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俄乌战争的起源、前景与战略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7 次 更新时间:2022-05-21 21:15:34

进入专题: 俄乌冲突  

冯玉军  

  

   近日,中国国际金融30人论坛与中国社科院国际研究学部共同主办了一次内部视频研讨会,集中讨论俄乌危机对全球金融格局带来哪些重大的变化?对于中国会产生什么影响?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教授在研讨会上作了题为“俄乌战争的起源、前景与战略影响”的发言。以下是他发言的主要内容。

  

   第一,俄乌战争的起源

   这场战争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更大程度上是俄罗斯从2008年以来一直推进的一个大战略,就是要借助国际上的乱局来恢复它在“后苏联空间”的主导权,甚至是实现恢复小俄罗斯帝国的梦想。就战争的起因和性质而言,相关方有着迥然不同的叙事。俄罗斯强调,北约东扩和乌克兰谋求“入约”是迫使其对乌克兰实施“特别军事行动”的根本原因;而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上有141个国家视俄军事行动是对乌克兰的肆意侵略。

   但无论事件的起因如何,俄对乌开战违背了联合国宪章的基本原则、违背了俄乌两国曾经签署的所有双边关系条约,违背了为换取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交出核武器成为无核国家并获得安全保障而签署的《布达佩斯协定》。

   之所以发生这场战争,主要有两个层面的因素。

   从历史上来看,俄罗斯与生俱来的不安全感,谋求缓冲地带的追求和普京上台以来为苏联解体复仇的冲动,是发动这场战争的历史上的根本性原因。

   从现实角度来看,2007年到2008年普京的国际战略观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他认为俄罗斯经过了几年的恢复性增长已经重新崛起,而美国遭遇了全球金融危机、已经不可遏制地衰落。而近年全球疫情蔓延更让俄罗斯认为世界秩序加速碎片化,它可以利用“无规则游戏”加速在后苏联空间恢复主导权、重建小俄罗斯帝国。

   正是在此背景之下,相继出现了2008年的俄格战争、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和乌东地区冲突、2021年俄白联盟国家的全方位推进、俄借美国撤军阿富汗在中亚安全影响力上升以及2022年1月的哈萨克斯坦事变。由此可以看到,俄对乌发动军事行动绝非孤立事件,而是俄罗斯谋求重建帝国战略的重要一环。

   俄罗斯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第一,是以战争手段迫使乌克兰回到俄罗斯为其规定的战略轨道上来。

   第二,通过去年秋天在俄乌边界陈兵近二十万,策应俄在后苏联空间的其他地缘政治活动,包括进一步夯实对白俄罗斯的控制以及今年1月份发生的哈萨克斯坦事变。

   第三个目标,就是逼迫美国和欧洲改变冷战以后的欧洲安全秩序和安全格局。

   第四,就是要通过不断制造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搅动国际大宗商品、控制和垄断原苏联地区的重要战略资源,对冲新能源革命、新工业革命和全球能源转型对俄罗斯所带来的全方位挑战。

   第二,俄乌战争的前景

   现在战争已经打了一个多月,未来会向哪一个方向去?我个人认为,原来俄罗斯在乌克兰有高、中、低三个方案。

   高案是全部拿下乌克兰,把乌克兰重新并入俄罗斯版图。

   中案是隔江而治,沿着第聂伯河把整个东乌克兰吃到自己嘴里。

   低案是夺取顿巴斯,包括扎波罗热和赫尔松这些与克里米亚半岛相近的乌克兰领土,以上保障克里米亚半岛的安全。

   现在看来,它的这三个目标都难以完全实现。现在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中的最终目标和现场手段选择,很大程度上是依据形势变化和对手反应,随时进行调整。

   影响这场俄乌战争最终结局的有四个因素。

   第一是乌克兰的抵抗。与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迥然不同,这次乌克兰的抵抗是非常顽强的。

   第二是俄罗斯的实力。就俄乌两国比较而言,俄罗斯对乌克兰有压倒性的优势。但这场战争绝对不是俄乌两国之间的战争,在乌克兰背后站着很多国家。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的综合国力就暴露出了很多短板。

   第三是俄罗斯国内的民意。尽管普京政府施加了高压措施,但是俄罗斯国内很多城市还是爆发了反战游行,俄罗斯国内实际上也是暗流涌动。

   第四是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的反应。他们一方面向乌克兰提供了政治、道义、经济和军事上的支持,另一方面也向俄罗斯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制裁。

   在这种情况下,这场战争边打边谈,俄乌之间已经进行了五轮直接磋商,但是短期内不可能达成最终成果。因为俄乌双方在关键性的领土问题上,立场是完全相悖的。未来的结局,有可能是在双方都打不下去的情况下,签署一个停火协议。但是就整个战场局势和俄乌之间的矛盾来看,很难在较短时间内签署最终的和平协议。

   第三,俄乌战争的战略影响

   目前,俄罗斯开始收缩战线,力图在顿巴斯地区有所斩获。但无论最终战局如何,俄罗斯都已经遭遇到了始料未及的困难,其国际形象进一步受损,国际环境大幅恶化,经济发展困难重重,国内政治也存在诸多变数。

   这场战争也体现了俄罗斯在四个方面与世界发展和时代变化的落差。

   第一,在战争方式上,俄罗斯打的还是一场传统的机械化战争,而乌克兰打的是在高科技条件下的去中心化、扁平化的战争。俄罗斯不仅未能掌握压倒性优势,反而受到了不小的重创。

   第二,在国家实力层面,如果借用苏珊·斯特兰奇结构性权力的概念,俄罗斯现在除了安全、特别是战略核力量之外,在生产、金融和知识方面都存在诸多短板。

   第三,是俄罗斯战略文化底层逻辑方面存在的问题。至到今天,俄罗斯战略文化最关注的仍然是领土扩张和自然资源垄断。但是,今天的大国战略竞争,是集中于科技、金融、全球治理体系的塑造能力和管理能力方面的。而俄罗斯在这些方面的能力基本上是相对薄弱的。

   第四,这场战争体现了俄罗斯在思维方式上的落差。最近国内很多人特别关心所谓普京的“国师”杜金的思想。实际上,杜金并非国师,但他的思想还是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俄罗斯人的思维方式。杜金的思想,其实是俄国弥赛亚(救世)思想、欧亚主义思想、斯拉夫文明(种族)优越论、俄国例外论、帝国主义思想和德国豪斯霍弗地缘政治学中的“生存空间论”等各种陈腐学说的大杂烩。这种思想在整个俄罗斯社会的蔓延,其实导致了整个国家落后于时代的发展,最终导致了发动这场战争,让俄罗斯国家发展进入了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深水区”。

   战争发生之后,美欧国家甚至新加坡、瑞士等国都对俄罗斯施加以前所未有的严厉制裁,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

   第一是政治上的孤立。无论是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上141个国家的齐声反对,还是把俄罗斯踢出欧洲委员会,都体现了俄罗斯在政治上遭受了很大程度的孤立。与此同时,欧美对普京和俄罗斯的官员、寡头和个人进行重大的制裁。

   第二是国家层面施加的经济制裁,包括限制融资、把俄罗斯多家银行踢出SWIFT、在高科技领域的出口管制、取消俄罗斯最惠国待遇等。特别是能源禁运,我觉得完全出乎俄罗斯决策层在战前的预判,同时也会给俄罗斯带来重创。

   第三是除了国家层面对俄罗斯的制裁之外,有600多家跨国公司也对俄施加了制裁,纷纷从俄罗斯撤资或者停止对俄罗斯市场提供服务。这些公司包括BP、埃克森美孚等大型油气公司(BP从俄撤资不惜损失250亿美元),微软、英特尔、FACEBOOK等大型科技公司,VISA卡、万世达卡、Apple Pay等金融服务公司,还包括可口可乐、百事可乐、肯德基、麦当劳这些提供日常服务的公司。

   这意味着,孤立一个国家的行动,第一次超越了民族国家,而将重要角色留给了大型私人资本。这些跨国公司对于俄罗斯的制裁,对俄罗斯带来的打击,一点不比西方世界从国家层面对其施加的制裁小。这是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现象。

   这场俄乌战争带来了很多全球性的影响,某种程度上讲,其重要的意义超过了911,可以说是冷战后世界发展的一道分水岭。冷战结束之后形成的国际秩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并且正在进行非常迅速而又深刻的重组。

   对俄罗斯而言,这场战争将是其国家发展的一个历史性节点。回顾俄罗斯历史,每一场战争的失败都会导致其国家发展的重大转折。可以说大国雄心和实力不足之间的落差,一直是影响俄罗斯发展的关键性因素。从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1905年的日俄战争,包括第次世界大战和阿富汗战争,都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当下,俄罗斯国内实际上也是暗流涌动。开战以来,已经有20万俄罗斯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离开祖国。如果加上从2000年到2018年已经流失的160万到200万精英,这将对俄罗斯形成重大的损失。如果不尽快结束战事,在受到政治孤立和经济制裁的情况下,未来相当长时段内俄罗斯在国际政治和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地位会呈现下降趋势,会被进一步被边缘化。这场战争将把俄罗斯引向什么方向,又会对国际社会的整个格局、世界秩序,包括中国的安全和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从乌克兰来看,乌克兰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战火让很多城市沦为废墟,300多万乌克兰人跑到国外成为难民,战争最终可能会让上千万乌克兰人沦为难民。但是在这场战争之后,乌克兰会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进入一个的战后重建阶段。曾经影响乌克兰政治构建的地区间、民族间裂痕将在战争之后在很大程度上得以弥合。

   乌克兰公民,无论是乌克兰族、俄罗斯族、犹太人、克里米亚鞑靼人,对乌克兰的国家认同都会迅速上升。可以说,经过这场战争,乌克兰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实现浴火重生。战后,乌克兰加入欧盟将成为一个大概率事件。尽管无法加入北约,但乌克兰将在政治、经济、文化领域融入欧洲一体化进程。

   就俄乌关系而言,两国之间曾经拥有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在战后终于要终结了。正如赫鲁晓夫的孙女近期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现在乌克兰绝对是乌克兰,而且乌克兰现在作为一个国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普京说西方正在让乌克兰反俄,但事实上,他在让乌克兰反俄方面所做的努力比美国的任何宣传都要多,因为你不可能用炸弹让一个国家爱上你。”

   从欧洲层面看,欧洲在这场战争的警醒之下,变得更加团结。北约也摆脱了马克龙所说的“脑死亡”状态,美国在跨大西洋安全体系的地位进一步上升,整个西方联盟的团结度和协调性进一步增强。

   在全球安全领域,很多国家认为,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后俄罗斯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在安理会的表现,让安理会的效能大打折扣。安理会作为一个二战后对国际安全和地区安全负有重大责任的机构,引起了很多国家的质疑。俄乌战争之后,以雅尔塔协定为基础的二战后全球安全治理格局,有可能会经历一个非常重大的变化。联合国包括安理会的改革,都有可能会加速推进。

   在全球经济领域,全球化进一步发生分裂。在世界经济领域,“去俄化”进程正在加紧推进。无论在制造业领域、金融领域,还是在能源领域,与俄罗斯相关的供应链正在加紧断裂和重塑。在中美贸易战和俄乌战争的影响下,前几年就已经开始的一系列双边或小多边贸易和投资新规则和新机制,包括美加墨新自贸协定、美日自贸协定、日本欧洲自贸协定等,会进一步加速推进。

   未来,不排除出现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主,相当一部分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共同参与,内部实现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高度自由化的大市场。在这个重大的历史关节点,中国将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进入专题: 俄乌冲突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907.html
文章来源:中国国际金融30人论坛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