法的‘精神之父’弗兰西斯·培根先生就曾明确地把他对自然的探索工作说成强奸”[1](P68)。在某种意义上,古希腊时代的俄狄浦斯神话所蕴涵的深刻隐喻,已经先行地暗示了人的现代性境遇。人与自然之间由母子关系演变为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这无疑是一种现代意义上的“乱伦”。其历史后果是作为“人”的生存之绝对前提的大自然把人抛入了一种空前深刻的危机之中。

  

   作为实证科学始祖的培根提出“知识就是力量”的箴言,以知识论的方式隐含着一种外向的占有诉求。正如罗素所指出的,当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时,“培根心目中的知识是他所谓的科学知识”[2](P115)。按照马克思的说法,现代社会“把物质生产变成对自然力的科学统治”[3](P773)。这种“统治”是现代意义上的“占有”的实现。“占有”是人所特有的一种关系,动物没有这种关系,尽管动物也有对于自然界的耗费,但它却不“占有”。当马克思说人还处于“动物期”或“史前期”时,有两种历史内涵值得辨析。一是说人还未能以主体性的姿态建构自身,这时人尚处于前现代状态,他同动物一样不存在与自然物之间的“占有”关系。二是说一切前共产主义阶段的人,由于还未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解放”,均仍处于“史前期”。因此,无论在哪个意义上,“占有”都不过是一个现代性的事实,它体现着现代社会所塑造的人所特有的存在方式及其基本姿态。在占有关系的建构中,自然界面临着“祛魅化”命运。当自然界沦为人的占有对象时,其神性不仅随之消失,而且变成一种从属性和工具性的规定,从而丧失自身的尊严。所以,正如霍克海默和阿道诺所说的那样,“神话变成了启蒙,自然界变成了单纯的客观实在”[4](P7)。主体性的历史内涵在于人作为占有者而建构起占有和被占有关系,形成主体同客体之间的对象性关系。因此,主客体关系并不是一种超历史的规定,相反,它不过是现代性所特有的历史形式和存在格局而已。主客体关系在现代社会中的实际展现,已经把人抛入了一种“无根”状态。现代人的“无根”状态,最直观地表征为我们对于“大地”的疏远和逃离。诚如海德格尔所说的:“技术越来越把人从地球上脱离开来而且连根拔起。”[5](P1305)可以说,20世纪60年代突然出现的所谓“全球性问题”,不啻是“人之死”的一个不祥的症候。

  

  上述可见,工业化和市场化使现代性意义上的“占有”成为可能。因为市场化孕育的贪婪提供占有的原始动机,而工业化(科学在生产上的应用)带来的人对自然的支配能力构成占有的有效手段。人的根基的颠覆使人面临着解构的命运,这种解构说到底不过是人的自我解构,亦即人成为自己的掘墓人。除了人,没有任何一种可能的存在能够为此负责。更深刻的在于,这种解构采取了貌似人的自我建构的虚假姿态。其中的吊诡显示了人的现代性命运的悲剧性意味。

  

  那么,在现代性的历史语境中,永恒之物及其所代表的绝对价值是如何被解构掉的?它是如何被“现代性的酸”腐蚀掉的?按照李普曼的解释,“一些现代性的酸”把过去各种宗教式的笃信溶解了。而在他看来,“科学方法的影响和工业都市社会的发展是使绝对的东西失去信仰的主要因素”[6](P6-7)。强调经验事实的实证主义视野和方法,偏好把道德定位在以大多数人能够践履(至少具有这种现实的可能性)的位置上。这就使道德屈从于经验事实,从而取消了道德的意义标准。倘若道德不再取决于绝对命令,而是取决于经验事实所决定的具体情境,那么道德标准也就不复存在。从根本上说,这种道德观不过是对现实的一种妥协和认同而已,它所出卖的却是负载着绝对价值的永恒之物。在现代性的这种姿态下,道德的超越性就完全被遮蔽了。正如有人指出的那样,“我们的时代常被称为相对主义的时代”[6](P6)。作为同商品经济及其市场逻辑相适应的意识形态,实用主义式的道德理解恰恰主张道德价值的相对性和多元性。于是,“所有价值都是相对的”这一现代性信念,就充当了今天的人们为自己的任性践踏道德尺度所找到的一个貌似正当的理由。它的一个不可避免的历史后果就是,“相对论的时代使人想要找到他能够为之坚定地毫不含糊地献身的终极价值的希望大大破灭了”[6](P52)。相对主义信念只能使人过一种没有绝对之物召唤的生活,由此决定了人的拯救将丧失掉最后的保障。于是,现代人向物的世界的沉沦就成为不可避免的了。

  

  现代性的突出特点之一,是程序正义高于实质正义。在这个意义上,现代性主要表征为一套具有独特性质的制度安排。因此,现代性语境中的“人之死”,也同样体现在韦伯所谓的“科层制”层面。

  

  现代制度对“人”的“凝视”,使人面临着既无法逃避又相互关联的严重后果,即人的物化、人的客体化和人的功能化命运。首先,正如马克思所揭露的,“我们的一切发现和进步,似乎结果是使物质力量成为有智慧的生命,而人的生命则化为愚钝的物质力量”[3](P775)。这既是科学技术进步的结果,又是现代制度安排的结果。以现代诊疗方式为例,它总是倾向于把活生生的人还原为一组组数据、一组组图像,这种还原论的偏好正是现代性所特有的致思取向。就像怀贞鲍姆所说的那样,“人、物品、事件被‘程式化’,人们谈论的是‘输入’和‘输出’、反馈回路、变量、百分比、程序等等,直至最终所有与具体环境的联系都被抽象掉。然后只剩下图表、数据集合和打印输出”[7](P153)。在这种“凝视”下,“人”已被物化为没有灵性的存在物了。其次,现代管理制度的建立,总是以基于对被管理者的先行的不信任为前提。被管理者一开始就被预设为一种对象性的、受动的、被评价的和被挑选的他者。如此一来,他的主体性便荡然无存,从而不可避免地沦为丧失主格的存在物了。因此,作为主体的人的客体化,就成为现代人的一种宿命。再次,在现代性制度安排中,“人”变成了被嵌入一种功能主义的格局之中的“部件”,从而沦为功能性和工具性的规定。马克思曾经尖锐地指出,在现代社会,水力、蒸汽力、人力、马力等“所有这些都是‘生产力’。人同马、蒸汽、水全都充当‘力量’的角色,这难道是对人的高度赞扬吗?在现代制度下,如果弯腰驼背,四肢畸形,某些肌肉的片面发展和加强等,使你更有生产能力(更有劳动能力),那么你的弯腰驼背,你的四肢畸形,你的片面的肌肉运动,就是一种生产力。如果你精神空虚比你充沛的精神活动更富有生产能力,那么你的精神空虚就是一种生产力,等等。如果一种职业的单调使你更有能力从事这项职业,那么单调就是一种生产力”[8](P261)。马克思还以讽刺的口吻指出:“把人贬低为一种创造财富的‘力量’,这就是对人的绝妙的赞扬!”[8](P262)海德格尔不满于科学的工具论定义,但没有进一步揭示这种工具论意识形态的社会根源和历史基础。其实,这种工具论观念是有原因的。只有历史地超越形成这种观念的社会基础,工具论才会丧失其存在的理由。

  

  关于“科层制”对道德责任主体的消解,我们可以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屠杀犹太人这一个案予以了解。我们当然不能不注意到纳粹屠犹政策的“科学”依据,即生物进化论和优生学,但还必须进一步反省,人之作为道德责任主体的被解构在制度安排层面上究竟是怎样发生的。正像鲍曼在《现代性与大屠杀》一书中说的,大屠杀不应仅仅被看成基督教反犹主义传统的延续和顶点,否则就将遮蔽其现代性的本质。因为“大屠杀并不是现代文明和它所代表的一切事物(或者说我们喜欢这样想)的一个对立面。……大屠杀只是揭露了现代社会的另一面,而这个社会的我们更为熟悉的那一面是非常受我们崇拜的”[7](P10)。更深刻的在于,“它们不仅仅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且每一面都不能离开另外一面而单独存在”[7](P10)。鲍曼从社会学视角出发,发现了现代性与大屠杀之间的内在关系,其中的一个必然环节就是体现着理性化模式的现代官僚制度。他指出,按照科学理性原则和逻辑建构起来的现代官僚制度固有着两个维度。第一,行为与后果之间的“脱节”。鲍曼指出:“所有的劳动分工(这也是纳粹的权力等级导致的分化之一种)使对集体行动的最终成果有所贡献的大多数人和这个成果本身之间产生了距离。”[7](P132)这就在二者之间形成了一道“无知之幕”(借用罗尔斯的说法),从而阻断了使责任赖以成立的联系,从而造成了一个道德盲区——“‘中间人’挡住了行动者的目光,让他看不见行为的结果”[7](P34)。这恰恰是人的道德沉沦的体制性原因之所在。第二,道德责任被置换为技术责任。“技术责任与道德责任的不同之处在于:技术责任忘记了行动是达到行动本身以外的目的的一个手段。”[7](P135)对体制负责而非对结果负责,乃是现代制度衍生出来的一个重要特点。体制本身的价值中立性决定了人们无权要求对其进行道德考量,而人们的行动结果却是没有理由逃避这种道德考量的。由于上述两个方面的原因,现代性的制度安排就阻断了人们的道德反省的通道,从而有可能摆脱道德约束而放纵自己的行为却无须为此承担什么责任。于是,历史悲剧的来临就在所难免了,以至于像鲍曼所说的:“官僚体制制造了大屠杀,以它自己的形象制造了它。”[7](P140)

  

  从某种意义上说,奥斯维辛集中营不过是现代工厂体系的拟化形式,它们在本质上是相似的。如果说现代工厂带来的结果是人的物化,那么奥斯维辛则更为赤裸裸,那就是“生产”人的“死亡”。只对制度安排本身负责,而无须对制度的后果负责,这是现代体制的一个突出特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何中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现代性   “人之死”   辩证法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88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