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林:古人为何如此重视风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 次 更新时间:2022-02-26 20:44:15

进入专题: 风俗  

彭林  

  

   风俗之于古代国家

   今天我演讲的主题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词——“风俗”。生活中,同一个词在不同时候,大家的理解可能会相差很大。在我谈到“风俗”这个词的时候,大家脑子里反映出来的也许就是月饼、粽子、舞龙、舞狮、兔儿爷这些东西,这些都是风俗里面比较浅表的东西。

   其实在我国传统文化里面,“风俗”是极大的事情。它是由一个国家民众的文化追求、价值认同所形成的总体风气。古人认为,这个风气正不正,是关系到国家长远发展的最重要因素。宋代有个很有名的学者叫楼钥,他说:“国家元气,全在风俗;风俗之本,实系纪纲。”如果风俗败坏那离亡国就不远了,风俗好了就好像一个人元气充盈,非常强劲,这个国家就有前途。清代学者黄中坚说过这样一段话:“天下之事,有视之若无关重轻,而实为安危存亡所寄者,风俗是也。”天下万世万物,有一些事情看起来好像无关重轻,实际上却是一个国家的安危存亡所寄托的地方,这就是风俗。所以古人关注的是风俗的精神、文化层面。

   不同地理的风俗

   在古代“风”跟“俗”意思差不多,古人的解释比较强调地域性:“风,土地风俗也”,既讲了“风”也讲了“俗”。陕西的风俗跟广东的风俗、山东的风俗跟云南的风俗不一样,不同的地理环境里形成的风俗是不同的。

   风俗来源相当古老,新石器时代的红山文化、仰韶文化、屈家岭文化、良渚文化等遗址,向我们展示的文化面貌很不一样。比如在山东泰安的大汶口遗址,墓葬里出土的遗骸,几乎所有人的侧门齿都是拔掉的,很是奇怪,当时没有麻药,没有拔牙工具,怎么拔的牙?为什么非拔不可?另外枕骨都经过了人工调整,变得畸形。死者的嘴里都含小石球,由于长期在嘴里放着,牙床上都磨出非常深的凹槽,甚至连牙根、牙髓都能看到。这种古风蛮俗,在我们今天看来都觉得很奇怪。随着社会的进步,这种风俗慢慢就没有了,今天我们到大汶口、到整个山东,已经看不到这种风俗了。

   国外也是一样,比如古代埃及,贵族女性有一种审美观念,后脑勺往后拔得越长就越美。所以那时候孩子从幼小的时候开始,就要对她的前额、后脑勺进行种种人工干预。今天我们到埃及去,已经看不到这种现象了。说明这种古老的风俗都随着文明的发展慢慢被淘汰了。

   当然也有一些很古老的风俗一直流传至今,比如泰国和缅甸交界的地方有个“长颈族”,女孩子以脖子长为美,女孩子的颈部戴着一圈又一圈的金属环,以便把脖子拉长,据说最长的可以有好几十厘米。

   中国幅员辽阔,东西南北四方的地理位置各不相同,所以习俗也不一样。我们有句古话叫“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司马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到过许许多多地方,发现各地风俗有很大差异。他在《史记》中说,这些差别,除了地理因素、历史因素之外,还与教育有关,他用了“风教”这个词,他更多地看到后天的因素。

   古代统治者对风俗的影响

   在进入文明时代之后,风俗依然在不断发展变化,总体而言,古人认为,一国之民的风俗受到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是上下之间的影响,二是周围的影响。

   在古代,上层贵族对下层民众的影响往往起主要作用,所以,人们通常都说“上行下效”,《韩非子》说“楚灵王好细腰,而国中多饿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周人灭了商之后,他们研究商朝灭亡的原因,发现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商俗靡靡”。商纣王刚愎自用,不听劝告,所以下面大臣们都说好话,拍马屁,效果如同靡靡之音,让纣王听起来非常舒服,最后导致商朝灭亡,因为他无法了解社会的真实情况。所以《尚书》提到“政由俗革”,治理国政,要从改革殷人的陋俗开始。

   《汉书·地理志》不仅记载各地的山川,而且提到各个地方的风俗,颇有人文地理的色彩。比如提到,商纣王统治集团的腐败就深深影响了相关地区的民众,尤其是河北赵、中山这些地方,虽然商纣王统治集团早就灭亡了,可是他们留下的东西仍旧在影响社会风气。《汉书·地理志》说道,在他们当年长期经营的那些地区,男人至今喜欢“相聚游戏”,不务正业,靠“掘冢盗墓”为业。女子更是糟糕,“游媚富贵”,“富”是有钱,“贵”是有权,女子以谄媚有钱有权的人为荣耀。上层社会的腐败,使得下层社会的风俗也出现了很大问题。

   周边环境对风俗的影响

   人的生活环境不是封闭的,时时会受到周边各种风俗的影响。

   比如《汉书·地理志》记载,当时像邯郸这样的地方,跟郑、卫这些历史上常常被批评风俗不太正的地区接壤。所以,人们作奸犯科,而且不当回事,因为这个地方世世代代就是这样。再如在当时的晋北,由于靠近胡地,民众耳濡目染,浸淫成风,好为奸诈,不事农商,成为一种风俗。所以,东汉班固就很感慨,说:“痛乎,风俗之移人也。”

   《荀子·劝学》里有一句话“蓬生麻中,不扶而直”,麻是笔直长的,蓬很软、很飘,假如把蓬放在麻的中间长,由于环境影响它,它也就跟着长直了。所以,一个地方的风俗每每会受到周边风气的影响。

   “道一风同”的目标

   对于古代中国这样一个土地辽阔的国家而言,各地的风俗都不一样,想有真正的统一很困难。古人认为,要想长治久安,必须要把风俗逐步统一,这就需要有相同的道德标准,用超越时空的正确的道德观把大家的认识统一起来,同时,应该仿效中原地区的衣食住行的生活方式,让大家走到一起,即实现“道一风同”。

   所以,《礼记》里说:“司徒修六礼以节民性,明七教以兴民德,齐八政以防淫,一道德以同俗。”“一”就是统一,“同俗”就是相同风俗。在古代,历代儒者都有这个理想,并不断努力,他们认为,中国社会人口再多、地方再大,对“道”是认同的,风俗能在一个很高的层次上逐步走向统一。

   古人广教化、美风俗的途径

   古人认为,要想做到道一风同,有好几方面的功课要做,第一是读书学礼。人要懂道理,一定要通过后天的学习,连孔子都说他不是“生而知之”,而是“学而知之”。很多道理要靠自己学习消化,然后通过礼来展示。所以《礼记·学记》里提到:“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第一步一定要让大家读书,知书达礼。《礼记·乐记》又说:“其移风易俗,故先王著其教焉。”古代先王要移风易俗,就一定要推行教育。

   古人认为,治理一国之民要靠道德引领。《礼记·礼运》中说:“刑肃而俗敝,则民弗归也,是谓疵国。”意思是如果一个国家“刑肃”,即刑法非常苛烦、非常严厉,而风俗又非常凋敝,这个国家民心是不会归向的,出了毛病的国家,叫“疵国”,这种统治方式不能长久。西汉初期,民风凋敝,社会混乱,一些精英阶层非常忧虑,贾谊曾经上书,说“汉承秦之败俗,废礼义,捐廉耻”,他认为西汉继承了秦帝败俗,因为秦人治国,是不考虑风俗正气的,施行暴政,而西汉初创,在扭转风气上没有建树,所以老百姓把礼义廉耻都丢了,去盗取宗庙的祭器。官风也都很坏,国家从上到下大家都非常懈怠,没有气象。当时有一个郡国,发生子弟杀父兄、妻子杀丈夫的恶性犯罪,这种连畜生都做不出来的事情,一年当中竟然有220多起。这种败俗如果不纠正、改变,国家的长治久安是不可能的。

   有了统一的道德标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教化”。汉武帝意识到,要想长治久安必须要把老百姓的良知提升起来,所以他提出要“广教化”,通过弘扬“本仁祖义,褒德禄贤,劝善刑暴”的举措,最终达到“美风俗”的治国理念。把“仁”和“义”当作做人的根本、立国的根本,此外,朝廷还要有是非观,褒奖德行高尚的人,录用贤能之士,劝善刑暴。目标很清楚,就是美风俗,要让这个国家的人都懂仁义,都有德行,都羡慕贤良。

   学问与德行兼优的官员对风俗建设的价值

   在古代,要把好的教化推广开,是个很艰苦的工作,要到各个州、各个县、各个村子里去深耕。两汉时期朝廷有一个很明确的理念,一定要选学问和德行兼优的人来做,这些人要有人格魅力,是社会风俗的引领者,孔子说,“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君子之德是万民仰望与追随的楷模。

   为了摸清全国风俗的情况,两汉朝廷曾经多次派风俗使循行天下,“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包括考察吏治、平反冤狱。比如元康四年,汉宣帝派了十二位官员循行天下,“览观风俗,察吏治得失”。初元元年,汉元帝也派了十二人,“览风俗之化”。汉元帝建昭四年又派二十一位“观教化之流”。汉平帝元始四年又派了太仆王恽等八人“分行天下,览观风俗”,如此等等,通过考察各地风俗,掌握一手的情况。

   受命担任风俗使的,都是学识广博、品德端正的儒者。比如谷永,“博学经书”;再如韦彪“好学洽闻,雅称儒宗”,皇帝曾经多次召见他,向他请教礼仪风俗。这样的例子,我们打开两《汉书》,可以说不胜枚举。

   当时是如何通过道德礼义的教化善化民俗的?我们举两个例子,一个是韩延寿治颍,是汉代在中原地区扭转秦之陋俗的典型案例。颍川,在今天河南禹州一带,地方非常大,人口多,汉代治安问题非常严重,一些豪门大族通过联姻、跟官府勾结,在地方上形成了很大势力,他们还结成帮派,彼此恶斗,地方上不得安宁。需要派精明强干的官员去治理。一开始朝廷派赵广汉去做太守,这个人行事作风非常果断,到那里之后,鼓励民众互相检举揭发,甚至采用一些权术挑动当地权贵之间的矛盾,然后快刀斩乱麻,抓一批、杀一批,很快把局面搞定了。但这种治理是单向的,是上对下的,没有下面民众自发配合的过程。此外,这种完全靠刑法治国的方式,是有问题的,因为人的价值观、人生观,是这种治国方法给不了的。后来,颍川果然又出了不少问题。最后朝廷又派韩延寿过去,韩延寿是饱读经典的儒生,他到颍川之后,挑了20多名德高望重的长者,请他们吃饭,向他们了解情况,做沟通,讨论如何通过道德教化把颍川引导到和谐、温情的境界,与他们取得了共识。然后,在这里办学校,学习礼仪,敦厚伦常。例如,行成年礼,旨在让每个成年男子明白自己对家庭、社会负什么样的责任。再如婚礼,让大家明白家庭如何建设,才能“合二姓之好”。这些礼仪形式非常温和,非常典雅,为民众喜闻乐见,推行多年之后,这个地方风气完全改观了,好到连坏人都不敢进去。

   另一个例子是在岭南边陲地区,汉武帝平定南越国后,在那里设置了九真、交阯和日南三个郡。最早到九真去做太守的是任延,他对儒家经典与治国之道非常精通。他一上任,发现九真郡里的人还生活在氏族部落时代,没有婚姻、家庭,靠渔猎为生,跟中原好像是两个世界。于是他教他们学习牛耕,制造生产工具,推行中原的文化。由于改变了生产生活方式,民众丰衣足食,而且还有了家庭,为了纪念任延,当地人给孩子起名时都把“延”字加进去。九真跟汉代中央朝廷曾经一度关系比较紧张,经过教化,九真之民的生活与内地完全一样,对朝廷也完全认同了,边境上原有的防御措施全部撤除,真正融入了中原大家庭。

   到交阯郡做太守的是锡光,他也是用礼义来教化,将之作为治理的主轴,“教导民夷,渐以礼义”,多年之后,民风为之丕变。他在当地的声望,与任延等同。二位太守的功绩,一是安定了边境,二是使中原文化在那里深深扎根,所以《汉书》上说:“岭南华风,始于二守。”

   古代民间的自发移风易俗

移风易俗,是古代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风俗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700.html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