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露锋:民族主义与大国沙文主义的博弈——格鲁吉亚与俄罗斯矛盾探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87 次 更新时间:2008-08-22 10:24:49

进入专题: 格鲁吉亚   民族主义   大国沙文主义  

苏露锋  

  

  格鲁吉亚与俄罗斯在南奥塞梯的军事冲突,虽以双方签署停火协议而暂告一个段落,但双方的政治格斗才刚刚开始。在签署停火协议的前一天,格鲁吉亚议会就全票通过了退出独联体的决议。如果说以前俄、格的矛盾因各种因素还“犹抱琵琶半遮面”,南奥塞梯战火则烧掉了这层面纱。从历史和地缘来看,格俄之间的矛盾,实质是民族主义与大国沙文主义(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矛盾。

  

  一、格鲁吉亚与俄罗斯的历史积怨

  

  格、俄的矛盾由来已久,这主要源于历史上俄罗斯一直觊觎和蹂躏着格鲁吉亚的领土和主权。格鲁吉亚是外高加索的古老民族之一。早在8至9世纪初,格鲁吉亚人建立的封建公国就被沙皇俄国兼并。沙皇政府长期对少数民族实行殖民统治在俄罗斯民族中间造成了根深蒂固的影响,因而大俄罗斯人极端蔑视格鲁吉亚等少数民族,认为他们都是落后的“异族人”,称格鲁吉亚人和其他高加索人为“蛮子”,表现出了大俄罗斯民族的极端傲慢态度。

  十月革命之后,格鲁吉亚一度宣布独立,但不久就被苏俄红军占领,1922年底被并入苏联。苏联继承了沙俄的大国沙文主义传统和帝国意识。当时,格鲁吉亚在联盟组建时就要求民族平等和自主,带头抵制和反对斯大林的所谓“自治化”方案。据此方案,格鲁吉亚将作为自治共和国加入苏联。这意味着其不再同俄罗斯联邦处于平等地位,所享有的独立权也将被取消。因此在20世纪20年代初,格鲁吉亚社会民主党人就极力阻扰苏维埃的建立。斯大林的错误政策,虽然后来由于列宁的干预而纠正了过来,但斯大林主持制订的新方案却仍然粗暴地规定外高加索联邦整体加入苏联,而不是外高加索各共和国分别加入。这样,格鲁吉亚被降了一级,不能与俄罗斯联邦、乌克兰等处于同等地位。虽然格鲁吉亚后来作为独立的共和国加入苏联,但这却给格鲁吉亚人带来了厄运。

  民族主义与大国沙文主义的矛盾,不仅地体现在格鲁吉亚和大俄罗斯之间,在斯大林个人身上也有生动的表现。

  一方面,斯大林是格鲁吉亚人,难免在民族情感上偏向格鲁吉亚。他在当政期间大力提拔利用其格鲁吉亚同胞,贝利亚是其典型。即使赫鲁晓夫时代之后,仅仅三四百万人口的格鲁吉亚仍然在数亿人口的苏联上层政治中占据重要地位。戈尔巴乔夫时代的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为其代表。这种在苏联上层超过比例的影响,使得格鲁吉亚一直沾光,苏联瓦解之前是最富庶的加盟共和国之一。1925年斯大林还曾计划将南、北奥塞梯合并,将其划归格鲁吉亚。但由于时任俄共中央东南局领导人米高扬(亚美尼亚人)等人的反对,这一计划才没有实现。

  另一方面,斯大林以全世界共产主义事业的导师自居,其最终目的是要建立起以苏联为主导的全球“红色乌托邦”。大俄罗斯沙文主义在斯大林身上已经膨胀为“世界共产沙文主义”。胸有“宏图大志”的斯大林自然不会为民族情感所囚,当格鲁吉亚人挑战其和苏联的权威时,他便露出冷酷、残暴的一面。1924年他下令处死了格鲁吉亚争取民族独立的5000个武装叛乱者。在俄共的(布)十二大上,主张入盟平等的格鲁吉亚党的领导人穆吉万尼等领导人被打成“民族主义集团”,他们中的大多数在30年代的“大清洗”中被枪决。斯大林的残暴做法,在格鲁吉亚人的心灵刻下深刻的民族创伤,格与俄的积怨不断加深。

  继斯大林之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等苏联领导人仍然喋喋不休地歌颂沙俄帝国的历史,宣扬俄罗斯民族是苏联各民族中“最杰出民族和领导民族”,一味夸大俄罗斯民族的历史功绩,将俄罗斯联邦凌驾在格鲁吉亚等其它加盟共和国之上,赋予俄罗斯民族的特殊主导地位,把其它众多少数民族置于附属的“次等民族地位”。这样做的后果是,严重地伤害了格鲁吉亚等少数民族的感情,激起他们对大俄罗斯民族的强烈不满,从而在民族关系中潜伏下尖锐的矛盾和问题。戈尔巴乔夫上台后,错误地估计苏联民族关系状况,对潜伏的民族矛盾认识不足,特别是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危害性缺乏清醒认识,因此,他推行的错误民族政策引发了民族矛盾大爆发。

  1985年以后,由于多年积累的民族矛盾激化,格鲁吉亚独立运动加剧,1991年4月就迫不及待地宣布脱离苏联而独立,成了苏联最早宣布独立的共和国之一,随后其他共和国也纷纷效尤。从一定程度上说,俄苏推行大国沙文主义政策与格鲁吉亚等少数民族结下的历史积怨,引发了苏联崩溃的多米诺骨牌。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原苏联范围内重建实力范围,积极谋求经济和军事上的利益。经济上,俄罗斯是格鲁吉亚的主要能源供应者和市场。格鲁吉亚在经济上有求于俄罗斯,而后者常常利用手中的能源,对格鲁吉亚施加压力。在军事上,俄罗斯派遣几千军人进驻格鲁吉亚。但这并没有阻挡格鲁吉亚摆脱俄罗斯控制的步伐。为了抹去往日的阴影,格鲁吉亚1995年8月通过新宪法将国名定为“格鲁吉亚”。至此,格鲁吉亚建立民族国家的努力取得阶段性成果。

  

  二、格鲁吉亚“疏俄亲美”的战略考量

  

  独立后的格鲁吉亚积极靠近美欧。后者也因前者有对俄罗斯实施战略包抄的重要地缘价值而对其极尽拉拢之能事。然而,格鲁吉亚因与俄罗斯有割不断的历史、地理因缘,以及在经济上依赖俄罗斯,尤其在电力、石油、天然气等基本能源的供应方面离不开俄罗斯,独立后的格鲁吉亚仍然加入了由俄主导的独联体。一直以来,俄罗斯为了维护至少“精神上的帝国版图”,也为了防止格鲁吉亚倒入美欧怀抱而损害其地缘战略利益,它凭借独联体这个统战工具,利用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等民族问题,把大国沙文主义的触须频频伸入格鲁吉亚。在格鲁吉亚加入独联体的第二年即1994年,俄罗斯便以受独联体委派的名义,派军队进驻把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并在格鲁吉亚保留四处军事基地。在最近南奥塞梯战火燃起之前,俄罗斯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仍各有约1500至2000人的驻军。用斯德哥尔摩安全与发展政策研究所负责人科尔奈的话说,俄罗斯对外政策的基本方向,就是把这些领土(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置于自己的监督之下。

  格鲁吉亚人对俄罗斯的大国沙文主义有挥之不去的恐惧。俄罗斯与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两地方当局关系密切,格鲁吉亚经常指着俄驻军暗中支持它们搞独立,将其视为对格领土的占领。谢瓦尔德纳泽担任格鲁吉亚领导人期间,一直奉行亲西方远俄罗斯的政策,要求俄撤走在格的军事基地。

  格鲁吉亚在疏远俄罗斯的同时,加快了倒向美欧的步伐。格鲁吉亚一度是美国除以色列之外的第二大受援国。“9?11”之后,美国以反恐合作为名成功地在格鲁吉亚派驻了军事人员。美国同格鲁吉亚与2003年便签订了军事领域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美国可以在格领土上部署任何武器。而在2003年格鲁吉亚“颜色革命”浪潮中,也有美国和西方的影子。在此浪潮中上台的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更积极奉行“亲美疏俄”政策,极力想摆脱俄罗斯的影响,并执意加入北约。而美国表示坚决支持格鲁吉亚加入北约,目前正在努力尽快实施该计划。

  格鲁吉亚之所以“疏俄亲美”,除了历史积怨外,也有制衡威胁的战略考量。一个国家面临的威胁主要源于敌国的实力、地缘的毗邻性和侵略意图。虽然美国与俄罗斯企图结盟(或控制)格鲁吉亚的主要目的都是为了谋求己国的国家利益,但在一些格鲁吉亚人看来,俄罗斯对格鲁吉亚的威胁远远大于美国。俄罗斯和美国无疑都有对格鲁吉亚构成威胁的实力。但美国与格鲁吉亚相隔万里,谋求的很可能只是经济利益和地缘战略利益,最坏的情况就是发动战争后扶持亲美政权,像在二战后的日本和海湾战争后的伊拉克一样,而不大可能有直接侵占领土的欲望。领土是一个民族国家生存的根本,这比什么都重要。正如犹太人不惜几代人浴血奋战,也要建立以色列国并极力维护其领土的完整。

  一个国家如果企图扩张,首当其冲的往往是其周围领土。从莫斯科公国开始,俄罗斯的历史就是不断兼并周围领土的历史。它经过300多年不断向外侵略和扩张,征服周边100多个弱小民族,到20世纪初已发展成为横跨欧亚大陆的庞大的殖民帝国。苏联时期更是变本加厉,除了强行并入十五个加盟共和国外,还悍然出兵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和阿富汗。格鲁吉亚与俄罗斯近在咫尺,对它的兼并历史依旧历历在目,对其大国沙文主义仍然心有余悸。特别是近段时间来,普京及其继承人推行的大俄罗斯强国方略,尤其让格鲁吉亚如芒在背,强烈地感觉到民族-国家的生存危机。

  在弱肉强食的国际社会,制衡威胁的最有效办法就是与强敌的强敌结盟。目前美国无疑是俄罗斯最强有力的对手。与美国结盟就成了格鲁吉亚用来制衡俄罗斯威胁的最佳选择。以前格鲁吉亚因与俄罗斯藕断丝连而在加入北约的问题上态度模糊,俄罗斯在南奥塞梯问题上的强硬态度则很可能把格鲁吉亚推入北约的怀抱,格加入北约只是时间问题。从今后较长时期看,格鲁吉亚彻底决裂俄罗斯,倒向美欧西方阵营已不可避免。

  

  (2008年8月20日于长沙)

    进入专题: 格鲁吉亚   民族主义   大国沙文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24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