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林:谈“国学”与“国性”:中国人应回归本位文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 次 更新时间:2022-02-26 20:46:00

进入专题: 国学   中华文化  

彭林  

  

   记得2005年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国学院时,有很多人说:都什么年代了,还讲什么国学,这不是开历史倒车吗?还有人说:为什么中国有国学,美国怎么没有国学?

   其实,在鸦片战争之前,中国社会上并没有“国学”这个词,也没叫“中医”的,没叫“国画”的。但后来为什么有这些东西呢?是因为鸦片战争以后的西学东渐,这个西学东渐不是一种正常的文化交流,而是借助鸦片和炮舰强势进来的。当时,人们把西洋文化叫“西学”,就把中国固有的文化叫作“国学”;西方的医学进来了,就把中国的医学就叫“中医”;西洋画进来了,就把中国的画就叫“国画”,西洋的体操进来了,就把中国的武术叫“国术”。这都是为了与西洋文化相区别。“国学”一词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产生的。“国学”实际上是中国在特殊历史背景之下产生的,是那个很不幸的时代产生的。

   西学进入中国之后产生了一个问题,就是“国学”还要不要?社会上出现两种选择:一种是不要“国学”,全盘西化;一种是取西学所长,但是要保住中国文化的根,然后再慢慢发展,谋求将来的自强和自立。在主张要全盘西化的人里,最有名的是胡适,他在西方留过学,回国以后对西方文化顶礼膜拜,甚至说“月亮都是美国的圆”。当时还有一些人认为,连汉字、汉语都是亡国的祸根:“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其实,汉字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文字,它的优越性今天正日益显示出来。日本人尤其是韩国人,曾想把汉字取消了,但他们的文明是在汉文化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取消不掉,他们的语言实际上是从汉字演化而来的。好在除了胡适这样主张全盘西化的人之外,还有许多很清醒的人。所以,中国文化在西方列强的压迫下,仍有一些知识分子勇于出来担当。

   需要强调的是,“国学”与“国性”密切相关。“国性”是民族的文化个性,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赖以凝聚的精神内核。曾任清华校长的曹云祥先生在《清华学校之过去、现在及将来》一文中说:“夫国家精神,寄于一国之宗教、哲学、文词、艺术”,文化精神渗透在里面,是通过这些东西来体现的,“此而消亡,国何以立?”也就是说,如果把国家的文学、哲学、艺术等全部消灭掉,用西方的来替代,那么国家的精神、国性没有了,这个国家就消亡了。

   1914年,梁启超在与清华学生座谈时说:“清华学生除研究西学外,当研究国学,盖国学为立国之本,建功立业,尤非国学不为功。”在清华第三教学楼里面有一位早期共产党员的雕像,雕像下面有关于他的介绍。这位共产党员叫施滉,牺牲得很早。1924年,施滉在《对于清华各方面之建议》一文中说:“清华本是预备留美学校,所以一向的方针,似乎仅是培养预备留美的人材——能够入美国大学,能够应付美国环境的人材。这是把手段看作目的的错误。”“务必要使清华人亦能够应付中国环境”。他建议学校“拟订出洋前必需的国学程度”。早期的清华派出国的多是年纪尚小的中学生,当时的校长曹云祥认为,学生年幼即出国,最大的问题是“不谙国情,且易丧失国性”。就是说,那些小孩子出国以后,久而久之就丧失了作为中国人的国性。

   章太炎说:“国之有史久远,则灭亡之难。”孔子编《春秋》的历史功绩在于“令人人不忘前王”,“令国性不坠”。这些思想观点对唤醒近代中国民众争取民族独立有积极意义。国难当头,尤其需要砥砺国人的民族气节,为此章太炎在苏州、杭州等地到处作国学演讲,办国学讲习班,提倡学习和践行《礼记》中的《儒行》篇。他说:“今欲卓然自立,余以为非提倡《儒行》不可。”因为《儒行》是“专讲气节之书”,“《儒行》所述十五儒,皆以气节为尚”,“今日而讲国学,不但坐而言,要在起而行矣”。鲁迅先生曾批评中国是一个喜欢当“看客”的社会,坐在看台上看你们打,一看这边赢了,纷纷聚拢;一看要输了,纷纷逃散。赢了有我一份,输了与我无关。近年来,我在上课的时候都要求学生把《礼记》中的《儒行》一篇印下来熟读。此篇有十七条,每一段都非常精彩,看了以后会让人觉得荡气回肠,能够激励人去做一个大丈夫,做一个对国家、对民族有责任担当的人。

   严复在《读经当积极提倡》一文中说:“夫读经固非为人之事,其于孔子,更无加损,乃因吾人教育国民不如是,将无人格,转而他求,则无国性。无人格谓之非人,无国性谓之非中国人,故曰经书不可不读也。”经典不是为别人读的。你是否读经,无损于孔子,孔子早已功成名就。“文革”中,孔子遭到口诛笔伐,但这有损于他吗?到了今天,我们还是要回过来学习儒家文化,还要汲取儒家经典中的优秀精华涵养人格。所以,严复所讲的这番话,每一句都掷地有声。

   梁启超也提倡国人熟读《论语》《孟子》,以为人格修养之资。他说:“《论语》为二千年来国人思想之总源泉,《孟子》自宋以后势力亦与相埒,此二书可谓国人内的外的生活之支配者,故吾希望学者熟读成诵,即不能,亦须翻阅多次,务略举其辞,或摘记其身心践履之言以资修养。”现在,我们应该多读读这些经典,从中可以找到做人的准则乃至人生的方向。

   徐复观将某些试图消灭中华文化者称为“民族精神的自虐狂”。他在《当前读经问题之争论》一文中说:“我们假使不是有民族精神的自虐狂,则作为一个中国人,总应该承认自己有文化,总应该珍重自己的文化。世界上找不出任何例子,像我们许多浅薄之徒,一无所知的自己抹煞自己的文化。”今天,我们不能做这种“浅薄之徒”。

  

  

    进入专题: 国学   中华文化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702.html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