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曙光:占尽东风第一枝——吉林梨树闫家村百信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考察札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42 次 更新时间:2008-07-21 11:12:03

进入专题: 农民合作社  

王曙光 (进入专栏)  

  

  农村资金互助组织本质上就是农民信用合作社,是农民进行金融合作的合作社组织。2007年3月9日,吉林梨树县闫家村百信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以下简称百信资金互助社)正式挂牌成立,标志着资金互助正式获得金融监管部门的承认。这是我国第一个正式注册的农民资金互助社,其意义不言而喻。2008年3月8日,恰在百信资金互助社成立一周年之际,在吉林省委组织部和四平市委组织部领导的周密安排下,笔者携北京大学农村金融调研组的四位成员来到梨树进行实地调研,与当地政府人员、资金互助社的负责人就农村资金互助组织的内部治理、风险控制模式和机制创新进行探讨。四平银监局的姜柏林先生恰巧也在闫家村调研考察,他是闫家村百信资金互助社的制度设计者,也是四平市几十家合作社的总设计师。他总是谦虚地自称:“我是合作社的爱好者”。同时,榆树台镇政府领导和闫家村资金互助社理事长姜志国先生等互助社负责人热情接待了我们。姜志国先生是我在2007年底的辽宁村镇银行启动仪式上认识的,再次相见感到分外亲切。

  

  (一)百信资金互助社成立一年来的基本数据

  

  据姜志国先生介绍,百信资金互助社2004年已成立,首批10户社员缴纳了3万元股金。2007年正式注册时发起社员32户,总股金100800元,到2008年3月社员有102户,总股金130400元,其中资格股10200元(每户100元)。2007年盈利649.45元,作为未分配利润处理。正式注册1年以来,百信资金互助社共贷款133笔,累计投放53.64万元,全部为社员贷款,其中已回收64笔,计25.53万元,贷款余额28.11万元,未发生不良贷款。截至2008年3月,定期存款(3月期)2.3万元,活期存款1.0011万元。从这些数字来看,百信资金互助社注册1年来有较大的发展,贷款质量较高,但是盈利规模和存款规模都较小,面临资金不足的问题。同时,银监会框架下单纯的资金互助也限制了资金互助社向综合性的合作社发展。

  

  (二)股权结构与“股金额—贷款额”互动机制

  

  百信资金互助社的制度设计有其独到之处,这些与姜柏林先生本人的思想密不可分。姜柏林为资金互助社设计了一种合理的股权结构,而股权的设计又与贷款权利结合起来。我把这种机制概括为“股金额—贷款额互动机制”。根据百信资金互助社章程的规定,社员股金分成资格股、投资股、流动股(即活期或定期存款)和国家社会公共股。社员资格股是指社员参加合作社必须最低缴纳的基础股金,每户一个资格股,每个资格股有一个投票权。投资股的作用则是抗风险资金的来源,同时也是合作社自聚资本的制度安排,使合作社具有自动增加资本的功能。

  按章程规定,社员借款最高额度不得超过自由股本金的6倍,这样如果一个社员加入合作社时入股200元,当他要贷款3000元时,还需要追加300元投资股。这种制度安排,一方面是一种风险约束机制,另一方面也使合作社资金规模不断扩大,使贷款需求与贷款供给能够自动匹配起来,保证在合作社内部资金互助的时候,既保证资金规模,又能同时控制利率水平,使资金供给方和需求方达到自动的均衡。这个机制可以称为“股金额—贷款额”互动机制,见下图1:

  在图1中,曲线D为社员资金需求曲线,S为社员资金供给曲线。如果没有“股金额-贷款额”互动机制,则一旦社员资金需求增加,则曲线D1右移到D2,此时资金供给没有增加,势必使利率水平从i0上升为i1。但是有了“股金额—贷款额”互动机制后,随着社员贷款需求的上升,则社员的股金额必须随之增加,则此时资金互助社的可贷资金增加,从而使贷款供给额增加,则资金供给曲线从S1上升到S2,利率保持不变,但融资规模增加到Q2的水平。这种机制,可以很巧妙地起到自发补充资本金、自动控制信贷风险的作用。

  

  实际上,资金互助社的最大贷款比例是1:6,远低于巴塞尔协议提出的1:12.5的贷款比例(即资本充足率达到8%,一块钱股本金最多可以贷12.5元)。可以说,百信资金互助社的风险控制的严格程度高于巴塞尔协议标准。同时应该指出的是,百信资金互助社在利率水平上并不是追求低利率。百信资金互助社实行的是差别利率,利率水平的高低与贷款期限有直接关系。10日之内,临时急需资金是免息的,保证对社员的应急资金供应,带有公益的性质。超过10天,按一个月利率计算。凡是半年内的借款,其利率水平都低于农信社的利率。9个月左右的贷款,其利率水平略高于农信社。1年期借款的利率水平几乎与民间借贷持平或略低。这样设计的目的,是一方面鼓励社员在出现较长时期的借款时,更多地去信用社去借;同时,1年期利率水平接近民间借贷水平是为了防止有些人从合作社借到钱之后再到民间市场上放贷。

  

  (三)内部治理机制中的“一人权票制”

  

  在内部治理方面,百信资金互助社也设计了独特而科学的机制进行规范,即“一人权票制”。这种制度设计是按照一个社员拥有的资本数量,折合成表决权,使合作社同时实现人的结合和资本的结合,使民主和资本双方既相互促进,又相互制约。百信资金互助社规定,资格股200元(非农民身份社员资格股500元)1个表决权,每个社员都有这个权利,同时为增加资本投入,章程规定每增加400元(非农民社员增加1000元)一个投票权,这就使资本有动力加入到合作社中,并拥有相应的话语权,使资本拥有者达到风险和收益的均衡,同时在合作社内部达到民主和资本的话语权的均衡。这实际上就是国际合作社运动中近期出现的加权投票制。如果资格股话语权过大,就会出现资金需求方压低贷款价格的情形,则资本就不会有很强的动力进入合作社;如果投资股话语权过大,则会出现资金供给方抬高贷款利率的情形,使得合作社失去互助合作的本来意义。而“一人权票制”很好地实现了民主和资本的权衡,既不破坏原有的民主管理的原则,又赋予资本相应的话语权,从而起到有效凝聚资金的作用。

  

  (四)必须走复合型合作社之路

  

  姜柏林作为百信资金互助社的制度设计者,深知资金互助只是农民合作的一个组成部分。农民的互助合作,其核心是资金互助合作,但资金互助合作必须与供销合作、生产合作等相结合,才会发挥最大的作用。在我们调查访谈中,姜柏林一直强调这样一个观点:农民合作一定要走多种合作相结合的复合型合作之路。这也就是日本、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所行之有效的综合农协之路。姜柏林认为,农民是市场经济中的一员,必须有一个整体的制度来与之结合,单独一个方面的制度解决不了问题;而现在的情况是农民和供销系统、金融信用系统三者之间互相隔离,成为互相分割的三个主体,这不利于农民在市场中的竞争地位的确立。农民合作,应该以专业合作为基础,以资金互助合作为纽带,以供销合作为辅助,综合发展,多元互补,才能最终壮大实力,从而在市场竞争中发挥应有的作用。现在,在2007年7月1日正式颁布实施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中,仅鼓励专业合作社的发展,而对于农民的资金互助,则采取回避的态度。希望将来在农民合作方面,立法会有大的突破,允许农民组建综合性的合作社,这当然有一个过程。

  实际上,闫家村百信资金互助社的发展过程就是这一观点的很好注脚。在2007年3月9日正式建立梨树闫家村百信资金互助社正式注册成立之前,姜志国先生以及其他闫家村村民已经有过组建专业合作社的经验。这个事情要追溯到2003年。当年,一名辽宁客商到闫家村买羊,出价2.3元每斤。姜志国等人希望提高到2.8元每斤,客商以羊的数量过少不够一车而拒绝。为什么不联合起来销售羊呢?姜志国和张红军等人联合其他养羊的农户,使羊一下子增加到70多只,每只羊多卖了30多元。这个事情之后,姜志国他们就萌发了成立合作社的念头,而早在2000年,姜柏林就在榆树台镇宣传过合作社的重要意义。2003年底,他们组织了10户农民,成立了闫家村百信农民合作社。2004年合作社用两万多元购买了饲料粉碎机和精播机,解决了单个农户不能解决的问题。2004年4月,姜柏林再次来到闫家村,鼓励农民建立资金互助社。从生产互助和供销互助,到资金互助,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资金互助是农民自己的选择,因为在他们的互助合作中,资金是一个核心的问题,没有资金合作,其他的合作是很难成功的。

  然而现在,姜志国和他的社员们在资金互助社正式注册运行了1年后,又开始考虑进行生产合作,而不仅仅是搞单纯的信用合作。信用合作如果不同其他生产和供销合作结合在一起,在联结农民、改善农民市场地位方面也不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姜志国告诉我们,他们正在与外部的合作者协商,在闫家村开办一个小型的加工厂。农民的自发实践证明了办复合型合作社的必要性。

  

  (五)资金互助社与村镇银行、农信社的对接机制

  

  百信资金互助社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资金短缺。政府应设计相应的机制来解决这个问题。一个可行的方法是村镇银行或农村信用社对资金互助社提供批发性贷款和再贷款,使资金互助社成为贷款零售商,它们可以利用自己与农户接近的天然比较优势,保证贷款质量和贷款支农功能的有效发挥。农信社和村镇银行要和分散的农户打交道,其交易成本是很高的,其中包括搜集各种信息的成本和监督成本等。如果资金互助社承担起批发借款者的责任,则一方面可以弥补其资金匮乏之缺陷,同时也为村镇银行和农信社降低了贷款风险。

  建立农信社与资金互助社的对接机制,还可以解决农信社内部治理问题。以往由于农信社股权极为分散,很多社员的股金额很小,难以发挥股东的监督权和决策权,在农信社中没有话语权。这就导致农信社的内部治理结构不合理,内部人控制严重,最终导致农信社在管理上出现各种问题。如果按照资金互助社的章程规定,贷款额和股金额的比例是6:1,则如果农信社贷款120万元给资金互助社,则资金互助社的社员就要增加入股20万,这些股金可以再向农信社入股。由于资金互助社的股金额较大,成为农信社的大股东之一,则可以从资金互助社中选出代表进入农信社的“三会”,从而改善农信社的内部治理结构,增加农民在农信社中的话语权。同样的道理,资金互助社也可以入股村镇银行,同样也可以改善村镇银行的治理结构。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些股金其实也是一个担保基金,一旦给资金互助社的贷款出现风险,则可以运用这个担保基金来控制风险,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同时,政府的财政支农资金,也应通过村镇银行和资金互助社来运作,既可以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杜绝寻租腐败现象,也可以有效解决新型农村金融机构资金不足的问题。我国每年都向农村发放大量财政支农资金,但是这些资金往往通过各种涉农部门发放,最终结果是层层剥皮,到了农民这里,已经所剩无几,这导致我国财政支农资金的使用效率极为低下。财政支农资金如果批发给资金互助社运作,则资金互助社以严格贷款条件和有效的风险控制机制,可以大大提高资金的安全性和使用效率。政府可以对资金互助社的资金使用效率进行评估和考核,进行有效的监督。

  在梨树闫家村农民资金互助社考察期间,感触很多。姜柏林先生作为一个监管部门的干部,十几年奔走于乡间,不计个人毁誉得失,执着地呼吁和宣传农民合作社,并发起组建了数十个农民合作社,其精神令人感佩。姜志国先生等人,勇于探索,大胆开拓,在农民合作领域做出了可贵的探索。他们的行动,必将被记录在中国农民合作社发展的历史上。在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的过程中,他们尊重现实,在实践中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为全国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提供了宝贵的参照和借鉴。回京后,作了两首诗,以表达我对于他们的敬意。

  

  其一 访梨树闫家村贺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一周年

  润物无声春雨湿,

  田家论耕未嫌迟。

  梨花万树正初蕾,

  占尽东风第一枝。

  

  其二 访梨树闫家村农民资金互助社遇姜柏林持赠

  书生意气赤子真,

  不羡名利恋田村。

  鼓呼岂顾毁誉事,

  只为斯民忧患深。

进入 王曙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农民合作社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78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