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力:晚清社会变迁中的女性:中国性科学萌芽的跨语际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29 次 更新时间:2022-12-29 09:22

进入专题: 晚清社会   性科学   性观念   女性  

杨力  

内容提要:整理和考察晚清时期从欧美转道日本、再翻译至中国的性科学书籍,其围绕女性性欲的话语揭示,在这一文化传播过程中,本土译者发挥了主体性,对西方知识进行取舍、转化和吸收。首先,通过概观英、日、中三种语言的性科学文献可以发现,面对19世纪欧美多元的女性性欲话语,东亚社会根据本土性学资源,吸收了肯定女性性欲的科学论述,摒弃了“良妇无性欲”的传统观念,而这些论述,又是建立在吸收近代西方恋爱婚姻理念的基础之上的。其次,这些性科学书籍翻译的个案表明,晚清翻译西方性学的内在动机在于强国强种的民族国家理念,而与此同时,中译者又从多个视角吸收和接纳了肯定女性性欲的科学观念与立场。

关 键 词:性科学  性观念  女性  晚清  跨语际分析  sexology  female  sexuality  late Qing dynasty  cross cultural analysis


19世纪中叶之后的中国经历了日益深重的民族危机。第二次鸦片战争失败之后,清廷开启洋务运动,但甲午战争的失败则终结了这一“中兴”的希望。义和团运动在庚子年旋起旋灭,清廷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进一步加深了中国士大夫阶层民族存亡的危机感。在这样的情势之下,他们倡导“保国保种”,不但寻求改良、改革中国的政治制度,而且将目光投射至身体和人种的改良,对西方围绕身体和性的近代科学知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由于日本在明治时期先于中国译介了近代西方的性科学书籍,所以晚清学人在强种救国的迫切心态下便选择了转译、编译日文论著的快捷方式。晚清性学书籍的引介、翻译和出版,就是在这一背景之下登场的。


关于中国现代性观念的起源,学术界通常将其定位于“五四”时期。当时的学人以西方近代性科学为学理依据,借助报刊、杂志和单行本等近代媒介批判传统性道德,尽力建立近代科学性观念。可以说,其利用西方近代性科学将人类的性欲科学化、客观化的讨论,在近代中国文史上具有开拓性和里程碑意义,尤其是关于男女性爱的讨论范围大、涉及面广,奠定了中国近现代文明史上性观念的思维框架和论述基础。举例而言,现代中文将英文中的“sex”翻译、理解成“性”,便是在“五四”时期开始的。①因为在古汉语中,“性”大多所指乃人的“天性”,如“食、色,性也”,与“sex”无关。例如,乐怀璧(Leon Antonio Rocha)指出,“五四”学人与明治日本的学者一样,用汉字“性”来对应“sex”,而不是古汉语中更为常见的“色”,其用意是强调人(包括女人)有性欲之正当和自然,从而批判地反省儒家文化传统观念。②


然而,“五四”时期固然重要,但借用西方近代性科学探讨性爱问题,特别是论证女性性欲的正当和自然,实自晚清时期便已开始萌发。近年来,有关学者通过对晚清性科学史料的挖掘和整理呈现了一些研究成果:例如,张仲民从出版和阅读史的角度,考察了晚清时期性学书籍的宣传、流通和阅读情况,而唐权则是从中日文化交流的角度探讨了与日本明治时期“造化机论”相关的话语在晚清的传播,揭示了中日之间关于身体科学认知的交流与互动。③笔者拟在以往研究的基础上,通过进一步深入挖掘和考察第一手史料,侧重于晚清学人如何通过转译日本翻译的西文论著,从性别政治的角度和女性研究的视角探讨晚清时期的东亚社会如何建构、论证女性性欲正当性问题。


一、在强国强种的语境中引入近代科学性观念


晚清性科学话语的引入,主要是顺应晚清社会强国强种的现实需求。甲午战败,让晚清朝野之士看到了蕞尔小国日本的迅速崛起,于是大批青年学生到日本留学,希望通过日文迅速汲取先进的近代知识。而围绕人类身体的近代科学知识,实为学习的主要对象之一。为了提高“人种”的质量,与生殖密切相关的性,成为了解近代科学知识的重要一环。晚清性科学书籍的翻译和出版,就是在这一背景下产生的。近代性科学书籍在晚清市场的出现,可追溯至1901年。是年,《生殖器新书》《男女交合新论》等书籍从日文相继翻译出版,掀起推介近代通俗性科学读物的热潮。而这一时段出版的近代性科学书籍,几乎均取道日本转译而来。译者大多是留日学生,其代表性著作有《婚姻指南》《男女交合新论》《男女卫生新论》等。④此外,也有一些本土士人根据当时流通的近代性学知识加以整合梳理后写成的小册子,《吾妻镜》就是典型一例。⑤对于这些来自外域的近代性知识,晚清士人颇有兴趣,但看法不一。例如,谭嗣同在《仁学》中将西方近代性学关于男女交合的理论与中国传统医学中的情欲理念相提并论,指出前者更为直白坦荡,“男女相亲,了不忌避,其接生至以男医为之,故淫俗卒少于中国”⑥。而叶德辉则在看到流行的西学书籍《男女交合新论》《婚姻卫生学》之后,将之与《素女经》比较,在《新刊素女经·序》中指出前者并无特别的新意。⑦


张仲民曾从出版和阅读的视角详细地考察了晚清性科学书籍流通的民族国家语境。正如其指出的那样,目前可见的近代性科学书籍的广告中有“养身秘法”“益于胎产”“延寿长生”等概念,同时也出现了“进种改良”“强国保种”等关键词。⑧可以说,晚清性科学书籍的译介,一方面考虑到读者的兴趣和关心,以养生长寿、多子多福为宣传标语,同时也强调突出引进西方近代医学知识来改良中国人种从而救国图存的目标,体现了晚清学人的民族情绪和人文关怀。以此为视角,性生活不仅关乎家族命脉的延续,更成为当时关系国家前途和命运的重要议题之一。


晚清性科学话语为强国强种、进种改良的民族国家理念服务的特质,更突出体现在近代性科学的译介过程中。美国学者欧森·法乌罗(Orson S.Fowler,1809-1887)的《男女交合新论》(1901)比较典型。此书是现存晚清性科学书中出版时间最早、影响范围最广的书籍之一,不仅可以找到中、日译本,也可以找到英文原版,其中围绕两性问题有着较为深入的探讨与分析。


《男女交合新论》的英文原名是《生殖与性科学》(Creative and Sexual Science,or Manhood,Womanhood,and Their Mutual Interrelations:Love,Its Laws,Power,Etc.),作者法乌罗是19世纪美国科学家。⑨1878年,该书中的生殖篇(Generation)由日本西洋学家桥爪贯一(1820-1884)译成日语,冠以书名《男女之义务》(东京:玉山堂)。《男女之义务》出版之后,于明治21年(1888年)由东京书林春阳堂以《男女交合新论》为标题再版,之后多次增版。⑩1901年,忧亚子首先将《男女交合新论》译至中文在日本出版,随后流通至中国市场。此书直到1930年代仍在重印,关于其记载也可见诸各种文人的随笔日记。(11)由于《男女交合新论》中有较多基于欧美基督教文化背景下欲望和情感关系的直白论述,所以在晚清经常被看作淫书,亦因此受到部分读者的热烈追捧。直到1920年代,鲁迅在随笔中仍有提及。(12)


《男女交合新论》最早的宣传广告刊登于1901年6月的《清议报》第83册中。(13)由于《清议报》是在日本发行,而1901年《男女交合新论》的《自序》中也明确记载“辛丑孟春忧亚子于江户”的内容,故可推断中译者忧亚子(14)是在日本完成此书的翻译工作。就译者的意图来说,原著者法乌罗创作《生殖与性科学》的目的与日、中译者略有不同。此书的生殖篇“前言”中介绍其主旨是讲解生殖原理(15),介绍与生殖相关的各个要素,如性欲(sexuality)、爱情(love)、交合(conjugality)、母性(maternity)等,其目的是为了营造和谐的婚姻生活,增进夫妻间的感情:


这一章分析了大自然的创造性功能,呈现了性的法则和创造生命开端的父母的特性,并使其适用于成为父母的快乐和天赋。与此同时,向即将结婚人传授为了永远地保持魅力和双方的吸引力,而如何开始最亲密和神圣的婚姻的方法,以及如何维持婚姻中的两性关系,同时给婚姻生活不和谐的人们讲述不和的主要原因和解决办法。在此基础上,本文从科学视角说明人类的起源问题,主要从其方法、意义,原理和事实,构造的法则以及不孕的原因,等等。(16)


生殖篇被翻译成日文后以《男女之义务》为题首发,并在《序论》中宣称,“本书是一部高尚的科学作品,请读者勿将其看作世俗情色类书籍”,希望读者通过阅读可以“了解男女之间精神之爱的必要性和交合的重要性以及生殖器的神圣性,从而更好地尽到男女的义务、享受人间最大的快乐和获得人生的真相”(17)。译者在所写后序中回顾了全书的内容,对日人翻译动机作了进一步介绍,并在夫妻和睦外附加了子孙繁荣的内容,可看作是为了迎合日本家庭对于多子多福、家族世代繁盛的良好愿景所作的修订。


此书始说精神之爱,中论交合之要,终示妊娠之源。……诸君基于精神之爱,完成交合的义务,生育出众多聪明的孩子。这就是对上帝无限恩惠的回报。衷心祝愿各位夫妇和睦、子孙繁盛、永远幸福。(18)


中译者忧亚子则在日译本的基础上作了进一步改动,为了顺应晚清社会面临民族危机的时代背景,强调了此书的宗旨在于强种保国、进种改良。


此书始说精神之爱,中论交合之要,终示妊娠之源。阅者倘玩味而有得焉。其于进种改良之道,或不无小补云尔。(19)


晚清社会面临亡国灭种危机,先进知识分子试图通过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知识来改善国人体质,提高国民素质,这一修改体现了译者主动翻译西方近代性学,希望拯救国家于危难的心愿。在《男女交合新论》的译者自序中,更可直接看出忧亚子改善中国“人种”的强烈意愿:


孔融有言,所谓父母者,不过嗜欲而已。呜呼,岂非我支那人今日之定评哉。忧种之士,旦暮呼之,以为中国学不兴,政不变,黄人之足迹,将烟消火灭于弹丸黑子之中。吾则以为中国之亡,正不止政学之败坏已也。……是书也,作于美人法乌罗,余为汉译。沪上王君立才,复加编辑,文词畅达,卓然可观。其诸君子亦有乐于是欤。是不得谓非强种之媒也。


忧亚子对时政问题有着强烈的人文关切,而他之所以翻译《男女交合新论》,正在于拯救中国于亡国危机之中的强烈信念。正如他在自序中所写的那样,如果说他翻译的《累卵东洋》是以政治、《和文汉读法》是以教育为主题,那么《男女交合新论》则是试图从与每一个国民都息息相关的性和生殖角度出发,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


二、近代科学性观念中的性别架构——探究女性性欲的特性


(一)婚姻框架中的性欲理念


晚清的性科学话语,不仅带来了欧美近代性学知识与理念,同时也间接反映了维多利亚时代的性爱和婚姻观念,其核心内容就是强调性、爱和婚姻三者不可分离的近代恋爱婚姻理念。近代恋爱婚姻理念起源于欧美社会,其特征是即将成为配偶的双方首先通过自由恋爱的阶段之后步入婚姻——婚姻是实现人类男女爱情的最高形式,包含肉体的结合。晚清性科学译本充分获取了这一理念,将性欲看作是生殖的手段,首先批判将性视为猥亵的社会风潮,强调性欲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生物性特质,充分肯定了两性性欲的合理性与合法性。比如,《男女之秘密》(1908)批判了关于性欲“世人咸以为猥亵而不肯道”的观念,强调性欲的本质是人性,“男女相同之情欲而已。所谓天与人性之发物是也”(20)。在此基础上,用婚姻作为性欲的唯一归宿,肯定其在婚姻框架内的价值。例如,《婚姻指南》(1903)写道,“舍交媾不足以完婚姻之目的”,将交合看作是婚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21)而《男女交合新论》(1901)则通过主张婚姻神圣,强调性欲并无任何卑污之处:


宇宙之间最可宝贵者动物之性命也,然则制造儿女之法岂可轻视乎?男女配合订为盟书视为典礼,诚慎重之至也。……爱徒增进则交媾之念亦从而增进,故婚姻之后交媾之念愈切。制造小儿乃女子终身之事,或以交合为猥亵可耻置诸食念之下是误之甚者也。生命非生于卑污者,人之生殖器乃神圣中之神圣。(22)


又如,《男女卫生新论》(1903)强调了生殖器卫生的重要性,并将生殖之事视为关乎国家兴亡、社会发展的头等大事:“生殖器卫生学者,小之则关乎夫妻之爱情,一家之幸福。大之则关乎国家之盛衰,社会之发达,是以生殖器云。”(23)丁福保翻译的森田峻太郎《传种改良问答》(1901)将性看作是育儿的课题,强调学习性欲原理的重要性:“男女情欲之感为天性之自然”,所以“为父母者研究此理,必得佳儿”(24)。


晚清性科学话语强调性活动必须在婚姻内发生,而婚姻的前提是以男女双方的爱情为基础。例如,《男女卫生新论》(1903)主张男女即将结婚之际,需先确认两人间是否有完美爱情,而夫妻相爱之程度,不仅关系着婚姻幸福,也“关乎妊娠者甚大”(25)。《男女之秘密》(1908)写道,性行为是表达爱情的手段,爱情是性行为的条件。


交接为表示情爱之形态,以快乐及人类之生殖为意味。此乃人间最大之义务也。……夫妇者,为普通交接之中心点。新婚之夜,如花之新郎,与如花之新妇,携手而入于洞房,其千种之爱,万般之情,有非人间之诗与画可以描写万一者。则以其目的要不外乎交接耳。(26)


爱情的重要性通过近代遗传学理论进一步得到强化。《吾妻镜》(1901)写道,“夫妇以爱水结成子女,倘恩爱不浓,则爱水自薄,结成之子女其性情才力亦因此而薄”(27),并指出夫妻双方爱情的浓厚程度可影响其性爱和生殖,夫妻间的爱情和孕育子女的性情密切相关。《男女交合新论》(1901)更是列举多个事例论证爱情和孕育下一代的关系:


一男子性颇淫而其妻春情甚淡,畏交合之苦至设誓曰使妾无劳苦,虽偷香窃玉不责君也。适有一意大利女为邻家割烹店下婢虽面色浅黑娇容甚可爱,男子乃恋之百方挑诱而黑女不从。挑诱不成恋慕益。若某夜左思右想春情难遏,乃强迫其妻而交合,妻受孕月满产一女子,似浅黑妇,是男子之情欲驰系置妇身上故有此遗传也。(28)


此例中,男子与妻子性活动时由于心系邻家黑人妇女,导致妻子怀孕后生出孩子肤色为黑。以今日现代科学观念审视这则例证,所述当然荒谬,但在晚清时期,类似的遗传学知识广泛流通,引发了读者浓厚的兴趣,且影响力非同一般。


晚清性科学话语吸纳了西方性、爱和婚姻三位一体的近代恋爱结婚理念,这与同时期倡导自由恋爱基础上一夫一妻制近代婚姻制度的时代背景亦有关联。传统社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形式受到批判,而新婚姻制度构建的核心是男女双方自由恋爱和自由婚配。近代性科学话语从生物学和遗传学的角度强调婚姻中爱情对于繁衍子嗣和家庭和睦的重要性,在学理上对晚清婚姻文化变迁和生育文化变迁均起到了强有力的支撑作用。在这一理念框架内,女性的性欲尤其受到关注,故在晚清兴起的近代性科学话语中出现了诸多关于女性性欲的论述。其缘由是在强国强种观念的驱动之下,女性作为生殖主体,其身体和性欲对于创造优质的下一代国民至关重要。晚清社会所接受的围绕女性性欲的科学论述,其源头同样是维多利亚时期的英美国家。这一时期,英美社会为了适应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发展需要,将中产阶层的女性限定在家庭中从事社会再生产,女性为人妻、为人母的性别角色受到前所未有的推崇,作为“家庭天使”,女性被诠释为一种无欲望或低欲望的存在。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些肯定女性性欲,积极倡导女性性愉悦的论述存在。史学家早已通过一系列实证研究证明,维多利亚时代中产阶层女性性欲的社会观念的内涵复杂而多样,既有否定女性性欲的话语,也有肯定女性性欲、积极倡导女性性愉悦的论述。(29)而晚清社会在翻译性学文献时主动作了取舍,只纳入了肯定女性性欲的文本,强调女性主动参与性活动、获得性愉悦的重要性,而没有译介否定女性性欲的话语。


例如,《吾妻镜》(1901)从近代遗传学角度强调,只有当男女双方都产生性欲时,受胎才有可能成功,若是其中一方没有性欲,不仅容易产生疾病,也很难受孕:“夫妇双方有一方情欲不动,既难受胎,亦复伤身;男子淋病、女子子宫病,每起于此。故交合时必双发动情欲,至泄精而止。”(30)《男女婚姻卫生学》(1903)则从女性生理周期的角度指出女性性欲的起伏特征以及对受孕的影响:“女子于月经后情欲甚炽,最易妊娠,又女子当妊娠中及乳子之间,其月经之作用即暂止。”(31)与此同时,对女性的性欲受到压抑时所产生的危害也着墨较多。《男女的秘密》(1908)将性交视为男女的义务,指出不发生性交的危害是“女子而不交接,每易罹卵巢病与子宫病,甚至有成为色情狂者”。文中以尼姑为例,使用卵巢、子宫、神经等近代解剖学用语论述了性压抑之危害性:“日本有某医士,常为尼庵之嘱托医,庵尼有病,必请某医士诊之。某医士因语人曰,女尼至一定之年龄,动易患子宫出血、子宫病等。亦有因牢骚、悲苦无从慰其怅惘之情者,致其患种种之神经病云。”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女性社会地位虽低下,但女性的性欲在传统医学和房中理念中却一直受到重视及关注。即男人与女人构成阴阳、乾坤,相互补充,缺一不可。有关性学文献中男女关系通常被描述为相互协作、互相成就性愉悦的合作关系,或是互为对手,吸取对方身体精华先至高潮者胜的敌对关系。晚清学人在接受19世纪西方近代性学时,并没有全盘复制和照搬,而是充分结合了本土资源和历史文化语境,摒弃维多利亚时代“良妇无性欲”的性学规范,积极肯定人与生俱来的性欲。因而,他们只选取了肯定女性性欲、提倡女性性愉悦的性话语,强调性欲维度的男女平等,重视女性性愉悦,这与中国传统医学和房中理念重视女性性欲的文化资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看作是译者在充分了解和评估中西文化的基础上所作出的本土化选择。


(二)女性性欲的多角度阐释


出于强国强种的需要,与生育质量密切关联的女性性欲在晚清社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而从近代性科学视角讨论女性性欲,不仅将女性的性欲问题纳入了晚清公共话语的范畴,也为“五四”时期提倡女性解放作了重要铺垫。上文介绍的《男女交合新论》,就是十分值得关注的文本之一。虽然原著《生殖与性科学》与中译本的语境不尽相同,但都对女性性欲问题给予高度关注。原著从生物自然属性的维度论述女性性欲,其所具有的科学性和客观性使其具备了很强的说服力。因此,中译者在翻译时不仅吸收了原著中围绕女性性欲的讲述要点,同时也纳入了基督教文明中精神高于肉体、爱比性高尚的阶序概念。《生殖与性科学》(32)从三个方面论述了女性性欲的重要性:首先,女性的性欲的存在对于生殖不可或缺。由于性欲的强度直接关系到生物的繁衍,所以在性活动中“雄性和雌性动物都试图在对方身上寻找激情”,进而生育出下一代。(33)其次,女性的性欲直接关系到男性的身体健康。女性在性生活中若是消极应付,“对于男性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损耗,就好似手淫一般”。同时会减弱男性参与性活动的热情,对于男女愉悦来说也是致命的打击。(34)再次,女性的性欲对于女性自身健康而言,非常重要。在性交过程中,若是女性不产生激情,性欲得不到应有满足,“就如皮肤溃疡者感受到疼痛那般,如伤口被生生撕开,或是用生锈的刀砍那样痛苦”,易引发诸多身体疾患。(35)在此基础上,赋予女性性欲不同于男性的独特的特征,即与爱情的关联性。在基督教性爱观中,精神高于肉体,爱情高尚于性欲。在《生殖与性科学》中,代表精神恋慕的爱与代表肉体欲望的性之间被配置了明确的高下关系,爱高贵于性,性只是传达爱的途径而已。相比于男性,女性的性欲更多地是与爱情连接在一起,通过强调这种性别差异,法乌罗赋予了女性更多的高尚性和道德性。(36)


《生殖与性科学》被翻译成中文,并以《男女交合新论》为题出版后,其关于女性性欲特征的内容要点几乎都有体现:


首先,《男女交合新论》中论述了男女双方以对等关系参与性行为的重要性。如对于男女交合的原理有以下描述:“男有阳电女有阴电,阴阳二电,互相补益,故适正之交合,务令电气毋致空散,平均而各得其所,则男女之心身,皆得强壮补益,而不致疲劳损败。”


其次,《男女交合新论》中充分肯定了女性的性欲。如其中有云:“情欲系女子要务。女子有情欲无异于男子不待言也”,强调女性和男性一样具有性欲。在此基础上,从三个角度对女性性欲的重要性展开讨论:一是指出女性只有在和男性同时感受到激情的前提下才能顺利地进行生命的创造:“制造生命,在男女协同之力,非一人所可能,故交媾时,男女情欲不盛,则不能遂制造之功。”二是指出女性的性欲强度直接影响到男性和女性双方的身心健康。对于男性来说,只是单方面产生性欲,效果和自慰一样,会产生较大的危害。而对于女性来说也是一样,会酿成种身体性的疾患。此外,女性参与感弱的性交对于夫妻之间的感情也会产生很大的伤害:“交合之时,女子不生淫情,则男女不受阴电,徒放散阳电,故心身疲劳,其害与手淫等。女子亦受害,不异男子,酿成种种子宫病,而消灭夫妇之爱情。”三是指出女性是否产生激情和男性的性愉悦也密切相关:“女子不生情欲,则男子交媾之感激不特,交合时不能十分快乐也,其情爱将移。”


再次,《男女交合新论》中也赋予了女性性欲独特的特征,即女性的性欲和爱情密切相关。与原书一样,《男女交合新论》也呈现了性和爱之间明确的上下关系,即强调爱应该先于性而存在,性不过是传递爱情的手段而已。关于这方面的伦理,《男女交合新论》中花了很大篇幅来探讨此问题:


爱情与生殖器相感应,所以延传生命也。……无爱情,则阴具不勃起,阴具不勃起,则不能交媾,不能交媾,则爱情无功用也。可见二者相感应为制造生命所不可欠。近揭其要目于下:第一,爱情司制造生命,奖励生殖器。第二,爱情起,则生殖器必感之,生殖器作,则爱情必应之。


凡制造生命之大要,成于爱情与生殖器,而二者之中,必有先导,则生殖器功用在后,而爱情之诱导在前。


在此基础上,女性的性欲被看作不只是生殖器的派生物,而是时刻和爱情互动,如果不产生爱情,则性欲也绝不会产生。基于这些理论,《男女交合新论》要求男性读者与妻子相处时要控制个人欲望,带着爱意和体恤之心,持有精神之爱:“情欲与爱情,密结而不相离,故女子爱情不盛,则决不发情欲,且不能妊娠。大抵为女子者,非所爱慕人,不托以身,而爱慕一人之时,决不许托身于他人。”


对照上述文本可以发现,虽然《男女交合新论》是原书的节译,但原版中围绕女性性欲的论述要点几乎都被翻译至中文,突出了女性性欲和男性一样重要,只有男女双方都积极参与的性活动才是健康和自然的观念。译者的加工,概括而言有下列三点:其一,女性性欲的强度直接关系到下一代的繁衍和子女的健康,所以女性的性欲对于生殖不可或缺。其二,女性在性交中是否感受到激情,对于男女两性的健康而言至关重要。若是女性在性行为中消极应对,对于男性身体而言,其危害和手淫一样;对于女性自身来说,也会引起诸多妇科疾病。其三,女性积极参与性交活动,对于两性的性愉悦而言至关重要,只有男女双方都充分参与到性交活动中,才能在精神和肉体层面都获得满足,从而使婚姻生活更加和谐美满。中译本在此基础上,将女性的性欲和爱情密切关联在一起,并赋予其独特的精神性和道德性,同时将代表精神恋慕的爱和代表肉体欲望的性之间区分出阶序,强调爱应该先于性而存在,性不过是传递爱情的手段而已。而女性的爱情和性欲密切关联,所以丈夫在婚姻中只有带着爱意与体恤之心与妻子相处,才能获得家庭生活的和谐与美满。


本文通过整理和考察晚清时期从欧美转道日本、再翻译至中国的近代性科学著作,揭示了晚清科学语境下的性观念特质:首先,晚清学人从传统性学文化中吸收了肯定女性性欲的本土资源,对近代欧美和明治日本的近代性科学话语作了选择性吸收和译介。其次,晚清性科学在吸收女性性欲的论述时,同步接受了近代欧美将性、爱和婚姻合为一体的恋爱婚姻理念,利用近代生物学和遗传学知识强调夫妻间的爱情对于性与生殖的重要性。在此基础上,晚清译者在翻译过程中通过修改文本,将翻译欧美性学的宗旨诠释为强国强种的民族国家理念。他们认为,女性是生育下一代国民的主要承担者,性欲的强度又直接关乎生殖的质量,所以女性的性欲可直接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存亡。由此逻辑,晚清译者通过细致翻译西方近代性科学中围绕女性性欲重要性的多角度论述,从而为性欲领域男女平等提供了科学的学理支撑。总体而言,晚清吸收西方近代性学的载体主要集中于性科学书籍,性学论述尚未出现在近代报刊杂志中,所以围绕女性性欲的讨论也尚未如“五四”时期一般充分展开,但这一时期已经出现了以近代科学理论为支撑,重视女性性欲之于国家和社会的意义等论述特质,堪称“五四”时期性爱讨论的萌芽和前奏。


①据《全国报刊索引》这一大型数据库显示,中文中的“性欲”一词即是在1910年之后才开始出现在报章杂志的。


②参见Leon Antonio Rocha,"Xing,The Discourse of Sex and Human Nature in Modem China," Gender & History,22:3(Nov.2010),pp.603-628。


③参见张仲民《另类的论述:杨翥〈吾妻镜〉简介》(《近代中国妇女史研究》第15期,2007年12月,第195—210页)、《出版与文化政治:晚清的“卫生”书籍研究》(上海书店出版社2009年版)、《种瓜得豆:清末民初的阅读文化与接受政治》(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唐权《从“造化机论”到“培种之道”:通俗性科学在清末中国社会的传播》(《近代中国妇女史研究》第27期,2016年6月,第1—94页)。


④米国博士荷历:《婚姻指南》,诱民子译,总发行所:启智书会,发行所:文经活版所,1903年;法乌罗:《男女交合新论》,忧亚子译,香港书局,1901年;新智者编集局编纂:《男女卫生新论一名延寿得子法》,著者兼发行者:新智社,1903年4月。另见杨力《清末中国における性爱規範——『男女交合新論』と『婚姻指南』をめぐって》,《アジア地域文化研究》,2016年3月,第27—51页;杨力《清末期の中国にぉける性科学とジェンダーーCreative and Sexual Scienceとその翻訳をめぐって》,《中国女性史研究》第27号,2018年2月,第63—85页。


⑤杨翥:《吾妻镜》,杭州:杭州图书公司,1901年。


⑥《谭嗣同全集》,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54年,第20—21页。


⑦叶德辉:《新刊素女经·序》,《双梅景闇丛书》,海口:海南国际新闻中心,1998年,第2—3页。


⑧参见张仲民《出版与文化政治:晚清的“卫生”书籍研究》,第97—113页。


⑨原书出版社:Toronto & Grand Rapids,Mich.:C.R.Parish & Co,1875.


⑩根据笔者收集的资料,1888年时已经发行了第4版,根据唐权的考证,1892年时此书已发行了8版。


(11)关于《男女交合新论》在当时文人随笔书信中的记载,参见张仲民相关研究。


(12)鲁迅:《朝花夕拾·后记》,《鲁迅全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323页。初出:《莽原》第2卷第15期,1927年8月10日。


(13)《本馆发售及代售各书报价目》,《清议报》(第83册),北京:中华书局,1991年。新出《男女交合新论》告白:“此书系忧亚子译自美人法乌罗所著书,其中言男女闺房之事,进种改良之方,导人以爱乐戒人以淫欲。间附精工图绘,文词畅达议论新奇诚为人不可不读之书也。现托本馆代售每部取实价三毫五仙外埠加邮费六仙。”


(14)关于忧亚子的真名,虽有一些考证,但至今尚未形成定论。目前可以查阅到他曾翻译过三册书籍《累卵东洋》(1901)、《男女交合新论》(1901)和《再版和文汉读法》(1901)。其中,《累卵东洋》是日本作家大桥乙羽(1869-1901)创作的政治小说《累卵の東洋》(博文馆1898年版)的汉译本,此小说将东亚社会比喻成被英国侵略的印度,指出东亚正受到累卵之危。《累卵东洋》广泛流通于晚清知识分子,单《周作人日记》1902-1903年间就提及此小说多达11次。《再版和文汉读法》是1901年修订的面向中国人的日文学习资料,正式书名是忧亚子增广《和文汉读法》。初版是梁启超著《和文汉读法》(1900年)。《清议报》第100册(1901年11月)中刊载的书籍广告中,梁启超著《和文汉读法》和忧亚子增广《和文汉读法》均在其列。此外,根据笔者调查,忧亚子于1900年在杂志《二十世纪》第2号中发表了《日清联盟论》一文,1908年在杂志《东亚月报》中就刊物发展方向发表了读者寄语。


(15)“生殖是自然最高的职责”(reproduction Nature's paramount work),“它有着自己的科学,也即自然法则”(it has its science,or natural laws)。


(16)原文:This chapter analyzes Nature's creative function; reveals those sexual laws and parental conditions which govern the initiation of life,and applies them to parental pleasure and progenal endowment; shows those newly and about to be married how to so commence and continue their most intimate and sacred conjugal relations as to re-enamour each other ad infinitum,and all married discordants,the chief cause and cure of their alienations; gives a scientific exposition of the origin of being,its ways and means,philosophies and facts,structural and other adaptations and ordinances,barrenness,& c..Preface,p.7.此书全篇均围绕如何营造幸福和谐的家庭生活而展开,本文所引英文、日文翻译,除了特别说明之外,均为笔者所译。


(17)原文:本書は最も高尚なる理学書の一部たり請ふ看者世間猥褻の書と同く軽々に読過するとなく、之れに依て男女精神の愛の必要なると交合の貴重なると陰具の神聖なるとの理を了解し、吾人男女たるの義務を勉め人間の最大快楽と真実を受用せんをと是れ余が諸君よ翼望する所なり。松園主人識『男女之義務叙』、発烏羅著『男女之義務』、橋爪貫一抄訳、1878 年10 月官許、玉山堂発兌。


(18)原文:此書始めは精神の愛を説き、中に交合の要を論じ、終に孕胎の源を示し、人生の始終を詳らかにす。( 中略)諸君精神の愛に基づき、交合の義務を勉め、数多くの令児を生出して。上帝無量の恩恵に答へ。夫婦和合の歓楽と子孫繁昌の幸福とを永久に受給はんとを。是れ余が切に望む所なり。


(19)法乌罗:《男女交合新论》,第38页。


(20)《男女之秘密》首出于1908年,笔者引用文献是此书的1924年版。原著者:米国医学博士霍立克,编译者:春梦楼主人,改订者:中国卫生研究会,总发行所:(上海)卫生研究所,1924年1月。


(21)《译者自序》,米国博士荷历:《婚姻指南》。


(22)法乌罗:《男女交合新论》,第1页。


(23)新智社编集局编纂:《男女卫生新论》,上海:新智社,1903年,第3页。


(24)森田峻太郎:《传种改良问答》,丁福保译,上海:商务印书馆,1901年,第1页。


(25)新智社编集局编纂:《男女卫生新论》,第53页。


(26)霍立克:《男女之秘密》,春梦楼主人译,上海:卫生研究社,1908年初出,笔者引用版本为1924年版,第3—4页。


(27)杨翥:《吾妻镜》,第1页。


(28)法乌罗:《男女交合新论》,第12页。


(29)关于欧美史学界对于20世纪前后女性情欲描写的研究脉络,参见杨力《女性如何被“压抑”——对“五四”性科学话语的反思》(《读书》2019年9月)。


(30)楊翥:《吾妻镜》,第2—3页。


(31)《男女婚姻卫生学》,诱民子译,横滨启智书会,1903年,第29页。


(32)原文:"In all females,from lowest to highest,'this desire' both exists and is directed to the male.Not one single omission can be found in the vegetable,animal,or human kingdoms."


(33)Creative and Sexual Science,Toronto & Grand Rapids,Mich.:C.R.Parish & Co,1875.原文:"The co-operation of male with female alone can create life.Neither sex has any creative capacity except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other.This proves itself.Reciprocal passion is precisely what all males,all females,seek in each other.Without one single exception,throughout the entire animal and floral kingdoms,the two are ordained and required to experience and express this sexual desire together,never separately."


(33)原文:"Female non-participancy injures the male,because all is exhaustion without any return magnetism; whereas,in a reciprocated intercourse,both get and give.This involves a dead loss to him,as in self-abuse,which it resembles."


(34)原文:"Ulcerated women often feel cutting pain,as if a raw sore were rubbed open,or dull knife cutting them,during intercourse without passion,but never when they are in passion."


(36)首先,从生殖的视角,作者认为作为父母的男女双方遗传给子女的侧重点是不一样的。“男性具有强烈的身体之爱,而女性则具有强烈的精神之爱”,父亲主要是将身体特质遗传给子女,而母亲是将精神特质遗传给子女,通过双方的合作,方能生出身心健康的孩子。其次,“女性是爱做成的”。由于女性充满爱情、其爱情和性欲是具有强烈关联性这一特质,所以男性若是企图唤起女性性欲,必须先获得其爱情。“女人的不贞其原因一定是她爱人的错”,“只要她一直持有对某一特定男性的爱情,除非有一天她的爱情破碎,否则她很容易心无旁骛地受制于这个男人”。由于女性的“爱和激情是同时发生的”,所以如果不能获得她的心,也就无法获得其激情,“从而也消解了你在她身上可以获得的愉悦”。而这种特质的性别差异,某种程度上促使了女性在社会生活中发挥主观能动性。19世纪,欧美部分女性主义者提出,相比于男性更为本能和色情,道德品质容易败坏的性别特质,女性充满爱情、更富有精神性的特征使其在道德上优越于男性,所以女性更适合参与社会公共事务,例如慈善事业和教育事业等。


    进入专题: 晚清社会   性科学   性观念   女性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9695.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河北学刊》,2022.5,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