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论西方伪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7 次 更新时间:2021-11-05 23:12:33

进入专题: 西方伪史  

龚鹏程 (进入专栏)  

  

   人类之不能进步,是因先得花许多气力清理历史的债务。

   譬如现在空气都坏了、矿藏资源都枯竭了、田野都荒芜了、都市都壅塞了、人心都狡诈了、思想都混乱了……这些,不是哪个人造的孽,而是过去整个人类追求进步所积累的。可是这些“成果”就是历史的负债,需要这一代人去清偿,让空气再度清新、人心再度清明……。

   而不幸,方偿旧债,又造新业,人的脑子,只能更乱了。

   一、我是谁?

   我们之前欠的债还特别多。除了欠天欠地,还欠了外国人许多钱,乃至割地赔款,整个民族都被压得抬不起头来。所以后来我们花了很大气力提倡民族主义、废除不平等条约。一听到“中国人站起来了”之类话,许多人甚至会热泪盈眶,认为历史的债务总算清掉了。

   可惜,中国从来就不是近代西方人说的“民族国家”;现在却为了解决历史问题,只好把自己建设成一个民族国家,并创造了一个“中华民族”的概念。

   于是,方偿旧债,又造新业。

   清末本来只是排满,推翻满清政权之后,却须要建国。建国,是继续实行帝制,还是建成类似现代西方式的国家?如果是十九世纪以后的现代民族国家形态,中国事实上却有许多族,所以到底是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五十族共和,还是说仍只一个族,叫中华民族:汉满蒙回藏等百来个民族,皆是它的内部分支……。

   以上这段话,每一句,都饱含或牵连着清末民初许多学术的、思想的、政治的斗争。

   许多问题,如汉族是不是一个种族、中国有五十六个民族、中华民族是种族还是文化体、辽金元和清朝算不算异族殖民统治……等,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决,仍是一团乱麻,争论不休(此处不详说、不展开。如果你不知道这些争议,或自认为已经懂了,那么,为你的纯洁点赞;不然你要赶快上百度或谷歌,自行科普一下)。

   二、我从哪里来?

   确定我们是不是中华民族,通俗的现代哲学语言叫作:追问我是谁。

   可是确定我是谁之后,问题又来了:我从哪里来?

   若确实有一个中华民族,这民族的始祖是谁?历史该从三皇(天皇地皇人皇或伏羲黄帝神农),还是五帝(黄帝、颛顼、帝喾、尧、舜)讲起?他们各是什么关系,崛起于何地何时?当然,这也都是吵成一团的。

   民初,上古史研究大盛,原因就是如此,大家都想在此求个是非出来。阶段性、标志性的成果,即是从1926年至1941年的《古史辨》七大册,三百五十篇文章三百二十五万余字。

   这也就表明了二十世纪初到四十年代,所有高级头脑都扑在这个问题上。

   但问题越谈越复杂,也越令人失落。当时主流见解是:上古源头不明,只是神话和传说,而传说跟史料也都是后世添油加醋造出来的。三皇五帝皆不可信,信史最多只能上推到东西周之间。我从哪里来,毕竟不知道!

   文献与传说既然考证不出个结果来, 1928年中央研究院便另辟蹊径,派董作宾去河南安阳小屯村进行了考古发掘。这是中国独立进行科学考古的开端,挖出了大量甲骨等文物。证明了殷商的存在和《史记》文献的可信度。

   这令人振奋不已?不,更沮丧了。

   为什么?因为《古史辨》不但没把民族源头考清楚,还考出三皇五帝乃至大禹都是伪史,是一层层添油加醋来的。殷墟考古,也只能把我国信史往上推到殷商,距离“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还差两千年呢!

   何况谈历史要讲年代。殷商和周初的年代和史事,仅是推测,武王伐纣到底是哪一天,到现在也没个定论,遑论其它。

   董作宾等讲殷史的先生,凭借的,又只是以自订的《殷历谱》来循环论证。我师湖南宁乡鲁实先先生以降,多有质疑。以致前些年仍须国家启动大手笔去做“夏商周断代工程”。结果170名专家做到2000年完工,其成果却在国内外都没被接受,该吵的继续吵,甚至吵得更兇。

   也就是说,民族源头问题仍笼罩在迷雾中,搞不清我从哪里来。

   三、我从西方来?

   (一)

   问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之后,一般是要再问“我现在在哪”、“我要到哪里去”?

   当时大家也确实这么问了。可是文史学界对于“我从哪里来”混战方酣,行动者卻等不及了,只能跳过去追问“我现在在哪”“我要到哪里去”,以便为革命形势确定行动方针。

   30年代初期,社会史大论战于焉展开。开始想确定中国当时的社会性质、该进行什么样的革命。

   接着就是抗战、内战、实施社会主义、文革、冷战等一系列大事。把“我从哪里来”的问题接回来谈,已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了。

   改革开放,是重新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合作,所以思想的大潮是现代化,走向世界。而现实,更是世界涌入中国,包括时尚、器用、资金、商业、技术、思想学说,等等。

   其中有许多是早先民国时期已出现过的,现在卷土重来,例如现代诗、现代主义小说。上古史方面也有,如“中国文明西来说”。

   (二)

   1894年左右,法裔英国人拉克伯里(Terrien de Lacouperie 1844—1894年)的《中国上古文明的西方起源》《古巴比伦文字及其中国起源》等书,已说中国文明的起源是:“公元前2282年,两河流域的国王Nakhunte率领巴克族(Bak tribes)从迦勒底亚出发,翻越昆仑山,历经艰险,来到了中国西北部的黄河上游。此后,四处征伐,传播文明,最终奠定了中国历史的基础。”

   Nakhunte又作NaiHwangti,即黄帝,巴克族则为百姓(Bak Sing)的转音。

   此说在清末民初追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的时代气氛中大受欢迎,像王国维《咏史二十首》开篇即是:“回首西陲势渺茫,东迁种族几星霜?何当踏破双芒屐,却向昆仑望故乡。”他和刘师培、梁启超等学者更在西来说的影响下关注《楚辞》等古籍,开启了一种研究古史的新风气与方法。

   1915年,袁世凯甚至废弃了孙中山颁布的国歌,改用《中华雄踞天地间》为国歌,曰:“中华雄踞天地间,廓八埏,华胄从来昆仑巅,江湖浩荡山绵连,勋华捐让开尧天,亿万年。”其中,“华胄从来昆仑巅”就跟王国维如出一口,可见其说势力之大。

   考古方面,发现北京人、仰韶文化的瑞士人安特生亦主张中国文化西来说。虽然后来他说从仰韶文化、商、周到今天,中国在人种和文化上是连续发展的,仍不脱源头来自西方之想。

   为什么中国人那时会广泛有这种今天可能会被斥为“汉奸”“认人作父”的想法呢?

   到了八十年代,中国还高喊着要“走向世界”,知识分子也热读《走向世界丛书》呢,何况二十世纪初?强调中国本来就与世界融为一体,西方文明从来就源源不绝地进入中土,所以中国从来就不封闭不保守,乃是当时的集体意识,至今亦未衰。

   换言之,说中国人种西来或文化西来,仍是民族主义话语,就跟研究中西交通史而总在谈西学东渐、西人入华,绝少谈中学西渐那样。

   只不过,随后中国另一种民族主义情绪,因五四运动、抗战等一系列时势之激扬而越来越强,西来说才渐渐淡化;在中国内部找文化源头,乃渐渐成为新的范式。

   如30年代傅斯年《夷夏东西说》,即说商族发迹于东北、建业于渤海与古兖州。1978年金景芳《商文化起源于我国东北说》,八十年代干志耿《商先起源于幽燕说》认为红山文化是商先文化的渊源等,皆其后继。

   近年社科院易建平更强调:要跳出中原,放眼东北的红山文化、西北的齐家文化、北方的石峁遗址、东方的两城镇遗址、西南的宝墩遗址、中南的石家河遗址、东南的良渚遗址等,才能找到中华文明源头。

   这一类说法,可概括为“民族史学”。不论一元还是多元,基本是在我们本土内部说中华民族与文化的源与流,并成为主流体制(后来的政权,都不像袁世凯那样喜欢说“华胄从来昆仑巅”)。

   (三)

   可是西来说也没消失。第一,学术传统既已形成,就有其生命,会继续传承发展。例如刚刚讲的《楚辞》研究,后来在苏雪林等人手上,关联于巴比伦来讲楚文化,即讲得花团锦簇。

   第二,是刚刚也说过的,在中国内部找源头毕竟遭遇了瓶颈,商还好办,夏就找不着确切头绪。至今夏朝都城,挖来挖去、考来考去,都还不知在哪。既如此,当然就不能怪人家去域外找答案。

   第三,刚好,当年殷墟商代王陵区与祭祀坑的人骨标本被带到台湾,其中一些人骨有高加索白人特征。这就更让人怀疑商王室是高加索白人人种,人种西来仿佛更有了证据。

   第四,中国人在找源头,外国人也在找。其中最占势力的是非洲起源说,认为全球现代人的共同祖先来自5万年前的非洲。其次是多地区起源论,认为分布于亚、非、欧三大洲的早期智人分别进化为现代人。

   可是近三四十年,在现代人线粒体、Y染色体和化石证据、语言学等各方面的研究,均支持非洲起源说。一些遗传学家对于中国现代人起源,也支持非洲说。所以形成一种人类是从非洲走出来,不断向北、向东扩张的“共识”。

   这个难得的共识,当然大大增强了中国人种及文化是从北非西亚传播过来的旧说。不但“民科”领域趋之若鹜,学界发展这种观点,挑战民族史学和官方考古及博物馆体制的力量也愈来愈强。

   所以,过去如果你听到有人说黄帝就是埃及法老王;炎黄子孙都是从埃及或巴比伦迁徙来的;夏朝之所以找不到是因为根本不在中土;西来的亚美尼亚华夏人和欧洲人先后统治了中原;所谓汉人就是外来白种人和中国土著的混合,故绝对找不到确切的汉族基因;逃到偏僻地区的中国土著,还保持了一些原始落后的面目,如藏族、苗族等;汉字汉语也都来自苏美尔、埃及或雅利安语,所以周代的普通话称为“雅言”、最早的字典称为“尔雅”;中国、齐、冀、九州等词汇都来自两河流域;昆仑山就是库尔德山kueditan、华夏就是Haya、渤海就是波斯湾;太原、太行山、太原的太(泰)是古英文TITAN的译音;三星堆就是外来文明的证据,其铜矿来自南非……,你一定笑破肚皮,现在,却是最新信息了,非常热闹,不能不仔细聆听。它是学术还是臆想,跟外星人问题一样,却很难断言。

   四、对中国人向东向西的描述

   西来说,虽有现代各种学科如遗传学、人类学、语言学、考古学等的加持,但其底子都是:殖民征服。

   埃及、巴比伦、高加索、雅利安或什么民族什么王,越过昆仑山,东迁中土。说的人,脑袋里的图形,都是亚力山大东征式的。

   这种长途、大规模、民族扩散的殖民征服说,事实上也就是西方世界的基本发展模式,从腓尼基、希腊到后来的大航海都是如此。

   所以当一大堆人说西方人和文化如何如何东迁到中土,说得热火朝天时,也就有另一派人以同样的模式来想象:东方文明也如此向外传播。

如法国德吉涅(Joseph de Guignes)1761年发表《中国人沿美洲海岸航行及居住亚洲极东部的几个民族的研究》,认为中国古代说的扶桑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龚鹏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西方伪史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47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