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皓 肖娇娇:毛泽东如何看待九一八事变及其对中国革命的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60 次 更新时间:2022-07-29 10:26:32

进入专题: 毛泽东   九一八事变  

张皓   肖娇娇  

  

   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起点,同时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对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都产生了重要影响。从相关材料看,毛泽东对九一八事变及其对中国革命的影响,进行了深刻分析和阐述,但目前学界的相关探讨尚不够深入。本文拟在梳理相关史料的基础上,对此作进一步分析。

   一、九一八事变深刻改变了中国社会的性质、主要矛盾和阶级关系

   “九一八事变后,中日民族矛盾逐渐上升为主要矛盾,中国国内阶级关系发生重大变动。”毛泽东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对这一重大变化及其对中国革命产生的影响进行了深刻分析。

   (一)日本对华持续侵略导致中国社会的性质、主要矛盾和阶级关系发生重大变化。九一八事变,“ 是日本军国主义者长期推行对华侵略扩张政策的必然结果,又是他们为把中国变成其独占殖民地而采取的严重步骤”。近代以后,日本对华持续侵略。九一八事变前的甲午战争、侵占台湾和澎湖列岛、伙同列强侵入北京、日俄战争时期侵犯中国东北领土和主权、侵占青岛、提出“二十一条”等行径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苦难;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不断扩大侵略,1937 年又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妄图变中国为其独占的殖民地,进而吞并亚洲、称霸世界。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野蛮侵略是长期的持续的,自近代以来愈演愈烈,给中国人民造成空前巨大的灾难,使中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程度进一步加深。

   对于日本侵略中国的计划和野心,毛泽东有深刻的认识。1939年6月10日,他在延安高级干部会议上把日本军队制造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列为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重要步骤,指出:“日本对华基本方针是灭亡中国,建立所谓‘东亚新秩序’——这是坚定的、不变的”,“日本灭亡中国的总方针是非常坚定的,决不改变的,它一定要把中国变为它的殖民地,一定要建立所谓‘东亚新秩序’”。

   日本侵略中国的一个后果就是导致中国社会性质发生变化。1939年12月,毛泽东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一文中,把九一八事变作为中国社会性质变化的一个节点。他指出:“自从一八四〇年的鸦片战争以后,中国一步一步地变成了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自从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武装侵略中国以后,中国又变成了一个殖民地、半殖民地和半封建的社会”。他更进一步指出:“从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以后,日本帝国主义的大举进攻,更使已经变成半殖民地的中国的一大块土地沦为日本的殖民地。”

   这表明,九一八事变后,中国的半殖民地程度加深了,有了部分殖民地的性质,完全沦为殖民地的危险进一步加重。与中国社会性质的变化相比,中国社会矛盾的变化更为明显和尖锐。随着日本侵略的愈益扩大,中国和日本帝国主义的矛盾逐渐上升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1937年5月,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中指出:“中国很久以来就是处在两种剧烈的基本的矛盾中——帝国主义和中国之间的矛盾,封建制度和人民大众之间的矛盾”,但随着九一八事变以来日本侵略的加剧,帝国主义和中国之间的矛盾,“由一般帝国主义和中国的矛盾,变为特别突出特别尖锐的日本帝国主义和中国的矛盾”。由于日本帝国主义实行了完全征服中国的政策,所以日本的侵略行为“把若干其他帝国主义和中国的矛盾推入次要的地位”。与此同时,“中日民族矛盾的发展,在政治比重上,降低了国内阶级间的矛盾和政治集团间的矛盾的地位,使它们变为次要和服从的东西。但是国内阶级间的矛盾和政治集团间的矛盾本身依然存在着,并没有减少或消灭”。

   这里,毛泽东指明了九一八事变对中国社会矛盾的影响,一方面是中国同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随着日本的侵略进一步尖锐化,与中日矛盾相比,中国同其他帝国主义的矛盾暂时退为次要矛盾,中国同日本帝国主义的矛盾在中国同一般帝国主义的矛盾中的地位更加凸显;另一方面,在中国同帝国主义的矛盾以及人民大众和封建制度的矛盾这两对中国近代社会的基本矛盾中,由于九一八事变后日本的侵略,前者逐步上升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国内的阶级矛盾虽然仍然存在,但退为次要矛盾。

   (二)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各阶级的政治态度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发生重大变化。随着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中国各阶级的政治态度及它们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重要变化。这一变化,自九一八事变发生至 1935年华北事变而逐渐清晰起来。毛泽东曾在各次会议上、各种场合反复阐述此变化。他除了指明“九一八事变以来的反日浪潮,证明中国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是中国革命的最坚决的力量”之外,更多的是强调民族资产阶级政治态度的变化,以及此种变化对我们党的政策的影响。

   毛泽东首先指出,九一八事变使国民党阵营发生分裂,我们党应当抓住机会推动国共合作。1935年12月,毛泽东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一文中,以蔡廷锴、蒋光鼐等人领导的第 19路军在上海的抗战为例,指出第19路军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把本来向着红军的火力掉转去向着日本帝国主义和蒋介石,不能不说是有益于革命的行为”。他认为,19路军的事实证明,随着中日矛盾的激化,国内的阶级关系会发生变化,国民党内部也有发生分裂的可能,我们应当把握这种变化,争取更多力量到抗日斗争中来。他还批评一些人认为“整个地主资产阶级的营垒是统一的,固定的,任何情况下也不能使它起变化”的僵化观点,指出“九一八事变以后的环境能够使国民党营垒分裂出这样一部分人”,那么,为什么日本帝国主义对华北的入侵“反倒不能造成国民党的分裂呢?我们党内持这样一种论点的人是不对的”。在 1936年7月15日与美国记者斯诺的谈话中,毛泽东指出:九一八事变后“某些国民党员都已经参加或是打算参加抗日运动了”。1939年6月 14日,他在延安高级干部会议上讲到抗战的前途以及抗战的曲折性时指出,民族危亡当前,国民党中也会有有识之士支持抗战,并不会“整整齐齐一人不剩地投降”。他还以九一八事变后冯玉祥、蔡廷锴、赵博生、董振堂、季振同、吉鸿昌、任应岐、张学良、杨虎城、陈济棠、孙科等人作为例证。

   毛泽东进而指出,国民党阵营的变化反映了民族资产阶级政治态度的变化。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一文中,毛泽东专门阐述了民族资产阶级的构成及其态度的变化。他指出:“在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主要的是中等资产阶级”,他们在九一八事变前“跟随着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反对过革命,但是他们基本上还没有掌握过政权,而受当政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反动政策所限制”。自九一八事变发生到全面抗战时期,他们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他们不但和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投降派有区别,而且和大资产阶级的顽固派也有区别”。因此,他们是工农阶级“较好的同盟者”,对他们“采取慎重的政策,是完全必要的”。1942年3月 30日,在中共中央学习组会议上,毛泽东在阐述中国共产党路线政策的发展时,特别举例指出:“‘九一八’以后情况变化了,上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公开倾向我们,如孙科、黄炎培等。”

   总之,毛泽东认为,以九一八事变为界,国内阶级关系发生重大变化,在民族危机面前,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有可能发展成为革命的同盟军,中国共产党的抗战政策和统一战线政策也要进行调整,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抗日。

   二、九一八事变深刻影响了中国革命的任务

   形势决定任务。“认清中国的国情,乃是认清一切革命问题的基本的根据。”九一八事变后,中国社会和革命的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随着形势的发展和党自身的不断成熟,中国共产党不断深化对九一八事变及其重要影响的认识,克服和纠正了抗日政策上的“左”倾错误,并以民族大义为先,争取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到统一战线中来,在全面抗战爆发后努力推动国共再次合作,实现全民族共同抗战。九一八事变后,毛泽东就对事变的性质及其对中国革命的影响进行了深入思考,并对党内存在的“左”倾错误进行了深刻批判。

   (一)关于九一八事变后中国革命的性质、任务。首先,九一八事变后,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与不战成为决定中国革命前途的重大问题。国民党政府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一再妥协退让,这样的消极政策使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更加肆无忌惮,也遭到了国内人民的强烈反对。毛泽东指出:“中华民族在日本侵略者面前,历来存在的劈头第一个大问题,就是战不战的问题。自‘九一八’到卢沟桥事变之间,这个问题争论得很严重。‘战则存,不战则亡’——这是一切爱国党派和一切爱国同胞的结论;‘战则亡,不战则存’ ——这是一切投降主义者的结论。”

   与国民党的消极妥协不同,中国共产党采取了坚决的斗争态度,迅速组织武装力量奋起抵抗。1931年9月25日,毛泽东便同朱德、贺龙、彭德怀等联名发表了《中国工农红军为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满洲告白军士兵兄弟书》,一方面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侵略中国的阴谋,一方面“号召白军士兵投身革命,加入红军,为共同抗日、打倒国民党、建立工农兵苏维埃政府而战”。

   其次,事变发生后谋求民族独立的民族革命成为中国革命的首要任务。基于对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分析,毛泽东提出了进行“民族革命战争”的号召,把民族革命任务作为九一八事变后中国革命的首要任务,号召全民族团结起来,共同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1932年4月15日,一二八事变发生之后,毛泽东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的名义发表了《对日战争宣言》,宣布要“以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瓜分中国,以求中华民族彻底的解放和独立”。在1935年华北危局之际,他同朱德于11月28日联名发表抗日救国宣言,指出“继东北四省之后,现在又是华北半个中国的沦亡”,号召“开展神圣的反日的民族革命战争,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1936年8月25日,毛泽东起草的《中国共产党致中国国民党书》指出,在“九一八事变时,本党及苏维埃政府与红军即已号召全国人民与全国军队进行神圣的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但因贵党及贵党政府迟疑不肯采纳,致使神圣的民族自卫战争直到今天还未发动”。在日本侵略逐步加深,民族危机进一步加重的时刻,必须“立即停止内战,组织全国的抗日统一战线,发动神圣的民族自卫战争,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进攻”。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毛泽东进一步提出,要用“民族自卫战争”来反抗日本侵略者,以实现民族解放的目标。1938年10月14日,他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专门阐述“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强调要了解抗日战争的性质,并指出中国共产党要担负起领导抗日战争的历史责任。他指出:“每一个共产党员必须发挥其全部的积极性,英勇坚决地走上民族解放战争的战场,拿枪口瞄准日本侵略者。为此理由,我们的党从九一八事变开始,就提出了用民族自卫战争反抗日本侵略者的号召。”党的六届六中全会根据毛泽东的这一提议,将抗日战争定名为抗日民族自卫战争。

1941年5月16日,毛泽东在《延安〈解放日报〉发刊词》中总结指出,“须知只有一个战争,一个专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战争,才能打退日本帝国主义的进攻与驱逐日本帝国主义”。这里所说的“只有一个战争”,就是毛泽东提出的抗日民族自卫战争,就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只有全民族抗战,才能求得民族生存,才能实现民族革命的目标。1945年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根据毛泽东的分析,指出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是无产阶级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共产党“领导广大的工人、农民、士兵、革命知识分子和其他革命群众,作了政治上、军事上和思想上的伟大战斗”,抗击了“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以来的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使中国人民的新民主主义的民族解放和社会解放的事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毛泽东   九一八事变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582.html
文章来源:《党的文献》2022年第2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