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国源:《需》卦九二爻辞“小”义新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6 次 更新时间:2011-02-22 21:44:14

进入专题: 易经  

吴国源  

  

  一、引论

  

  “小”及其相关搭配词汇在《周易》本经中多次出现,据我们的统计达32次之多。“小”字对本经卦爻辞的理解产生了诸多分歧,历来的注释与研究论著都有所讨论,但都没有对“小”义给予足够的重视,因此这些理解都不够系统深入,包括文例分析和语义分析。同时,在解释的理论与方法上,已有易注或多或少忽略了“小”及其相关语汇的语义内涵以及它们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因而导致诸多问题始终难以得到清楚合理地解决。

  结合简帛文献提供的语言线索,我们对《周易》本经“小”义及其相关语汇予了系统的考察①,认为本经存在非常重要的“小”字独立成句现象,其中卦辞有5例、爻辞有6例,各条卦爻辞句读如下:

  (1)《贲》卦辞“贲,亨;小,利有攸往。”

  《遯》卦辞“遯,亨;小,利贞。”

  《旅》卦辞“旅,小,亨;旅,贞,吉。”

  《巽》卦辞“巽,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

  《既济》卦辞“既济,亨;小,利贞;初吉,终乱。”

  这5条材料是卦辞中“小”字的独立成句例,最大特点是“小,亨”和“亨,小”的位置变化。

  (2)《屯》“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需》“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终吉。”

  《讼》“初六,不永所事,小,有言,终吉。”

  《蛊》“九三,干父之蛊,小,有悔,无大咎。”

  《噬嗑》“六三,噬腊肉,遇毒,小,吝,无咎。”

  《萃》“六三,萃如嗟如,无攸利;往,无咎;小,吝。”

  这6条材料是爻辞中“小”字的独立成句例,最大的特点是“小”与后面“贞”、“有言”、“有悔”、“吝”等断辞的关系。

  这十一条卦爻辞的“小“字新读,既能解决长期以来难以得到合理解释的诸多问题,也对本经卦义爻义带来诸多新的理解,同时也体现了《周易》本经新的解释方式。这里就其中的《需》卦九二爻辞给予详细论述,其他诸条材料的论析另见他文。

  对于《需》九二爻辞,已有的读法都是一致的,即“需于沙,小有言,终吉”。随着我们对《周易》本经中“小”字的深入理解,认为其正确的读法应当是:“需于沙,小;有言,终吉”。这一新读更为准确地把握了爻辞内部以及卦爻辞之间的语义关系,大大加强了我们对爻辞内涵以及《需》卦卦义主旨的理解。这一新读的关键点,在于“小”字的句渎。对此,我们从三个方面来探讨:(1)传统句读的问题与“有言”的文例问题;(2)卦爻辞语义结构的对照分析;(3)“小”字断读与卦爻辞语义关系的贯通理解。

  

  二、传统句读与“有言”的文例问题

  

  需卦是讲等待守时的问题。“需”,须,等待。《杂卦传》:“需,不进也。”《彖传》:“需,须也。”“须”是等待,也就是“不进”。《说文·雨部》:“需,也,遇雨不进止也。”段玉裁注:“者,待也。”楚简作“孠”②,读为伺。《玉篇·司部》:“伺,候也。”《后汉书·张衡传》:“斯契船而刻剑,守株而伺兔也。”《吕氏春秋·季夏纪·制乐》:“臣请伏于陛下以伺候之。荧惑不徙,臣请死。”“需”“伺”当为同义换读。

  “需于沙”就是说在沙地等待。“言”当读为“愆”即过失,“有言”指有过失(说详下文)。《周易》本经中,“有言”一词出现6次,即《明夷》初九“主人有言”、《困》卦辞“有言不信”、《震》上六“婚媾有言”、《渐》初六“鸿渐于干,小子厉,有言,无咎”、《需》九二“小,有言,终吉”、《讼》初六“小,有言,终吉”,词义都基本相近。爻辞中的“有言”与“终吉”很明显是转折关系,就是说,虽然会有过失,但终究会有吉利。“小”字传统读法与“有言”连读,“小”表示程度的“略微”,“小有言”或解为略受言语中伤,或解为小有过失、小有困难等等。在这一层意义上,“有言,终吉”和“小有言,终吉”的句子结构一样,语义大同小异。

  从语义的内在逻辑关系看,从“有言”到“终吉”的转折,其中必有原因或条件。作为一个完整的语句,应该会有相应的语句成分来表达这种原因或条件。“小有言”连读以后,爻辞中唯一可能作为原因或条件成分的,就只有“需于沙”了。就此,我们来看看已有的一些典型说法。

  已有易注中,关于“小有言”的理解,主要有二大类。

  (1)全用象数体例来解释,以虞翻为代表,后世有焦循③、朱骏声④、苏蒿坪⑤ 等。以虞翻为例:“‘沙’谓五,水中之阳称‘沙’也。二变之阴称‘小’,大壮震为言,兑为口,四之五,震象半见,故‘小有言’。二变应之,故‘终吉’。”⑥ 短短数言,运用了二五相应、爻变,互体,逸象,半象等易例。爻辞字词之间的语义关系,通过象数体例的演绎来代替。这种解释的本质就是,如何理解爻辞语义内涵,也就如何运用已有的象数体例来附会演绎。爻辞内涵的理解不同,创制的象数体例不同,其解释思路也就有很大的不同。正因为如此,后来尚秉和根据《焦氏易林》,将“有言”解为争讼,从象数学角度提出了不同的看法:“《需》之‘小有言’,虞仲翔谓震象半见,故小有言。岂知《易》非以震象全见为有言。凡云‘有言’者,皆争讼也。虞氏求其说而不得,故强解也。清焦循以卦变为说,变愈多而义愈紊,甚于虞之不得解也。兹《易林》‘小过之需’云:‘与叔争讼,更相毁伤。’争讼即有言也。更相毁伤即谓三至五,正覆两兑口相对也。……‘小有言’者,二入兑体,兑为小,故曰小有言也。此与《明夷》之以离为有言同也。离,正反两兑口相对也。”⑦ 由此可见,象数学思路的基础首先还是字词文例的理解,在这个意义上,它对爻辞自身的语义关系以及“小有言”内涵,并不能提供更为深入的认识,不过是将这种理解通过象数体例给予形式上的演绎而已。

  (2)运用一定的象数爻位体例,而主要是从语义关系来解释爻辞的义理内涵,这种思路以王弼、孔颖达、程颐为代表。传统易注如朱熹、来知德等,大多也沿此思路来解爻辞,近现代易注中则有金景芳⑧、黄寿祺⑨ 等。以孔颖达为例:“沙是水傍之地,去水渐近,待时于沙,故难稍近。虽未致寇,而‘小有言’以相责让。‘近不逼难,远不后时’,但‘履健居中,以待要会’,虽小有责让之言,而终是其吉也。”⑩“小有言”即“小有责让之言”,即略受言语中伤或受到一些批评指责。“小有言”之所以能“终吉”,原因来自于王弼所说的“履健居中,以待要会”,这层意义来自于九二爻位的象数意义,爻辞本身没有这层语句成分。从王注、孔疏看,是“需于沙”导致了“小有言”,而“小有言”之所以还能“终吉”,而在于九二爻位的象数性质。在这类解释中,“需于沙”没有作为“有言”与“终吉”之间表示原因的语句成分,而是来自于爻辞之外的意义。

  程颐也是沿着这种思路来解爻辞内涵的,他的解释无意间暴露了这类思路的一大问题,对此我们摘录于下,试作讨论:

  坎为水,水近则有沙。二去险渐近,故为“需于沙”。渐近于险难,虽未至于患者,已“小有言”矣。凡患难之辞,大小有殊。小者至于有言,言语之伤,至小者也。二以刚阳之才,而居柔守中,宽裕自处,需之善也。虽去险渐近,而未至于险,故小有言语之伤而无大害,终得其吉也。(11)

  《周易》本经中的“患难之辞”有厉、凶、灾、眚、咎、有言等,程度最高的当是凶、厉等,而依程颐说,“有言”则是其中程度最小的。本经其实是通过这些不同的语汇来表示并区分不同程度的“患难”结果,而不是在每条语汇自身给予限定区分。而且,“有言”在这些“患难之辞”中,已经表示最小的程度了,就没有必要在“有言”前再加上多余的“小”字。另外,在这些同类的“患难之辞”诸如“厉”“凶”中,都没有诸如“大”“小”这些程度副词的限定,比如“大厉”、“小厉”、“大凶”、“小凶”之类的说法(12)。由此可见,“有言”也没有必要由“小”“大”这些程度副词来修饰限定。从这类易注的实际解释看,“小”字其实是可有可无的,比如朱熹继承了程颐的说法:“沙,则近于险矣。言语之伤,亦灾害之小者,渐进近坎,故有此象。刚中能需,故得终吉,戒占者当如是也。”(13)。按之朱熹解说,“有言”与“小”其实是复辞同义并用。可是本经中除了《需》、《讼》两处“有言”有此用例,而其他各处都没有如此用法。显然,如果不是经文自身的问题,就只能是对“小”字的理解问题。我们在下文将会看到,楚简、帛本等诸本都有“小”或“少”字,而且帛本文例对“小”和“少”有严格区分,可见,问题的症结在于我们对“小”字的理解有问题,应该调整思路,重新深入考察。

  按传统的解释,“小”字唯一要有意义的途径,就只能在于对“需于沙”的程度描述,也就是,“沙地”虽然危险,但毕竟不如九三的“泥”、六四的“血”那样危险,所以遭受的批评较小。不过,这也就意味着下两爻的语义成分中要有表达“遭受严厉批评”这样的意思。而从后面的爻辞看,实为不辞。所以,问题还是回到前面,“小”字不必作为“有言”的修饰限定而显得画蛇添足。近现代易注所遇到的问题也大都如此。这些易注对“有言”有一些新的看法,比如解释为“小有过失”(闻一多(14)、李镜池(15) 等),解释为“少有口舌是非”(刘大钧等(16)),解释为“小有麻烦”(程石泉(17))等。仔细分析,它们的问题与上述第二大类是一样的,比如胡朴安:“需于沙者,沙,不可耕种之地,需于沙而无所收获也。……小有言终吉者,耕种无所收获,必不满意而小有言。不因需于沙而辍耕种,终必获吉。”(18) 其从耕获角度解释卦义,可备一说,但是在“小有言”与“终吉”之间补充的原因成分是“不因需于沙而辍耕种”,这是爻辞“需于沙”所没有的语义。同样,因为将“小”字与“有言”连读造成了语义关系的断裂,然后有增字、词、句解经,而且“小”字本身也导致如上述成为可有可无的语汇了。这些现象都是在解释过程中,没有察觉语义关系上的断裂问题,没有注意到字词关系上“小”字的多余问题。

  这里需要补充的是“有言”的文例问题。前引程颐所论,已经将“有言”作为与“厉”“凶”“吝”等一类的断辞,表示“患难之辞”。但是长期以来,“有言”的这种属性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一般易说如前述,都是按照孔颖达的理解,当作一般的言语中伤行为。近现代学者开始有了新解,虽然没有注意到程颐的说法,但是从另外的渠道获得了相似的认识。高亨将“有言”划归为“断占之辞”(19),他说:“断占之辞多用‘利’、‘吉’、‘吝’、‘厉’、‘悔’、‘咎’、‘凶’等字以指示休咎,然亦有不用此等字而休咎自见,仍属断占之辞者,不可不知也。”(20) 闻一多说:

  案言皆读为愆。言、古当同字,《说文》曰:“辛,也,读若愆。”《诗·云汉》“昭假无赢”,马瑞辰释其无赢为无过,余谓语与《烈祖》“鬷(21) 假无言”同,无言即无愆,愆亦过也。字或径作愆。《抑》“不遐有愆”,犹《下武》“不遐有佐(差)”,《泉水》“不瑕有害”,有愆亦谓有过。又或作遣。卜辞“叀不益,隹(22) 之有遣”(《后下》三·一○),“祟,……亡终遣”(北大藏骨),金文“大保克敬,亡遣”(大保),“王飨酒,遹御,亡遣”(遹)。遣即谴字。愆谴音义不殊,当系同语。《论衡·累害篇》曰:“孔子之所罪,孟轲之所愆也”,所愆犹所谴矣。《易》凡言“有言”,读为有愆,揆诸辞义,无不允洽。《需》九二曰:“需于沙,小有言,终吉”,“言”与“吉”对文以见义,犹《蛊》九三“小有悔,无大咎”也。《象》曰:“需于泥,灾在外也”,语例与上爻同,“衍”“灾”互文,“中”“外”对举也。《讼》初六曰:“不永所事,小有言,终吉”,《象》曰:“不永所事,讼不可长也,虽小有言,其辩明也”,谓虽暂涉狱讼,小有灾祸,而终得昭雪。“言”与“吉”亦对文。《明夷》初九曰:“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君子处悔吝之中,久不得食,苟有所适,其所主之家亦将因以得祸也(主字义详《经义述闻》)。《震》上六曰:“震不于其躬,于其邻,无咎,婚媾有言”,己身无咎而婚媾有过,即“震不于其躬,于其邻”之谓,此与《渐》初六“小子厉,有言,无咎”,皆“有言”“无咎”对举,与《需》《讼》之“有言,终吉”,词例亦同。

  闻一多的文例分析极为缜密,“有言”当读为“有愆”,即有过失。近来有学者结合更为充分的新出土文献,对此给予了翔实的考释论证。秦倞比较全面地归纳并分析比较了新蔡简、天星观简、包山简、睡虎地简的相关文例,说到:“‘言’在战国卜筮文献中都表示不好的占断,跟‘祟’、‘戚’等含义用法相近。从新蔡卜筮简作‘有外言’来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易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994.html
文章来源:《中国哲学史》2009年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