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皓:英国如何分阶段有步骤侵占中印边界西段的中国领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7 次 更新时间:2022-07-11 10:29:55

进入专题: 中印边界问题   中印关系  

张皓  

  

   摘要:在晚清至民国时期,英国分阶段有步骤侵占中印边界西段中国领土。第一步,英国在19世纪30至40年代分裂本属中国领土的拉达克。第二步,英国在19世纪90年代染指坎巨提。在这期间,英国先后提出“1846—1847年英国边界委员会线”“约翰逊线”“阿尔达线”“马继业—窦讷乐线”,企图改变中印边界西段传统边界线。第三步,英国在20世纪20年代企图侵占位于中、印、尼三国交界之处中国领土葱沙地区。第四步,英国在20世纪30年代企图侵占大尔瓦沙地区。清政府无力阻止英国分裂拉达克,坎巨提变成中英两属之地。国民政府虽然认识到拉达克同中国具有传统政治关系,却无力恢复;虽然指出坎巨提为中国领土并设法解决,却不了了之。西藏地方政府反对英国侵占葱沙地区,以事实指出普兰与特赫里邦的传统界线。新疆边防督办盛世才、喀什区行政长蒋有芬据实反驳英国对大尔瓦沙的侵占。英国侵占葱沙、大尔瓦沙的企图虽未得逞,却留下中印两国边界西段争端的祸根。

  

   中印边界本来存在一条历来已久的传统界线,印度却企图越过这条线而侵占中国领土。其中,西段边界线“全长约600公里,可分为印控克什米尔达拉克地区与中国新疆、西藏接壤的三块争议地区:阿克赛钦地区、林济塘平原地区和羌臣摩河谷地区。在阿克赛钦地区,中国主张的边界在喀喇昆仑山,而印度主张的边界则在北面的昆仑山上。在羌臣摩河谷地区位于喜马拉雅山和喀喇昆仑山之间,双方对这一部分边界的主张也有出入。”这是英国留下的“遗产”!晚清民国时期,英国政府官员提出侵占中印边界西段中国领土的几条线,并付诸实施。虽然学界研究了中印边界西段的争论,但并不充分,因此本文再加以探讨。

   一、英国侵占拉达克控制坎巨提与国民政府的处置

   中印边界西段有一条传统边界线,《嘉庆重修一统志》卷547《西藏》记载:“阿里,东自藏界麻尔岳木岭,西至巴第和木布岭,二千一百余里;南自匝木萨喇岭,北至乌巴拉岭,一千三百余里。”并指出:“察察岭,在鲁多克城东北四百五十里,其相近有克尔野岭。又,鲁多克城西北三百里有拉布齐岭拉,拉达克城东南(应当为北部略偏东)三百八十余里有弩普拉岭,均为阿里北鄙之雪岭也。巴第和木布岭,在拉达克城西南百余里,为阿里之西界。”这说明西藏阿里的西边在北面以弩普拉岭同克什米尔交界,南面以巴第和木布岭同印度交界。

   为了改变这条传统边界线,英国1847年“划了一条从班公湖稍为偏北的地方到司丕提河的界线”。1865年,英印测绘局官员约翰逊(W.H.Johnson)“在一张地图上把阿克赛钦以及一大块喀喇昆仑山以北的地区都画入克什米尔境内”。陆军少将阿尔达(John Ardagh)1897年提出“不仅应当把整个阿克赛钦包括在英国边界以内,而且应当把根据约翰逊……所画的边界走向划归克什米尔的绝大部分的领土,也划入英国边界以内”。驻华公使窦讷乐(Claude MacDonald)1899年向清政府提出“马继业—窦讷乐线”,企图夺走中国领土“林济塘洼地、整个羌臣摩河谷,以及更北面一些的奇普恰普河”。英国在提出数条边界线的过程中,分阶段对中国各块领土实施侵占。

   英国首先指向拉达克、坎巨提。这两地在历史上同中国具有特别政治关系,属于中国领土。关于拉达克,《西藏志》记载:康熙年间,“查阿里地方甚大,稍西北乃纳达克酋长得中南木查尔地土,一半系谷古结塞地土。谷古结塞酋长之女与朱尔吗特策登为妻。三部通好,其纳达克、谷古结塞二姓,乃新抚之地。”纳达克即拉达克,属于阿里三围玛域、古格、布让中之玛域。《嘉庆重修大清一统志》卷547《西藏》记载:西藏在拉达克城即列城设官“宗布木”治理。关于坎巨提(Kanjud),又称洪扎、罕萨、棍杂(Hunza),“实际上是洪扎和那噶尔两个山邦的统称,它处在由帕米尔通往印度北部的要道上”。《一统说图》“作喀楚特,图载其北在中国界内”。即是说,《一统说图》将坎巨堤列为中国郡县之一。

   1834年,作为英国代理人的多格拉族(Dogra)统治者辛格(Gulab Singh)入侵拉达克并进攻阿里,驻藏大臣和噶厦出兵。战争互有胜败,双方于1842年10月签署“一项实际上是互不侵犯条约”。它虽然“规定双方尊重对方的领土,但并没有规定双方之间的边界,而只是提到‘古老的、久已存在的疆界’”。此种性质的条约双方“都是可以接受的。这似乎反映了以下的事实:虽然他们的领域是邻近的,然而并不是明显地连接着的;任何一方要派遣远征军进攻另一方,首先要越过山峦重叠的无人地带。双方对自己的边境在哪里都一个大致概念,但是,由于双方的边境是隔开的,就没有必要加以明确规定,而且,由于双方对地理的概念都是很粗浅的,大概也就难以明确规定”。但是,这次战争使中国失去拉达克。

   英国政府担心中国政府会把辛格“入侵中国领土归咎于英国政府的挑动”,乃致函噶厦和两广总督祁填提出拉达克和西藏划界。祁填回答:西藏与拉达克之间边界“业已充分清楚地确定”,“无庸再行勘定”。1846年,英国吞并克什米尔。“实际上,现属印度克什米尔的拉达克在过去的吐蕃王朝灭亡时期是一逻莎(今拉萨)赞普王子首创王国地,是纯粹的藏地,这是中外所共认的,只是到了清道光朝,由于内忧外患,再加上当时的驻藏大臣对历史不了解,才默认了英印对拉达克的统治权。”

   对于坎巨提,英国政府指示荣赫鹏1887至1891年“三次组织人员到当时由中国政府有效管辖的中国新疆南部的帕米尔南部地区、叶尔羌河上游地区、喀拉喀什河上游地区以及当时中国的属国坎巨提进行所谓的‘旅行’和‘调查’活动”。1891年12月,英国乘坎巨提动乱出兵,坎巨提要求清政府出兵保护。清政府驻英公使薛福成1892年2月两度交涉指出:坎巨提归中国政府管理。4—5月间,中英双方达成协议,“中国仍对坎巨提保有宗主权,中英双方派员‘共同会立’坎巨提新米尔”。即是说,坎巨提成为两属之地。这种情况延续到民国时期。

   拉达克、坎巨提历史上皆属中国领土,英国也承认坎巨提“习惯上每年要向在喀什噶尔的中国官员进献礼物”。对于拉达克,英国驻克什米尔驻扎官代理兰格上校(L.E.Lang)1936年夏向英国政府提交报告说:“拉达克由鲁布斯库(Rupsku)、赞斯噶尔(Zansgar)、努布拉(Nubra)区和中部拉达克构成”,“由一位奉中国为最高政权、拉萨大喇嘛为其精神首领的大公来统治”。其中,努布拉即弩普拉岭。但是,英国利用晚清时期中国的边疆危机首先分裂拉达克,然后控制坎巨提。

   国民党执政后,对解决拉达克、坎巨提问题的态度并不相同。一份电文说,“拉达克省区位于克什米尔”已被英国控制,这表明国民政府无力处置拉达克问题。关于坎巨提,电文称它“与中国有历史关系”,“清季时有遣使,朝贡品大者为马尾金沙”,这显示国民政府打算解决坎巨提问题。另一份文件《关于坎巨提及拉达克与我关系节要》进一步反映国民政府的不同态度:拉达克“在喀喇昆仑山阴以南,西藏以西”,“原为西藏达赖喇嘛五世之领土,亦即我之藩邦也”,“现由印度占领”;“拉达克在克什米尔东南,坎巨提在克什米尔南北,坎巨提无属于拉达克之理。”

   既然无力处理拉达克问题,国民政府计划解决坎巨提问题。为此,《节要》重点突出解决三个问题。

   其一,坎巨提的人文地理及纳入中国版图的情况。坎巨提位于“帕米尔东南隅,喀啦昆仑山脉中一崇奉回教之小酋长王国,面积九万三千余里,人口约二万至四万人”。唐朝将坎巨提及其之南之吉尔吉特(Gilgit))纳入版图。但至“第八世纪末,中国在该地之统治即告式微”。乾隆时期,“葱岭诸小国均内附。坎巨提于乾隆二十六年(一七六一年)内附”,“岁贡沙金一两五钱,得缎二疋之赏赐”。

   其二,英国是如何控制、怎么控制坎巨提的。英国侵占克什米尔后,由吉尔吉特“直达坎巨提”。控制坎巨提后,英国特设吉尔吉特管理机构(Gilgit Agency),“将坎巨提包括在内”;此管理机构“系受英军事管制,而不受克什米【尔】王之统治”。《节要》一方面认为“英对坎巨提之政策,亦为宽大羁縻,予以充分内政自由,以迎合坎巨提王独立自尊心理”;另一方面认为“坎巨提在传统上固有纳贡中华之心情,但在实际上,自清末以来,坎巨提渐入英印势力范围内,此固不容讳言者”。

   其三,清政府如何应对英国侵略坎巨提。“当英人之入坎巨提,我驻英使薛福成及驻俄使许景澄奉我总理衙门令,分向英俄交涉,英俄互相责难,进(迄)无成就。”1891年,英国“谋假伪道坎巨提以入帕米尔”,坎巨提王“拒之,失利,两次赴疏附请援不应,遂败遁新疆蒲犁”。清政府“与英议定由中国派员,于光绪十八年七月会同英员及克什米尔委员赴坎册立新王,中国委员在新王册封典礼中,与英员居于同一尊贵之位置,嗣后实权操之于英,我仅拥虚名而已”,英印官方史籍不提中国对坎巨提拥有的宗主权,仅仅阐述英印政府如何占有克什米尔,记载英印政府和克什米尔王付给坎巨提的津贴。

   国民政府清楚地表明坎巨提历史上属于中国领土,强调虽然英国控制了坎巨提,但是中国仍然拥有宗主权,坎巨提继续维持与中国的传统关系。《节要》特别指出:“薛福成奏牍有谓,近年回族之入贡中国者,仅坎巨提一部,但同时坎巨提又向克什米尔岁献马二匹,细狗二匹,而得工钱五分重之银元一千五百元为赏金。民元以来,坎巨提仍岁向新疆喀什区行政长官献金,重不过一两至二两,我方当增以土产绸缎、丝、茶、瓷器等物,总值较坎巨提多出一倍。”只是至1935年,“因新疆局势动荡,交通阻隔,坎巨提遂停止向我方贡金”。

   国民政府考虑解决坎巨提问题。它批评英印政府1945年对坎巨提采取的行动“危害了中国对坎巨提的领土主权”。国民政府外交、内政、国防三部商定处理坎巨提问题三项原则:“(一)确认坎巨提为中华民国领土之一部。(二)改设坎巨提为自治区,受新省府管辖。(三)坎巨提国王仍保持其原有王号,并兼任改制后之行政首长,地方行政事务,由其自理;外交、国防事宜,由中国中央政府负责处理。”蒋介石“核准照办”。国民政府于12月致电新疆警备副司令兼南疆警备司令赵锡光、坎巨提王公所派代表买提汗,依据三原则“在喀什签订临时协议,在未经坎王及中国中央政府核定前,不生效力,该协议并由双方保守秘密,不对外发表”。

   国民政府提出《节要》和确定三项原则时,正值印度独立前后采取措施争夺克什米尔和坎巨提。后来担任印度外交部次长的梅农(Krishna Menon)“曾由克什米尔入新疆以转重庆,路过坎巨提,对该地颇注意”。他“承认坎巨提对中国之声威有传统之内向心”,却称“印度以平静有效手段,使坎巨提王独倒于印度,此项边疆政策,印度独立后仍将继续”。1947年10月,印度以克什米尔王公“请求军事援助”为由,出兵占领克什米尔大部分地区。

   坎巨提王公“处此变局,颇感彷徨”,“派代表携其亲笔函致新疆某地方当局”。“因原函用波斯文,无人翻译,新省当局遂误以坎巨提王上书我政府,请求归附而报案中央”。然而,国民政府经驻印大使馆翻译出,仅谓“如恢复吾人与中国政府之旧时友谊,并赠送礼品,现派代表来喀什,希惠予援助”。国民政府认为“似无请求归附或朝贡之意”,坎巨提王公仅愿接受中国的宗主权。他于1948年2月15日致赵锡光英文及维文函,6月14日致英文函,“表示不愿与我方订任何拘束性之政治协定以归入我方政治体系,但声明愿恢复原来贡献关系,即由坎王岁向喀什当局献金,同时亦享受在蒲犁南Tagdumbash Sarikol草原放牧及莎车产业之报赏。”

显然,坎巨提王公以“贡献关系”换取在蒲犁之南草原的放牧权,Tagdumbash Sarikol大概即为下面所说的大尔瓦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印边界问题   中印关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219.html
文章来源:《人文杂志》2022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