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居渊:《周易》与《孝经》的自然融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9 次 更新时间:2021-12-18 23:16:28

进入专题: 周易   易学   孝经  

陈居渊  

  

   《周易》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活水源头与精髓,不仅深刻地影响了儒家学说的展开与演进,而且也促使人们在潜意识中形成一种思维方式和行事准则。长期以来,对于《周易》与其它儒家经典如《诗经》《春秋》《礼记》之间的内在联系,已有很多学者专门论述,而《周易》与《孝经》之间的自然融通关系,却常常被漠视。因为在很多人看来,《周易》不外乎是卜筮之书,《孝经》是指导人们的行为准则,两者毫无相通之处。事实上,《孝经》在古代被称为《六经》之总汇,与《周易》有着共同的文化土壤和共同的社会心理基础,特别是在中国特定的“家国同一”的政治社会框架中,《周易》中圣人“教人改过”的思想理念,正与《孝经》中圣人提倡“孝敬向善”的价值取向相契合,两者在长期发展过程中便形成了一种自然融通的关系。

   一、《周易》与《孝经》基本思维模式的自然融通

   有关《周易》的基本思维模式,虽然人说人异,但是以象征为根本,具有隐喻的思维模式则为人们所共认的。《系辞传》所说的“其事肆而隐”,韩康伯注云:“事显而理微。”孔颖达疏云:“其《易》之所载之事,其辞放肆显露而所论义理深而幽隐也。”①这说明《周易》的基本思维模式具有见微知著、以简寓繁、形式婉曲、意蕴深隐的特点。如果从追求“孝道”的角度而言,《孝经》的真正源头显然不是《周易》,而是反映了人的人格理想。然而正是这种人格理想,在先秦时期只是给《孝经》提供了一种生命设计的蓝图,如何使这幅蓝图化为建筑工程,这不仅需要种种材料,而且还需要一种作为施工指导的理论。如果说《周易》的内涵是一部穷理尽性之书,那么也就意味它是一部先秦人们对道德风尚所作诠释的书,其中主题思想便是教人改过、修德向善,六十四卦每卦都渗透着浓厚的道德意蕴,其中直接可与《孝经》自然融通的卦爻辞就有《萃》《豫》《蛊》《家人》等卦。如《萃》卦卦辞说:“萃。亨。王假有庙。利见大人,亨。利贞。用大牲吉,利有攸往。”《萃·彖》说:“王假有庙,致孝享也。”《萃》卦卦形是坤下兑上,像庙堂。坤象牛,兑象羊,牛羊皆为古代祭祀所必备的大牲。虞翻《周易注》认为这是王公至祖庙祭祖,向先人表达孝心的一种祭祀仪式,所以朱熹认为此指“‘公假于太庙’是也,庙所以聚祖考之精神”。②意思是说,祭祖的目的是为了承续祖父辈留下的精神和事业,祭祀活动便是祭祀者一种内心情感的显露,反映了祭祀者对祖辈父辈的尊敬之情。这种以下对上的尊敬之情就是孝的具体体现,也惟有具备孝心,才能真正继承先辈的精神和事业。朱熹说的“人必能聚己之精神,则可以至于庙而承祖考”③,就是表达这层意思。所以元人李简也解释说:“《孝经》所谓天子之孝,正谓此耳。”④又如《孝经·圣治章》“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义也。父母生之,续莫大焉。君亲临之,厚莫重焉”,这是说父子之间既有着血脉的亲情,也有着国君的威严,在人伦关系中,这是至关重要的。其实,《孝经》此话正渊源于《周易》的《家人》卦。《家人》卦是《周易》第三十七卦,其卦辞为:“家人,利女贞。”《彖传》解释说:“家人,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这是说,一个家庭就像一个国家要有严明的君主一样,父母类似严明的君主。父慈子孝,母子相亲,保持家庭伦理关系和谐。由于古代社会“家”“国”具有同一性,“家”是“国”的基础,因此家道正,也就为国家和社会的安宁提供了基础和保证。这与《孝经·广扬名章》“君子之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事兄弟,故顺可移于长;居家理,故治可移于官。是以行成于内,而名立于后世矣”如出一辙。这样,《孝经·圣贤章》《孝经·广扬名章》融通《易经》的《家人》卦与《彖传》而作了易学的发挥,反过来说,《家人》卦与《彖传》本身就具备了孝道的基本思维模式,从而为《孝经》提供了基本的思维框架。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种基本思维不仅仅是《周易》中的个别卦爻辞,而且是包摄着整部《周易》的旨趣。如《丰》初九:“遇其配主,虽旬无咎,往有尚。”《象》曰:“虽旬无咎,过旬灾也。”意思是说初九爻辞居初位,以象征未过旬而无咎,但若过了旬则会有灾。宋人林栗解释说:“既曰遇其配主,而又曰往有尚者为其志,在于自丰有时而不往也。故子曰虽旬无咎,过旬灾也。《孝经》曰‘满而不溢’其斯之谓欤。”⑤这就使《周易》与《孝经》有机地联系起来。又如明人来知德虽然没专门研究《孝经》的著作,但他认为:“凡人一子多不孝,富贵之子多傲,虽不尽然,十有三四,所以然者,姑息之久故也。故《易》戒父子嘻嘻,圣贤言语,句句实历。”⑥所谓“父子嘻嘻”,即指《家人》卦九三爻辞的“妇子嘻嘻”。这显然是用《周易》的思维来诠释《孝经·纪孝行章》“居上不骄,为下不乱”一句的尝试。明人吕维祺在解释《孝经·圣治章》“君子则不然,言思可道,行思可乐,德义可尊,作事可法,容止可观,进退可度,以临其民”句时,引《乾·文言》曰:“进退无常,非离群也。”又引《艮·彖》曰:“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孝经·天子章》有:“甫刑云‘一人有庆,兆民赖之’。”黄道周解释说:“《易》曰:‘来章有庆誉,吉。’庆誉皆孝也,皆福也。天子以孝事天,天以福报天子,兆民百姓皆其发肤,又何不利之有?”⑦《乾·彖》:“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孝经》曰“资于事父以事君”。《损·彖》“二簋应有时”,《孝经》曰“春秋祭祀以时思之”。《观》六四《象传》“观国之光,尚宾也”,《孝经》曰“是以四海之内,各以其职来祭”等等,都可视为《周易》与《孝经》基本思维模式的自然融通。

   从上述可知,《周易》与《孝经》基本思维模式的自然融通,主要表现在普遍联系、直接联系与多样联系等层面。而这种联系,往往都是双向的,因此它具有使各种具体事物之间与不同指向之间相互阐发、相互定义的特点。而这种联系性思维的特点,又每每转化为动态性思维,通过卦象便能将事物的各个细节部分还原出来,即《周易》卦爻辞与《孝经》每章每节每句之间的动态互动、互补。也正因此,这样一种基本思维模式的自然融通是全息性的,而这种全息性同样还体现在《周易》象征哲学与《孝经》哲理之间的自然融通。

   二、《周易》象征哲学与《孝经》哲理的自然融通

   《周易》蕴含着一种象征思维模式,所以它也是一种象征哲学。这种象征哲学事实上是一种“动态思辨”,它包括了宇宙观、方法论、人生观等多方面的内容,而《孝经》同样也揭示了《周易》所蕴含的这种象征哲理,从而呈现出《周易》象征哲学与《孝经》哲理的自然融通。如《孝经·诸侯章》:“在上不骄,高而不包。制节谨度,满而不溢。高而不包,所以长守贵也。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富贵不离其身,然后能保其社稷,而和其民人,盖诸侯之孝也。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一章是讲明诸侯的孝道,包括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在内,所以“在上不骄”和“制节谨度”实为诸侯实行孝道的基本条件。“在上不骄”,与《乾·文言》“是故居上位而不骄,在下位而不忧,故乾乾因其时而惕”正相呼应,与《系辞传》“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的意思亦相同。而“制节谨度”,与《节·彖》中“天地节而四时成,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的意思亦若合符节。天地之间的运动,总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所以有春夏秋冬四时的变化,如果没有这种节制,就没有春夏秋冬四时的周而复始了,所以节的意义重大。节还体现在讲求度,凡事物到了一定的度又必须制约它,度是节的量化标准,制是节的手段,无制则不能节,无度则节亦不能制,度与制缺一不可,所以说“节以制度”。有度有制而节之,万物都遵循它们固有的规律运行,就能不伤财、不害民,对万物本身起到保护作用,用于人事也是这样。这样,《孝经·诸侯章》的哲理与《系辞传》的象征哲学就有了内在的联系。

   又如《孝经·感应章》:“子曰:昔者明王,事父孝,故事天明;事母孝,故事地察。长幼顺,故上下治。天地明察,神明彰矣。”历来研究《孝经》的学者,都认为这是天人感通。如明代的吕维祺说“此又极言孝之感通,以赞孝之大也。《易》曰:‘乾,天也,故称乎父。坤,地也,故称乎母。’明王,父天母地者也。父母天地本同一理,故事父之孝可通于天,事母之孝可通于地。明谓明其经常之大,察谓析其曲折之详。”⑧《说卦传》云:“乾为天,为父。”所以对父孝,故能事天,是事父之孝通于天;“坤为地,为母”,事母孝,故能事地,是事母之孝通于地。《咸·彖》云:“天地感而万物化生,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观其所感,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这样,《孝经》的感应理论融通了《易经》感通之说,从而作了易学的诠释。

   再如《说卦传》说:“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系辞传》也说:“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材之道也。”这是中古代最明确最系统最深刻地提出了“天、地、人三才之道”的学说,体现了古人与天地合一、与自然和谐的精神,对天地与自然持有极其虔诚的敬爱之心。无独有偶,《孝经·三才章》对此作了进一步的细化,认为“孝”即包含天地人三才,人与天地和谐相处,协调人与天地即自然环境的平衡和谐发展的关系,以及人与社会、人心与人身的平衡和谐发展的关系。也正因为如此,《周易》中所象征的这种宇宙论模式,也每每被《孝经》接纳。《系辞传》云:“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从象数易学的角度看,它是揲蓍成卦次序的描述,而从哲学的角度来理解,这是宇宙演化的模式。而这个宇宙模式被《乾凿度》描述为阴阳定消息,乾坤统天地,有形生于无形,其演化过程是太易、太初、太始和太素。其中“太易者未见气也”,而“太初者气之始也”。《孝经·援神契》说“孝在混沌之中”,“元气混沌,孝在其中。天子孝,天龙负图,地龟出书,妖孽消灭,景云出游”,这里所说的“混沌”“元气”,事实上就是《周易》中的“太极”,而“天龙负图,地龟出书”,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河图》《洛书》,如宋人编制的太极图、先天图等也隐含着这种浑沌本体象征哲学。时至明代,研究《孝经》是一种时髦,“以孝治天下”的呼声,成为当时学者中普遍存在的经世诉求,沈淮有所谓“孝治之会端在今日”⑨一说。他们对《孝经》的研究,也都烙有《周易》的深深印记。如虞淳熙《孝经迩言》认为:“孝在混沌之中,生出天来,天就是这个道理。生出地来,地就是这个道理。生出人来,人就是这个道理。因他常明,唤做天经,因他常利,唤做地义,因他常顺,唤做民行。总来是天地经常不易,无始无终的大法,人人同禀的良知。”⑩同时他又吸收易学宇宙论模式而创拟以太虚—乾坤—五行为主体的《全孝图》,尝试以此来将天地万物都纳入至孝之中,认为太虚即是混沌,即是太极,即是易,孝在混沌之中,可见太虚与孝是合二为一体的。他在《孝经迩言》中说“太虚像老字,三才象子字,合来只成一个孝字”,这就将宇宙本体论问题变成社会伦理学问题,从而将《周易》的象征哲学与《孝经》哲理自然融通起来。

   《周易》的象征哲学,其实是要求象征之物与被象征之物之间有某种相似的特点,从而可以让人引起由此及彼的联想,一般都用来表现某种抽象的概念或者是思想内涵。换言之,它是通过某一具体形象表现出一种更为深远的含义,让读者自己去意会,从而让读者获得新的理解。而《孝经》所体现出的那种较为直白的哲理,可以把抽象理论问题变成现实实践问题,把客观存在问题变成主观自我问题,这与《周易》的象征哲学正可以互补,这无疑使我们可以感受到《周易》的象征哲学与《孝经》哲理的信息也是互相自然融通的。然而这种互相融通,实质上是基于《周易》与《孝经》象喻语言的融通。

三、《周易》与《孝经》象喻语言的自然融通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周易   易学   孝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431.html
文章来源:《周易研究》2017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