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培仁:信息公平论:追求建立世界信息传播新秩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11 次 更新时间:2009-03-10 16:13:34

进入专题: 信息公平论   世界信息传播新秩序   数字鸿沟   媒介生态   绿色生态   信息环保  

邵培仁 (进入专栏)  

  

  【摘要】信息公平论是指20世纪70年代末提出来的试图改变全球信息传播不平衡、不公平状态的传播改革理论。在信息资源已经成为国家经济实力和国际竞争力核心战略资源的大背景下,通过为发展中国家和有特殊需要的地区、群体和个人提供物质手段和信息产品来保护与促进其公平获取、享用信息的权利,以缩小“数字鸿沟”,从而建成包括所有人在内的真正意义上的信息公平和信息均衡的和谐社会已成当务之急。但是,要践行和实现真正的信息公平,则必须坚持信息自由原则、信息平等原则和信息共享原则,同时要积极寻求主体能力保障、制度政策保障和伦理道义保障。不仅如此,还应该以东方生态智慧为基础,坚守整体互动和可持续发展的媒介生态观,追求媒介生态的平衡发展、良性循环、有机互动,在充满诗意追寻和栖居中选择简朴、节约、公平与恰到好处的信息生活方式,最大程度的保护信息生态环境,使人、媒介与社会和自然处于一种最佳的组合状态。

  

  【关键词】信息公平论,世界信息传播新秩序,数字鸿沟,媒介生态,绿色生态,信息环保

  

  信息公平论也可以叫信息均衡论或世界信息传播新秩序,是指在全球传播进程中或世界文化关系中专门由发展中国家提出的一系列试图改变信息不平衡或文化帝国主义状态的传播改革理论。“建立世界信息传播新秩序”是20世纪70年代末提出来的广受第三世界欢迎的一个关于全球传播体系改革的目标。这种改革试图反抗由美国与西方发达国家及其全球媒介集团支配的全球传播秩序,建立一种更加民主的、公平的、均衡的与其它国家传播系统相互交流文化与信息的新的全球传播体系。这既是第三世界国家对现存的或传统的全球传播秩序造成的信息不平衡、文化侵略、文化帝国主义等现象的不满和对本国文化生存、信息生态可能造成伤害的担忧,也是对世界信息传播新秩序的呼吁和期盼,对世界信息传播旧秩序的回应与挑战,现在正成为媒介公平论和媒介生态论研究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一、信息公平是信息生态均衡发展的重要因素

  

  公平是人类追求的最普遍的价值目标。信息公平是在信息交流中人类追求自己所选择的信息方面,个人应享有均等机会,而且最终不应出现有用信息匮乏和无用信息爆炸的结果。信息交流中的这种公平,既不等于人际对话的平等、组织交流的平等,也不等于任何其它具体结果的平等,而是一种“机会公平”的状况和“充分享受信息”的权利,是人们在信息传播与信息共享过程中结合本人情况的所产生的某种价值期待。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一生中享受信息的程度和创造信息的成就,主要取决于其本人的才能、素质和努力,而不是其家庭背景、性别、种族、国别与社会经济等个人无法自由选择的因素。如果说在前信息社会里信息公平作为问题并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关注的话,那么在进入信息社会的当下它已经成为人们普遍关注的社会问题。

  但是,现实是无情的。正如世界银行行长保罗·D.沃尔福威茨所说:“我们生活在机会极端不公平的世界上,这种不公平既存在于各国内部,也存在于国与国之间。就连生命这个基本的机会也非常不公平:瑞典只有不到0.5%的儿童在年满一周岁之前死亡,而莫桑比克却有将近15%的儿童活不到一周岁。”[1]同样,我们也生活在信息交流与信息共享机会极端不公平的世界上,信息生态的均衡发展受到严重影响。

  著名传播学家施拉姆指出:信息不仅在国家间流动失衡,在国家内的流动也很不平衡,信息水平总是随着与城市距离的增加而迅速下降,大城市比农村地区更容易得到信息,这种差距在发达国家要小一些,在不发达国家则非常明显。[2]“知沟理论”对世界范围内信息公平问题也提出了质疑,认为随着大众传媒的信息进入社会体系的增多,人群中具有较高社会经济地位的那部分人会更多地接受信息,这两部分人的信息差距就会增加而不是减少。这样信息富地、信息富人和信息贫地、信息穷人就会产生一种绝对可以量化的社会差距,或者说,它是不断加深的相对贫困与社会排斥问题内在固有的因素和后果。因此,公共信息资源必须向所有的信息权利人平等地开放,所有人都有权利共享所有的公共信息资源。这对缓解信息共享矛盾、维护信息秩序、缩小社会差距,具有重要意义。

  事实上,自从世界进入大众传播时代,西方发达国家就凭借其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先进的传播科技主导着全球传播的话语权,控制着世界传播的权力和“阀门”,它们发布的信息占到全球信息总数的76%以上,它们的文化支配了发展中国家的文化,成为信息生态不均衡发展的主要因素。结果,第三世界国家就越来越高度依赖西方的传播科技和文化产品,依赖它们提供的各种图书、杂志和新闻、电影、电视娱乐节目,而不能自拔。诺顿斯登与瓦瑞斯在《电视交流——单行道?》调查报告中证实,报告标题中的问号可以变为叹号,也就是说,“单行道”的现象不仅确实存在,而且触目惊心。他们在对世界上近50个国家进行调查之后认为,电视节目的交流是个单行道,即主要是从美国、英国、法国、西德流向东欧以及亚非拉国家的。调查报告提供了国际信息流通不平衡的关键论据,导致后来一系列的“流通”与“通道”研究。[3]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赞助的1973年坦佩雷研讨会的总结提出建议:“应该提倡信息在各国之间更加平衡地流通,在这种流通中,每个国家都有权利与责任决定本国的文化前途”。事实上,“就许多情况而言,人们都认为这些文化形式是作为散播消费主义与其它西方价值观的工具而行事,这些价值观系统地剥夺发展中国家对其自身文化传统与视角的控制,同时也阻止他们按照自己意愿享用这一国际竞技场。”[4]

  对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世纪80年代召开了一系列会议进行研讨,提出了一套旨在打破现存的世界信息传播不均衡格局的改革方案。试图通过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物质手段和信息产品来保护与促进其自身文化传统、文化产业与文化认同,扭转信息与娱乐传播中的不平等状态,缩小信息富裕国家与信息匮乏国家之间的差距。197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众媒介宣言》,主张在“在信息流通方面,建立新的平衡与更多交互流通,既有利于维持公正与持久的和平,也有利于增强发展中国家政治与经济发展的独立性,因此,有必要纠正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以及发展中国家自身之间信息流通不平等的现象。”1980年麦克布莱德委员会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递交报告《多种声音,一个世界》也认为,世界媒体传播秩序不公平,少数国家的主流媒体垄断了信息权力,因而再次强调建立世界信息与传播新秩序的重要性。此后,尽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低调处理有关世界信息与传播新秩序的问题,但是美国仍然表示不满,并于1984年年底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英国撒切尔政府也随之退出。美国和英国的退出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减少了三分之一的经费,[5]尽管英国已于1997年重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克林顿执政期间的美国也曾出现过重返教科文组织的呼声,但两国对于建立世界信息与传播新秩序的消极态度是显而易见的。

  不仅欠发达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存在着信息差距,在我国东西部之间、城乡之间、行业之间和不同人群之间也存在着信息差距和信息失衡问题。信息不公平和信息不平衡造成的信息差别正在成为我国继城乡差别、工农差别、脑体差别“三大差别”之后的“第四大差别”。信息不公平和信息不平衡造成的国内分化将演化成严重的社会问题。因为“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现实及趋势,会使社会不满情绪上升,不稳定因素增多,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和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此外,信息不公平和网络化加剧了旧有的阶层、种族、性别和代沟问题,产生了新的结构性失业,使社会的内在矛盾更为复杂化。

  信息冲突和信息分化的恶性结果就是造成信息社会的失序,亦即信息不公平和信息不均衡现象的凸显。信息不公平和信息不均衡所造成的不仅是机会不均等的“社会状态”,而且还产生了一系列严重的“社会后果”和“社会问题”。在信息资源已经成为国家经济实力和国际竞争力的核心战略资源的今天,国家或地区之间由于因特网基础设施建设和操作技术普及水平差异,造成信息资源获取能力的巨大差距(包括信息接收、生产、传递与利用等方面差距),进而影响弱势国家的经济实力与国际竞争力;不同人群之间因为收入、受教育水平、所处地域及种族等方面的差异而造成地对因特网技术掌握和运用的差异,进而导致了不同群体在社会中面临的机遇、待遇不等,出现“信息落差”、“信息失衡”、“知识鸿沟”和“贫富分化”等问题。[6]

  现在,信息公平论已超出原来讨论的范围,成为与公平社会与和谐社会建设相关的一个论题。国际电联于1980年发表的《梅特兰报告》即提出了信息公平与不公平问题,报告明确指出,在“拥有”信息和“缺少”信息的人们之间存在着一条“数字鸿沟”;认为如果只有少数人从ICT(信息通信技术)中获益,而绝大多数人却仍然生活在相对闭塞的环境中,是不公平的。2005年“5·17”世界电信日的主题是“行动起来,建立公平的信息社会”。这一主题将电信服务和公平的信息社会连结在一起,指出电信运营商应该担负起建设公平信息社会的社会职责。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理事长朱高峰院士认为,“信息公平”包括很多方面,远不止接入的问题,关键是信息获取机会的公平以及信息技术使用手段的公平。我们要行动起来,发挥优势,以缩小数字鸿沟促进缩小经济鸿沟,以实施信息公平和信息均衡促进经济社会公平。[7]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于2000年8月10日通过的《信息公平披露法》,则是针对证券市场中普遍存在的信息不对称现象、以维护证券市场公平、公正的秩序而提出来的一个法律。美国证交会主席阿瑟·莱维特(2000年)说道:“该法将使所有投资者,无论其金融资产的大小,都进入同一信息圈。”这句话解释了美国证券市场制订该法以保证信息公平的原旨。

  首届信息社会世界首脑会议2003年12月10日在日内瓦举行,会议的主旨是缩小横亘在全球贫富国家之间的“数字鸿沟”,从而形成包括所有人在内的真正意义上的信息公平和信息均衡的社会。会议《最终宣言》草案勾勒出各国首脑设想中的信息社会:所有人都能通过各种媒体自由地创造、接收、共享并利用信息和知识;以人为中心,以居民和社区为核心,将信息用于经济、社会、文化及政治的发展;人们可以平等、无差别地以标准接入方式和有效通信手段获得信息,促进经济和社会的持续发展,改善生活质量,消除贫困和饥饿。会议关注国家之间和国家内部的数字鸿沟产生的严重危险,相信公平获得信息是可持续发展的必要因素,是社会发展和信息生态均衡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

  

  二、信息公平的基本表现与践行原则

  

  1、信息公平的基本表现

  信息公平和信息均衡所要实现的目标是:通过制定和实施公平和均衡的信息政策和法律,同时通过培育健康的信息伦理(包括制度伦理和个体伦理),制止信息权力对信息权利的剥夺和歧视,实现所有信息传播与接受主体的信息获取机会的公平、信息资源配置的公平和信息渠道利用的公平,进而实现所有信息传播与接受主体对所需信息资源的各取所需和所需能取。因此,信息公平问题,实际上就是信息传播与接受活动主体之间的平等相待问题。而信息传播与接受活动主体之间的平等相待问题,主要体现在信息资源的获取、分配和利用这三个方面,主要分别强调信息获取机会的公平、信息资源配置的公平和信息渠道使用的公平。

  (1)信息获取的公平

  “信息获取机会的公平,其主要内涵是指信息主体在信息获取活动中的起点和资格的平等”,即“所有的人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都有获取相关信息的自由和权利。”[8]对于信息获取机会的公平,著名经济学家弗雷德曼曾有精辟的论述,他认为机会公平的“真正含义的最好表述也许是法国大革命时的一句话:前程为人才开放。任何专制障碍都无法阻止人们达到与其才能相称的而且其品质引导他们去谋求的地位。出身、民族、肤色、信仰、性别或任何其他无关特性都不是只对一个人开放的机会,只有他的才能决定他所得到的机会”[9]。

  (2)信息分配的公平

  显然,不同的信息传播与接受主体对信息资源的需求是各不相同的,因此信息资源在不同信息传播与接受主体之间的配置不可能也不应该是平均化的。在这种情况下,所谓信息资源配置的公平,应该指不同的信息主体对所需信息资源的“各取所需”和“所需能取”状态。这其中除了信息主体自身的意识与能力以及相关的经济技术条件的限制原因(主观原因)之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邵培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信息公平论   世界信息传播新秩序   数字鸿沟   媒介生态   绿色生态   信息环保  

本文责编:jiangxiangl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37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