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江良:失去人性的城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12 次 更新时间:2008-04-14 14:11

进入专题: 短篇小说  

卢江良  

秋日的暖阳撒满了整座城市,陈斌走出租房暴露在阳光底下,浑身没有一丝温和的感觉。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是饱受铁拳的苦痛还是壮烈牺牲的悲惨?陈斌这样担忧着,心由衷地颤抖起来,恐慌顿时遍布了全身的每一处。终于,他不敢再设想下去,只是双手交叉紧抱着肩,怯怯地望着眼前的城市,战战兢兢地尾随着赵倩。

赵倩意识到了陈斌的反常,侧过脸瞅了一眼陈斌,忍不住停下脚步问,阿斌,你是不是很害怕?如果你真很害怕,那我们不去算了。

陈斌想门都已经出了,再回头显得也太懦弱了,便强装作豪气冲天的样子,高声替自己解围,那有什么好怕的?我多少也是个男的,不会胆小到这种程度吧。

赵倩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盯着陈斌困惑地说,可我看你好像在发抖呢?

陈斌连忙说,没有呀!我哪里发抖了?我只是有些冷嘛。说着放开了抱着双肩的手,故作轻松地做了几下扩胸运动。

赵倩就不再作声。

于是,俩人便紧紧地偎依着,汇入如梭的人流,向城市深处走去……

赵倩是陈斌以前的大学同学,现在的新婚妻子。他俩二个月前刚来这座城市的,目前都处于无业之中。在来这座城市的二个月里,他们几乎每天晨出晚归地分头找工,很遗憾迎接他们的一律是冰冷的面庞。无数次的碰壁曾使赵倩心灰意懒,一次她终于再也忍不住对陈斌说,阿斌我们回去吧,回到我们的那座县城去。可是陈斌一口回绝了赵倩的要求,他说这不行,这怎么能行呢,我们不能就这样轻易妥协了。

陈斌和赵倩原是他们家乡那座县城的日报记者。倘若不是因为发生了后来的事,或许他们现在正太太平平地呆在那里,并有可能就这样一直呆下去,安于现状地在那里默默地干上一辈子。然而,命运是一种无法把握的东西,它可能像一辆行驶于平坦大道的马车,一路顺风毫无波折;也可能像一叶颠簸于浪尖上的轻舟,不时会遭受波涛的无情袭击。陈斌跟赵倩没有料想到,在他们的感情进入白炽化阶段,日报那位主管编务的年轻副总编竟会执着追求起赵倩来。

面对副总编的刻意追求,感情专一的赵倩自然是婉言谢绝。为了彻底打消副总编心头的幻想,她还跟陈斌速速地结了婚。可是事情并未因此了结,此后他们在单位的日子开始变得艰难起来——那位大权在握的副总编,虽然年轻有为,但心胸狭窄,因为心存嫉恨,他时不时地给他们穿“小鞋”。陈斌和赵倩一气之下便双双辞职,离开那座县城,前来这座城市寻求发展。

陈斌和赵倩乘车来到这座城市的中心——城市广场。赵倩拿出那架傻瓜相片,对着人群开始试拍。她担心紧要关头机子失灵,使他们的努力徒劳无功。

陈斌看着赵倩那副认真样,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脑说,这架相机绝对OK!不用再试了,我们开始寻找吧!

赵倩听陈斌这么说,不服气地争辩,要是出现万一呢?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说着又坚持试拍了几张,见没出现什么问题,才放心地收起了那架相机。

他们在城市广场转了一圈,一无所获,便穿过天河路,顺着最为热闹的解放路行走。在行走的过程中,赵倩让眼球起重机的滑轮般拼命转动,焦盼的目光在人群中来回巡逻。

陈斌木讷地走在大街上,表面不露声色,内心却惊恐不安。此刻的他思想是前所未有的矛盾,他一面希望寻找的线索出现,一面又害怕那种线索的出现。这种矛盾像一把锋利的锯子在他心头来回拉动,使他备受折磨!

这当儿,陈斌不断地责怪自己当初不该不锻练身体,使得目前的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要是自己健壮如牛,现在就用不着这般担惊受怕了。

赵倩是在他们几近绝望之际,才好不容易找到那份工作的。

那天,陈斌奔走了一天一无所获,拖着疲乏的双腿沮丧而归。回到租房,赵倩已做好饭等着他,陈斌发觉她二月来始终黯然的脸,出乎意料地焕着光彩。

陈斌看着她那欣喜的表情,把握十足地说,你今天找到工作了。

赵倩眸子里含着笑,一字一顿地说,东方快报社同意试用我了!

东方快报是这座城市的大报,陈斌不禁为赵倩被接纳而高兴,禁不住问赵倩东方快报社录用她有什么条件?赵倩说要她在三天内采写一篇见义勇为的新闻。

就这么简单?陈斌疑惑地问。

就这么简单。赵倩说,随即补充道,接待我的编辑部主任告诉我,他们报上已三个月没见义勇为的新闻了,他们急需一篇有关这方面的稿子。如果我三天内采写成功,报社就正式录用我。

陈斌说,这应该不成问题吧,这么大一座城市不至于找不出一条见义勇为的线索。

赵倩胸有成竹地说,这当然不成问题。继而,不以为然地对陈斌说,原先以为那些大报的记者如何了得,原来也不过如此!

陈斌附和道,正是!

陈斌和赵倩接近人民路口的时候,发觉了那起抢劫事件。那时,他们刚从一家大商场转出来,只见街上人声鼎沸,行人一律朝人民路张望着,脖子伸得很长,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拎着似的。

陈斌循着行人张望的方向望去,发现一个男子在人民路上死命地跑着。他手里拎着的一只女式坤包,大幅度地一甩一甩的。在男子的身后跟着一位气喘吁吁的少妇。那少妇一边歇斯底里地喊叫着,一边用求助的目光徒劳地扫视周遭的行人。行人只是津津有味地观望着,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身子却恍如在原地扎了根,纹丝不动。

陈斌正出神地瞧着,身边的赵倩突然推了他一把,兴高采烈地喊叫起来,机会来了!机会来了!阿斌,你赶快追,赶快点!!喊着不失时机地掏出那部相机来。

陈斌在赵倩的喊叫中回过神来,做惯了旁观者的他,一想到眼前的事件跟自己有关,心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他没有因赵倩的催促而果断行动,只是又望了一眼那个劫贼,身体重新发冷似地颤抖。那一刻陈斌的内心弥漫了恐慌,他一遍又一遍重复提醒自己:对方那么粗壮,自己是他的对手吗?自己会是他的对手吗?

赵倩见陈斌站着不动,又用力地推了陈斌一把,着急地说,阿斌,你快追呀!再不追,那劫贼要跑远了。要是让那劫贼跑掉了,我这次的工作就完了。

这时,陈斌意识到了按兵不动的危害性,于是拼命地给自己壮着胆迈开了步,朝劫贼狂奔的方向追去。

可未等陈斌追出几步,赵倩在陈斌背后大声叫起来,阿斌,你停住!阿斌,你别追了,快停住!

陈斌一愣,连忙收住了脚。

赵倩一溜烟地赶到陈斌身边,一把拽住陈斌,惊恐未定地说,我看见那劫贼手里有刀!咱们宁可没工作宁可饿死也不冒这个险了。

说话间,那劫贼跑得没踪影了。陈斌望着激情渐失的人群,遗憾地对赵倩说,我们放跑了一次机会。

赵倩贴上来紧紧地偎依着陈斌,柔声地安慰他说,算了,我们再找别的。我们要找对你构不成伤害的。

陈斌用力地拥了拥赵倩,心头涌动起一种说不出的感动,那份感动稍稍稀释了刚才占据整个心田的恐慌。

东方快报社同意赵倩试工的第二天,赵倩就一大早上街寻找新闻去了。陈斌还是像一头拉磨的驴在这座城市里四处转圈,寻找有可能接纳自己的单位。可是跟往常一样,夜幕笼罩这座城市的时候,陈斌依旧失望地回来了。不过跟以前不同的是,这时的陈斌心里稍稍有了一丝欣慰。他想赵倩今天跑了一天,应该找到所需的新闻了吧。赵倩这次如果试工成功,至少缓解了他们目前窘迫的处境。

可出乎陈斌意料的是,走进租房所在的那条小巷,陈斌发现他们的那间租房漆黑一片。显然赵倩还没有归来。于是,陈斌心里有了一种隐隐的不安。陈斌意识到赵倩寻找新闻时肯定遇到了难题。

陈斌做好饭焦虑地等着赵倩,到很晚赵倩才终于没精打采地回来。陈斌一见赵倩的神情,便断定刚才的猜测正确无误。果然,赵倩将坤包和采访用的相机随手往床上一扔,就满腹怨恨地嚷开了,这个死城市,这个没有人性的城市!

陈斌上前拥住赵倩,劝慰她说,别急,还有二天时间呢!今天找不到,明天再找。我们先吃饭吧。

赵倩又愤慨地骂了句,这个毫无人性的死城市!

饭后,赵倩告诉陈斌,她今天在街上跑了一整天,看到抢劫、打架、调戏妇女的事件不下五起,可就是没一人挺身而出的。

陈斌听着赵倩的叙说,一种深深的忧愁顺着心头爬缘直上。他预感到要在这座城市找到见义勇为的新闻,看来不是那么容易。怪不得东方快报这么一张大报会三个月没见义勇为的新闻,也怪不得赵倩一旦三天内采集到那种新闻就可以转正。陈斌深深地意识到赵倩这次试工凶多吉少。

陈斌和赵倩继续在解放路上行走,寻找他们迫切需要的机会。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黄昏。可他们始终未将周密策划的方案付诸于实践。而在这一天的行走中,他们其实有过至少四次这样的机会,但最终都让赵倩白白地放跑了。她不忍心陈斌单薄的身架惨遭肇事者的毒打,更担心陈斌弄不好被一刀捅死了。那样不仅得不偿失,还会让赵倩悔恨终身。

现在,赵倩几乎彻底绝望了。她尽管跟着陈斌在街上行走,但眼球不再像起初那般灵活转动,游走的势态也变得机械和木讷起来。最后,她终于赖在原地不走了,赌着气跟陈斌说,阿斌,咱们回租房去吧。我不想要那份工作了,他们纯粹是在刁难我!

陈斌的心头也无可厚非地覆盖着失望的阴暗,但他还是拼命地给赵倩鼓气,我们再坚持坚持吧!有诗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机会总是在绝望时闪现的。

赵倩还是赖着不走。

陈斌也失望透顶了,但他一想到眼前窘迫的处境,便再次动用起三寸不烂之舌,我们趁今天还有时间,再坚持一下吧。要是错过了今天,明天有时间也白搭了。我们可不能轻易放弃每一次机会。

最终,赵倩被说动了。

第二天晚上,赵倩闷闷不乐地回到租房,见到陈斌就扑进他的怀里呜呜地哭了。陈斌拍着她的背脊安抚了好久,她才止住哭。赵倩仰起泪水婆娑的脸,无助地望着陈斌,忧心忡忡地说,我今天又找不到,我的那份工作要完了,你说我们咋办?

陈斌缄默着无言以答。他也为他们目前的处境焚心如火!

夜里,陈斌和赵倩躺在床上,睁着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为接下去的生活发愁。忽然,赵倩向陈斌侧过身,再一次对陈斌说,阿斌,我们回县城去吧。

陈斌说,我们回县城去还能干嘛?难道回日报?

赵倩一下子哑了。她知道回日报是不可能的了,一则日报不会再接受他们,二则即使接受,他们也无颜再回去。而不回日报,在那座县城他们又能找到什么工作呢?其实,离开日报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他们对那座县城的彻底决裂!

少顷,赵倩长叹一声说,可我们的钱只够维持到月底了,你说我们咋办?

陈斌的心颠了颠,但违心安慰赵倩说,急什么,明天你再去找找,说不定明天就找到了也不一定的。要是真找不到,我们再另想办法。末了,陈斌信心十足地说,我就不信凭我们的能力,会饿死在这座城市里!

陈斌和赵倩又在大街上行走了一阵,这时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街上的路灯次第亮起来。望着这座行人开始稀少的城市,一种绝望的情绪像一根藤蔓,在陈斌的心头爬延。就在陈斌开口想说“我们回去算了”时,一位在包子摊前转悠的小孩,突然进入了陈斌的视线。

通过路灯昏黄的光线,陈斌清楚地发现那是位十二三岁光景的男孩,他身子削瘦,面色枯黄,衣衫破旧。无疑,他是这座城市里司空见惯的流浪儿!

于是,陈斌猛扯了一下愁眉苦脸的赵倩,压低声音兴奋地对她说,我们的机会来了!

赵倩急忙抬起头,迅疾地四处张望了一下。见没什么抢劫之类的事件,憋闷地白了陈斌一眼,不好气地说,哪有?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陈斌说,你再仔细瞧瞧。

赵倩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张望,但她显然瞧不出什么花样来。

陈斌见她真看不出来,就飞快地指了一下不远处,轻声而不失神秘地问道,你看到那个小孩了吗?

看到了!赵倩还是一脸迷惑,可他又不是劫贼,跟我们要找的机会有什么关系?

陈斌禁不住得意地笑了,他满有把握地对赵倩说,你没看到他那双贼溜溜乱转的眼睛?信不信由你,他一个劲地在那包子摊前转悠,一定想趁人不备偷包子吃。

经陈斌这么一点拨,赵倩一下子恍然大悟。她猛地在陈斌背上捶了一拳,惊喜万分地对陈斌说,真有你的!看来老天不负我们呀!

陈斌睡到半夜,让赵倩猛烈摇醒了。陈斌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不知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

赵倩见陈斌醒来了,将一半身子压在陈斌身上,脸对着陈斌欣喜地说,我有办法了?

陈斌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不解地问,你有什么了?

我有找到新闻的办法了。赵倩说。

你有找到新闻的办法了?陈斌完全清醒过来。

是呀,我睡不着一直在想寻找新闻的办法呢。

陈斌就急切地催促道,那你快说说,我看可行不可行。

赵倩从陈斌的身上回到床上,开始叙述她想了半夜的收获。她说明天我们一起上街,发现有抢劫事件你就冲上去“见义勇为”,我当作跟你素不相识,以一个新闻记者的身份出现,拍照和采访。反正这座城市里的人又不知道我们是夫妻。

赵倩还未叙述完毕,陈斌的心已冷了半截,他说这办法好像不怎么行。

赵倩问,为什么?

陈斌说我文质彬彬的,怎么斗得过那些劫贼。万一被打伤了怎么办?

赵倩想想也是,用力地转了个侧,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良久,陈斌无奈地对赵倩说,都到这种地步了,明天我们就照着你说的试试吧。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我们不能就这样放弃了。

赵倩说,我们还是再想别的更好的办法吧。这样你担的风险太大了。

陈斌说,还能想出什么办法呢?不可能再想出更好的办法了,我们就这样试着办吧。最后恨恨地骂了句,这个死城市!

包子摊的生意很冷清。包子摊的老板一边应付偶尔而至的顾客,一边顾自忙着做他的包子。他的疏忽使流浪儿蠢蠢欲动,他的脑袋开始拨浪鼓似地摇动,显然他在向四周望风。

陈斌暗暗地提醒赵倩,叫她不要将目光投射到流浪儿身上。于是,他们故意将脸转向流浪儿的另侧,当作全然不见他的行动。

他们的做法果真奏效,流浪儿很快就上当了。等他们转过脸去时,流浪儿的手里已偷抓了好几只包子。

陈斌见状,窃喜不已,高喊起来,抓小偷!抓小偷!!抓小偷!!!

流浪儿闻声知道事情不妙,撒腿就朝他们的反向狂跑。陈斌就毫不迟疑地撇下赵倩,像疾风一般飞快地追上去。那时陈斌的样子一定像十足的见义勇为的英雄!

流浪儿自然不是陈斌的对手,不一会儿就被陈斌追上了。

陈斌一把揪住流浪儿杂乱的头发。惊慌失措的流浪儿拼命挣扎着,企图摆脱陈斌的控制。陈斌死抓着他,没让他得到一丝逃脱的机会。现在的流浪儿已成了他们留在这座城市的惟一筹码!陈斌怎么会轻易让他逃脱呢!

可正在这时,流浪儿突然啪地向陈斌跪下了。那双膝落地的声音很响,连陈斌都感受到了他膝盖的疼痛。流浪儿跪在地上仰视着陈斌,双眸流露着哀哀的目光,他用一种夹着方言的普通话不断地向陈斌哀求,叔叔,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拿了!叔叔,我三天没吃东西了,我是饿极了才拿的。叔叔,你饶过我吧!

陈斌怔怔地瞅着流浪儿,仿佛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心像被一种硬物用力地撞了撞,手开始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

这时,跟在后面拍照的赵倩兴冲冲地赶过来,她听了流浪儿的哀求,脸上的笑一下子僵住了。她停顿了片刻,带着哭音对陈斌说,阿斌,你放了他吧,我们不要那份工作,我们不要了。

陈斌的手全然松开了。

可是为时已晚!包子摊的老板,还有一些路人闻声赶集般地过来了。他们来到近前,见偷窃者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胆子一下大起来,他们自觉地围成了一个圈,把陈斌、赵倩和流浪儿包起来。陈斌惊诧于已渐冷静的街上怎么一下子冒出这么多人来?!

陈斌和赵倩目睹着这气势汹汹的人围,知道大事不妙,于是拼命解释这小孩已经饿了三天,他偷包子是因为实在饿不了了。这样解释的同时,陈斌紧紧地扯着流浪儿的手臂,企图将他带出重围。

可是,陈斌的努力白费了。围观者中不知谁领了个头,他们开始高声喊叫不休,打死这个小贼骨头!打死这个小贼骨头!!那声音远远地盖过了陈斌他们的声音;而此时那人围更是密得连一丝风都透不出来。

陈斌和赵倩还在继续解释,可围观的人群已经不耐烦了,他们把流浪儿从陈斌的手里抢出来,将陈斌和赵倩一古脑儿地挤出了重围。

流浪儿在众多拳头、巴掌的履盖下,终于凄惨地哭叫起来。

那惨不忍闻的叫声,像一把利刃狠劲地刺着陈斌和赵倩的心窝,他俩用力地挤着钻着,企图重新入围,将流浪儿解逃出来。

然而,人围已经成了铜墙铁壁!任陈斌和赵倩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赵倩无助地哭了,拼命地喊叫,你们不要打了,你们不要再打了!陈斌望着这几近疯狂的人群,心剧烈地抽搐起来……

    进入专题: 短篇小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小说 > 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836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