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刚:“港人治港”与“爱国者治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80 次 更新时间:2023-08-14 15:55

进入专题: 香港问题   香港问题  

张志刚  

 

周前在一个小范围的闭门讨论会中,一位出席人士不经意地抛一句:“现在都只讲“爱国者治港”,不讲“港人治港”了。”

当时这种讲法,只是闲话一句,没有跟进深入讨论;而内里那个“讲”字,意思是可轻可重,其效果也可大可小。就算不是以此易彼,“港人治港”和“爱国者治港”,也有需要厘清其中的关系。

本栏之前也曾经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些基本政策方针,作过一些个人解释和演绎。而这3条基本政策方针,都是必须放在一个可供对照的情况来理解。所谓“港人治港”,其实就是对照当年提过的“京人治港”而来。所谓“京人治港”,就是北京直接指派官员来港担任重要职位,情况就有如中央管理其他省市,又或者伦敦在1997年回归前对香港管治一样。由英国占领香港实行殖民管治到撤出香港,港督和部分主要官员都是由伦敦直接委任,而大多数都是英国本土人士,履新之前与香港全无关系。他们来到香港,就只是为了“管治”这个地方。

对照“英人治港”模式

对于“港人治港”,要了解其政治内涵,就必须对照“英人治港”模式,因为《基本法》起草时,就是英国政府对香港作殖民管治的时候,这就是对照的背景。香港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都必须是香港永久居民,并无外国护照或居留权;而对行政长官要求更高一点,多了必须居港满20年这一条。

而行政长官作为领导特区和特区政府的首长,基本法也规定是经选举委员会通过选举产生,这包括了香港各界代表的参与。而英国委任港督,人选当然百分之一百不会来自香港本地人,也从来不容许本地参与成分,甚至每次在正式公布人选前,保密工夫做到密不透风,连事先吹风、试探一下香港民意都欠奉。反正都是伦敦派来“管治”香港,港人意见根本不在考虑之列。

所以从基本法条文去理解“港人治港”,在最高层的治港班子中,行政长官必须是来自香港的香港人;其产生过程,也经历具“广泛代表性”的港人参与。而在主要官员层面,也必须来自没有外国居留权和护照的本地港人,经行政长官提名并由中央政府任命。这些政治内涵,跟殖民管治时的“英人治港”对照一下,就相当清晰。若比较一下中国历史上的地方管治,其对照就更为明显突出。起码在明清两代,省级最高行政首长,即总督和巡抚,都是由中央官员出任,而且这批中央派出的封疆大吏,都尽量避免回到其原籍出任地方最高行政首长。以大家都较熟悉的两广总督为例,明朝一代,48任总督无一来自两广;清朝一代,两广总督60多名,唯一来自两广的只有一个广西籍贯的岑春煊。岺能破这个官场惯例,固然因他是慈禧太后心腹爱将,而他出任两广总督之时,大清帝国已是礼崩乐坏、日薄西山。这些中国历史上的官场惯例,正好与“港人治港”做一鲜明对照。

所以对“港人治港”的正确理解,就是这是香港特区管治班子组成任用的制度。而这种制度,经1990年颁布的基本法以法律条文明确规定,在1997年回归后落实,沿用至今,未有任何修改。“港人治港”,还是基本法内规定的“港人治港”,无论多讲还是少讲,“港人治港”还是一模一样。

港人治港下对治港者的政治要求

至于“爱国者治港”,其实只是在“港人治港”这个制度下,对承担管治责任人士的政治要求。邓小平在1984年曾提到爱国者的标准就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国家恢复行使对港主权,以及不损害香港繁荣和稳定。这3条大原则至今仍适用,但经历近40个年头,而其中26年是回归之后的实际管治,这3条广阔的大原则总需实质化和细致化,甚至可以说是“现在化”:要把这些原则放于现在的政治环境中。负责港澳事务的夏宝龙主任就一再发表讲话,进一步刻划爱国者治港中的爱国者。夏主任在2021年2月发表了以〈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推进“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为题的讲话,就以3点来讲治港爱国者的标准和要求:

(1)“爱国者必然真心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换言之,爱国者绝不会做出有损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行为”;

(2)“爱国者必然尊重和维议国家的根本制度和特别行政区的宪制秩序。国家不是抽象的,爱国也不是抽象的,爱国就是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是香港基本法的母法”;

(3)“爱国者必然全力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不做损害香港繁荣稳定和市民福祉的事,这看起来是一个不太高的标准,但这个标准只有爱国者可以达到,反中乱港分子是做不到的”。

这3点所做出的实质化、细致化和现在化,其实都是针对2019年黑暴事件。经历这次严重的政治事件,“爱国者治港”就是在“港人治港”制度下对治港者的政治要求。对管治者有政治要求,这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政治事实,在所有管治制度下都必定存在。于回归之初亦已订立一些政治要求的规矩,只不过在行政部门就非常严谨,对立法机构就相对宽松,甚至是“可忍则忍”;但经历2019年事件,反对派企图用“35+”去颠覆夺权,在“忍无可忍”之下,严谨的政治要求也一并适用到立法机构而已。

 

张志刚,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裁、全国政协委员

    进入专题: 香港问题   香港问题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港澳研究专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5332.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