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志鸣:鬼使神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87 次 更新时间:2007-12-14 09:47

进入专题: 短篇小说  

孙志鸣  

一年多来,房价噌噌地往上涨。

女人觉得她的心仿佛被放在了跷跷板上,房价在一头,她的心在另一头:房价越高,她的心就越往下沉。

每次坐车经过河滨路,只要一看见那几幢名为月亮湖花园的漂亮的大楼,再想想自己现在住的两间小“鸽子窝”,这种感觉就会陡然强烈起来。为了保持心理平衡,她已经很久不走河滨路那一段了,万不得已也会绕道而行。可是,从丈夫眼里偶尔流露出来的不无哀怨的目光,儿子时不时冒出来的直截了当的埋怨(“决定了的事,你为啥说变就变?” )和没来由的唉声叹气,她却无论如何也绕不开了,久而久之,致使她产生了行将被这种跷跷板情结拖进地狱的感觉。

她后悔极了,把肠子都悔青了。

万般无奈,她只能在恍惚中想像着月亮湖花园的房价正由当下每平米2万元一路降下去:1万8、1万6、1万2……她的心也随之在跷跷板这一头忽忽悠悠地慢慢升了起来。

三年前,房价刚刚露出了要涨的苗头。

一天,儿子下班回来兴冲冲地说,月亮湖花园封顶了,单位很多人都想买,咱家是不是也该考虑考虑啦?当晚,一家三口开了次家庭会议。儿子的态度当然主张买,并列举了要买的理由:每平米5200元的价格,还可以承受;地处河滨路西段,距我和我爸单位都不太远;开发商承诺将来要引进“家乐福”超市,我妈每天买菜也方便了;……接着,父亲表态原则上支持儿子的意见,但为了慎重,又补充一句:你只讲了月亮湖花园的优点,倒想知道它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儿子想了又想,说:如果一定要挑毛病,也有。据说,以后可能会在楼盘东南50多米处建个垃圾站。父亲说:关系不大。我们买靠西北那幢就是了。既然父子俩都主张买,女人也没表示异议,就把家里现有的存款对爷俩念叨了一番:定期存款15万,国债10万,还有1万多活期存款,拢共26万吧。她特别强调:这可包括我的6万多买断工龄款和下岗补贴费哟。最后,一家人商定:要买就买套100多平米的三室两厅,估计60余万,首期付三成,其余的向银行申请按揭,留下七八万用于装修,……

第二天正好是周六假日。刚吃过早饭,儿子就火烧火燎地拉上父母去月亮湖花园看房。一走进精心装修过的样板房,他们顿时觉得心情非常豁亮,甚至留下几分富丽堂皇的感觉。当时的房市还是买方市场,售楼小姐为了多拉顾客,脸上溢出的微笑,和窗外的阳光一般灿烂。感觉真是好极了。从样板房出来后,他们也没多想就径直去了售楼处,拿出2000块钱——算是诚意金吧——换了张VIP卡。

在等候月亮湖花园开盘的那段日子里,儿子忙得不亦乐乎:他买了几本介绍室内装修的书,每天晚上关在屋里搞设计,非要把新房子装出个有个性、别出心裁的样式来不可;周六、周日不休息,跑遍了市里几家大的建材市场,对将来装修所需材料的价格和性能都了如指掌;至于装修公司的甄选更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经由网上搜索、电话查询、朋友推荐,初步选中了两三家,最后的定夺还要等看了他们装修过的房子后才能做出。女人也没闲着,拉上老伴往“香江”、“好百年”这些大家具市场跑了好几趟,相比之下,喜欢上了“红苹果”牌家具,……

总算盼来了月亮湖花园开盘的日子。

商家很会造势,外面锣鼓喧天,彩旗插满了整整一条街,销售大厅里还请来了一支乐队,奏的都是些让人听了热血贲张的曲子。偌大的销售厅里挤满了买房和看热闹的人,而卖报纸的、散发广告的和抱着箱子兜售矿泉水的小贩则在人堆里钻来钻去,以躲避那些维持秩序的保安员。商家规定,客户买房要按照VIP卡上的号码分批上二楼选房,然后交纳定金,签订购房合同。女人一家三口虽然来得很早,选房却排在了第五批。他们只好焦急地等着,担心选不到好的楼层、好的朝向,尤其怕轮到自己选房时只剩下东南方向靠近垃圾站那幢。节奏急促的歌曲令他们的心情越发慌乱。他们只好走出了销售大厅,可外面的锣鼓声也一点不能让人轻松。

直到中午11点半,他们才被允许上二楼选房。非常幸运的是,他们选到了一套完全符合预想中要求的房子:月亮湖花园C座12层2室,建筑面积110平米。这套房既远离规划中的垃圾站,楼层和面积又适中,价格也能承受。

“简直是老天爷专给我们留的!”儿子以拳击掌,兴奋地说。“妈,你快把银行卡拿来,我去交定金。”

“瞧把你激动的。”女人说。“我自己能交。我还没老糊涂!”

说完,女人朝收银台走去。人多,交款也要排队。就在排队等候的当口,女人于不经意间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随即又听见有人打招呼“卢总!卢总!”,那人便转过身来。女人见了,脱口说了一句:“果然是她!”

女人没想到能在此时此地邂逅卢英:从佩带在胸前的工作牌断定,她就是卖楼的;从别人对她的称谓又可以确认,她还是卖楼的负责人。

“这才是老天爷专门为我们安排的!”女人把丈夫和儿子拉到身边,低声说。

“妈,你什么意思?”儿子不解地问。

“什么意思?意思大了!你说,如果认识卖楼的老总,那么咱们买房可不可以打折?”女人故作神秘地问。

“当然可以啦!我听说能打3-5个点(3%-5%),就看关系远近了。——妈,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儿子不耐烦地追问。

“看来你妈要动用点关系了。”男人说。

“看见刚走过去的那个女人了吗?她叫卢英。以前,我和她都在行政科,共过几年事。企业改制那年,精简冗员,我俩只能留一个。结果,厂里的意思要留她,我二话没说,连争也没争一下就办了下岗手续。要是凭资历和业务水平,我还真有一争,可我没争:听说她在局里有人,争也白争!再说……”女人欲言又止。

女人说到这里忽然觉得有点委屈。下岗后,很多人都说她窝囊:怎么能一声不吭就乖乖地把岗位让给一个哪儿都不如自己的人呢?即便对方的老子是局长、市长又怎么样,争一争总是可以的吧?连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也是这么说的!其实,他们都不理解女人的心思。由于当年在农村插队时被“走后门”的人挤占了本属于她的选调名额,致使她对特权厌恶之极,甚至不屑于跟那些有特权的人打交道,哪怕只是说几句话!本是一种清高之举,却被误认为是窝囊:她能不感到委屈么?

“就是她?!”男人有几分错愕地指着远处那个正指手画脚的女人说。“当初要不是因为她,你还不至于下岗哩!看来人家就是有靠山,不然,怎么能这么快又飞上高枝儿了?”

“别乱指!”女人一把将男人的手拨开,又说,“管她是怎么飞的啦!人家现在是老总,能给咱打个折扣就行呗。”

“打折?你有把握吗?”男人满腹疑惑地问。

“你刚说要不是因为她,我还不会下岗哩。我想,这点面子她不至于不给吧!就是还人情也得还呀!”

“妈,您——瞧!”儿子将手机举到女人面前,边按键边说。“她如果同意让5个点,那么咱就能省28000多哟!4个点是23000哟!哪怕让一个点也有5700多哩!”

“是呵,能有省钱的机会怎么可以错过呢?攒点钱多不容易哟!为了省几毛菜钱,我每天在菜场和小贩们没少磨嘴皮子。说来也怪,自从下岗以后,我一花钱就有点惶惶的感觉,好像花一个少一个似的……”女人说着眼里竟闪出了泪光。

“你这是扯到哪儿去了?我们爷俩的工资哪个月没交给你?”男人质问道。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自从下了岗,挣不上钱了,就有点心慌……”女人连忙解释。

“你不是有点,也不是打下岗以后,而是从小就穷怕了!”男人打岔道。

“胡——扯!农村插队时选调泡汤,那么绝望,我都没心慌!刚下岗时,我也没这感觉,过了两三个月后,才渐渐地感到……”女人红了脸为自己争辩。

“妈,这才叫胡扯呐!什么时候了?说这些有个屁用!”儿子急了,拉着母亲的胳膊,又说,“还不赶紧去找那位老总说说。再晚了连黄花菜都凉啦!”

女人让丈夫和儿子在门外等着,自己进了经理室。她看见卢英正在打电话,没敢打扰,找把椅子先坐下了。她听见卢英在和对方商量中午去什么地方吃饭,春雨楼的火锅啦,毛家菜馆的剁椒鱼头啦,……嘻嘻哈哈,讲得蛮热络。女人发现卢英打电话时在自己脸上扫过几眼,但目光没留住,马上又转到天花板上去了。

“有什么事么?”卢英放下话筒,收敛了笑容,摆一副工作面孔问。

“真是官当大了,认不得咱这一个战壕里出来的小小老百姓啦!”女人站起来,款步走到卢英的办公桌前,又说,“真的认不出来了?我是——”

“王师傅,王——姨!”卢英腾一下从大班椅上跳起来,绕过桌子,拉住了女人的手。“哎哟,我半天竟没认出来,瞧我这眼神儿!不过,您的变化也……”

“是呵,这几年,我老得太快了,不像你春风得意,越活越年轻。”

“瞧您说的。”笑容再次漾出在卢英的脸上。她看了看手表,又说,“王姨,您也没多大变化:说出的话不还是这么中听?——今天也是来买房么?”

“不来买房能遇见你这大贵人吗?”女人双手合十,摆出要作揖的样子。

“啧啧,瞧瞧吧!刚说您会讲话就恭维上了,我可不敢当。”卢英连忙搀住女人的胳膊,又说,“我能给王姨帮点什么忙?说吧。选房号还是按揭或首期付款有困难?”

“都不是。要是这些小小不言的,我就不劳您卢总的大驾了。”

接下来,女人讲出了自己的请求:给房价打个折。卢英听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掏了一张纸巾做出擦汗的样子,轻轻地在眼角、额头拍了几下,同时把脸上的笑容也拍平了。女人见卢英面有难色,赶紧补了一句:

“多了不行,少打点也可以嘛。听说,你们当老总的有权打5个点哩。咱打4个点,不行,3个点,怎么样?”

“王姨,不瞒你说,我也是使唤丫头带钥匙——当家不主事。别看我是什么总,其实,徒有其名,还是个打工的。今天这个忙,我真是碍难……”

“我能理解,卖房子就是为赚钱,让利的事情换了谁都为难。这么说吧,打3个点有难度,两个点也行,你看……”

“打一个点的折,我也做不了主。”卢英断然拒绝道。“董事会有决议,自己员工买房也是按市场定价,一分都不能少,——谁让这房子卖得火了呐!这也是价值规律在起作用吧。”

听卢英如此一说,女人的心里凉了大半截。可是,想到自己既然张了一回口,就此罢休,又有点不甘心,再看看玻璃门外丈夫和儿子那焦急、期盼的目光,她重新鼓起勇气打算拉下老脸做最后一次努力:

“我也不懂你讲的什么价格规律,这么说吧,哪怕打半个点的折扣也行,就算象征性的,意思意思吧。”

“是价值规律,关于供求关系的。怎么说哪,就是房子卖得火了,物以稀为贵,怎么可能让抢手货降价?只有滞销品才打折哩!”卢英耐心解释。

“也不见得。我在菜场买菜,1斤土豆1块5,买10斤就能打折——每斤1块3,还不是卖得火了也打折?谁让他想多卖……”女人说着说着发现不对头,猴吃麻花——满拧,正顺了人家的意思,赶紧打住。

卢英当然也听出来了,但没好意思点破,只是抿着嘴格格笑了两声。

女人感到一阵屈辱,但很快就被忽然萌生的一个奇怪的念头遮掩了。这个念头是,只要能打折就行,而打多少折、省多少钱反倒成了次要的;否则,也太丢面子了。至于在谁面前丢了面子,丈夫、儿子、卢英,抑或就是自己?她一时还没闹清。反正对她这样没钱没势的人来说,除了面子什么都没了,所以无论如何面子不能再丢了。她甚至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哪怕把房价先涨上去,再打个折降下来卖给我都行。她正琢磨着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时,卢英又看了一次手表,笑着说:

“王姨,咱们先去吃饭吧。折是肯定不能打的,不过,一起吃个便饭、叙叙旧,这点面子您总还是能给我的吧?”

“对不起,我饱了。今天这个面子给不了啦!”女人绝望了,说完掉头走出经理室,心想:气也气饱了,再跟你一起吃饭,我还怕噎死哩!

早已在门外等得不耐烦的丈夫和儿子,一见她出来,立马就围过去要问个究竟。女人边推开他俩边走边说:

“不行!不——”

“不给打折就算啦!本来咱也没指望。还是按原计划行事吧。”男人安慰道。

“对,按既定方针办。”儿子伸出手来,又说,“妈,你快把银行卡给我,我去交定金,过一会儿人家该吃饭去了。密码是多少?”

女人没有停住脚步,径直朝楼梯走去,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

“不——买——了!”

“为——什——么?”儿子快步跑下两级台阶,张开双臂,拦住母亲。

“房子有的是,难道非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咱们不是商量好的嘛,怎么变卦啦?!”儿子问道,几乎喊起来。

“这房子有什么好的?紧挨着垃圾站!哼——”女人用不屑的口气说。

“垃圾站在东南,咱要买的房子在西北,再说,你想想……”

“你先想想吧!这里一年到头刮东南风,有多少臭味儿还不是照样吹过去,躲得了吗?躲得开吗?”女人的脸憋得通红,扯开嗓子一阵连珠炮。

儿子被打蒙了。四周的人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围过来看热闹。

“算了,算了。这房咱不买了,赶紧回家。”男人劝道。

“妈,你不讲理了。”儿子半天憋出一句。

“我不讲理?她才不讲理哩!竟让我给她个面子,哼哼,有会说的还有会听的哩!”女人转身朝着楼上气愤地说。“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刚刚被遮掩着的那股屈辱感,此刻又袭上女人的心头:好听的都让她说了,可好事是我做的,我对得起她!决不能和这种小人打交道!

儿子本想再力争一下以挽回这种失控的局面,但听了母亲神经兮兮的话,再看看父亲朝他连连摆手示意离开的举动,心彻底凉了。

一周后,男人提醒该拿上VIP卡到月亮湖花园办理退款了。儿子以工作忙为由,拒绝再去那处伤心之地:熬了多少夜晚才搞出的装修设计、跑了多少路才摸清的建材性能和价格、费了多少口舌与装修公司讨价还价……现在都尽付东流了!女人也坚决不去,怕再遇上卢英。她一想到卢英,气就不打一处来:每次都在节骨眼儿上出来坏我的事,真是扫帚星!她心里这么想着,嘴上不由自主地念叨起来:

“不就是有那么点权么?有什么了不起的!也别太迷信你那点权,迟早……”

男人没听清更没听完全女人说的话,耳朵里只吹进了只言片语。于是,他照自己的想法对这只言片语做了曲解:

“你们都不想去,我抽空跑一趟算啦!——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也不必太自责……”

“你什么意思?我有什么可自责的?”女人莫名其妙地问。

“也许我言重了,应该说自我批评吧。”

“自我批评?我为什么要自我批评?难道我做错了什么?”

“这几天,你不是总在念叨:什么权力呀,迷信权力……是这么个道理: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而错失机会也不会是一时心血来潮。虽说你只是个下了岗的小人物,但也难免会有……也许,我不该这么讲。”

“难免会有什么?你是说我……”

女人想了想,恍恍惚惚,似乎又吃了回麻花——又满拧了一次。不过,这回不是说话,而是用行动。她想哭:我像猴儿一样被耍了!至于被谁耍的哪?她不敢想下去了。

(2007 11)

    进入专题: 短篇小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小说 > 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6988.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