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琪:李商隐朦胧抒情诗辨析兼论诗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0 次 更新时间:2015-09-13 21:34:54

进入专题: 朦胧诗   抒情诗   唐诗   李商隐  

朱振琪  

   在李商隐留给后人的600余首诗作中,朦胧抒情诗仅有数十首,不及总量的1/10。这些诗,对堪称“晚唐社会一面镜子”的李诗主体来说,似无多大干系,但若就文学本身的特色及诗人艺术风格、艺术成就而论,却是李诗中不可小看的部分。它们正是千百年来广大读者爱不释手、反复吟咏玩味的篇什,亦即专家学者争论的焦点。

     一

   所谓李氏朦胧抒情诗,就是指他写作的那些情思婉转、境界要眇、辞彩艳丽、声韵和美、且大都披上恋情外衣,因而含意深远并且朦胧的抒情诗篇。这些诗或标“无题”(约20余首),或取诗中二字为题(10余首),或虽有他题但诗另含寓意且格调与“无题”诗相类者(亦10余首)。请看:

     无题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相思

   相思树上合欢枝,紫凤青鸾共羽仪。

   肠断秦台吹管客,日西春尽到来迟。

     牡丹

   锦帏初卷卫夫人,绣被犹堆越鄂君。

   垂手乱翻雕玉佩,折腰争舞郁金裙。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

   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片寄朝云。

   上述3首诗虽标题不类风格相类,且都披着恋情的外衣(《牡丹》一诗是以所入典故体现的)。诗意的朦胧曲折竟使许多专家学者步入迷津。如《牡丹》一诗,清人程梦星以为写“艳情”[(1)],冯浩进一步穿凿为“令狐楚宅事”[(2)];《相思》一诗,近人张采田因诗中的“相思”“合欢”等词语,推断为“言初婚王氏后夫妻恩爱之情”[(3)];《无题》(昨夜星辰)不仅被众多研究者认作“情诗”,就连对李商隐诗多有卓见的清代著名学者纪昀亦将之列入“实有本事者”[(4)]。其实,上述诸看法均属表层的分析与认识,故而未能洞穿诗的真正旨意。查诗人年谱得悉,《无题》(昨夜星辰)写于唐文宗开成四年(公元839年),当时诗人刚成婚一年左右,妻子王氏系泾原节度使王茂元幼女。若说李诗表现的是李王夫妻恩爱之情,显然用不着“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式的幽情密会,若说表现的是李商隐的私情,则更是冤枉了诗人。因诗人的婚姻是他主动高攀的,而且带有一定程度的自由恋爱成分,这从诗人《寄恼韩同年二首》及其他资料可见端倪,况两人婚后感情并非不好,说诗人此时有什么婚外恋,岂非无稽之谈?退一步说,李商隐果有此心,面对封疆大吏的岳父,怕也没有冒此大不韪之胆。因此,还是今人叶葱奇先生认定的“诗人由秘书省校书郎调补弘农县尉时的懊丧之情”[(5)]较贴近诗旨。笔者引而发之,以为当是调补令下达本人,秘阁同事(唐时校书郎共8人)为其举行送别宴会后次日凌晨所作,抒写的是头天夜晚的宴会活动及即日凌晨诗人的感慨情思。据史书载,唐代秘书省校书郎被视为“清要之职”及“文士起家之良选”。诗人先入阁,后被调离,去任小小的弘农县尉,必然由当初的“大欣喜”到现在的“大失望”,此诗正是这种心态的再现。全诗四联间隔跳跃行进,首、颈二联写送别宴会的时间、地点、场面等,显得气氛、情调热烈而美好,寄托着诗人对秘阁——这一皇帝身边衙署的向往、留恋之情;颔、尾二联写即日凌晨的幽思、怨恨、气氛,情调显得极为凄楚而悲凉。颔联自恨空怀一腔报国的忠诚,由于此番离开秘阁,便难得到朝廷的体察了;尾联写平明就要登程赴任,想到“走马兰台”的情景,发出自身“类转蓬”的感伤。全诗曲折要眇,耐人寻味。《相思》表面看确像男女情思苦恋的抒发,诗的前两句中的“相思”“合欢”“紫凤”“青鸾”给人以此种印象,后两句写错过了遇合的时机,更增强了情场失意的气氛。但我们不能因此障目,不再去探求真正的诗意。此诗写于武宗会昌六年(公元846年)皇帝“驾崩”不久。史载唐武宗李炎是晚唐一位小有作为的皇帝,在宰相李德裕诸臣的辅佐下,曾使逐渐衰败的唐王朝一度中兴。用人上亦稍清明,李商隐便是在李炎死前一年左右重新调入秘书省再任校书郎的。诗《相思》的真正旨意当在君政的感叹上。前两句写武宗朝政谐合,贤臣辅弼的景象。“青鸾”“紫凤”“共羽仪”比喻贤臣各尽其才。诗的后两句笔锋一转,写武宗病逝后政局陡变,诗人又深感前途渺茫了,故以“肠断”“来迟”的心底之音概叹起“时不遇合”,“己命多乘”来。《牡丹》一诗表面咏物,纪昀称赞它“八句八事,却一气鼓荡,不见用事之迹,绝大神力”[(6)],却没能道破此诗之蕴藉。实际上,诗人是在借咏牡丹的浓姿艳彩来为自身的才华写照。全诗句句咏物,却在结处轻加关合。但就是此一关合,使暗含的深意显露出来。“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片寄朝云”不正暗喻自身要向世人展示才华吗?诗中所用的8个典故浪漫神奇,正影蕴着诗人难以压抑的俊丽飘逸的才华。如此才华不为朝廷所用,岂不喑含疾俗愤世之情!

   在统观李商隐数十首朦胧抒情诗之后,我们不难发现,尽管其中有个别篇章并无寄寓之情,它们或纯写恋情,如《无题》(待得郎来);或真写闺怨,如《无题》(户外重阴);或表现艳情,如《偶题二首》(小亭闲眠、清月依微);或实写悼亡,如《促漏》。但就其绝大多数诗篇看来,都是以自身的怀才不遇、报国无门之忧怨及跂望执柄者赏识、引荐为其主题的。如《无题》(重帏深下)是指怨女的自矜来比况自己虽才华秀丽却不得赏识,因而未第的怨愤;《莫愁》(雪中梅下)言其芳洁却无人引荐的苦衷;《为有》借闺怨刺幸迸之人;《日射》慨失职在家闲居;《闺情》抒同年、朋友只顾自身营进,不关心他人的不满之情;《失题》(家近红蕖)写欣羡主人公身居京城,望能引荐之意;不一而足。我们已经可以看清李氏朦胧抒情诗上述的基调了。对李氏抒发的这种情思幽怨给予过高的评价是欠妥当的,但比起封建社会里某些恋情、乃至艳情诗来,其社会意义还是不容忽视的。因李氏的抒情诗,毕竟真实地反映了走向没落的社会里一些正直而有才华的知识分子,仅仅因为出身寒微,无权贵撑腰,便得不到公正的任用这一普遍的现实;并且一定程度地控诉了晚唐社会统治者昏暗、无能的本质。

     二

   早在2000多年前,孟子就提出了做学问及文学批评上的“知人论世”和“以意逆志”观点。他说:“诵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7)]“故说诗者,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以意逆志,是为得之。”[(8)]在这里,孟子讲明了读书诵诗必须对作家所处时代以及他的生活、思想等要做必要了解的道理,因为这是理解作品必不可少的条件。他也提出了读书、诵诗的原则方法:不能因个别文字来曲解词句,也不能仅就词句的表面作解释而曲解原意,而应该根据完整的诗篇去探求作者的原意,从而领会作品真实的思想内容。这对于我们研究李商隐的朦胧抒情诗,不无积极的借鉴意义。

   李商隐(公元813~858年)原籍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祖父迁家郑州荥阳(今河南荥阳市)。他一生经历了宪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宣宗等六代唐主,其主要活动在文、武、宣三帝时期。这正是唐王朝走向衰败的时期。宦官擅权、藩镇反叛、朋党之争都有发生。尤其是长达数十年的牛(僧孺)李(德裕)党争,对李商隐影响极大,几乎可以说,这位没加入任何一党的诗人,竟葬送在这场激烈的党争中。李商隐出生在“宗绪衰微,簪缨殆歇”(《祭处士房叔父文》)的没落小官员家庭,9岁丧父,更无依恃。任着他的天资聪颖和刻苦努力,16岁时古文写作崭露头角,17岁时被天平军节度使令狐楚招聘入幕。令狐楚颇赏识他的才华,令儿子令狐绹与之交游,并于工作之余为两人讲授时文。李商隐能诗,得益于令狐楚。在令狐氏的引荐下,文宗开成二年(公元837年),25岁的李商隐登进士第。但同年令狐楚病逝,李商隐失了业。他又受聘于泾原节度使王茂元幕府,并不久娶茂元小女为妻。诗人万没想到,这竟成为他一生坎坷的焦点。原来令狐楚父子系牛党骨干,王茂元则亲近李德裕,加之“德裕与李宗敏、杨嗣复、令狐楚大相仇怨”,故“商隐为茂元从事,宗闵党大薄之。时令狐楚已卒,子绹为员外郎,以商隐背恩,尤恶其无行”[(9)]。李商隐于进士及第的第2年参加博学宏词科考试(这次考取方能授官),先为考官所取,复审时却被除名,便是牛党人暗中用劲。经疏通,再一年才授秘书省校书郎职。因此职堪称理想之职,商隐自是高兴不迭。但孰知在秘阁尚未站稳脚跟,便被调补弘农县尉了。怕又是牛党从中作梗。对久怀报国济世大望的商隐来说,这着实是一个更大的打击。仕途上一再受挫,使他百感交集,使他认识到,朝中无得力助益,光凭自身有才华是难以求进的。可是,故交令狐绹已与己交恶,表面应酬,实地拆台;岳父王茂元处不主动帮忙,做女婿的亦难启口。这种难堪处境与他才高志大、不甘寂寞的理想相撞击,便构筑了他朦胧抒情诗的思想基础;而他的博学多采,对屈原、阮籍、李白、杜甫、李贺及六朝民歌、齐梁诗人的积极的继承与发挥,则在艺术上构筑了他比兴寄托、婉曲见意、用典奇妙、精严顿挫、缠绵悱恻、艳丽多姿风格的基础。二者有机结合,又有切身的生活感受,便产生了他的朦胧抒情诗篇。请看:

     无题

   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

   梦为远别蹄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

   蜡照半笼金翡翠,麝重微度绣芙蓉。

   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无题》(来是空言)不少人认为是写自己梦中与爱人相会,及醒后追想的恋情诗。说首句写梦中相会,因梦是虚幻的,故说“来是空言”;梦觉时幻影消失,故说“去无迹”。二句写梦醒后的实境,显示出一派清冷惆怅的情味。三四句写因为远别而积思成梦,但梦中悲啼毕竟难以传呼,故梦醒后在强烈的相思催迫下墨未磨浓就急书了给对方的信。五六两句结合自己的感受写室内景物,烛光若明若暗,似乎还未离梦中境界,被帐余香,好像爱人真的到过这里,故为虚实交融写情。最后两句借刘晨再寻仙女不遇的典故,来突出自己与爱人间隔更远更难相见的愁思。这种源于字面的分析不可能道破诗人本旨,仅是读诗者的合理想象而已。这首诗写在诗人再次迫离秘书省,决定到桂林郑亚处任幕僚期间。前面已经陈述,唐武宗死前一年,商隐再入秘阁,他跂望在此受到朝廷赏识得以升迁,以实现自己的远大抱负。但武宗在商隐重入秘阁一年后死去,宣宗继位,武宗老臣多有贬谪。李商隐重入秘阁非但没得以升迁,反而此时也不得不再次离去,远赴边关。他想到怕是再无机会施展自己的抱负了,现实与理想想撞击,使他觉得自己的生活简直就是一场梦,醒后万事空。此诗抒写的正是诗人的这一苦衷。首联写凌晨不寐,思前瞻后,这次来秘阁落得一场空,此番离去怕也是再无返回的希望了。颔联写自己报效朝廷的理想已成梦幻,应聘郑亚幕职的信已仓促写成,自己留恋朝廷的愿望哭也无济于事。颈联写景,喻朝廷这施展才华的要地实为平生向往的处所,此时自己仍对它留恋不已。尾联以刘晨遇仙女的典故比自己身在秘阁(帝王身边)都未能被朝廷赏识,何况今后要到与之有千山万水之隔的边陲之地呢?全诗抒发的是诗人凄楚悲凉际遇的感慨。《锦瑟》一诗历来在人们的理解上分歧最多,主悼亡、客中思家者有之,主切实咏瑟者有之,主锦瑟为令狐楚家丫鬟的名字、系忆旧情者亦有之。今天看来,怕是都没能探到诗人真正的旨意。笔者以为,这是诗人年届中年(时商隐36岁)之后,身在边关异域,感伤自身际遇的一首诗。首联借锦瑟起兴,以引起对风华正茂年代的追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朦胧诗   抒情诗   唐诗   李商隐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160.html
文章来源:《武汉教育学院学报》1996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