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航满:顾随与周氏兄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18 次 更新时间:2008-04-10 08:40

进入专题: 鲁迅  

朱航满  

睡前读孙郁和黄乔生两位选编的《知堂先生》,此书系“回望周作人”系列中的一册,其中收录有邓云乡先生的《知堂老人旧事》一文,文末的一个细节颇为让我感兴趣,不妨抄录如下:“在我写完这篇文章不久,买到了江苏古籍出的《审讯汪伪汉奸笔录》一书,其中最后一篇,收的是民国三十五年审讯周作人的全部卷宗,所有沈兼士等十四名教授,以及顾随、郭绍虞等位的为老人开脱罪行的呈文都已印出,……”此处让我大感兴趣的是文中提到的顾随先生,因为近来一直在读他的相关著作,所以很想看看这位诗词大师在庭审中怎样为周作人进行辩护,但手边没有邓云乡先生所提的《审讯汪伪汉奸笔录》,幸好有河北教育出版社于2001年出版的四卷本《顾随全集》,但看完全部目录,也没有找到这篇呈文;于是又找到由闵军撰写的《顾随年谱》,此书2006年由中华书局出版,但同样很遗憾的是,作为一本年谱,竟然在1946年没有写到顾随前往法庭去为周作人脱罪;但还是有些不甘心,手边恰好又有刚买到的2007年9月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的顾随女儿顾之京撰写的《女儿眼中的父亲:大师顾随》一书,这册由女儿撰写的回忆录竟然也对父亲顾随的这一行为避而不谈,连与周作人的交往也从未提及。

由此我不得不心感诧异,难道这些图书的编撰者都对顾随曾经为周作人脱罪闻所未闻,而出生于1936年的顾随女儿顾之京很难对其父如此重要的事情会不知道?有趣的是,在《女儿眼中的父亲》这本书中却多次提及鲁迅先生,在《顾随年谱》中1946年没有记录顾随为周作人出庭作证,但却用了较大篇幅详细记录了顾随在中法大学文史学会的讲演《小说家之鲁迅》;《顾随全集》中尽管没有收录顾随为周作人出庭辩护的呈文,但却全文收录了《小说家之鲁迅》这篇演讲稿。

顾随生前与鲁迅并无直接交往,但一直心存敬佩;而他与周作人是有所交往的,甚至参加了前面所述的对周作人审判的辩护,但在后来的回忆录或者纪念文字甚至一些相关著述中,多谈顾随和鲁迅的关系,对顾随与周作人的交往却尽量回避。其实,这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周作人在1938年的落水,但实际上,顾随与周作人的交往非常平淡,他为周作人进行辩护,也只是证明周作人当年曾在北平保护过部分文化人士,在程堂发的《周作人受审始末》中比较详细地记录了对周作人的审判,其中有如下相关细节:“开庭时,由私立辅仁大学国文系教授顾随,国立西北大学教授杨永芳,前燕京大学国文系教授、三江大学国文系教授郭绍虞出庭作证,证明周作人曾营救、掩护地下工作人员和文化人士。”

依照自己的兴趣,找到最后的证据,最好是直接找到《审讯汪伪汉奸笔录》,托好友在国家图书馆借到这本书。此书由南京市档案馆编选,上下两册,书中果然有关于周作人的部分,收在下册的最后部分,书中上册还收有李安电影《色,戒》里男主人公易先生的真实原型即汉奸文人丁默邨的相关笔录文献。查阅顾随的呈文,其实只是很简短的一段文字,抄录如下:“查三十一年十二月及三十二年一月间,华北文教协会人员及私立辅仁大学重要教职英千里、董其凡、张怀等均被日寇逮捕。适周作人正任伪教育总署督办,一再与敌方人员交涉,释放优待。及三十四年春夏间,英千里、董其凡、张怀等被释放,适周作人又曾署名具保。其适随正任辅仁大学国文系教授,直至甚确,可以证明如上。”

文章写到这里本该结束,但颇令我疑惑的是,为什么顾随的研究者和亲友会对顾随为周作人当庭辩护这一举动会有意避而不谈呢?我以为这大约与1949年之后,周氏兄弟在大陆所遭受的不同待遇和地位有着极大的关系,加之周作人的不光彩历史,尽管顾随与周作人并非有太多联系,只限于一般友人的礼节交往,但知情者恐怕还是担心会因此而降低这位国学大师的地位,更重要的是作为体制内的研究者与亲友,记述顾随这位本就不太为大众熟知的学者与周作人的交往,想来于顾随及他的后辈都不是什么好的举动。但有意回避甚至消除这样的历史,其实也完全不必,掩盖与回避历史大约只会带来更多的历史误解与纠缠,况且这些历史还并未因为完全消逝而诉说不清。

那么,顾随为什么会为周作人出庭辩护,他与周氏兄弟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联?这些倒是值得我们深思。对此,我以为孙郁先生在《顾随的眼光》中讲的极好,可以找到一些答案,不妨再当一回文抄公:“顾随生于1897年,河北人,晚年号驼庵。他在北大读书时,大概就认识了周作人。不过,那时候他对周氏的印象,远不及鲁迅。看他的书信、日记以及学术文章,言及鲁迅处多多,对周氏很少提及。偶涉苦雨斋主人,还略带批评,看法是很奇特的。上个世纪20年代后期,当他涉足到周作人的圈子里时,对诸位的感觉,很有分寸,不像废名、俞平伯那么醉心。他的书信,多次写有对钱玄同、周作人的感受,这些,已成了珍贵的资料。顾随的审美情调与治学方式,与周作人圈子的风格,略微相同。比如都深恶八股,为文与为人,以诚信为本,此其一;看书精而杂,喜欢人生哲学,其谈禅的文章,我以为超出废名、俞平伯,有大智存焉,此其二;他谈艺论文,与周作人思想时有暗合之处,如主张‘诗人必须精神有闲’等等,不为功利所累,此其三。但顾氏在根底上,又是位诗人,对为学术而学术,或说以学术而自恋的生活,不以为然。虽身在北平,但心却神往上海的鲁迅,以为鲁夫子的世界,才是知识人应有的情怀。自上个世纪20年代起,他便有意搜集鲁迅的作品,无论创作还是译作,都很喜欢,有时甚至达到崇仰的地步,并以大师视之。”(新京报)

    进入专题: 鲁迅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8312.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