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静 王琦: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及其记忆保持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5 次 更新时间:2022-11-27 12:21:42

进入专题: 中华民族共同体  

李静   王琦  

  

   摘要:记忆是人们的感官行为,共有的集体记忆则是构成共同体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正因此,共同体记忆构成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基点。集体记忆理论、中华民族共同体理论共同构成了构建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的理论基础。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体现出由全体共同体成员共享、共有和共建的特征,同时亦在共同的历史记忆、共同的社会记忆以及集体无意识记忆等方面表现出丰富内涵。挖掘和利用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有助于强化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实践。场景再现、具身实践和记忆再生产,则构成了实现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保持基本路径。

   关键词:中华民族共同体 共同体记忆 记忆保持 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新时代我国民族工作和民族研究提供顶层设计和指导思想,也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了有力支撑。2021年,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就是要引导各族人民牢固树立休戚与共、荣辱与共、生死与共、命运与共的共同体理念。”一系列新论断的提出和中华民族发展的新时代,为学界从更深层次研究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提供了新的命题,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本文从集体记忆理论出发,对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的内涵、意义和实现路径进行系统梳理,以期为促进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提供进一步的理论支撑。

   一、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的理论基础及内涵

   心理学最早开始关注“记忆”,认为记忆是人们对曾经经历过的事物、情感、场所的识记和再现。随着认知心理学以及社会心理学的兴起,心理学界对记忆的研究在经历了最初仅从个体层面、仅在实验室里进行生物学性质的研究之后,逐渐转向关注记忆的社会属性,认为记忆取决于一定的社会基础。如心理学家巴特莱特认为:“记忆受社会文化影响,在回忆或重述某件事时,我们已在社会文化的基础上对这件事进行了再建构。”随着心理学的研究从关注个体走向关注群体,从实验室走入社会,随着认知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等交叉学科的发展,学界对记忆的关注扩散到社会科学领域,并逐渐产生“集体记忆”的概念和理论。“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则是“集体记忆”与中华民族历史与现实语境结合的产物,是“集体记忆”理论的本土化与再升华。

   (一)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的理论基础

   “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的理论基础,既有对集体记忆理论的借鉴,更多的则是对习近平总书记有关中华民族共同体理论相关表述的吸收。

   1925年,哈布瓦赫基于“集体欢腾”的概念提出了“集体记忆理论”,认为“集体记忆是其对应群体成员共享往事的过程和结果”。保罗·康纳顿提出的“社会记忆”理论则进一步强调了记忆的社会性,提出“社会记忆的传承是通过身体实践和纪念仪式来实现的”,为完善社会记忆的传承路径提供了新的思路。而“文化记忆”理念的出现,则继续开拓了集体记忆传承的新途径。国内关于集体记忆理论的研究,亦是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的重要基础。相关研究除概念界定外,更集中于功能论和建构论视角的讨论,并和“群体认同”联系在一起。如王明珂就记忆的多层次性分别对社会记忆、集体记忆、历史记忆的定义与范围进行界定,他认为:“社会记忆范围最大,集体记忆以及历史记忆都是其组成部分,集体记忆次之,历史记忆范围最小。”纳日碧力戈通过对各烟屯的调查研究,总结出“社会记忆中的思维观念和肢体仪式互存共生,并通过不断的操演保持延续。”王汉生和刘亚秋在关注知青群体认同问题时,提出:“构建知青的群体认同需要不断叙述知青集体记忆。”孙德忠认为:“记忆不仅存在于个体,社会也存在属于自己的记忆。”国内学者从多学科视角出发,利用集体记忆理论分析具体问题,为深入挖掘“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的内涵与外延、为“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理论”的形成提供了生动的参考。

   关于集体记忆的既有讨论,为“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理论”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但其研究的对象或与中国实际相去较远,或过于具体,故存在不同程度的不足之处。在中国语境下讨论“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尤其是新时代中华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奋力实现伟大复兴的背景下,各民族共创中华的历史与现实是我们必须关注的语境。基于中国实际而产生的“中华民族共同体理论”,则能够从更加宏观、本土化的视角为我们理解“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提供支撑。中国共产党以深厚的现实基础和高度的理论概括提出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概念,经过不断地阐述和发展,提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建设中华民族共同体”等一系列新的论述,逐渐发展形成内涵丰富的“中华民族共同体理论”。这既是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与中国现实融合的新成果,也为新时代民族工作指明了方向。

   “中华民族共同体理论”一经提出便成为学者们关注的热点话题,从各方面展开的学术研究日渐丰富。就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涵而言,傅才武、严星柔指出:“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以共同的记忆、价值观等内容为纽带的民族文化有机体。”严庆提出:“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一种国民共同体,其本质属性是政治性。”赵刚则指出:“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一个表现为祖国认同、族际认同以及道路认同的政治共同体。”也有学者指出:“中华民族是一个超越地域、阶级、宗族等多层内容的国民共同体,与此同时,中华民族作为一个国家共同体,时常受到外部他者的制约。”另外,学界围绕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理论渊源、价值意蕴及其建设路径形成了丰富的认知。简而言之,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以马克思共同体思想为理论基础,以中华文化记忆为根基,与新时期中国现实深度融合形成的理论,对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重要意义。

   我们关于“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研究,是以“集体记忆理论”为基本出发点,以“中华民族共同体理论”为根基形成的、探讨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的理论视角。作为“中国的集体记忆”,它具有丰富的内容,因而,结合既往理论研究和具体实践,进一步对其加以系统地阐述,不断丰富其内涵与外延,形成更加广泛的共识,对新时代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而言意义重大。

   (二)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的内涵

   记忆是社会的一种感官行为,每个共同体都有其共有的集体记忆。作为一个从历史中走来的实体,中华民族共同体同样拥有着独属于自己的集体记忆。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有着深厚的概念内涵,也有着独特的内涵要素。

   从概念内涵来看,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是指共同体成员共有、共享、共同传承并共同构建的事或物,以及由其所承载的物质和非物质世界。中华民族数千年的发展史不仅是波澜壮阔的民族形成与发展史,也是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得以形成的载体。在事件发生的当时,相应的事或物往往只局限于个人或小群体范畴,其典型性和冲击力有限,即使能够上升到国家层面,通常也会以断裂、民间、碎片化等形态示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事或物被不断聚合、升华,逐渐由个人记忆或共同记忆固化和铭刻在共同体记忆中。在这个过程中,共同体记忆亦得以通过相应的展演和实践不断再现而得以延续。

   与其内涵相适应,“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表现出不同于其他集体记忆的特征:

   其一,由中华民族的成员共同拥有。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即是被中华民族所有成员共同拥有与践行的集体记忆。例如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灾难记忆,就是通过对与国家命运相连的重大历史事件的提取、再现,并结合特定时期社会主体的实践而成为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共同记忆。每逢12月13日,中华民族的成员会被瞬间拉回那段黑暗的记忆,为当时惨遭屠戮、迫害的同胞悲痛不已,在谴责日本军国主义罪恶行径的同时,也会更加地珍惜得之不易的和平与民族独立自主,更加凝聚强烈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中华民族基于全民族团结抗战的历史而构建起的这段集体记忆,向全世界展示了不屈不挠、顽强奋斗、团结一致、向往和平的民族气节,更促使生活在当今和平时期的中华儿女铭记历史,激励吾辈自强。

   其二,由中华民族共同体全体成员共同参与构建。在持英雄史观的学者看来,共同记忆构建的过程中,权力起主导作用,“权力主导者”决定社会记忆或遗忘某些事件。诚然,权力在共同记忆构建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历史是由人民创造的,共同记忆亦是如此。中华民族的共同体记忆,是由各族人民在长期的交往交流交融过程中,在共同团结奋斗的实践当中共同创造的。无论是各民族共创共享的中华生计文化、中华优秀文艺作品、中华英雄人物所象征的历史记忆等,还是各民族共同凝聚的共有精神家园,以及中华民族正直高洁的道德观、刚柔相济的价值观、海纳百川的天下观、多元一体的国家观等,都共同折射着各民族共同参与构建中华民族共同记忆的具体过程。

   其三,被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成员共同认同。被群体内大多数人所共同认同是共同记忆的显著特征,只有被中华民族共同体内大多数成员认同的记忆才可被称为共同体记忆。以中国传统节日——春节为例,随着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不断加深,春节早已成为各民族共创、共享、共乐的共同节日,各民族成员普遍以不同形式参与到庆祝春节的活动中,中华民族认同也在各民族的共同参与中获得发展。实际上,在各民族的共同记忆中,共同参与节庆活动、共同丰富节庆活动的内容与文化内涵,最终形成对节庆活动的共同体悟、认知和认同,在历史和现实中都已是广泛存在的客观事实,也都在不同程度上促使有关节庆的共同体记忆为强化中华民族凝聚力、提升中华民族认同做出积极贡献。

   从内涵要素来看,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的构成是多方面、多层次的,包含了以“历史”形式呈现的共同历史记忆、以节日、社会事件为基础凝结的共同社会记忆以及隐藏于共同体成员深层意识的集体无意识记忆。

   首先,共同的历史记忆。历史记忆的内涵旨在强调历史带有记忆的性质,有学者将其总结为“一个社会中多数成员脑海里留存的对过去事件的系统性再现”,或是“一个社会中大多数成员按照现实需要,对以往的历史事件进行整体性的再现。”中华民族共同体语境下的共同历史记忆,是指共同体中大多数成员根据自身需要对过往历史中的事或物进行同一性的回忆、反思、再现形成共同的历史记忆。

   其次,共同的社会记忆。“人类社会中有社会记忆的现象”,社会记忆可以简单总结为特定“群体成员社会经验的总和”,是“社会中通过某种媒介一直保存、流传下来的记忆”,是人们基于日常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实践并对其进行加工后的总和。当社会记忆上升到中华民族共同体记忆的层次时,又拥有了相较一般社会记忆更加丰富的内涵:它是共同体内所有成员在社会生活实践中形成的共同物质和精神财富。一些特殊的节日、仪式、口头传说等都可以凝聚为共同的社会记忆。

第三,集体无意识记忆。荣格率先提出的“集体无意识”更加强调“无意识”的社会因素,认为集体无意识“是人类祖先储存记忆的存储器,是人类进化过程中积累下来的先天遗传倾向,这种潜意识通向的是人类整体性意识(无意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集体无意识,是基于共同体数千年的发展史,构成了共同体成员心灵深处的精神积淀物,是一种与中华民族共同体息息相关的、普遍的原始心像与观念。当中华民族共同体集体无意识与集体记忆相结合时,便构成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集体无意识记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集体无意识记忆,是在中华民族从自在到自觉并开始进入自为阶段的历史进程中不断聚合、沉积形成的无意识记忆,是超越个体记忆和共同记忆,而且集合了共同体的整体经验形成的作为“文化基底”的深层次记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集体无意识记忆具有明显的隐性特征,当它在受到刺激而被启动后,会迸发出极强的动力,从而直接影响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结构稳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华民族共同体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43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