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光:关于“万岁、万万岁”的联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827 次 更新时间:2008-01-14 08:46:33

进入专题: 一把手   万岁   人格底线  

王海光 (进入专栏)  

  

  前不久,有客自远方来,谈及当地一次领导干部会议。会上,书记做报告,众领导进行讨论。大家争先恐后,发言踊跃,一致赞扬书记的报告水平高。与会领导具是高学历者,才思敏捷,赞扬之词层出不穷,一个胜似一个。轮到最后一位发言时,前面的发言者已经把高瞻远瞩,深谋远虑,统领全局,指导一切之类的好词都用完了,出新颇难。这位搜肠刮肚,憋得满脸通红,最后来了一句:“书记的报告,顶天立地!”客人揶揄说:“就差说万岁!万万岁了!”

  客人调侃的是现在官场颇具普遍性的“一把手现象”。所谓“一把手绝对真理,二把手相对真理,群众有真无理”是也。笔者受客人之谈的启发,联想起我们历史上的“万岁”现象。“万岁”是封建专制时代的产物,为帝王者的专利名词。其他人再有能耐,最多也只能是九千岁。革命,所革的也就是“万岁”的命。但是,在革命之后,“万岁”却又为革命者沿袭了下来。不仅是对领袖称颂是“万岁,万万岁”,到“文革”时期更是发展为“万寿无疆”。最后甚至连领袖本人也不胜其烦,连连批评“四个伟大”讨嫌。在这里,也可以看到领袖为个人崇拜所困的骑虎难下。这是一个令人十分困惑的异化现象。

  皇帝万岁,领袖万岁,和“一把手”的“顶天立地”,当然不是能够同日而语的事情,但却可以看到一条贯穿其中的伏线。“万岁”一词的符号意义当然不是指寿限。帝王们并不真的认为自己能够“万岁”,否则就不会从登基之日起就大修自己的陵寝,预谋后事了。领袖们也并不会真的认为自己能够长命百岁,否则也就不会存在“革命接班人”的问题了。“万岁”所要表达的真实含义是在“九五之尊”的绝对权威面前五体投地的绝对臣服。而在臣服的意义上的“万岁”一词,并不会随着封建皇权制度的倒台而消失。

  有权无威的权力不是真正的权力,权力需要造就自己的权威。“万岁”就是这样一个制造至高无上的权力威严的特定政治符号。能够让一个民族产生领袖万岁的个人崇拜现象,仅靠领袖个人的超凡魅力和不世功绩是不够的,还需要用权力意志自上而下地制造大一统的臣服。对群众来说,前者是一种自然形成的权威心理,后者则是来自现实利害的考量。在这里,权威和权力构成了特定的表里关系。真正英明的领袖人物,其执政的权威性是不言自明的。但一旦他的执政活动出现重大失误,自信心受挫,政治威望下降,就会用手中的权力人为制造崇拜领导的权威。从历史上看,一个国家出现个人崇拜的时期往往就是国家政治出现失误的时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所以出现那场狂热的“造神”运动,正是由于“大跃进”的惨败大大损害了领袖威望,所以要“大树特树”他的最高权威。这场“大树特树”的结果,就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

  经过“文革”的劫难,“万岁”的个人崇拜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官场的权力崇拜并没有根本改观,近年来在“一把手”身上甚至大有演烈之势。书记和委员之间,不是同级的平等的工作关系,而是表现为一种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由于我们的官位职务自上而下授受的。上级主要领导人的认可与否,直接决定下级进退升迁的命运,并不靠个人的资望能力。正如一个官场的流行谚语所言:“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这种“一把手”个人起决定作用的授权方式,固然能够造就官场中唯上是从的权力崇拜,跑官、要官、卖官、买官的关系学大行其道,同时也必然存在就任职务者的领导权威先天不足的问题。一旦这些领导者就任之后,首要的执政活动是如何树立领导权威,让下属完全听命于己。当然,这种领导者树立个人权威的执政活动,并不是真的要让大家能够心悦诚服,能够做到表面上口服就可以了。这就是说,作为下属,必须有明确表达出来的听命和服从,公开表示出来对领导个人绝对臣服的姿态。如上述的例子,该书记的报告或许真的水平很高,但绝对不会高到“顶天立地”的程度。言者所以急不择言,就是要急于表达的对“一把手”权威完全臣服的态度。在这里,态度是决定一切的,真理和原则是次要问题。 “顶天立地”和“万岁、万万岁”表达的是同样的意思,即在权力意志下的臣服。

  毋庸置疑,领导需要权威,属下需要服从。但是,权威和服从都是有原则的。仅仅从领导个人的权力意志出发,刻意地为自己树权立威,势必会带来官场上的荒谬性。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就是有些人喜欢对领导极尽巴结奉承之吹捧,也就是有些领导对这些廉价的吹捧十分欣赏。上好下行。于是,一些人的阿谀之词说得越来越肉麻,越来越不堪入耳;一些领导却偏偏把肉麻当有趣,非常受用,洋洋得意。我想,这些领导人并不是智力低下之辈,不会连那是溜须拍马的话都听不出来,不会不知道这些说假话的并不真心,不会不懂得忠言逆耳的道理,但他们当下就能在这种奴颜婢膝中获得大权在握的快感,乐在其中,何乐不为。有的领导为了获得这种绝对臣服的快感,甚至还会有意地指鹿为马,以训练人们对他的绝对服从。这是公共权力的个人化使然。这种风气所到之处,小人得势,君子隐匿,以“跟风、吹牛、拍马”为能事的“风马牛”干部大行其道,吏治败坏,莫过于此。

  官场上的谀风盛行,自古以来都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对此,道德批判是必要的,但也是很不够的。在“万岁”走进历史后,个人崇拜已失去了基本条件,凸现出来的是对权力本身的膺服。在奉公和奉上的边界错乱中,可以看到一种体制性的尴尬。领导会遇到分不清职务权威和个人权威的尴尬,属下会遇到分不清听命上司和曲意奉承的尴尬。当然,领导必须要有行使职权的权威,属下必须要履行服从上级的义务,问题在于建立权力行使的合理性。以建立领导的个人权威来提高行使公共权力的执行力,虽是一种现实存在,但不是政治文明的发展要求。建立领导和被领导之间正常关系的现代政治逻辑,是要打破这种唯上是从的权力格局,让公共权力回归于公共利益。无论如何,要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大前提只能是权为民所有。

进入 王海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一把手   万岁   人格底线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3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